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愛是軟肋和盔甲,一首獨屬於中國人的“地久天長”

愛是軟肋和盔甲,一首獨屬於中國人的“地久天長”

這是瑪妮看過王小帥導演的電影中,最好哭的一部。

這一次,他把鏡頭回溯至八十年代的中國,仍然有知青、有小城和工廠,主角卻變成了一對普普通通的中年夫妻。僅僅用最單純、含蓄的方式講述他們在三十年裡經歷的點點滴滴,就無數次擊中觀眾的心,讓人不可自控地淚流滿面。

這是一部值得你靜下心來好好觀賞的電影,一首獨屬於中國人的“地久天長”。

愛是軟肋和盔甲,一首獨屬於中國人的“地久天長”

一個完全屬於中國人的故事

整部電影唯一複雜的地方就是故事的敘述方式,王小帥有意打亂時空,用插敘的方式講述了一個跨越三十年時間、兩代人,從北到南的變遷故事。

影片的開始是中年劉耀軍(王景春飾)和王麗雲(詠梅飾)痛失愛子劉星。緊接著鏡頭一轉,明顯老了許多的夫妻倆和“劉星”(王源飾)坐在一起吃飯,因為孩子被老師舉報盜竊,整個家庭的氣氛顯得劍拔弩張。

愛是軟肋和盔甲,一首獨屬於中國人的“地久天長”

劉耀軍對“劉星”的一通訓斥點燃了孩子最後的憤怒,他不願以一個“替代品”的身份活著,離家出走。王麗雲焦急地督促丈夫尋子,一段圍繞“孩子”所展開的,跨越三十年的愛恨糾葛也由此被牽扯出來。劉耀軍一家和沈英明一家近半生的愛恨糾葛,地久天長的友誼,失去至親的痛苦,大半生的懺悔,在時代長捲的映襯下,在三個多小時的影像中娓娓鋪陳。

這是一個非常中國式的故事,也因為中國人對家庭、傳承的執著而顯得尤其悲劇、尤其動人。面對苦難,電影中的主人公無一人曾聲嘶力竭的控訴,也沒有大悲大痛的渲染,卻依然做到了最大的共情,直抵內心。

好的影片就像原子彈,讓人在無形中累積情緒,併在某一刻猛然爆發,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

愛是軟肋和盔甲,一首獨屬於中國人的“地久天長”

普通人的善意與慈悲

這部電影里沒有強者,所有人都在命運和時代面前卑微、謹慎地活著。但當悲劇來臨的時候,也沒有人真正地退縮。即便再無助,他們也仍然在苦難之後站起來,不怨懟、不自暴自棄,努力地找尋活下去的方法。

這是柔弱者的堅強,也是小人物的韌勁。

片中詠梅飾演的王麗雲最讓瑪妮動容,她的表演有一種潤物細無聲的力量,以一種化繁為簡的方式展現了中國傳統女性的經典特質——溫柔賢惠、逆來順受。

愛是軟肋和盔甲,一首獨屬於中國人的“地久天長”

劉耀軍曾經為他們夫妻的命運掙扎過,為保住二胎想盡一切辦法,到最後甚至擺出頭破血流的姿態。王麗雲卻從沒有表達過自己的意見,儘管從一開始就不相信丈夫能保住二胎,她還是盡了一切力量配合。甚至在經歷了流產手術的大出血之後,她也沒有埋怨過任何人。這樣一個溫柔得近乎軟弱的女人,卻先後經歷了墮胎、喪子、下崗、丈夫出軌、自殺未遂等一系列打擊,仍然奇跡般地活下來,沒瘋掉也沒抑鬱,成為丈夫一生的支柱。

一個人需要有多麼強大的內心,多麼硬核的精神狀態,才能在一次次撕心裂肺中仍然對人性懷抱希望。

王麗雲卻做到了,以溫柔化解苦難,拔節生長。

愛是軟肋和盔甲,一首獨屬於中國人的“地久天長”

中國人的處世哲學

作為劉耀軍和王麗雲的養子,“劉星”周永福從一齣生就在承受不公,被親生父母拋棄,僅僅因為和劉星長得像而被劉耀軍夫妻撿回來撫養,連自己的真實姓名都不知道。

上一輩的苦難衍生了下一代的傷痛,周永福把叛逆作為自己對這個家庭的抵抗,卻在拿到身份證之後紅了眼眶。劉耀軍和王麗雲同時給了他一沓錢,讓他按照自己的意願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愛是軟肋和盔甲,一首獨屬於中國人的“地久天長”

