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莫裡斯的情人》:一段青澀美好的禁忌情緣

1913年,英國著名作家E.M.Forster(福斯特)寫下了頗具自傳色彩的小說《莫裡斯的情人》《Maurice》,然而直到他逝世後,這部同志小說才得以出版。1987年,英國唯美派電影公司Merchant-Ivory將原著小說搬上了大銀幕。

影片講述了兩個來自貴族家庭的劍橋學生克裡夫和莫裡斯,偶然相識,相知,相愛,最後分開的故事。風景優美的劍橋,怦然心動的故事和美得驚心動魄的演員,讓這部電影成為後來的同性電影難以超越的高峰。

英國“同性愛”的開山之作

《莫裡斯的情人》:一段青澀美好的禁忌情緣

《莫裡斯的情人》被認為是福斯特好友D. H. 勞倫斯的那部禁書《查太萊夫人的情人》的同志版。兩部作品都涉及了等級制度,反映了工業時代下對原始的本性,對純粹愛戀的追求。福斯特在創作《莫裡斯的情人》的時候,勞倫斯的小說因大量情愛描寫,在英美及中國被長期禁止發行,奧斯卡·王爾德也因同性戀被送上法庭。

這種情況下,《莫裡斯的情人》要想公開出版,可能性幾乎為零。福斯特甚至鄭重聲明:《莫裡斯的情人》一書只能在作者去世後發表,可想而知當時他遭受的指責和背負的壓力。1969年,英國取消了對同性戀愛行使的處罰。福斯特去世後,1971年,《莫裡斯的情人》這本完成於1914年的同性愛小說終於在半個多世紀後正式出版。

柏拉圖 Or 非柏拉圖

曾與福斯特相交甚厚的著名記者蕭乾這樣說,劍橋是上層社會同性戀的溫床。在劍橋,克萊夫和莫裡斯的這種關係很常見,甚至形成了一種風氣。但是如果確定正式的同性關係,這種關係對克裡夫的仕途會有影響。因此,面對熱情單純的莫裡斯對靈與欲的請求,他一次又一次用柏拉圖式的愛情為理由拒絕了莫裡斯。其實是克裡夫最先突破同性禁忌向莫裡斯坦露愛意,但是最終他卻拒絕了莫裡斯,選擇了仕途而放棄這段感情,並和一個貴族女子結婚。

《莫裡斯的情人》:一段青澀美好的禁忌情緣

查太萊夫人的情人》中梅勒斯最後給康妮的信中說道,“倆人的關係如果僅僅只能依靠語言來維繫,他們便永遠也不可能真正走到一起”。之前以為Clive對精神戀愛的追求是簡單而純粹的,是高等階級對自己的約束和修行,是接受古希腊文化洗禮後的理智。隨著克萊夫的同學被陷害,因為同性戀身份暴露喪失了地位權利和名譽,克裡夫一步一步顯現出懦弱和恐懼。在青蔥草地上Clive對Maurice的表白,“要是你丟下我的話,我將半睡半醒地度過餘生。”深夜裡,Maurice越窗而入,送上一吻來回應Clive的初次告白。少年情懷總是痴,無法否認兩個人的感情的真誠熾熱。

《莫裡斯的情人》:一段青澀美好的禁忌情緣

啊啊啊啊休叔的美顏盛世!!!

故事可以算是Happy ending:莫裡斯在克裡夫家裡認識了克裡夫的家僕桑德,寂寞無助的莫裡斯需要一個可以寄托的對象。一天深夜,桑德爬窗進了莫裡斯的房間,和他擁在了一起。莫裡斯重新找到了愛情,熱情叛逆的桑德快速填滿了莫裡斯那顆為情所困的心。來自不同階級的兩個人就這樣走到了一起。這部小說的深刻意義就在於贊頌了純潔的感情。

