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專訪胡歌:《南方車站》我的表演算及格,一直處在不自信里

今年戛納國際電影節,《白日焰火》導演刁亦男的新作《南方車站的聚會》入圍了主競賽單元。這部電影因為請了胡歌演男主角,關註度暴增。胡歌也因為這部個人首次主演的電影,從電視圈一躍進入電影圈頂層。對於這次大銀幕亮相,胡歌做足了準備,付出了很多。當然,也得到了應有的掌聲。不過,胡歌很謙虛,他自稱電影新人,只為自己的這次表演打及格分。其實,也是給未來留了更大的進步空間。

專訪胡歌:《南方車站》我的表演算及格,一直處在不自信里

搜狐娛樂:電影首映之後你有關註它的口碑,尤其是大家對你表演的評價嗎?

胡歌:我的表演部分算是及格了吧,這也是我對自己打的一個分兒。

搜狐娛樂:這麼謙虛啊。

胡歌:第一次嘛,我覺得還是有進步的空間。

搜狐娛樂:粉絲對你抱有非常大的期望,希望你拿獎,你自己是完全沒有期望嗎?

胡歌:我一直說這一次是導演把我領進了門,我覺得這個是對我來說最大的意義。

專訪胡歌:《南方車站》我的表演算及格,一直處在不自信里

搜狐娛樂:聽說這部電影從籌備到拍攝經過了一年多的時間,是這樣一個周期嗎?你都做了哪些準備?

胡歌:導演的準備時間那可不止一年呢。但是從我跟導演見面到最後殺青是有一年的時間。從第一次我和導演聊劇本聊人物開始,雖然我對這次合作是充滿了期待,但是同時我也一直處在一種不自信和忐忑的情緒里。首先是因為這是我主演的第一部電影,其次我覺得我和這個人物的感覺非常的遙遠,我要慢慢的去體會和琢磨角色,然後在這個過程裡面,導演是給了我很多的幫助。

搜狐娛樂:你感覺你離這個人物很遙遠,是怎麼拉近這個距離的?

胡歌:分兩個方面,首先作為演員就是技術層面的,當時導演給我推薦了一些電影,比如安東尼奧尼的電影,布列松的電影,包括我也去看導演之前拍攝的《夜車》、《白日焰火》,當然以前也看過,然後我重新把它拿出來再看,我希望我可以去更靠近導演的整個電影的風格,包括他對演員在電影里塑造角色的時候的那種狀態。

進了組以後呢就更有針對性了。我是提前一個月到了武漢,然後是從語言上,從形體上、動作上,每天要進行訓練。還有也經常去公安局學習和觀摩。還有就是經常會去武漢的大街小巷,去觀察生活,觀察人物。當然這個我覺得都是最基本的。

對我來說可能最有用的,或者說讓我和這個角色產生直接聯繫的還是我自己內心的體驗。但這個體驗其實早就有了,只是我發現的比較晚。我差不多是在開機之後兩周左右的時間,那次導演出於關心他問我說最近狀態怎麼樣?感覺如何?我說當然有好的部分,也有不好的部分。我說我始終沒有太找到自信,覺得好像一直沒有很融入。可是當我說到這些的時候,我發現這個恰恰就是角色他身上所需要的。然後我就跟他說,我說我想把這些負面的不好的情緒和狀態保留下來,或許它可以幫助我走進這個角色。當時導演表示認同。所以之後就差不多有半年的時間吧,我始終讓自己處在一種不安定的焦慮的情緒和狀態裡面。

專訪胡歌:《南方車站》我的表演算及格,一直處在不自信里

搜狐娛樂:學武漢話是比較難的一個部分嗎?你學了多久?

胡歌:其實之前導演就把所有的臺詞的武漢話版本發給我了,前期相當於是自學的。提前一個月進組以後劇組幫我找了一位當地的武漢話的老師,相當於是每天生活在一起,除了糾正我自學的臺詞,他也會在生活中儘量的用武漢話來跟我交流。

這個過程對我來說也是異常的折磨,在我聽來我跟老師講的是一樣的,但是在老師聽來完全就是不對的。後來有一天有點崩潰了,我說今天先不學武漢話了,今天我來教你說上海話吧,這個角色轉換以後,我就充分的體會到了老師的不易(笑),同時我也知道問題在哪裡了。

搜狐娛樂:電影里呈現出來的你精瘦的身體,又糙又黑的臉,有點頹有點垮的那種社會人的走姿,這些都是你為了角色的有意為之嗎?

胡歌:比方說形體的狀態,我倒真的是在街上看來的,我去武漢頭幾天吧,這個老師就帶我去一些武漢比較老舊的城區,我有觀察到一些,但是我不知道他們真正的職業和身份是什麼,有觀察到一些我覺得可能和這個人物比較接近的現實生活中的人,他們的狀態是什麼樣。

專訪胡歌:《南方車站》我的表演算及格,一直處在不自信里

搜狐娛樂:你演的這個人物是個賊,又是個殺人犯,然後他內心又挺有情有義的,挺複雜的一個人物。你自己是那種黑白分明的人嗎?你怎麼體會他這種複雜的身份和心理狀態?

胡歌:我覺得每個人的人性都是複雜的,我們很難說這個人他就是一個純粹的好人,或者這個人是一個純粹的壞人。如果這個世界都是黑白分明的話,就不會有電影了。

搜狐娛樂:關於男女主角的關係每個人可能都有自己的解讀,在演員的角度你怎麼理解他們的關係?

