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五月天把我20年的青春拍成了電影

一部電影擁有超過400萬位演員,是怎樣的體驗?五月天做到了。

五月天把我20年的青春拍成了電影

點擊試聽&收藏 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 Life Live

《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 —— 五月天拍的第三部音樂電影,把我們20年的青春搬上了大銀幕。枉論電影劇情到底適合打多少分,坐在電影院里看著銀幕上的點點滴滴,仿佛把我拉回了跟著五月天長大的那些年裡。

五月天把我20年的青春拍成了電影

那一年,有五個男孩他們是陳信宏、溫尚翊、石錦航、蔡升晏、劉諺明。他們應該也沒有想到,從陳信宏和溫尚翊的相遇的那一天開始,便有了屬於五月天的故事。後來陳信宏曾經在某篇文章中寫道:

1991年的男孩發現了吉他,發現了搖滾樂,發現了自由,發現了高中聯考後傷痕纍纍的靈魂里,音樂與友情賜予的短暫解脫。

五月天把我20年的青春拍成了電影

密密麻麻的吉他和弦與樂譜,是那個笑的無害、長得不賴的男孩所有的青春。夢想家阿信總喜歡說一些浪漫而煽情的話:

“ 宇宙中,不停地有星星誕生。世界開始形成的第一天,就有我們的位置。我們就在那位置上,好好地等著為將來的相遇,而成長著。”

似乎沒有比這更好的話來形容他和五月天其他男孩們的相遇了。從有興趣,到沉迷,從厭煩到熱愛,最終甚至融入了生命。四個人找到了這輩子都想要追求的東西,徹底淪陷在音樂夢裡。後來,溫尚翊說:“ 我希望以後能組建一個樂團。”

五月天把我20年的青春拍成了電影

考上了大學之後,他們便成立了樂團,那一年是1995年。陳信宏本是樂團第二吉他手,但是因為樂團沒有主唱,便提出讓阿信作為樂團主唱。他們說:“你吉他玩得最差,貝斯彈得最差,鼓也敲得最差,只配當主唱了。” 就這樣他們第一次成立了屬於自己的地下樂隊——so band。

五月天把我20年的青春拍成了電影

他們每天聚集在怪獸家裡,7平米的卧室被空心磚和吸音棉填滿,放好樂器音響,然後一直練到深夜。繁重的學業,遙不可及的夢想,還有路很遠的練琴房,好像他們的一切都是無用功一樣的付出,沒有絲毫的回報。可是阿信仍然堅強的對自己說:“即便做不成,至少努力過了,那就沒遺憾了。” 他們相互鼓勵,完成了那首《倔強》。

五月天把我20年的青春拍成了電影

一直到1997年,瑪莎提出要把團名改成“Mayday”,怪獸倒霉成為了團長,他們第一次正式演出就得到了“伍佰”的認可。他們一邊創作、一邊不放過任何機會,沒有舞臺不怕,沒有酬勞也甘願,甚至自己帶著樂器也屁顛屁顛的跑過去。

1998年6月的一天,阿信和怪獸騎著電動車,直奔光復南路滾石唱片公司。兩人進門後,對前臺小姐說:“這個是我們樂團的小樣,麻煩你把它交給製作人。就算要丟掉,也請聽過後再丟。”

五月天把我20年的青春拍成了電影

當時滾石有很多製作人,五月天的運氣特別地好,前臺小姐把它交給了李宗盛。直到1998年6月,他們正式加入滾石,五月天的音樂夢想才終於有了最堅實的踏板。而錢佑達因為個人原因退出了五月天樂團,成就了現在五月天鼓手冠佑。

1999年,7月7日,五月天《第一張創作專輯》橫空出世,與天王周傑倫出道專輯銷量持平。從此,開啟了五月天的時代。

五月天把我20年的青春拍成了電影

有人說,大多數演藝團體都逃不過解散的命運,可是五月天卻不同。

任賢齊曾經說:“他們幾個人,真的很有意思。每次演出掙了錢,就存在那裡,也不出去吃喝玩樂,我問他們存錢做什麼,他們說要存錢買樂器。”

五月天把我20年的青春拍成了電影

五月天的歌曲,大部分都是阿信作詞作曲,他是主創、主唱、作詞作曲,理應多分一點。可是阿信不一樣,他始終都是簡簡單單的少年的樣子,沒有過多奢侈品加身,做著屬於自己的原創品牌,簡單的工裝褲。

他堅信,如果要做一件讓人家比起大拇指說贊的事情,只有大拇指是辦不到的,你還要有其他四根手指,其他四根手指合起來後,你才能做出一件讓人家比起大拇指說贊的事情。

“一般人都以為創作只有詞與曲,或者只取決於主唱,這是一種錯誤的認識。其實對於一首歌而言,每部分都是環環相扣、缺一不可的,每一個音符每一個聲響,都是創作。如果你只註意到歌詞在唱什麼,那你只聽到了五分之一的五月天。”

五月天把我20年的青春拍成了電影

為什麼五月天能存在這麼久?歌迷說:

“從五月天那裡,我學會了倔強、知足、勇敢。”

“他們就像一束光,照亮了我人生最灰暗的日子。”

“五月天告訴我,青春是人生的實驗課,錯也錯得很值得。”

“五月天的歌曲就好像輕易看穿我的偽裝,擊中我心底的柔軟,說出我的人生的兵荒馬亂。”

很多人都認為搖滾代表著叛逆、另類,可是五月天強調更多的是改變。阿信說:“有時候有人會問我們,搖滾是什麼,天曉得,搖滾應該就是不安於現狀吧!”

就像那天,忽然在商場聽到了《突然好想你》,直到如今真的經歷別離之後,才會體會到歌里說的,“最怕突然,聽到你的消息”。就像有一次阿信在演唱會上溫柔地說:“你們帶電話了嗎?拿出來,打給你們喜歡的人,我唱溫柔給他聽。”

五月天把我20年的青春拍成了電影

這就是五月天的歌,只有它才能擁有這種魔力,不是被歌詞感動,而是被故事感動。時間真的開玩笑,在你以為時過境遷之後,又一股腦地把你帶回到曾經青澀而又炙熱的歲月,然後讓我們學會與世界握手和解,溫柔且善意地生活。

bbc說:“不認識五月天的人,只要聽了一次他們的現場演出,就會成為他們的歌迷。”

李宗盛說:“五月天是華語樂壇有史以來最成功的樂隊。”

陳奕迅說:“你們都說我是歌神,如果我是歌神的話,那麼五月天就是一個宗教。”

五月天把我20年的青春拍成了電影

的確,五月天就是一個宗教,而這個宗教的信仰就是夢想,傳播的是滿滿的正能量,一直感染著那些正在前行的追夢者。很慶幸,在我的青春里有一個陪伴叫“五月天”,有一首歌叫後青春的詩。

文|淘漉音樂

編輯|珍妮花

– 長按關註QQ音樂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五月天把我20年的青春拍成了電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