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引言

前兩天我又重新看了一遍這部2018年的奧斯卡最佳影片,再一次被這個浸沒在斑駁歲月的黑暗成人童話所打動。今天,我想靜下心好好寫一寫這部電影的美,一種沉鬱而精緻的美

影片一開場,便是一個夢幻而靜謐的水下場景。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開場的水下超現實場景

這個場景迅速定下了本片的主題與色彩基調,暗示了這個超現實的成人童話故事。

女主角是艾麗莎(Eliza,由莎莉·霍金斯Sally Hawkins飾演)。攝影機在這裡慢慢下降到門廳,進入到她的公寓,從上而下打下的焦散光在空間中閃爍。這裡運用了“濕片乾拍”的手法,拍攝時用煙霧模擬光透過水的散射氛圍,而水的效果都是後期添加上去的。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從夢中醒來的艾麗莎

從水下的睡夢中醒來後,吉列爾莫·德爾·托羅(Guillermo del Toro)導演運用了幾個連貫的鏡頭調度,伴隨著艾麗莎起床後的一系列活動將她的居住環境展開至觀眾眼前。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艾麗莎公寓陳舊感下的細膩陳設

雖然開場沒有一句臺詞,但通過煮蛋、洗浴、擦鞋等動作及傢具、牆面等空間陳設有力地刻畫了艾麗莎弱勢下倔強的性格,暗示了“水”的視覺特質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艾麗莎住所木地板縫隙中透出的暖光

如果你認真觀察,“啞女”艾麗莎公寓的地板翻著金黃色的暖光。光是從樓下的劇院滲透進來的,這個有些違背生活常理的光照細節暗示了電影院的方位,又讓被冷色浸沒的房間透露出一絲金色爛漫的氛圍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艾麗莎公寓樓下便是劇院

當然,真實環境中劇院並不在艾麗莎公寓的佈景樓下,劇院的內景是在“加拿大劇院之都”多倫多的埃爾金與冬季花園戲劇中心拍攝的。那裡是常年是多倫多國際電影節的主會場,連《水形物語》的首映都是在那舉行的。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艾麗莎公寓樓下的劇院內部——劇照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劇院內景的實際拍攝地——多倫多的埃爾金劇院

繼續回到影片。艾麗莎忙完清晨上班前的任務後按照往日的習慣,走進鄰居吉爾斯(Giles,由理查德·詹金斯飾演)的房間打招呼。他們的房間隔著一條狹長的走廊,將拱形玻璃窗隔斷後各自占據左右兩半的空間,在整體風格上形成對比,呼應人物性格。

艾麗莎和吉爾斯的公寓是在攝影棚搭建的,涉及了大量的鏡頭調度與戲份情節。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多倫多Cinespace Studios攝影棚佈景搭建現場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艾麗莎和吉爾斯住所的3D模型剖切圖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吉爾斯的房間——溫暖的金色空間

另一頭吉爾斯的房間用了一個溫暖的顏色——芥末金(發光的暖色),與片頭艾麗莎的房間色調十分不一樣。所以你會發現電影從她房間非常酷的水藍色調逐漸過渡到他暖得發光的客廳,像被日出日落的“黃金時刻”照耀下一般。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吉爾斯房間中暖色調為主體的陳設方案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後期片段中吉爾斯的房間總被金色的夕陽照耀

《水形物語》的製作設計師保羅·D·奧斯特伯里(Paul Denham Austerberry,負責電影場景設計的藝術總監)對於這個公寓的設計設想是一個大房間被走廊一分為二,艾麗莎的一半略顯陳舊,而吉爾斯的一半顯得擁擠。因為吉爾斯是插畫家,所以作為繪畫室的客廳顯得較為寬敞而凌亂,旁邊的摺疊床呼應了這個空間的使用特性。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作為弱勢群體的艾麗莎與吉爾斯一同看了會電視

為了營造出艾麗莎與吉爾斯復古而陳舊的質感,保羅與陳設團隊尋遍了1930-1960年代保留至今的傢具,儘力烘托出厚重、靜默的氛圍

艾麗莎的房間更多用了20世紀Art Deco(新裝飾主義風格)的細節裝飾,而吉爾斯的牆上則貼上了歷史遺留下來的1890年代維多利亞風格的牆紙。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公寓曾遭火宅侵襲,水的腐蝕效果表現在了牆面上

