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逃出絕命鎮》導演的新作涼了?你可能並沒看懂!

看過一遍影片之後再來剖析它,就不再是一個單純欣賞的過程,而是一個拆解的過程,一個沿著創作者的角度去重新尋找和發現的過程。夜路希望自己對影片的思考,能讓大家從一個新的角度去看一部電影。因為引導觀眾進行開放、多元的啟迪和思考,正是電影最重要的魅力之一。

如果有一天,有一群和你的家人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手拉著手,站在你的房子面前一動不動,你會不會嚇尿?今天我們要聊的就是《逃出絕命鎮》(17年大火的恐怖片)的導演喬丹·皮爾的新作——

《逃出絕命鎮》導演的新作涼了?你可能並沒看懂!

導演: 喬丹·皮爾

編劇: 喬丹·皮爾

主演: 露皮塔·尼永奧 / 溫斯頓·杜克 / 伊麗莎白·莫斯 / 蒂姆·海德克 / 莎哈迪·賴特·約瑟夫 等

類型: 驚悚 / 恐怖

製片國家/地區: 美國

語言: 英語

上映日期: 2019-03-08(西南偏南電影節) / 2019-03-22(美國)

片長: 116分鐘

豆瓣評分:7.3

下文有劇透

01 他們來了

女主Addy攜一家四口來到童年時代游玩過的海灘度假。這片海灘是她心中彌散不去的夢魘,因為童年時她曾在這裡走失過。果然,在海灘上一家人遇到許多怪事:路口送上救護車的重傷老人、神秘的飛盤恰好落在圓心、以及沙灘上張開雙臂佇立的,手指滴血的怪人。

《逃出絕命鎮》導演的新作涼了?你可能並沒看懂!

回到別墅,正當Addy跟丈夫訴說自己不好的預感,並想趁早離開此地時,房子忽然停電了;幾乎同時,和自己家人身材幾乎一模一樣的四個怪人,身著紅衣,手拉手出現在房前的路燈下麵!後來,他們發現原來這家人與自己相似的不僅是身材,連樣貌竟也一模一樣。

《逃出絕命鎮》導演的新作涼了?你可能並沒看懂!

原來,這群“紅衣人”是某個項目失敗後被拋棄的試驗品,每一個紅衣人都是現實世界中真實人類的複製品。始作俑者本想利用這群真實人類的影子來控制現實世界的“真身”,但試驗失敗後複製人被集體拋棄,只能存活於地下封閉的空間里,像提線木偶般整日機械地複製地上世界真身們的行為。

(劇情簡介就至此。沒看過的影片的盆友們可以先收藏,看完影片再來看本文的解析)


02 你以為這些是BUG

下麵夜路對大家可能有疑問的幾點劇情說一下自己的觀點。

1. 複製人為什麼對待女主和白人一家的方式不同?

複製人但進入女主家裡時,先將一家人集中到沙發上,與他們“促膝長談”,再進行一對一處理;而進入白人家的複製人則砍瓜切菜般閃電解決了那一家人。

此時闖入女主家的“複製人”Addy,其實是偶然間被交換身份到地下的“真身”,她也是地下世界里唯一懂得人類語言的成員。懂得語言,擁有人類的基本感情,她是一定要向地上養尊處優的控制者們申訴長年以來遭受的無視和不公的。她的聲調異於常人、十分恐怖,是因為她已經很久沒開口講話了——因為複製人不懂人類的語言,她是用特定的語調和動作指揮其他複製人的。

《逃出絕命鎮》導演的新作涼了?你可能並沒看懂!

2. 略讓人尷尬的動作場面

動作場面可能是導演喬丹·皮爾的弱項。即使在全程張力十足的《逃出絕命鎮》中,全片的動作戲也非常稀少,只有片尾的一小段。

複製人雖體力驚人、動作敏捷,但智力是有缺陷的。影片這樣設定可以理解,因為複製人不懂得語言和交流,封閉的空間也嚴重限制了他們的想象力。

這種設定給影片動作場面的處理帶來了天生的難度,因為在不同的場景中,對複製人的處理很難維持在一個特別統一的標準上,經常令複製人顯得十分愚蠢,這導致許多動作場面張力不足,讓人泄氣。

3.影片結尾,為什麼戰力更強的“真身”被女主殺死,而且還讓女主在那個房間找到了自己的兒子?

《逃出絕命鎮》導演的新作涼了?你可能並沒看懂!

