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看這部50年未被超越的科幻巨制,震撼了眼睛和耳朵,卻燒壞了腦子

如果第一次看這部電影,而不看電影相關信息的話,觀眾們很難相信這是一部來自50年前的電影,而在開場的前20分鐘里,甚至會懷疑這是不是一部電影。這部電影就是由天才導演斯坦利.庫布里克執導的《2001太空漫游》,這部電影於1968年上映。

看這部50年未被超越的科幻巨制,震撼了眼睛和耳朵,卻燒壞了腦子

這部電影總時長將近140分鐘,大約有90分鐘沒有對白,它的出現改變了很多人對電影的認識。看到這些數據的時候,周游君甚至能夠想到,首映式的時候,那些觀眾觀看這部電影時目瞪口獃的表情。但是請註意,引起目瞪口獃的因素,除了對電影劇情的不知所以外,還有就是被這部影片超越時代的視覺和聽覺衝擊力所震撼。

看這部50年未被超越的科幻巨制,震撼了眼睛和耳朵,卻燒壞了腦子

對於視覺和聽覺的感受,觀眾們是相對更容易領會到的,這部電影的每個場景都堪稱電影藝術的典範。影片中無論是太空場景,還是室內佈景,甚至是飛船控制臺上贊助商的logo,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影片中的場景雖然很簡潔,但是卻極具藝術想象力。斯坦利庫布里克是一個典型的作者型導演,他要求對電影保持絕對的控制力,所以從他的電影中我們看到的更多是一個未經市場沾染的,純粹的藝術家和思想家的境界。

之所以說開場的前20分鐘里,觀眾甚至會懷疑這是不是一部電影,原因在於開場的畫面很難讓人理解,電影的名字是太空,而電影的開場是一組壯觀的自然風光,然後在一片荒原中出現了幾隻黑猩猩。緊接著字幕打出“人類黎明”,如果不是有電影名字,甚至觀眾會懷疑是不是電影院錯放成了科普片。

看這部50年未被超越的科幻巨制,震撼了眼睛和耳朵,卻燒壞了腦子

隨著一個超級標準的長方體黑色巨石的出現,觀眾對電影的疑慮才稍稍打消了。猩猩們被巨石的出現震撼到了,這個標準的長方體,對於還未使用工具的猩猩而言,是一個新奇的象徵,是一種他們無法理解的存在,但是卻又是一個值得膜拜的存在。

這個神秘的黑色巨石貫穿了電影的始終,導演對於這個巨石的來歷和作用,都沒有做明確的說明,他的這個留白了給了觀眾無盡的思考空間。這部電影的編劇,也是這部影片原著小說的作家,他的名字叫做亞瑟.克拉克,他在科幻小說領域的地位,絕對不亞於斯坦利.庫布里克在電影界的地位。他形容《2001太空漫游》時有句著名的話——“如果有觀眾完全的看懂這部電影,說明我們失敗了,我們要提出的是一個超出我們想象力的問題”。而這個神秘的巨石,應該就是他們這個超出想象力問題的象徵。

猩猩在這個巨石的啟發下學會使用野獸的骨頭作為工具,學會使用工具的猩猩成為了猩猩中的征服者,他們利用工具的威力,迅速確立了自己的地位。在影片第一階段結束的時候,一隻猩猩將手中的骨頭拋向空中,切換畫面後,骨頭變成了宇宙飛船,這個畫面的切換,象徵著千百萬年來,人類手中工具的進化。

看這部50年未被超越的科幻巨制,震撼了眼睛和耳朵,卻燒壞了腦子

影片到這裡才進入了太空漫游的階段,導演之所以這樣處理,是為了凸顯探索太空對於人類認知未知世界的意義。影片在進行了一些太空艙內的佈置和細節的交代後,開始了那場由太空船和空間站在天空中互動的華爾茲。這個場景的視覺效果不要說在50年前,就是放到現在,還是依然的充滿視覺衝擊力,然後再配合著莊嚴的古典樂,整個畫面肅穆雍容,極具儀式感。

看這部50年未被超越的科幻巨制,震撼了眼睛和耳朵,卻燒壞了腦子

在剛纔太空船中看到的佛洛伊德博士進入空間站的太空艙後,導演並沒有通過他和其他人對話的方式,交代影片劇情的發展。而是讓佛洛伊德博士極其自然的和老熟人打招呼,聊天,給女兒打電話。併在這個過程中,展現了富有現代設計感的太空艙。

看這部50年未被超越的科幻巨制,震撼了眼睛和耳朵,卻燒壞了腦子

而在對話的過程中,佛洛伊德博士一直沒有正面回答這次去目的地月球的原因,雖然其他人有一些猜測,但是都被佛洛伊德博士否定了,這個對話,引起了觀眾對於後面劇情的猜想。

果然在佛洛伊德博士登上月球後,那個影片開頭出現過的神秘巨石再次出現在了月球上,而這個時候,人類的科技雖然已經經過了幾百萬年的發展,但是仍然無法解開這個巨石的秘密。科學家們判斷,這個巨石很有可能是外太空智慧生物留在月球上的,但是之於起到什麼作用以及來源便不得而知,隨著一陣刺耳的電磁干擾,影片進入了下一個階段。