克裡夫來自上層階級,他害怕失去自己的既得利益,因而讓愛情屈服於仕途;莫裡斯來自中產階級,但是他卻沒有像其他人一樣,虛偽諂媚,為維持身份而裝腔作勢,桑德來自底層階級,他也迫切的想要改變處境,獲得成功。一個是拒絕辭工前往阿根廷定居,一個是放棄法律界的美好前程,相比起下層人士的僅有的利益,若要克裡夫放棄前途和莫裡斯在一起,他犧牲的更多。克裡夫式的愛情的確是自私的,但是卻無需譴責。20世紀初的英國,同性戀是骯髒的下流的違背教義的。在那個同性戀受到鄙夷和非議的年代,這是他選擇保護自己而犧牲了愛情。

聊聊小說作者

《莫裡斯的情人》:一段青澀美好的禁忌情緣

毛姆說過:“一個作家寫出什麼樣的書來,取決於他是什麼樣的人。”小說作者福斯特是英國著名小說家、散文家,曾榮獲英國最古老的文學獎詹姆斯·泰特·布萊克紀念獎。作者在劍橋大學求學期間,加入了一個“交談俱樂部”劍橋使徒(劍橋大學的一個秘密社團,著名的經濟學家約翰·凱恩斯,諾貝爾獎獲得者霍奇金爵士都參加是劍橋使徒的成員,社團很多次議題都和同性戀和性愛有關)。

福斯特熱愛使徒社,迷戀其內部友愛的氛圍和其成員的毫不妥協的知識分子氣質。他與新實在論哲學家穆爾和古典學者狄金遜來往談心,生活在一種自由主義、懷疑論、崇拜南歐和古代文明的文化氣氛中。

1913年,福斯特訪問英國詩人兼同性戀運動先鋒愛德華·卡賓特,這成為小說創作的直接靈感。福斯特的戀愛經歷也為自己的創作靈感和自我成長添磚加瓦。1917年開始的和電車司機默罕默德兩年的戀愛是他仿佛經歷了“《莫利斯》的續集”,真正成為“一位成熟的人”。

1930年福斯特結識了二十八歲的警察羅伯特·巴金漢,這段情誼維持了四十年之久。他這樣評論這段交往:“快樂可以來源於人的本性,而不必象宗教人士所說的只能通過奇跡來獲得”。20世紀初的英國完成了向帝國主義的過渡,英國社會各個領域都陷入了深刻的危機。反映在文學創作上,小說家必然會將社會的變革自我的思考記錄在文學作品中。《莫裡斯的情人》結局底層階級的桑德贏得了了中層階級莫裡斯的愛,也反映了作者對等級制度的反感和打破階級界限的勇氣。

聊聊創作班底

《莫裡斯的情人》:一段青澀美好的禁忌情緣

電影導演詹姆斯·伊沃里也有著同樣的性取向,在電影中投入的巨大熱情使《莫裡斯的情人》為他捧回了威尼斯影展銀獅獎。電影由英倫情人休·格蘭特(飾克裡夫)、魯伯特·格雷夫斯(飾桑德)等主演。格雷夫斯在中國廣為人知的角色就是大熱英劇《神探夏洛克》中的探長了。

有人說休·格蘭特在《莫裡斯的情人》里的顏值是他人生的巔峰,話雖誇張,但確實算得上是美顏盛世。古典優雅的英倫風,一口倫敦腔的休叔,只要一想起這部電影,腦海裡就是休叔風度翩翩的英國紳士的樣子。“你被一種說不清的力量帶入他的圈子,發現他的優雅品性映在周圍每件事物上”,巴爾扎克在《風雅生活論》中的這句話可以成為休叔完美演繹的註解。

福斯特說,“儘管在虛構的世界里,我決意無論如何要使兩個男人相愛,併在小說允許的範圍內讓他們的愛情永遠延續下去。”作者將對同性愛的美好願望嫁接給了筆下的人物角色。真摯的愛不分階級,不分性別。隨著時代的變遷和發展,小說中這些鮮明獨特的觀點已經逐漸被世人接受。虛構的真實有時比現實的真實還更可靠;虛構的愛情比有時比現實的愛情更加真誠細膩,感動人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莫裡斯的情人》:一段青澀美好的禁忌情緣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