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文/小紅

當物質社會畸形化發展,人性這一領域內對於情感的依附都會成為犧牲品,其中包括與社會認同迥異的愛情。《綠洲》不同於《最愛》(顧長衛)的極致與狂熱,它以極盡綿長的鏡頭語言,坦露物質社會下被解剖的社會身份及人性本真。李滄東在殘疾人與出獄者的心之所向中,付諸了對於社會與家庭的思索。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導演: 李滄東

編劇: 李滄東

主演: 薛耿求 / 文素麗 / 安內相 / 柳昇完 / 金貞久

類型: 劇情 / 愛情

製片國家/地區: 韓國

語言: 韓語

上映日期: 2002-08-09

片長: 132分鐘

又名: 綠洲曳影 / 愛的綠洲 / Oasis

Aug.09

2002

+

第59屆威尼斯電影節 (2002)

金獅獎(提名) 李滄東

特別導演獎 李滄東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經典辣評

伴隨經濟社會的崛起,物質生活來源被大眾放置到最為關鍵的領域內,由此而來,以物質來量化情感問題的現實狀況是必然發生的。不同於《薄荷糖》中對生活的分崩離析的敘述,李滄東導演正是洞悉了大眾被物質需求左右的境況,所以在《綠洲》中的情感關係中賦予了極具普世價值的人性隱喻。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電影《薄荷糖》海報

洪忠都在家庭與社會中有著雙重身份,兒子與出獄者。但家庭在承認其血緣上的聯繫時,將前提置換為了他的社會身份:一個曾坐過監獄、勞改過的罪犯。由此,出獄後的忠都被哥哥嫂子嫌棄,被母親弟弟冷眼相待。忠都出獄者的身份本就帶有社會邊緣人物的性質,而回歸家庭的他,又再次處於家庭的邊緣位置。除去忠都代替哥哥承擔罪責的事實,他成為家庭權力與社會規範之間的犧牲品,物質代替血緣成為量化親情的關鍵。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韓恭洙與洪忠都二者的相愛,建立在兩人被社會邊緣化的身份前提之上。恭洙身為殘疾人,本就註定了在家庭與社會的範疇內毫無話語權可言,所以她哥哥一家住著她的殘疾人的福利房,只有在政府檢查時才會將恭洙接到新房裡;當忠都帶恭洙去餐廳吃飯,也遭到了不公平的待遇,以及忠都家人對恭洙淡漠的態度與異樣的眼光。所以兩人的相愛,不如說是對現實社會最為深沉的諷刺,也是對家庭人際關係背離道德標準的鏡像化反映。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綠洲》作為一部批判現實主義的影片,卻插入了超現實主義的情節。飛進屋門的白鴿,破碎鏡子中飛下的白蝴蝶,以及牆上畫布中走出的男孩、婦人、大象,可以自己站起來的恭洙與忠都跳舞唱歌。此種題材與超現實主義的碰撞,本就諷刺十足,也恰恰彰顯了存在於韓國當今社會制度及社會權利的雙重結構對於人性的壓抑。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忠都與恭洙兩人愛情並不具備社會認同感,這源於兩人的自我認同與社會認同之間的差異。愛情在被物質統率的社會體制下,同樣涵蓋了物質性的特點,加之兩人被邊緣化的身份特征,身體生理上的懸殊等因素,均不屬於大眾所能接受的領域。所以這份情感從開始就昭示了結局的悲劇性,兩人自發的情感被認做是犯罪,忠都被認為是慣犯,他自身也在邊緣與常規位置的游離中逐漸失去話語權。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最值得一提的是電影中的鏡頭語言,導演利用客觀視點的統率作用,給予了影片最具深入人心的力量。定格鏡頭長鏡頭的覆蓋,將影片瀰漫的壓抑與痛楚如數釋放,手持攝影加上跟鏡頭、生活化的鏡頭調度,緩慢,細膩的將畸形的人格特點鋪展開來,俯拍鏡頭的描摹展現了社會中瀰漫的窒息壓抑感。影片中最後一個長鏡頭,聚焦在委身於地板上做家務的恭洙這裡,封閉式的構圖加上處於鏡頭邊緣的恭洙,可以窺見她自身的境遇沒有改變也不可能改變,社會還是同樣的社會,等到忠都歸來之時,不知希望是否會到來。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對於牆上的畫布,或許是恭洙自身對於美好生活的自然希冀,擁有正常人的自由與權利。對於飛來的鴿子,可以理解為忠都進入恭洙生命的預兆;對於白蝴蝶,也同樣是恭洙精神世界的幻象,想要擁有屬於自己的綠洲,逃離圍困自身的房子。與其說忠都闖入了恭洙的生活,不如說是忠都喚醒了恭洙的自我意識,由此兩人產生共識,皆成為社會規則與家庭利益合謀的犧牲品。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導演李滄東利用批判的視角,點明瞭病態的社會共識之於人格工具化的催生,以及集體意識對個人的圍困。導演在電影中賦予了超脫影片本身的社會意義,其聚焦於邊緣人物的困境與痛楚,傾註了獨特的人文關懷。

忠都砍下的樹枝,還了恭洙每夜的安穩,也還了她一個完整的綠洲。

-END-

文 | 小紅

審核 | 亦安 編輯 | 茹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你看他們就是物質社會和家庭利益裹挾的犧牲品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