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昆汀的電影在戛納爆了,讓我們看看他的編劇處女座

昆汀的電影在戛納爆了,讓我們看看他的編劇處女座

小的時候看過一部昆汀·塔倫蒂諾的電影。那個時候家裡還有這麼好的DVD高清畫質影碟機,很普通的VCD影碟機,估計年齡小的時候看電影都是這樣過來的,藝術電影喜歡的不多,大都看的是港台的槍戰片或者歐美的商業片,也是科幻和動作片較多。當然了,那個時候根本不會註意一部電影的導演或者編劇是誰,最多記住一個熟臉的男女主角。我看的那部電影叫做《殺出個黎明》,後來才知道編劇是好萊塢著名的鬼才導演昆汀·塔倫蒂諾,那個劇本是他年年輕時的創意。我當時看過影片之後覺得和其他的劫匪片或者說犯罪片不一樣。感覺有些怪怪的,認為難道電影可以這樣麽?那可能是我對電影的第一個疑問。小時候看電影是不用大腦思考的,充斥的都是槍火爆炸中的感觀刺激,但是第一次的電影啟蒙,就是看過那部很爛的好萊塢式的商業片開始。

很多人都覺得奇怪和好笑,電影的啟蒙不是始於一種藝術電影,或者為人生的電影,而是始於一部充斥暴力、犯罪甚至有些色情的商業電影,這幾乎可以看作對電影的一種無聲的譏諷。但是,我的個體經驗告訴我,我的第一次對於電影的思考就是始於此,也許幼稚可笑,但是我很珍惜我的這次電影啟蒙,我更珍惜我從中認識的第一個導演,儘管他當時不過是一個默默無名的編劇,塔倫蒂諾。

昆汀的電影在戛納爆了,讓我們看看他的編劇處女座

接著說那部電影。普通的商業電影,無論盛行於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的槍戰片、武俠片或者動作片,還是好萊塢式的那種大製作的科幻動作電影,他們在故事的講述上一般都是單一直接的。對於一部商業電影來說,故事可以有許多的懸念,但是你不能有多個故事,也不能有多個敘述的角度,當然更不可能在故事的講述中突然的變幻風格,不倫不類。人們看商業電影追求的是一種單純的情感上的滿足,或者情感上的放鬆,所以一般的商業電影結局都是喜劇式的,毫無懸念的。商業電影最忌諱的就是導演自以為比觀眾聰明,所以一般的故事儘管很俗套,但是基本能被觀眾預測到,如果導演非要自以為是的認為觀眾都是一群傻瓜,想愚弄愚弄觀眾,那觀眾的對你的懲罰可能就從你的下一部電影開始。

所以我們可以從觀看數以千計的商業電影中總結出這樣類型電影的基本要素:第一,俗套的故事,盡可能離奇的情節組合。故事雖然俗套,但是情節上出奇可以弱化故事的整體俗套的觀感。第二,多啟用知名的男女明星,男的當然是帥哥了,女的是美女自不待言了。第三,結局一定是喜劇的,大團圓式的,才能符合觀眾情感滿足的特點。根據文化研究的說法,這個世俗的生活是不能讓人滿意的,我們的時時刻刻都在被壓迫的生活中掙扎,但是通過電影中的喜劇結尾我們可以得知我們還有希望,我們的未來還是美好的,所以出了電影院我們要更加努力的工作等等。這種情感上的象徵性滿足正是現代所謂文明社會的隱秘的統治方式。但是,這種一般的商業電影的模式我發現在昆汀的編劇的《殺出個黎明》當中給巧妙的處理了。

昆汀的電影在戛納爆了,讓我們看看他的編劇處女座

那是一個俗套的不能在俗套的故事。兩個劫匪劫持了一家銀行,攜款逃之夭夭。但是警察對他們的追捕從沒有斷過。這個電影的上半部就是講述的這兩兄弟劫銀行以及開始逃往的經過。這樣的故事確實很俗套,幾乎俯拾皆是。可以說上半部分是一部警匪片。警察/劫匪二元對立的模式已經形成,這樣的結局一般來說兩種,最終被警察所謂正義的化身逮捕罪犯,維護社會的正義和尊嚴;另外一種,劫匪在不斷的逃往途中,表現出古社會當中存在,在文明社會或者金錢社會中的兄弟情義,通常的情節是,逃往的路上,兄弟其中的一個為了另一個犧牲了自己,讓一個成功逃脫警察的追捕,並且最好讓他進行懺悔,重新做人。但是《殺出個黎明》的下部分的故事講述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故事還是繼續的逃往,為了逃避警察的追捕,兄弟兩個最終逃到了美國墨西哥的邊界處,進入了墨西哥一家酒吧。到這裡,前後的故事斷然的分裂,故事敘述的風格也為之一變,變得詭異神秘起來。原來,這家酒吧幾乎所有的人都是變異的僵屍,半夜十分,他們凶殘的本相露出後,一場惡戰就開始了。這電影的下部分就是講述這兩兄弟還有其餘幾人在酒吧中對抗那些僵屍一直到黎明的故事。

昆汀的電影在戛納爆了,讓我們看看他的編劇處女座

可以看出,整部電影是有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組成,雖然他們的主人公是一樣的。而且影片前後的類型風格也大不相同,按照前半部分的故事敘述,在下半部分是無法繼續和完成終結的,其實到最後我們也沒有看到警察的出現。在我看來,後半部分倒是類似於美國經典的西部片風格,風塵僕僕的獨行俠,為了維護自己的生命和利益,和僵屍進行抗爭。這是典型的西部片的敘事風格。原來所要延續的警匪片的風格,正義與否已經無干了,也許我們看到一半的時候還希望罪犯能繩之以法,但是看到下部我們的擔心或者關心重點已經轉移到了他們是否能抵擋著住僵屍的進攻能否堅持到黎明的曙光的到來。這就是鬼才昆汀的高明之處,兩種完全不同的故事、完全不同的類型在整部電影中得到了完美的整合。我甚至能從中看到昆汀對以前的商業電影的一種嘲弄的意味,因為在以往電影中要得到貫徹的人類社會的價值觀在其中得到了消解,觀眾的感情雖然得到了滿足但是不是情感上的象徵性的滿足,而是感觀上的滿足代替了或者說覆蓋了社會性的滿足。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昆汀的電影顛覆了電影中內容/形式的二元對立的傳統結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昆汀的電影在戛納爆了,讓我們看看他的編劇處女座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