當然,電影的場景設計更多依賴於故事所表達的性格。在設計前,製作設計師和導演需要為建築創造一個歷史背景。他們假定了公寓是由電影院原本的上層辦公空間改造的,所以保留了一個具有藝術感的拱形大玻璃窗(被分成了兩半),多年的屋面漏水與火宅的侵蝕讓空間錶面留下了臟印與裂縫,這為之後潮濕的質感與牆紙設計提供了發揮的空間。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牆紙的設計模型展示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葛飾北齋畫出了《神奈川衝浪里》日本江戶時代浮世繪畫家

設計師挑選了日本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的名作《神奈川衝浪里》作為牆面的底紋裝飾,併在這個基礎上進行一層層的做舊,設計裂縫與破損,為艾麗莎的房間打造了充滿“水”的暗示的靛藍色牆面,宛如精工雕琢的藝術品,特色突出卻毫不搶戲。

“陀螺”導演從一開始就認為牆本身就是一件藝術品,他想要一種厚重陳舊、生綠銹般的牆。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在原畫的基礎上繼續創作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最終完成的佈景照片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艾麗莎房間的客廳

打完招呼,從吉爾斯家出來後,鏡頭隨著艾麗莎從上而下掃視了公寓的外部立面與周邊環境街道。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鏡頭帶出了公寓的外立面與街道環境

公寓的外景並不是在埃爾金劇院外取景的,而是換了一家同樣在多倫多的劇院,更具上個世紀60年代的美國氣息。它就是著名的梅西劇院(Massey Hall)。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位於多倫多的梅西劇院

梅西劇院是一座建於19世紀90年代的歷史悠久的音樂廳。由於後來提高了防火規範的要求,劇院外立面安裝了一對標誌性的下降防火梯,非常適合這個故事。當然,作為一個仍在運營的音樂會場地,劇組的置景和拍攝時間被嚴格限制與壓縮。此外,劇院方不允許對建築物進行任何附著改造,並且必須保留其懸掛標誌。

儘管要求嚴格,但對於劇組那些身經百戰的電影設計師,這些都不算事。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梅西劇院外立面置景改造效果圖

解決方案里採用了一個鋼結構的帳篷,不依靠懸掛支撐,而是設計了四條腿(其中偏內兩條腿被安裝和塗漆以匹配門框,偏外部的兩條用綠幕包裹,後期去掉),覆蓋掉現有建築的標誌,併在中間門上放置售票亭。其餘無法更改的LOGO內容由後期部分進行處理。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置景中的梅西劇院入口

艾麗莎從公寓樓梯下來,遇見了熱心的電影院售票員,並受到了免費的電影票。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電影中呈現出的梅西劇院入口

鏡頭一轉,艾麗莎來到了站台,等待前往工作地的巴士。這裡的站台場景設計也頗具高級的復古質感,藍綠調里的櫥窗、氣球、蛋糕與棕褐色的服裝、電視、長椅搭配得恰到好處。“陀螺”導演對於美學的追求與個人趣味的表達雖然不及韋斯·安德森,但擅長於低調(偏暗一端的色彩)視覺掌控的他似乎從來都不缺乏電影美學家的贊美。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等待巴士的長椅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巴士站街的概念圖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巴士將艾麗莎帶到了下一個關鍵場景——研究中心

從巴士下來,鏡頭做了個環繞調度後抬升引入了新的場景——政府的科學研究中心。它的外部主要是在實景地進行拍攝的,後期只是在細節上做了改造。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研究中心的外觀取景地——多倫多大學士嘉堡校區的約翰·安德魯斯大樓

科學研究中心包含了反派斯特裡克蘭(Strickland,由邁克爾·香農Michael Shannon飾演的冷戰時期鐵腕領導)的辦公室與關押“魚人”的實驗室。

在這裡,設計師選擇了野獸派風格的混凝土建築——多倫多大學士嘉堡校區的約翰·安德魯斯大樓。《水形物語》的製作設計師保羅之前所讀的專業是建築學,他明白這種流行於1950-70年代的混凝土建築風格十分適合體現壓抑的氛圍,具有生硬的角度和質感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被改造成研究中心的安德魯大樓

安德魯斯大樓以曾參與該校區及多倫多電視塔(CN Tower)設計工作的建築師約翰·安德魯斯的名字命名,其現代設計與周圍的環境相協調,是現代建築愛好者在多倫多必看的地標之一。在拍攝之前,劇組在大樓的基礎結構上加上數字標識與瓷磚壁畫。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艾麗莎正在打掃研究中心內部的指揮室

