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本文原創首發今日頭條

五月的法國南部港灣尼斯附近,比起往常總會熱鬧些。

這個叫「戛納」的小鎮在每年這個時候,都會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影人帶著自己作品,參與這場屬於電影人和影迷的狂歡。

昆汀帶來小李子和皮特主演的《好萊塢往事》,奉俊昊、阿莫多瓦和澤維爾·多蘭等戛納常客也各有新作;

作為唯一入圍主競賽單元的華語片《南方車站的聚會》,刁亦男這部電影也備受關註。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片子的主演是胡歌。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01

胡歌的父母都屬於文體行業,父親是網球教練、母親是老師,家境也不是特別好。

但教育工作者家庭從來不會缺失對下一代的培養。小時候略有些不自信的胡歌,自然被送到最需要表達的舞臺:小熒星

彼時的小熒星藝校剛剛沒成立幾年,不過會演戲的小孩不少,胡歌只是最後一排內向缺乏自信的那個。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每個周日下午跟著一起朗誦、唱歌、排練小品。過程“非常消極”,經歷尤為痛苦。

但小熒星這個三萬隻取六十的文藝基地,儘管是不突出的邊緣生,回到學校也是普通人中的“文藝骨幹”。

比較產生差距,而這種體驗的差距反而讓原本內向的胡歌開始有了信心。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十幾歲的胡歌做電視臺主持人、演廣告,或者在影視劇里當群演。到了2001年,胡歌參加高考理所當然地選擇了影視行業。

他報考了兩所學校不同的專業,最後他去了成績還差一點的那家,原因也很簡單:離家近

夢想向現實低了頭,畢竟家裡條件也一般,首先考慮的還是生存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中國三所培養演藝人才的學校,中戲偏向話劇演員培養,所以多老戲骨實力派;北影多出當紅炸子雞,而上戲出來的學生多有個性。

2001年入學的胡歌,在出演一部沒什麼人知道的處女作電視劇《蒲公英》之後,迎來了他事業的第一春:《仙劍奇俠傳》

直到如今,這部劇依舊是很多人的美好記憶:

李逍遙的率性與少年氣、趙靈兒的天真與擔當、月如的成全、阿七的相愛不如相知;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而對於胡歌本人來說,李逍遙的角色太過深入人心,「古裝王子」的頭銜也結結實實地戴了起來。

市場需求觀眾愛看,自然也就拍了下去。

於是在《仙劍》之後的兩三年間,胡歌一共出演了由唐人影視出品的《天外飛仙》《少年楊家將》和《射雕英雄傳》 。

題材上都是古裝,類型上也多有相似,甚至連人物性格也差離不遠。

李逍遙成就了他,也困就了他;

直到那場車禍。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02

往回看這場13年前的「浩劫」,對於胡歌來說是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摧毀和打擊,無論是他的事業還是人格上。

2007年6月,胡歌宣佈正式復出,並接受媒體採訪。

遠離大眾九個多月的他第一次出現在視野下,很明顯地流露出跟以前不一樣的氣質:

習慣性地躲避著鏡頭,骨子裡的少年氣淡然無存;屏幕里的他局促、不安,刻意地將沒受傷的臉靠向鏡頭,

總是戴著大大的黑框眼鏡,似乎是自己所有安全感的來源。

胡歌已經開始自我懷疑;在跟魯豫的談話節目中,已然直接說出“也許我的個性也不是特別適合做藝人”這種話。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那輛貨車似乎把胡歌撞散了,撞出了原本的軌道。

幸好有人拉著他。

現在看來唐人影視實在不太靠譜,但當初可以說是仁至義盡。

老闆蔡藝儂力排眾議,不換當時《射雕英雄傳》的主演,整個劇組停工一年之外,還自掏腰包賠給電視臺1000萬的違約金。

甚至在給他簽新戲的時候,都把擋住右眼的疤痕當成合同條目。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所有人都等著他,也冥冥中拉著他。

2008年7月,拖了一年的《射雕英雄傳》終於上映;

對金庸改編劇始終苛刻的觀眾們,對這版坎坷的改編給予寬容和贊賞。

不僅僅因為林依晨出乎意料的黃蓉,也因為比起以前多了幾分滄桑成熟氣息的胡歌。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一年後,復工不到兩年的胡歌再推出一部《仙劍奇俠傳3》,景天的俏皮機靈,不由讓人回憶起當初的逍遙哥哥;

隱約間那個少年感十足的胡歌,正逐漸拼起原本屬於他的模樣;但最後一絲神韻,要到《神話》的時候才湊齊。

接下蒙毅這個角色的胡歌,在一天化妝的時候,突然跟造型師說:

“要不把劉海拿掉吧。哪個秦朝人會有這樣的劉海?”

