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獨家專訪丨基層演員富大龍

獨家專訪丨基層演員富大龍

採訪&撰文丨207

編輯丨阿Po

上周末,五部新片扎堆上映,胡玫執導的《進京城》是其中唯一一部國產片。

獨家專訪丨基層演員富大龍

影片取材於真實歷史事件,以一代名角岳九等人的傳奇命運為線索,展現國粹起源。焦晃、富大龍、馬伊琍等實力派的加盟更是為影片增色不少。

富大龍,1976年生人,童星出身,從業以來奉獻了許多佳作。近幾年在網上認知度比較高的,當屬《大秦帝國》中的贏駟大王。

獨家專訪丨基層演員富大龍

事實上,可能很多年輕觀眾不知道,電影才是他早年間的主場。2007年,憑藉電影《天狗》,富大龍一舉獲得了第7屆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最佳男主角、第12屆中國電影華表獎最佳男主角、第26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男主角三項大獎。

獨家專訪丨基層演員富大龍

此後,他更多活躍在電視劇領域,《進京城》是他近年來拍攝的唯一一部電影作品。為了演好一個舞臺上的名角兒,他從零開始學習男旦,全程真演真唱,將為戲瘋魔的岳九塑造得活靈活現,感人至深。

獨家專訪丨基層演員富大龍

在富大龍看來,岳九是一個“在戲臺上見人生”的人,以戲為命,戲比天大,他自己是做不到這一點的。岳九無疑是極端的,對舞臺的熱情宛如一團烈火,灼傷著觀者的眼睛,燃燒著自己的生命,相比之下,更適合富大龍的形容詞是有節有度。

戲外,他給人的印象是儒雅的,和氣的,說話慢條斯理,偶爾還會用一些如今在書面中都很少看到的四字成語。你很難相信,面前這個人演過那麼暴戾的帝王,但你也知道,這個人有自己的棱角。

很多演員主張戲外要減少曝光度,但很少有人像富大龍這麼決絕,刪光微博退出社交媒體,說不出現就真的不出現。對於有些旁人認為很重要的問題,他很佛系,但有些事他又意外地較真。“最窮影帝”的稱呼他不喜歡,但他也沒有就此痛心疾首地拍著大腿點評現在的風氣,他只是清凌凌直視著你的眼睛,說自己不贊成用貧富去衡量一個人。

富大龍對自己的定位是“基層演員”,聽起來就與奢華無緣,他說基層演員像手工匠人,一塊粗木頭交到你受眾,「雕龍像龍,雕虎像虎,這是你的本職」。總而言之,做比說重要,活兒比人重要,做最好的自己,其餘任由人評說。

獨家專訪丨基層演員富大龍

從零開始學男旦,進組第四天就要上臺

傳奇伶人岳九,一度給《進京城》的選角造成難題,因為這個人物身兼兩種表演形式,是一個“在戲臺上見人生”的人,簡單用替身的話會損失很大。富大龍起初心裡也沒底,在這之前,他只是在小時候學過一點點花臉,旦角完全沒接觸過。

這個角色定下來的時候,他還在另一個劇組,殺青後直接趕來《進京城》。「大概在第三天、第四天,就要上臺演第一齣‘千里送京娘’,也就是說我只有三四天的時間來進入角色。」

獨家專訪丨基層演員富大龍

在富大龍的記憶里,最緊張的就是這前四天,第一天學習的時候總感覺勁兒不對,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找著感覺,進入排演階段。上臺之前,他感覺全劇組可能都在拭目以待,「如果不行,很可能就要換人。」當然,結果證明,他完美通過了考驗。

就這樣,他一邊拍戲,一邊早中晚地練功。其實,原本胡玫導演準備了替身演員,來完成一些專業的高難度動作,但最終富大龍還是堅持親身上陣,全程真演真唱。

獨家專訪丨基層演員富大龍

戲里,被放逐出京的岳九綁腿在鋪滿豆子的地上行走,苦練腰腿功力,戲外的富大龍也受了不少罪——上妝勒發、弔眼,毀精神;少餐縮食,毀身體;變音說話,毀嗓子。但也正是在身體的苦痛之中,他感覺自己與岳九越來越近。