其實,皮爾將此處處理的的如此“過分”,是想告訴我們:紅衣女是在步步誘導女主,讓她經過她們小時候相遇的地方,來到她們的環境中,並告訴她一切的起源和真相,啟迪女主回想起她也是複製人。真身看似是在“逃”,實際正是要引導女主找到孩子的藏匿之處。

真身作為複製人的領袖,關心著複製人的命運,但對自己支離破碎的人生已經放棄。她希望通過自己的啟迪,讓女主領悟到自己的真實身份後,在將來為他們盡一份力,例如求得和平——因為女主一家即是複製人和地上人完美結合的案例。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女主一家能夠一次次地化險為夷,轉危為安。

最後這場打鬥戲在與兩人的舞蹈鏡頭切換中完成,體現了導演對這兩個角色,或者說地上和地下的兩個人群彼此關聯、影響,卻又只能相互殘害的特殊關係的悲憫。

03 你可能沒get的隱喻

夜路認為影片的隱喻可以分為逐步遞進的四個層次。

1.階層

黑人家庭和白人家庭,象徵著美國社會的中產階層,以及米國逃不開的種族問題。地上世界看起來美好光明,實則充斥著明爭暗鬥。地下世界則象徵最下層的貧困者,他們因為卑微的社會經濟地位,無法取得文憑和保護自己的權利,沒有流利的表達,被視作一群“不會說話、無法溝通”的“野蠻人”。

在地下的影子們對地上世界的攻占中,地上階層幾乎湮滅,地下階層實現跨越——這體現了作者的對階層流動的觀點——暴力似乎是最直接的方式。

《逃出絕命鎮》導演的新作涼了?你可能並沒看懂!

2.平等

兩個小女孩命運的不同,與他們來到這個世界的方式,是來自父母生育、還是來自複製他人,並沒有本質的關聯。

個人命運的發展,究竟是基因重要,還是環境重要?

來自地上的女孩被“囚禁”在地下,生不如死,幾乎遺忘了自己的語言;地下的女孩來到地上,在優越的環境里也學會了“講話”,融入地上社會,組建了幸福的家庭。影片表達的是世上沒有生來卑賤的人,後天的社會、制度和資源決定了個人命運的不同走向——是在陰暗角落苟延殘喘的流浪,還是光榮燦爛地度過美好一生。

3.自我認知的困境

被困在地下的黑人小女孩堅持跳舞,因為動作的靈活被當成與眾不同的存在,最後帶領受困於地下的人們造反,她成為了貧窮階層的代表。反觀進入地上生活的替身,為什麼後來卻沒有返回去拯救自己地下的同類?

《逃出絕命鎮》導演的新作涼了?你可能並沒看懂!

地上的影子女孩(即女主)的選擇也是很多現代人的現狀——她渴望逃離那個世界,她也遺忘了那個世界。在階層轉換後,她同項目的始作俑者一樣選擇了拋棄和忽略那個階層的人們。這點在組成家庭後的她身上不斷體現出來——每次想起那段經歷,她都是恐懼顫抖的,她害怕回到那裡。她不斷努力,只為徹底擺脫那段記憶。

現實生活中進入了所謂精英階層的人們,也不斷經歷著這種身份認同的衝擊和挑戰——是否對原有的不理想的環境,以及與之勾連的自我和人們有著不齒和蔑視?為了融入新的階層和社會文化,很多人選擇了對固有文化和自我認知的拋棄。

4.人鏈

影片結尾還出現了令人震撼和可悲的一幕:複製人在殺死了地上人後,手拉手結成了漫山遍野的人鏈。人鏈來自片中美國政府在八十年代提出的“手拉手”對抗饑餓的計劃,這是一個極為諷刺的設計,因為手拉手的人再多,也對對抗饑餓起不到任何實質作用。

人鏈的結果象徵了底層社會可以奮起反抗通過暴力終結上層統治,但卻難以打破統治者的精神塑造,或者說意識形態的枷鎖。

《逃出絕命鎮》導演的新作涼了?你可能並沒看懂!

《逃出絕命鎮》導演的新作涼了?你可能並沒看懂!

04 本片與《逃出絕命鎮》的比較

《逃出絕命鎮》全球票房2.5億美元,豆瓣評分7.7;《我們》的票房基本與《逃出絕命鎮》持平,但豆瓣評分至今已下滑至7.0。

夜路認為《逃出絕命鎮》的口碑與票房的成功在於影片的格局足夠簡單,只講一個完整卻深入人心的故事,讓人看完仍感覺意猶未盡。因為有了第一部影片成功的基礎,製作《我們》時可支配的預算大幅增加,皮爾的野心也隨之膨脹。這是人之常情。但影片對於意識空間形態的塑造,不得不說是超出多數觀眾在90分鐘內的思考承受範圍的。

通過結尾的反轉強行讓觀眾去聯繫前後線索,並對劇情進行抽絲剝繭頭腦風暴,是不現實的。觀眾不是在玩密室逃脫。如果在理解了作者的意圖後忽略情節的轉合,那我們是能得到震撼的;但如果糾結於起承連接的弊病,觀眾們也會斷然捨棄對影片背後的繼續探索。

《逃出絕命鎮》導演的新作涼了?你可能並沒看懂!

本片導演喬丹·皮爾

電影是一種需要專業手段的高級藝術。所有高級的藝術形式都需要創作者與欣賞者之間通過作者架設的橋梁在意會中達成共識。很多導演的作品最後沒有獲得期望的評價,有一部分原因是影片的設計不能足夠精妙地向觀眾傳遞表達自己的思想。成功的電影一定是創作者的才華加上不懈努力,所達成的精妙設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逃出絕命鎮》導演的新作涼了?你可能並沒看懂!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