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快把我哥帶走》:一次成功的“矯正”

在這部《快把我哥帶走》之前,國產兄妹題材的影視作品里,幾乎沒有既能拿得出手又有影響力的作品。

按說,這種題材應該很受觀眾和製片方的歡迎。首先是缺乏同胞之愛的廣大獨生子女觀影市場,其次是兄妹題材本身看點就很多。

《快把我哥帶走》:一次成功的“矯正”

跟長輩晚輩之間親情戲相比,它的優勢在於雙方的代溝較小,而且都很年輕。在電影有限的時長里,可以用鏡頭合情合理地讓他們產生矛盾又和好,並不斷反覆,輕鬆營造出沒有距離感的感情。

跟同輩同性比如兄弟、姐妹的親情戲相比,它的優勢在於可以同時收穫男性女性兩個受眾群體的共鳴,並讓他們感動。

可同時,本該成為優勢的某些特質,卻成了兄妹親情戲創作的絆腳石。這類題材的男女主大多是年齡不大,本身兄妹之間既有親情關係帶來暖暖的安全感,還有帶有青春氣息唯美感,按理說應該能出不少好作品……

於是各種帶有“德國骨科”嫌疑的日漫霸占了我們的視野和觀影選擇。在這樣扭曲的親情觀誤導下,許多本就對同輩親情知之甚少的獨生群體,更加無節制地誤會這種正常的人類感情。甚至在一些圈子裡,這種感情已經成為羞於啟齒的話題。

《快把我哥帶走》:一次成功的“矯正”

漫畫版《快把我哥帶走》

直到國內的漫畫《快把我哥帶走》出現,讓我們看到了一點國產的希望。在同名電影上映之前,同名動漫和同名電視劇已經出來了。可惜的是,動漫和電視劇都犯了同題材之前的通病。

其實能看出來,動漫的製作方極力想避免和之前那些奇奇怪怪的兄妹嚮日漫走上同一條路,結果,用力過猛了。同為動漫,可以看到《快把我哥帶走》在製作時秉持了“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原則,寧可不斷增加時秒和開心哥的愛情戲份以至於到了喧賓奪主的地步,也要和“骨科”漫劃清界限。

老實說,時秒的愛情故事拍得很不錯,可這畢竟是講兄妹的。好的愛情題材數不勝數,兄妹題材可是屈指可數。這就像是從大東北跑到大西南,想換個口味嘗嘗當地美食,卻被熱情地灌了滿口豬肉燉粉條一樣。當然這也跟時長有關,每集幾分鐘的時長,兄妹感情線根本難以完整展開,反之去呈現更符合觀眾觀影習慣的愛情橋段,在“立場”上更為穩妥。

《快把我哥帶走》:一次成功的“矯正”

《快把我哥帶走》

到了電視劇,時長限制的問題不存在了,於是製作方似乎又過於放飛自我了。首先說明劇版《快把我哥帶走》的製作真的很用心,是一部優秀的……言情劇。改編動漫時唯恐避之不及的骨科向在劇版居然被撿回來還奉為至寶。從編導到演員乃至燈光師,無一不是嘴上說著不要拍成愛情套路,身體卻很誠實地往裡鑽。這一點,從彈幕里觀眾的反應就能看的很明顯。所以說,劇版《快把我哥帶走》是一盤好菜,只是上錯了桌。

《快把我哥帶走》:一次成功的“矯正”

相比之下,影版在各個方面的火候拿捏都很精確,稱得上是對於劇版的一次成功“矯正”。首先,兄妹無論是戲份還是劇情作用上都是絕對的主角,時秒和開心哥的事只用了商場里的公主抱慢鏡頭,以及時分調侃她在日記里寫開心哥的幾句臺詞就交代得一清二楚,不僅感情線索明顯還不搶主線的戲。

《快把我哥帶走》:一次成功的“矯正”

兩位主角的形象也更貼近中學生,彭昱暢和張子楓都不是標準言情劇男女主角臉,普通又青澀,就像鄰家孩子一樣,形象很得體。更重要的是,兄妹間這次完全沒有“骨科傾向”。

傳統的同類型日漫,為了給男女主製造相處空間吸引眼球,往往會用“父母雙亡有車有房”的極端條件當做背景。可是在《快把我哥帶走》的三次改編中,我們可以明顯感受到父母戲份的逐漸增加,電影里雖然父母最終離了婚,可是兄妹二人參與進了這個過程,時秒也由此明白了哥哥的苦心。這一重要的改動讓這個家很完整,也讓呈現給觀眾的兄妹感情更加正常。

為了能讓觀眾有更好的代入感,時秒和苗妙妙的身份互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這段魔幻的劇情讓時秒和屏幕之外的諸位獨生子女觀眾坐到了一起,從旁觀者視角去看待這既陌生又無比清晰的感情。這一段是對角色來說是典型的陌生話處理,卻讓我們跟著角色體驗到了最熟悉的共鳴。當時分成了苗妙妙的哥哥,時秒就成了和許多觀眾一樣的獨生女,不得不說編劇的安排真的很有心。

《快把我哥帶走》:一次成功的“矯正”

為什麼電影最後隔著站台喊出的“你把我落下了”會讓那麼多人忍不住淚如雨下?這句話時分等了太久,這樣正常的兄妹向題材我們也等了太久。事實證明,我們不用碰禁忌題材,不打“擦邊球”,一樣能做出好的作品。

有前兩次改編走的彎路,有電影前幾十分鐘的精心鋪墊,當時秒喊出那句“你把我落下了”才會如此有分量。相信,時分會回來,其他好的同題材作品,也會回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快把我哥帶走》:一次成功的“矯正”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