艾麗莎是研究中心的一名普通的保潔員,她的同事塞爾達(Zelda,由奧克塔維亞·斯賓塞Octavia Spencer飾演)在當時的美國人種歧視環境下也屬於弱勢群體,但卻是除了吉爾斯之外唯一關心與照顧艾麗莎的人。

研究中心的指揮室(或稱為指揮中心)是一個通高的開闊空間,除了位於一側標誌性的懸挑夾層監控室外,整體由冰冷的灰色混凝土包裹,突出了上世界60年代美蘇冷戰時期的高壓氛圍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指揮中心場景SketUp模型,用Brighter 3D進行渲染

除了使用了代表未來的“水鴨綠”傢具外,牆壁的上部用馬賽克拼貼出了那個時期的標誌性平面宣傳設計,象徵著對軍備、航空、科技與未來派風格的狂熱追逐。圖形藝術家(Graphic Artist)大衛·貝斯特(David Best)在Photoshop中繪製了這些,並轉化打印到了39塊瓷磚板上。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象徵航空競賽的馬賽克壁畫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象徵航海與航天科技的馬斯克壁畫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佈景設計師用Vectorworks繪製的指揮中心施工圖

指揮中心也是在攝影棚搭建的,與電影及上班打卡的員工走廊相連,內部陳設了專門定製“真空管朋克”風格的操作儀器,完美契合了復古未來主義的定位。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陳設完畢後的控制室

“陀螺”導演向來對復古主義下的混搭充滿著興趣。在《地獄男爵》系列里,他好好玩了一把怪物世界的“蒸汽朋克”;在《環太平洋》里,機甲被賦予了復古工業美學;在《潘神的迷宮》中,黑暗童話披上了復古魔幻現實主義的外衣…

雖然我不知道“陀螺”導演喜不喜歡玩《輻射》系列游戲,但我可以肯定,他一定是一個重度機械與ACG愛好者。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水形物語》中出現了機械美學元素——暴露結構的飛機引擎

繼續來看電影,艾麗莎和塞爾達在打掃完日常房間後,來到了“魚人”即將登場的核心場景——實驗室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鏡頭交代了走廊與實驗室的空間關係

實驗室的走廊只利用攝影棚空間搭建了局部,兩端掛上綠幕,利用後期特效進行空間延伸。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遠處掛上綠幕的走廊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搭建在攝影棚中的實驗室佈景

實驗室的設計靈感來自於現實中的法國Martel de Janville療養院,已被廢棄,但拱形的混凝土門洞賦予了空間一絲絲詭異冰冷的特色。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廢棄的法國Martel de Janville療養院

導演定義了整體的淺綠色或藍綠色的色調,雖然實驗室的設計採用了淺綠色的瓷磚貼面與器械塗料。作為機械迷,導演對這個場景的造型設計進行了重點的把控,從暴露管道的大水箱到結合砸門的蓄水池,復古未來主義的設計帶有了更強烈的“蒸汽朋克”感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實驗室的概念設計圖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領班在實驗室內向眾人說明接下來的籌備工作

電影在此處通過一個繞環領班講話的鏡頭,草草交代了實驗室的內部環境。隨後被裝在移動水箱中的“魚人”被運送了進來,艾麗莎欲偷窺真身卻被匆匆嚇走。場景與“魚人”一般,並沒有“開門見山”,而是留下了懸念與伏筆,勾引著觀眾在此探索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運送“魚人”的水箱,立起來後可與實驗室的大水箱合體

第二天,吉爾斯帶著艾麗莎來到了“Dixie Dougs Pie Shop”餡餅店,準備買一些甜點回家。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艾麗莎與吉爾斯經常光顧的餡餅店

這家餡餅店是由現實中的美式餐廳The Lakeview Restaurant改造而成的,平面設計師專門設計了符合劇本的復古LOGO招牌與牆面裝飾圖案,陳設裝飾師則化身為“甜點師”,根據資料和照片製作了一系列“高顏值”的美食(專門用於拍攝,不可食用)。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取景地——美式餐廳The Lakeview Restaurant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導演親自上陣繪製餡餅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回到家後的二人隨電視音樂起舞

