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兩次踏上戛納紅毯,演員奇道不談名利只談角色

原標題:兩次踏上戛納紅毯,演員奇道不談名利只談角色

法國戛納當地時間5月18日,導演刁亦男攜手《南方車站的聚會》主演胡歌、桂綸鎂、廖凡、萬茜、奇道等一同亮相影片在第72屆戛納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首映禮。這也是演員奇道與導演刁亦男時隔12年後的第二次戛納之行。早在2007年,由他和刁亦男合作的電影《夜車》就入圍了第60屆戛納國際電影節“一種矚目”競賽單元。

即便成了較早一批踏出國門的演員,但在國內,奇道依然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而此次《南方車站的聚會》的高關註度,終於讓越來越多的觀眾開始註意到,這位被低估的實力派男演員。

奇道少年時便懷揣著當演員的夢想,但這個夢想似乎很遙遠,因為當時的他並不知道通過什麼途徑可以成為演員。18歲時,奇道考入了安徽省軍區文工團成為了一名舞蹈演員,三年的軍旅生涯讓他有機會接觸到了文工團里的相聲、話劇等各類藝術形式,一次偶然間,他看到了話劇團的同事出現在了電視上,這讓奇道發覺原來現實和電視竟然這麼近,從而徹底迸發了埋藏在心底的演員夢。1996年,奇道決定放棄直接提乾的機會,退伍投考藝術院校。

這個決定引發了父母的強烈反對,“因為當時從來沒學過表演,年齡也在邊界上了,萬一考不上,將來怎麼辦?”在奇道的堅持之下,父母終於鬆了口,1997年,奇道考入了中央戲劇學院,心中盼望已久的夢想終於為他打開了大門,而幾經周折後的苦盡甘來也讓奇道“第一次體會到什麼是笑著哭”。

進入大學後,奇道非常珍惜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大學期間沒有出校門接過一部戲。而4年積累下的扎實的基本功,讓他在大學畢業後順風順水,拍攝的第一部戲就是《關中匪事》,在劇中飾演男主角之一“許望龍”。這部戲飽含濃郁的地方特色,鏗鏘有力的中國民間打擊樂中貫穿著豪放敦厚的秦腔,將一場關乎陝西人的愛恨情仇鋪陳開來。在奇道的演繹之下,大戶人家的偽善與絕情深刻揭露了人性的醜陋。即便以現在的眼光來觀看此劇,它都堪稱中國電視史上難得的佳作,至今也是豆瓣8.5的高分作品。

《關中匪事》飾演許望龍

同年,陸川導演找到了奇道,邀請他拍攝電影《可可西里》,飾演巡山隊員劉棟。當時的奇道是北京人藝的演員,劇院正在給年輕演員重新培訓,不允許請假, “當時陸川導演找我,因為看過他之前的一部戲叫《尋槍》,他是一個很好的導演,所以我不太想錯過這一次機會。” 幾番心裡掙扎後,奇道冒著被開除的危險接拍了這部電影。

《可可西里》飾演劉棟

拍《可可西里》,奇道可吃盡了苦頭,在最低溫度零下40度、平均海拔4800米的低溫缺氧的環境下,整整拍攝了120天。在拍攝巡山隊員抓捕盜獵分子的那場戲時,奇道和其他演員脫了褲子橫穿冰河,拍完後雙腿凍得站不起來,完全喪失了知覺。鏡頭之外的痛苦,觀眾可能無法感同身受,可最後一場“劉棟被流沙活埋”的戲,卻讓觀眾看得直揪心。導演陸川在接受採訪時候透露:“拍攝流沙活埋巡山隊員劉棟一幕就足足拍了四五天,劇組為這一個鏡頭準備了一個多星期,挖了9個大坑,是真的將演員活埋進去,唯一的保證是在2分鐘內將他很快挖出來。但是奇道拍完後還是昏迷了,所以,當觀眾看見‘劉棟’垂死時內心的恐懼和無助的喊叫,都是非常真實的。”

憑藉在影片中質朴無痕的表演,剛剛畢業兩年的奇道提名了第5屆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最佳男配角,奇道坦言是《可可西里》讓他真正認識了電影,愛上電影了,“從這部戲開始,我就決心要多拍好電影,這對我之後的發展選擇起到一個至關重要的作用。”

奇道在《可可西里》的敬業精神與精彩表現,也促成了陸川與他在《王的盛宴》中的第二次合作。影片中,奇道飾演的張良理性冷靜,最善於審時度勢,對於世道種種變遷,超脫於外,這個截然不同的張良,讓觀眾眼前一亮。

《王的盛宴》飾演張良

挖掘出奇道這顆璞玉的可不止陸川一個,導演刁亦男也通過《可可西里》被他吸引了。

“(劉棟)那個造型性感,同時又很粗獷,他的優勢是雖然造型普通,但是又很有氣質。”這種氣質讓刁亦男篤定他是《夜車》中“李軍”的不二人選。

《夜車》飾演李軍

不負期待,奇道的專業素養與敬業精神讓刁亦男贊嘆不已:“有一場在煉鐵廠拍攝的戲,那是污染特別嚴重的一個地方,奇道為了體驗生活在那裡待了兩天,拍攝的時候,鍋爐特別熱,隨時都有鋼水飛濺出來,把人燎著,當時我們的攝影都不敢靠近,說我們用長焦拍吧,我特別有底氣的告訴他‘你看我的演員已經在跟前了,所以你可以靠近’。”

而在拍攝另一場暴力鏡頭時,奇道“用生命在演戲”的拼勁同樣讓刁亦男記憶猶新:“外聯製片說(受傷的)口子開的像嬰兒的嘴巴似的,肉都翻出來了,但他還是給我打電話,讓我放心還可以繼續拍。”

《夜車》的默契合作,讓刁亦男感慨奇道“值得信賴”,在一次聚會中,刁亦男又邀約奇道飾演新片《南方車站的聚會》中的一個角色。

《南方車站的聚會》講述了小人物宿命式的悲劇,故事背景設在武漢城中村,奇道飾演的“華華”是一個社會底層人物,被生活所迫做著拉皮條的行當。對於這個“貫穿”起全片的關鍵人物,刁亦男給予了奇道充分的信任,最終的劇本一直到奇道去武漢試妝時才給他。而對於這一次的合作,奇道卻有點忐忑:“這一次導演不聊劇本,只是告訴我,在家裡好好看劇本,體會劇本,深挖人物,咱們到了現場就直接開拍。直接來!嚇得我在家裡面又多看了幾遍劇本,反覆推敲,生怕現場劇本調整的東西太多了,會影響演員的自信等各個方面。”

從業多年,奇道演過主角也當過配角,只要劇本好、人物好,他不在意戲份的多少。入行以來,奇道始終保持一年一部電影和一部電視劇的節奏,以留下充足的時間揣摩、塑造角色。不管是《國家形象》中的毒梟丁少華,還是《辛亥革命》中鐵血男兒吳兆麟,亦或是《咱們相愛吧》里的大學教授簡放,奇道始終在不同的角色之中挖掘著自己更多的可能性。

如今,奇道的身影頻繁出現在各大文藝片中,儼然成了文藝片的中流砥柱,前有段奕宏、廖凡等蒙塵遺珠終於迎來了他們的高光時刻,我們始終期待,奇道也終會等來屬於他的“好演員的春天”!

–EN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兩次踏上戛納紅毯,演員奇道不談名利只談角色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