​這個時候人類正在開啟一場對木星的探索之旅,飛船上除了兩個清醒的宇航員大衛和弗蘭克外,另有三個冬眠狀態的宇航員和一個當時人類最先進的機器人哈爾9000(由道格拉斯雷恩飾演,以下簡稱哈爾),之所以特別強調這個機器人,是因為在這個影片所有的角色中,除了那塊神秘的黑色的石頭,它應該算是最出彩的。

看這部50年未被超越的科幻巨制,震撼了眼睛和耳朵,卻燒壞了腦子

周游君懷疑這可能是導演的一個小技巧,他故意弱化幾個宇航員的表演成分,以這個略微的變化凸顯神秘石頭和哈爾,在這樣微妙的變化中,改變觀眾的註意力。

哈爾並沒有表現出影片中描述的超級可靠性,而是在被人性化之後,實施了一場對宇航員的謀殺。通過這個橋段,導演表達了對終極人工智能的擔憂。

整個飛船的狀態和冬眠的宇航員都在哈爾的控制之下,弗蘭克在意識到哈爾有可能出錯後,試圖關閉哈爾的運行,以規避風險,但是遺憾的是弗蘭克和大衛的密謀,被哈爾通過他們的唇語破解了。哈爾為了維持自己對飛船的控制權,對所有的飛行員實施了謀殺。弗蘭克在太空更換飛船的零件時被哈爾控制的飛船切斷了氧氣管,而且哈爾利用自己對飛船的控制權,直接切斷了對三個冬眠宇航員的生命支持。

看這部50年未被超越的科幻巨制,震撼了眼睛和耳朵,卻燒壞了腦子

大衛則是在去搜索弗蘭克的時候,被哈爾關在了飛船之外,這個橋段頗具有諷刺意味,哈爾最初得到的指令是負責抵達木星,他得到的指令是這次任務非常重要。而當它發現自己有可能被奪走控制權的時候,它先發制人採取了暴力措施,開始謀殺宇航員。這個可能是因為哈爾因為覺察到不被信任而爆發的情緒,也可能是他理性地認為自己的任務不能受這幾個宇航員的影響。

看這部50年未被超越的科幻巨制,震撼了眼睛和耳朵,卻燒壞了腦子

而最後當大衛強行通過緊急通道返回宇宙飛船的時候,哈爾又開始假惺惺的求饒,為了示好它還唱了一首歌。不得不說,整部電影最出彩的表演來自哈爾,這個人工智能在這部影片中的表現很棒,而再看現在的科技發展,貌似我們距離哈爾很接近了。

看這部50年未被超越的科幻巨制,震撼了眼睛和耳朵,卻燒壞了腦子

就在大衛完全切斷了哈爾的運行後,出現了一段提前錄製好的視頻影像,提示大衛此行的目的是為了尋找和月球上發現的神秘巨石類似的東西。

這個時候導演斯坦利庫布里克通過銀幕上的光影,通過宇航員大衛的視角,帶著觀眾進入了一條未知的隧道。在一段漫長的,眼睛和耳朵備受震撼的隧道的盡頭,宇航員大衛進入了一個神秘的卧室。導演完全沒有交代故事內容,而是留下了一個幾十年都沒有人讀懂的結局。

看這部50年未被超越的科幻巨制,震撼了眼睛和耳朵,卻燒壞了腦子

這部電影的偉大就在於此,它沒有強迫觀眾被動的接受導演任何一個意識,它帶給觀眾的是一場純粹的,畫面和音樂的震撼。而這種震撼的背後,為觀眾留下了一個巨大的思考空間,這個思考空間被直接放大到了人類的終極命題哲學範疇。

導演之所以極致的簡化這部電影的對白,是因為他所希望表達的影片內涵,是語言完全無法支撐的,他通過簡化對白,來告訴觀眾更多。這個更多不在於信息的豐富,而在於對觀眾認知世界的啟發,就像那塊神秘的巨石啟發大猩猩一樣,這部電影也希望通過簡潔到極致的畫面,情節激發觀眾的探索自我的想法,而不是局限在說教,共鳴的電影表達層面。

看這部50年未被超越的科幻巨制,震撼了眼睛和耳朵,卻燒壞了腦子

敢於拍攝一部這樣的電影,是導演對自己才華的充分自信。他沒有對電影市場做任何的妥協,他製作電影的過程中,只忠於他內心關於這部電影的構想。最後他用夢境般的電影語言,對一個未知的世界進行了充滿想象力的描繪,並將這些通過大銀幕呈現在觀眾的面前,以此打開觀眾想象力的“星門”,讓觀眾通過自我的剖析,認識到生而為人的偉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看這部50年未被超越的科幻巨制,震撼了眼睛和耳朵,卻燒壞了腦子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