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大佛里藏著一具女屍?《大佛普拉斯》揭露人人偽裝的社會眾生相

作者 | 一味清歡

2017年,一部小成本電影以黑馬之姿驚艷臺灣電影金馬獎,斬獲10項提名,最終榮膺最佳新導演、最佳改編劇本、最佳攝影、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和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等5項大獎。

它就是電影——《大佛普拉斯》

大佛里藏著一具女屍?《大佛普拉斯》揭露人人偽裝的社會眾生相

這名字看似莊嚴肅穆,但其實只是導演黃信堯一個幽默的玩笑。2014年,黃信堯曾拍攝短片《大佛》,後將其改編成長片電影,也就是《大佛普拉斯》(大佛plus),意指《大佛》的升級版。

從這點看,黃信堯的幽默渾然天成,難怪《大佛普拉斯》處處充滿戲謔的意味和黑色的幽默,讓觀眾發笑的同時,也令人倍感心酸。

01 無處不在的黑色幽默

《大佛普拉斯》無疑是一部喜劇電影,黃信堯沿用了拍攝紀錄片時的一貫風格,採用妙語連珠的旁白,以戲謔的口吻恰到好處地展現了故事脈絡和人物關係,給觀影者仿佛在茶館聽說書般的感受。

人物間令人發笑的嘴炮也增添了電影的喜劇色彩,肚財與菜埔的你來我往、師姐與高委員的明槍暗箭、黃啟文與女人們的曖昧調情、無處不在的“靠北”和“乾你娘”,都令人忍笑不禁。

大佛里藏著一具女屍?《大佛普拉斯》揭露人人偽裝的社會眾生相

但幽默只是電影的表象,隨著故事的不斷深入,窮苦小人物無奈的命運逐漸顯露出來。黃信堯顯然將黑色幽默玩得爐火純青,每一句玩笑的背後都包含著深刻的寓意,令觀眾在笑完之後,只剩下無盡的心酸和悲憫。

肚財和菜埔只是社會底層的小人物,由於不經意間對有錢人黃啟文的窺探,卷入一樁謀殺案。令人諷刺的是,殺人凶手黃啟文事後若無其事地威脅菜埔,而目睹真相的肚財和菜埔卻終日難安,唯恐受到黃啟文的報複,最終肚財蹊蹺地死去,菜埔回歸平靜的生活。

大佛里藏著一具女屍?《大佛普拉斯》揭露人人偽裝的社會眾生相

影片採用大量的對比和反諷,將黑色幽默發揮到極致。

對比:行車記錄儀中的彩色畫面與從始至終的黑白鏡頭;片頭送葬有錢人的豪華陣型與片尾送葬肚財的寒酸場面;黃啟文的洋氣英文名與肚財的土氣名字;有錢人奢華的酒肉池林與肚財撿來的快過期便當和菜埔漏雨的屋子;黃啟文和多位女人調情與肚財和菜埔靠看黃色雜誌滿足欲望;警察對待黃啟文的客氣與對待肚財的粗魯……

反諷:黃啟文對外的身份是留美藝術家和慈善家,私底下卻乾著齷齪卑鄙的勾當;援交女Gucci與黃啟文車震時讓他叫她Puta(西班牙文里是賤人的意思),與英文里的Buddha(大佛)同音;護國法會所有人都虔誠地拜佛念經,但大佛肚內卻藏著一具女屍……

大佛里藏著一具女屍?《大佛普拉斯》揭露人人偽裝的社會眾生相

層出不窮的對比和時不時的反諷襯托出電影的主題——“有錢人的世界是彩色的,窮人的世界是黑白的”,揭露了窮苦小人物不由自主的凄涼命運,諷刺了有錢人光鮮亮麗的背後滿是陰暗污穢的勾當,批判了貧富階層懸殊的不公現狀。

黃信堯用無處不在的黑色幽默,使影片始終充斥著一種強烈的諷刺感,觀眾在看的過程中笑得有多開心,笑過之後就會感到有多悲涼。

02 人人偽裝的社會眾生相

影片最諷刺的一幕是大佛慈眉善目、高高在上地俯視眾生,但其實內里藏有一具早已腐爛的女屍,大佛肚外是莊嚴肅穆、慈悲為懷,肚內是污穢血腥、罪惡叢生。導演黃信堯用這種表裡不一的強烈對比,隱喻了人人偽裝的社會眾生相。

影片中的每個人都帶著偽裝的面具,其中以肚財黃啟文最甚。

在外人看來,肚財是個撿破爛的,總是騎著裝滿破爛的摩托車四處晃蕩,窮苦、邋遢、卑微、懦弱,他也一直在外人面前維持這樣的形象,與人說話時不敢直視對方的眼睛,被人坑了也不敢為自己討回公道,撿商超要扔掉的便當吃,他是人們最容易忽視和瞧不起的存在。

