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我無法以同情的目光來觀看《雲端之上》

如果問上帝是否存在,我希望是。

因為人間太苦,若沒有了寄托那麼即使是在亮光之下所感受到的也不過是黑暗的籠罩。

我無法以同情的目光來觀看《雲端之上》,一部電影產自一個用電影來揭示社會現實、婦女地位、兒童成長環境和法律缺失的國家就有足夠的說服力讓人走進影院一觀,更何況這部作品的導演最擅長的就是用細膩的手法來描述情感的馬基德·馬基迪。

我無法以同情的目光來觀看《雲端之上》

1997年他用《小鞋子》講述了兩兄妹因為丟失一雙鞋而發生的故事,用平緩的節奏,日常的生活畫面一點點堆砌出一個溫馨感人的故事,也在隱喻的揭示著印度貧民的艱苦生活,劇中用孩子的故事沖淡了貧民生活的壓抑感,卻在觀影過後讓人意味深長。

但對於《雲端之上》來說,導演用了另一種極端的方式告訴每一個人,在這個國家兒童與黑暗並存,他用主角的少年身份加劇註定悲劇的色彩,令人唏噓的是這些可憐的孩子本性並不邪惡,他們本可以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正常的上學,得到政府的庇佑,卻正是因為法制的不健全他們成為了逃亡者,既要躲避正義的製裁也要躲避其他黑暗的吞噬。

我無法以同情的目光來觀看《雲端之上》

之所以說無法用同情的目光來觀看,最大的原因大概就是這部片子更像是在陳述一個事實,他只是在用一個又一個的鏡頭游走在這個國家被黑暗籠罩的每一個角落,從小出生在監獄的孩子,沒有見過月亮,把老鼠當作寵物。讓人無法沉浸在對劇中人物的同情中,而是在一個又一個的畫面中暗下決心,雖然自己也只是一個平凡的人,但也迫切的想要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就如反戰題材的電影一般,通過戰爭讓我們意識到應該珍惜現在的和平,馬基德·馬基迪也在用他的電影語言,告訴我們一個法制的社會有多珍貴,一個需要用親情友情來維繫人與人之間信任的國度究竟有多需要正義之神的降臨。

當然,這並不是一部以壓抑為底色的影片,一個為自己國家少年與兒童說話的導演,有他的溫柔所在,外界的冰冷用親情與友情來保存餘溫,姐姐的無畏犧牲是悲劇,也是那個黑暗社會僅存的一點光芒,馬基德·馬基迪或許想藉此來告訴人們,出錯的是制度,這個國家還有救,這個國家也有人需要被解救。

我無法以同情的目光來觀看《雲端之上》

情節上的細心編呈,讓整部影片細膩而感人,淚點頗多卻不會過於沉重。鏡頭和配樂也搭配得十分用心,雖然是貧窮與疾病環繞的貧民窟,卻沒有讓人引起不適而是以一種特殊的角度,把這片泥濘之地拍得不那麼讓人反感不適。不知道這是導演的無意所致還是在這些畫面背後另有深意,泥濘之地也可以開出高潔之花,永夜之後光明將至。

而最後的開放式結局,也讓留給了每個人思考的空間,心向美好之人便有一個柳暗花明的結局,未來將會更好。心懷憂患之人便有一份憂慮,生活依舊繼續,塵埃落定之後,身處如此社會環境中的姐姐,是否可以擁有一片雲端之上的皎潔光明呢?姐姐的未來會如何,這樣的社會的未來又將如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我無法以同情的目光來觀看《雲端之上》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