周永福一聲沒吭,卻在離開家的時候,眼底含淚,下跪磕頭。也是他在歷盡千帆之後選擇回家,波瀾不驚地在電話里問劉耀軍夫婦怎麼沒在店里,雲淡風輕地化解曾經的一切,成就影片的最後一個淚點。

這就是《地久天長》中每一個人物應對苦難的方式,“忍”字當頭,無論命運的饋贈是什麼,默默承受,努力尋求和解。

這種應對看起來軟弱無力,不如“對抗命運不公”來得閃光耀眼,卻是中國人最實在的處世哲學。

以溫情和善意麵對世界,始終保持前行的勇氣和希望。這就是我們所能夠做到的,最佳生活態度。普通,但有力量。

愛是軟肋和盔甲,一首獨屬於中國人的“地久天長”

時代發展巨變下的痛與殤

《地久天長》中所呈現的苦難並不特殊,甚至很多都很常見。王小帥一如既往地對大的歷史背景做了近乎苛刻的還原。知青、文革、計劃生育、下崗潮,在時代大背景的映襯下,小人物對於其悲劇命運沒有任何掌控能力,這種深深的無力感通過時代變遷娓娓道來,讓人唏噓扼腕。

但在這段“造化弄人”的故事中,讓瑪妮最難以忘懷的並不是劉耀軍和王麗雲的喪子之痛,而是一生都在自己懲罰自己的李海燕。

愛是軟肋和盔甲,一首獨屬於中國人的“地久天長”

作為悲劇的“始作俑者”,李海燕在影片的前半段顯得尤其強勢、霸道,是個不折不扣的女強人、工作狂。幹部的身份讓她為了落實國家“計劃生育”政策大義滅親,不顧兩家的友誼,強迫王麗雲墮胎。後來由於兒子沈浩的原因,使劉耀軍夫婦唯一的兒子劉星溺水身亡。知道真相的李海燕後半生都活在自責與愧疚中,難以自拔,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仍無法原諒自己。

年輕時作為體制的踐行者犯下無心之失,卻需要用剩下的一生接受懲罰,李海燕才是被時代作弄最深的那一個。儘管她被體制免去了物質的困苦,精神卻困在懺悔的牢籠中,永不解脫。

愛是軟肋和盔甲,一首獨屬於中國人的“地久天長”

時代的車輪滾滾向前,欣欣向榮的背後總有傷口。我們必須看到,在這三十年間日新月異的發展里,一批又一批人被迫做出了犧牲。

制度和社會的變遷一輪一輪地碾過,曾經以為的正確,朝夕之間就變成錯誤。曾經的鐵飯碗,轉身就變成了“下崗光榮”。這個變動不居的時代里唯一不變的是“變化”,王小帥點出了每個人內心的隱痛,卻沒有給出解答。

又或許他的答案就在劉耀軍和王麗雲的人生里:時光奔流不息、前途未卜,惟願人與人之間的溫情能成為我們抵抗洪流的鎧甲,地久天長。

愛是軟肋和盔甲,一首獨屬於中國人的“地久天長”

在首映默默流淚的瑪妮

非常認真的打Call線

今天是《地久天長》上映的第一天,在各種新片的激烈競爭中,目前排片只有6.6%。瑪妮知道,對觀眾來說,坐在影院里觀看一部三個小時的電影是一種挑戰,但對電影人來說,製作這樣一部時間跨度那麼大的電影更需要莫大的勇氣。一部電影的時長越長,影院願意給它更高排片的機會就越低,而《地久天長》的時長已經是普通電影的兩倍。

用三個小時講述了三十年的故事,還講得如此細膩、動人。這部電影濃縮了普通人的生存與苦難,更有普通人的深情與美好,希望能有更多的觀眾走進影院,靜下心去體味這份中國式的,人生況味。

愛是軟肋和盔甲,一首獨屬於中國人的“地久天長”

微信公眾號|微博:瑪妮的自我修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愛是軟肋和盔甲,一首獨屬於中國人的“地久天長”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