獨家專訪丨基層演員富大龍

老一輩戲曲演員才是真的戲比天大

「作為中國演員,是躲不開戲曲的,我們和他們一脈相承。以前很多比較簡化的教科書上說,戲曲是程式化的藝術,相對今天很真實的表演,說法好像含有某種貶義,但其實有實踐之後就會知道,我們中國古老的戲曲藝術絕對是生活化的,老藝術家演戲也都是在演人,都是來自生活,完全是真實的情感,只不過在外化的時候有一套更棒的絕活,其實要更難一些。」

在富大龍看來,岳九是真正用一生詮釋了“戲比天大”四個字,「他的生活里沒有別的,你感覺他所有的事情都是在為舞臺做準備,戲里有那種情節,他把他多年積攢的金銀拿出來,就為了再次上臺唱一齣戲。」

獨家專訪丨基層演員富大龍

「以前的戲曲大家就是這樣,他們的一天二十四小時里,有二十個小時都在練功,生活里可能窮困潦倒,一上舞臺光彩奪目。所以我說,戲如天、戲如命這種話不是誰都能說的。」

他覺得自己也沒有達到那種程度,不過出演男旦可以說是一次比較近似的體驗。「演旦角的人,他生活里也要一直琢磨女人是怎麼回事,怎麼樣更美,尤其一個男人跨性別去演的時候,幾乎就是把一生都放進去了。我認識好幾個現在的青年旦角演員,不理解的人會覺得他們怎麼有點女氣,其實人家是練功呢。」

獨家專訪丨基層演員富大龍

拍《進京城》的時候,富大龍也出現了這種情況,他平時是不愛特意修飾自己的,演了大概一個禮拜的時候,就不自覺地各種攬鏡自照,一會兒看皮膚覺得太黑,一會兒看牙齒覺得不夠白,到後來甚至還跑去做指甲。「人家修指甲那兒全是女的,就我一個男的,但恰恰在那個時刻有一種很過癮的感覺,就是你在為你的工作真的做點什麼。」

當然,富大龍也說,隨著時代的變化、作品性質的不同,對演員的要求也有所改變,現在他們是可以、而且應當從角色中抽離出來的。「以前你這個人演旦角,這一輩子就是旦角,你演武生,那一輩子就是武生。今天呢,按以前的戲曲分類的話,生旦凈末醜我已經都演過了,要想在這些角色里去轉換,生活里就不能是一個固化的形態了,所以今天的工作也有今天的複雜性。」

比起清流影帝,請叫我基層演員

相比當初“戲子下九流”的狀態,演員在當今社會待遇要好得多。不過在富大龍眼裡,演員也只是三百六十行的其中一種,各行各業都不乏“戲比天大”的人,大家沒有高下之分,對演員不必過度去追捧。

「我們做戲,實際上都出於生活美的一個追求,對一些問題的思辨,如果僅僅是為了追求走紅地毯,非常炫,然後走在街上有好多人尖叫,當然這樣也不錯,但我一直認為那是另外一件事,至少和我這輩子想乾的事沒關係。」

獨家專訪丨基層演員富大龍

富大龍童星出身,三十歲之前已經拿到多項演技獎。為了宣傳,有些他參演的作品會在影帝加盟這個點上做文章,自媒體也老愛用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詞形容他——“最窮影帝”。對於這些標簽,富大龍其實心裡始終是拒絕的,第一,他不贊成用貧富去衡量一個人,第二,他拒絕影帝這個概念。

當然他很清楚,每個行業都有一座金字塔,少部分人高居塔尖,大部分人組成塔基,只是他覺得自己屬於後者。可能用當下的價值觀來看,底層意味著平庸,意味著焦慮,但富大龍所生長的年代、所接受的教育讓他並不這麼想,他反而覺得那樣才是合適的、舒服的。

「塔尖就那麼一兩個,但是支撐著這麼多行業,讓一個國家的文化經濟各方面都能穩健發展的,還是塔基。一個行業里如果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卓爾不群……這真的是不對的,需要有大量的人作為基礎的、普通的一員,投入精力來把這件事做好。像我們行業也是,有太多專業的好演員,一輩子演配角,演一些你或許覺得不是很起眼的角色,默默地在付出。」

「我覺得從個人人生來說,這樣幸福指數也會更高,真的,是什麼行業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放對自己的位置。岳九他是一個特例,他是一個戲曲演員,又是一個男旦演員,雜技中的雜技,所以他會這麼極端,但是我想傳達的並不是極端,而是我們要把自己擺放在合適的位置上,該乾什麼乾什麼,岳九做了他該乾的事情,我們也一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獨家專訪丨基層演員富大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