但其實肚財也有顆柔軟的內心,他的床是個夢幻般的飛碟,裡面滿是他夾回來的娃娃和從雜誌上剪下的美女像,就像少女的童話城堡,可愛、純真、精緻。肚財的這一面沒有任何人知道,就連他多年的好友菜埔也是在他死去後進入他的屋子,才得知真相,覺得他是那麼地陌生。

大佛里藏著一具女屍?《大佛普拉斯》揭露人人偽裝的社會眾生相

黃啟文的偽裝就比肚財複雜得多,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戴了幾層面具。在社會大眾面前,他是溫文爾雅的藝術家和慈善家,謙卑有禮,和藹可親;在調情的女人面前,他是帥氣多金的高富帥,出手大方,花心多情;在巴結的達官貴人面前,他是諂媚圓滑的商人,低三下四,追名逐利;而在菜埔面前,他又換了一副面孔,成了高高在上的老闆,恩威並施,手段老道。

如果不是偶然間肚財和菜埔從行車記錄儀中發現了黃啟文殺人藏屍的一幕,誰也不知道他的假髮下是禿頂,儒雅下是猥瑣,花心多情下是冷血無情,光鮮亮麗下是不擇手段。黃啟文的偽裝早已深入骨髓,為了名利願意付出一切代價。

大佛里藏著一具女屍?《大佛普拉斯》揭露人人偽裝的社會眾生相

除了肚財和黃啟文,副議長、高委員、秘書長、葉女士等也有人前人後兩副面孔,小人物菜埔、釋迦、土豆和肚財撿垃圾時碰到的男人,內心深處也都有不方便向外人訴說的秘密。例如一向老實本分的菜埔竟然做出與土豆打架的驚人舉動;釋迦從未告訴外人的過去;吊兒郎當的土豆細膩地從網上截出肚財的遺照;肚財撿垃圾時碰到的男人,痛苦地沉浸在自己的難題里,不理睬肚財的搭話。

大佛里藏著一具女屍?《大佛普拉斯》揭露人人偽裝的社會眾生相

正如導演黃信堯在旁白里所說的一樣,“人類早就可以坐太空飛船去月球,但永遠無法探索別人內心的宇宙。”每個人都在用偽裝後的模樣示人,偽裝下真正的自己,是外人永遠無法探尋的所在。

03 沒有結局的結局

導演黃信堯最高明的地方在於沒有給電影一個確定的結局,既沒有大部分電影所倡導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政治正確結局,也沒有用隻言片語交待故事後情,而是通過菜埔站在颱風過後滿地狼藉的雕塑工廠翻看黃色雜誌的場景結尾,讓人不禁浮想聯翩。

肚財到底是怎麼死的?護國法會的聲響是怎麼回事?葉女士死亡的真相被髮現了嗎?葉啟文最後去哪裡了?

每個人在觀影后都不由自主地去思索這些問題,一千個讀者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千個觀眾心中也有一千個《大佛普拉斯》的結局。

大佛里藏著一具女屍?《大佛普拉斯》揭露人人偽裝的社會眾生相

有人說肚財是被黃啟文害死的,但立馬就有人提出反對意見,說如果肚財是被黃啟文害死的,那為什麼同樣目睹黃啟文殺人的菜埔卻活得好好的,也許肚財的死真的是意外。也有人說護國法會的聲響是還活著的葉女士在大佛肚內敲擊佛身弄出來的,可很快又被人否定,說葉女士早就被黃啟文殺死了,就算當時沒死,被關在密閉的佛像內,也會被餓死,不可能弄出聲音來,這聲響是颱風來時的聲音。還有人說最後雕塑工廠滿地狼藉,說明黃啟文倒了或跑了,但更多的人傾向於那僅僅是颱風過後的凋零景象,並沒有任何寓意,黃啟文還依舊過著有錢人的生活……

不得不說黃信堯真的很善於把控觀眾的想法和情緒,這樣沒有結局的開放式結局緊緊抓住觀眾的好奇心,令人抓心撓肺,欲罷不能。

大佛里藏著一具女屍?《大佛普拉斯》揭露人人偽裝的社會眾生相

也或許黃信堯只想用這樣一個結局告訴我們:人生沒有確定的結局,事情的真相可能被揭穿,也可能永遠被埋藏,壞人的結局不一定壞,好人的結局不一定好,而我們唯一所能做的,就是在颱風的打擊過後,繼續過好當下的生活。

清歡簡介:

一味清歡,90後天蝎女,愛寫作愛自由,願攜清歡一味,度人生百年。微信公眾號:一味清歡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大佛里藏著一具女屍?《大佛普拉斯》揭露人人偽裝的社會眾生相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