疤痕終於沒有任何遮掩,胡歌也終究回來了。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如果說那場車禍把胡歌扔出原本的人生軌跡,那當他回來之後,就是一場真正意義上的重生。

2012年,知名劇作家賴聲川在北京宣佈,話劇《如夢之夢》將於第二年1月啟動製作,4月開始巡演;

對於這部他傾註了諸多心血的話劇,賴聲川曾經有過評價:

“很多戲劇是在逃避生命,《如夢之夢》是在直面死亡。”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如夢之夢》中的五號病人之於胡歌,儼然是戲里戲外的共同體。

五號病人在生命的最後一段時光,開始圍繞著生命、死亡坐著痛苦的追尋,胡歌在“重生”之後,也一直尋找著自己活下來的意義。

他很喜歡這個角色。

胡歌欣然接受了賴導的邀請,把全部的自己扔進了劇場。

他對話劇近乎癲狂般地痴迷,不放過任何學習的機會,也不放過自己,胡歌在劇場旁邊租了個公寓,每天花十個小時排練,卻還樂此不疲,結束後拉著別的演員講戲。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而話劇也回饋給胡歌許多。

他覺得自己演戲容易受到干擾,而舞臺上沒有出錯機會的話劇,幫他很好地剋服了這個問題。

更重要的是機遇;

在跟隨《如夢之夢》巡演的過程中,無數業內人士都在臺下看過他的表演,其中就有正午陽光的製片人侯鴻亮。

所以才會有後來,標誌性的2015年。

《偽裝者》先行《琅琊榜》後到,胡歌在一年之內給觀眾帶來兩部在國劇中質量頂尖的作品,特別是後者的梅長蘇。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實在無法想出還有誰,能比胡歌更適合梅長蘇這個角色,兩者的共同性與重疊度堪比小羅伯特唐尼和鋼鐵俠。

戲里戲外,一樣的曾經意氣風發,一樣的曾經跌落谷底,又一樣地重新戰勝自己爬了起來。

十年前瀟灑率性的逍遙哥哥,變成謙謙公子溫潤如玉的梅長蘇。

十年前的懵懂小鮮肉,也終究蛻變為如今堅定而自洽的實力派青年演員。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03

回歸到今年的戛納電影節,比起各路作妖的網紅網綠,第一次走戛納紅毯的胡歌則顯得低調許多,唯一一次上熱搜還是因為微博那張被粉絲無限嫌棄的自拍。

但這大體上,也是他近幾年的常態。

專註於自己的生活與工作,甚至在大眾面前低調地像是個“逃兵”,想躲避一切聚光燈與話筒。唯獨在演戲這件事情上,胡歌還是沒變。

《南方車站的聚會》在某種意義上,算是胡歌的大銀幕首作。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刁亦男會拍電影,更會拍人;《白日焰火》里的廖凡,這部片子里的胡歌都是如此。

演員在他手裡總能升華出不同的模樣,擁有破碎夢幻的色彩。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電影講的是一個逃犯的故事,在逃離追捕的過程中先求生後又求死、絕望地尋求救贖。

胡歌就是那個逃犯。

他為了這個角色,做足了充分的準備。

為了捕捉到這類游走在法律邊緣人物的狀態,胡歌經常去公安局。

接觸到真實的嫌疑犯後,看了他們的細節、說話的語氣,還有身體的狀態,找到了塑造這個角色時所需要的參考。

角色需要說武漢話,他先自學,又跟著劇組安排的老師體會發音和語調,力求達到最完美的狀態。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為了把自己保持在一個很疲勞的狀態,拍夜戲的時候白天也不睡覺。

就要那種生理上的不適,情緒上的煩躁、抑鬱。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他總是這樣。

愛演戲,為了磨煉演戲從小銀幕走向話劇舞臺,又奮力地往大銀幕進發。

如今的胡歌儼然經歷了蛻變,有著他這個年紀不太會有的成熟,但某種東西又不曾丟失。

既有李逍遙的率性,也有梅長蘇的自洽。

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茄叔能想到的大概是這段與他尤為貼切的描述:

“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此處已添加小程序,請到今日頭條客戶端查看)

點擊人人視頻播放器>>>>大千視界

影視大全,等你來看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商務:fay1786(說明來意)

就可以加茄叔為好友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首次主演電影就震撼戛納,從李逍遙到梅長蘇,是他紅到現在的理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