胡歌:我覺得在電影上映之前,不要過多的去把他們的關係定性了,還是把這個解讀的自由交給觀眾吧。我也挺期待觀眾在看完電影后有不同的反饋。

搜狐娛樂:刁亦男導演跟演員是一種什麼樣的溝通方式?他讓你在表演上有哪些新的體悟?

胡歌:這次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清零重啟的過程,因為電影的表演方式和電視劇還是有挺大的區別的,而且刁導又是非常註重細節的導演,演員在塑造人物過程中,他強調沒有痕跡,要完全生活自然的流露,所以我會把更多的註意力和重心放在人物內心的塑造上。你剛纔說的這些外部的改變只是輔助,真正的接近人物還是要從裡面開始。

搜狐娛樂:我聽說你跟導演相見恨晚,當時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景?

胡歌:後來跟導演比較熟的時候,他也跟我講過,就說怎麼會註意到我。也是挺偶然的,當時在他家附近有一個巨幅的廣告,所以他每天都能看到我,他對我是第一個印象就在廣告上那種感覺,就是說形象不錯,然後感覺還挺優雅的,挺精緻的這麼一個演員吧。然後過一段時間,他又偶然在一個雜誌的封面上看到了我另外一個形象,當時那個雜誌封面的拍攝也是挺突破的,就是完全是一個顆粒感非常強,很粗糙的一個硬漢的形象。完全不同的形象可能給了他比較深刻的印象,他就覺得一個人身上有這樣極端反差的兩面,所以他想看看如果讓我來嘗試,會有什麼樣的化學反應。

搜狐娛樂:在刁亦男導演之前,你這麼優秀的一個演員,一直在演電視劇,電影圈對你的關註相對很少,感覺是有點兒奇怪的,我不知道你內心有這個困惑嗎?

胡歌:演的少肯定是關註就會少嘛。但是對於我來說,演電影一直是我想要去實現的一個夢吧,我覺得對於所有的演員來說應該都是這樣。

搜狐娛樂:聽有的演員說,拍完電影之後就不太想回去拍電視劇了,因為實在太累了,就覺得拍電影相對是比較享受的一個過程,你會不會有這種感受?

胡歌:我一點都不覺得輕鬆(笑)。臺詞會少很多,可是臺詞少不意味著簡單呀,因為有時候臺詞多,反而從表演的角度來說會更容易去表達你的情感和情緒,你可以通過語音語調啊,通過節奏啊,語速啊,你可以表達出非常多的層次,這個是通過臺詞來表達的。但是當你的臺詞非常少的時候,你要把這些內心複雜的情感通過你的肢体,你的表情,你的眼神來傳達的時候,其實是比說話要難的多的。

專訪胡歌:《南方車站》我的表演算及格,一直處在不自信里

搜狐娛樂:大家覺得這個電影的票房就寄托在你的身上了,你會想它的票房表現這些事情嗎?

胡歌:我扛不了這個大旗(笑)。我覺得觀眾也是在慢慢成熟,在慢慢成長吧,所以我還是挺樂觀的。

搜狐娛樂:這兩天網上都在傳你看到昆丁之後秒變粉絲的照片,你確實是他的粉絲嗎?

胡歌:是啊,是啊,他幾乎所有電影我都看過。而且在《南方車站》拍攝的期間,我都一直在看他的電影,因為有一段時間,因為整個電影是順拍的嘛,大概有三四周的時間都沒有我的戲,然後我就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那段時間刁導還問我,你最近在幹嘛呢?我跟他說我在看昆汀的電影,討論過這個事。就我覺得真的是生命擁有很多的機緣巧合,沒想到就在我們電影首映的這一天,他就來到了電影宮。

搜狐娛樂:在電影這個範疇來說,你還有非常想合作的其他導演嗎?

胡歌:太多了,作為一個剛剛被領進門的新人來說,我覺得有太多的可能性。

搜狐娛樂:當年演《仙劍》時候,你大概就是現在所說的小鮮肉,現在的你讓人感覺比較文藝,不知道是以前你這樣的氣質被遮掩了,還是慢慢才有的?

胡歌:我覺得是大家對我的一個誤會吧,其實我並沒有那麼文藝(笑)。

搜狐娛樂:就是感覺你現在思考比較多,可能別的演員奮力追求的那些,你並不甘於只有這些。

胡歌:我覺得是每個階段做不一樣的事情,就可能在我30歲之前,那個時候還沒有流量這個概念,那個時候我們叫人氣,我也的確是拿了很多所謂的人氣的獎項。我在30歲之前我就想過,作為一個在戲劇學院學習表演的演員來說,我除了拿人氣的獎項,我未來有沒有可能會在專業上能夠得到大家的認可。但是我也非常感謝30歲之前我做的這些成績,因為沒有一定的人氣,我也很難可以獲得很好的機會,選擇的機會。

搜狐娛樂:會覺得有時候有點擰巴嗎?在堅持做自己和維持人氣以及當演員方面,我感覺你有時候沒有達到一個和諧的地步。

胡歌:我一直都是擰巴著的,我覺得擰巴的人生也挺好的,只有擰巴才能擠出更多的水水分,才會挖掘出更多的潛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專訪胡歌:《南方車站》我的表演算及格,一直處在不自信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