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吳越:“前半生”她是陳建斌的前任,後半生她活成了自己的現任

–導讀–

吳越:“前半生”她是陳建斌的前任,後半生她活成了自己的現任

每個人窮盡一生都在尋找自己的生活方式。

只是很幸運,吳越找到了屬於她的那一種。

吳越:“前半生”她是陳建斌的前任,後半生她活成了自己的現任

在最新一期的《聲臨其境》中,有一位嘉賓非常的引人註目了,那就是吳越。

此次吳越參加節目是帶傷上陣,右手還裹著繃帶。

雖然胳膊上裹著厚厚的紗布,看起來有些不便,但卻絲毫沒有影響到她在臺上的表現。

吳越:“前半生”她是陳建斌的前任,後半生她活成了自己的現任

為了更加貼近角色,找到代入感,吳越也不顧手臂骨折了,就直接跪到了地上,將電影中媽媽找不到孩子的那種撕心裂肺的情緒全部渲染了出來,不但獲得了幾位評委的肯定,也讓臺下的觀眾們紅了眼圈!

今年已經43歲的吳越,曾因出演《我的前半生》中的小三“凌玲”而引起爭議,而詭異的是,前半生的她卻成為了別人的前任。

吳越:“前半生”她是陳建斌的前任,後半生她活成了自己的現任

ONE

2000年,陳建斌做編劇寫了一部電影《菊花茶》,而吳越飾演氣質淡雅清純的女主角李衛華,正是因這部戲她與陳建斌因戲結緣,兩人戀愛的事,幾乎為圈內人所盡知。

那時,曾有記者採訪,吳越這樣回應:“你知道就行了,我不愛在很多人面前講這個,我和男朋友感情很好,他也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演員!”

她說,兩個人在一起真誠很重要,儘量不要傷害到彼此。

然而,她還是被對方傷害到了。

吳越:“前半生”她是陳建斌的前任,後半生她活成了自己的現任

2005年,吳越幫陳建斌聯繫了參演《喬家大院》的戲份,讓他認識了一起拍戲的蔣勤勤。

突然有一天,吳越回到家裡,發現陳建斌把他所有的東西都拿走了,也沒留任何話,兩人就這樣分手了。

吳越是後來在媒體上才知道陳建斌和蔣勤勤的關係,次年,陳建斌和蔣勤勤結婚了,這個打擊對她傷害很大。

對於陳建斌的不辭而別,當時的她肯定懷恨在心,以至於在接受採訪時說道:

判斷一個人的品德,是當一件大事情來臨時的一剎那,他的反應,他的決定和解決這件事的方法,這能看出一個人的品質,當看清楚之後,我心裡就會給自己一個答案。

吳越:“前半生”她是陳建斌的前任,後半生她活成了自己的現任

懷恨歸懷恨,畢竟作為一個女人,她不可能是別人想的那麼堅強,但也不是別人想的那麼脆弱。

時過境遷,2011年,吳越做客《非常道》,主持人王東說了這樣一件事——凱特王妃結婚的時候邀請了自己的兩個前男友參加,威廉王子邀請了4個前女友參加。

他問吳越,你怎麼看他們這個舉動?

吳越想都沒有想,就雲淡風輕地飄出來一句話:

否定過去這個男人就是否定自己,這件事情早就過去了。

吳越:“前半生”她是陳建斌的前任,後半生她活成了自己的現任

TWO

這就是吳越的態度!

也許她真的從這段感情中走了出來。

現在的她很清晰——她不要多餘的東西。

日本的收納女王近藤麻理惠,她的收納魔法最先要做的就是三個字——斷舍離。

她曾經說過一句話:在丟棄之前,不要去想收納的事情。

她幫客戶整理物品之前,會讓客戶將所有的物品按重要程度排序,例如整理物品首先第一需要整理的是服裝,服裝會按照心動程度分成幾大類:

平常一定會穿的,偶爾穿一下或者可穿可不穿的,絕對不會再穿的。而除了一定會穿的,自己最喜歡穿的那些需要留下來之外,其他的都可以丟掉,並且一定要狠心地丟掉,不然你的住所仍然是一團糟。

吳越:“前半生”她是陳建斌的前任,後半生她活成了自己的現任

而只有你極致化地丟掉所有的東西,你才會發現,你以為不管如何都會被堆滿的房間,原來這麼空,你可以享受更清凈,更空曠,更加美好的房子。

你以為這僅僅是生活,其實感情和人生何嘗不是這樣?

吳越現在的狀態,正如下麵兩句話所說:

真正的平靜,不是避開車馬喧囂,而是在心中修籬種菊。

真正的成長,不是收穫名與利,而是要學會與過去的自己握手言和,和人生的累贅徹底告別。

吳越:“前半生”她是陳建斌的前任,後半生她活成了自己的現任

THREE

面對四十多的這個感悟的歲數,吳越開始慢慢變得“自在”。

她不再刻意地去追求一些東西,而是時刻準備接受生活饋贈的所有幸福。

那些琴棋書畫,那些青山鳥鳴,還有那些理解和深愛自己的粉絲……

每個人窮盡一生都在尋找自己的生活方式。

只是很幸運,吳越找到了屬於她的那一種。

吳越:“前半生”她是陳建斌的前任,後半生她活成了自己的現任

無論何時都淡定從容、內心強大,去收穫來自這個世界的所有善意或惡意。

也許不被世俗理解,也許會遭到背後議論,但這已經不是她所關心的了,她已經和那個階段說拜拜了。

人生下半場,敵人只剩自己。

想起畢淑敏在《鮮花手術》中寫道“時間會增加一個人的閱歷,閱歷會增加一個人的耐受力,耐受力會讓我平靜。”

吳越說:“她把凌玲要說的,要表達的,都已經說了,表達完了。‘我的前半生’已經塵埃落定,我的後半生才真正開始。”

吳越:“前半生”她是陳建斌的前任,後半生她活成了自己的現任

吳越:“前半生”她是陳建斌的前任,後半生她活成了自己的現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吳越:“前半生”她是陳建斌的前任,後半生她活成了自己的現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