鏡頭下的弱勢角色在“陀螺”導演的世界里從來不是單線條的,他們飽受著社會的冷眼與命運的折磨,但總會在某個時刻流露出對真善美的堅定與對浪漫生活的追求

作為插畫家的吉爾斯也有著自己的理想與追求,他帶著精心繪製的插畫來到了甲方的辦公所在地推銷他的作品。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吉爾斯來到甲方的辦公地推銷作品

這棟大樓其實是位於加拿大的漢密爾頓市政廳。拍攝後用後期技術去掉了建築立面上的LOGO與部分裝飾。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取景地——漢密爾頓市政廳Hamilton City Hall

在之後的劇情中,艾麗莎漸漸打破了“魚人”與她之間的隔閡,導演借助了幾個事前埋伏過的線索作為情感支點,比如水煮雞蛋與舞蹈音樂。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第一次見到“魚人”真身的艾麗莎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隨音樂起舞的艾麗莎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與魚人溝通的起點——水煮蛋

通過他們之間的日常相處,觀眾也慢慢見到了實驗室的全貌。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關押魚人的大型水箱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拴住魚人的水閘與蓄水池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抽打魚人的鐵索台

艾麗莎在於魚人關係日益密切之時,危機也悄悄降臨。反派斯特裡克蘭被“魚人”咬斷了手指,並不聽生物學家羅伯特的勸阻,欲草草處理掉這個珍貴的實驗研究對象。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反派斯特裡克蘭家的外景

如果按照慣例,塑造這樣一個鐵面冷血的反派,他生活中所接觸的一切環境都應該是冷酷且陰暗的,但影片中斯特裡克蘭的家卻反而呈現出影片中難得的暖調,正反兩派反而在色彩處理上做了一個顛覆。斯特裡克蘭擁有完美的家庭和房子,孩子們開心地討論著最新的科技與設想(噴氣式背包和時間膠囊)。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反派斯特裡克蘭家的現代感與暖色調

電影中另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場景也與反派有關,那就是凱迪拉克汽車的經銷店

凱迪拉克的車型很大,劇組需要找到一個空間足夠且富有未來感的拍攝地。幸運的是,場地經理留意到了一個即將被推土機推平的游戲廳,它帶有彎曲的夾層與熒光條燈,並保留著水磨石地板,雖然只有一個方向看過去是能夠拍攝的。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卡迪拉克經銷店的SketchUp模型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斯特裡克蘭來到凱迪拉克經銷店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銷售經理向他介紹了“水鴨綠”

在艾麗莎將“魚人”偷偷運送到自己公寓的前後,他曾兩次被叫到反派斯特裡克蘭的監控室問話,觀眾終於看清了研究中心控制室的全貌。落地的大玻璃為監視工作提供了便利,背後的監視器無時無刻地監管著員工的行為,獨裁與高壓氛圍被進一步放大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被叫去問話的艾麗莎與塞爾達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時刻都在監視員工的反派

電影立項的初期,導演本來想拍一部純黑白的電影,可惜美國福斯探照燈公司說如果不拍攝彩色電影的話不能給太多的預算。雞賊的“陀螺”導演接受了彩色電影的建議,但仍通過艾麗莎的幻想橋段夾帶了“私活”。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艾麗莎在幻想世界中開口歌唱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艾麗莎在幻想世界中與“魚人”共舞

最後和“魚人”跳入湖中前,艾麗莎曾三次來到河岸(實際在多倫多的Don River)邊踩點。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電影中艾麗莎所在的河岸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河岸的實際拍攝地——多倫多的Don River

這就是《水形物語》,它和吉爾莫·德爾·托羅之前的作品一樣,黑暗中帶著浪漫,冰冷中夾雜著溫暖,但它又有那麼一絲絲不一樣,它充滿了周星期想要拍《美人魚》般的稚氣,但反過來說,也許正是因為這一分的“傻”,才讓這個童話升華出了成人也無法抗拒的“美”吧

PS:憑藉此片獲得奧斯卡最佳製作設計獎的製作設計師保羅·D·奧斯特伯里畢業於加拿大渥太華Carleton University的建築設計專業。雖然他沒有在職業建築師的道路上走得太遠,但拿到電影設計界“普利茲克獎”的他至少在新的領域證明瞭他的空間設計才能。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製作設計師保羅·D·奧斯特伯里


作者:毀男孩的小圖紙

主編微信號:bingfmj001

歡迎關註電影建築師,讓我們在這裡看看電影,品品建築,做一個造夢的虛擬空間設計師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重溫經典:《水形物語》的美你看懂了嗎?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