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狗十三》:狗永遠是狗,人有的時候卻不是人。

不少網友把海報上的“狗13”看成“狗B”,其實這正是導演想要表達的思想,想對這個操蛋的世界破口大罵一聲:狗B!

《狗十三》:狗永遠是狗,人有的時候卻不是人。

狗十三

本片導演曹保平是國內黑色犯罪類型電影領軍人物。

他執導的《李米的猜想》,幫助周迅拿了好幾個女主角獎。

他執導的《烈日灼心》,也讓鄧超獲得金雞獎影帝,提名金馬獎影帝。

《狗十三》中,我們也能感受到張雪迎和郭靖霖優異的演技。

《狗十三》:狗永遠是狗,人有的時候卻不是人。

狗十三

電影講述了李玩得狗、失狗、再得狗、再失狗的故事,最後又與愛因斯坦重逢。

但她沒有和愛因斯坦相認,因為她覺得與其讓它跟著自己受苦,不如跟著一個可以好好對它的主人。

透過電影,我們能看到全家人男尊女卑的刻板思想。

李玩的名字是胡亂取的,弟弟的名字是認真取的,因為爺爺說“男孩的名字不能太隨便了”。

李玩推倒了爺爺,遭到了爸爸的暴打;弟弟打了奶奶,爸爸卻反過來去哄弟弟。

李玩說弟弟應該給奶奶道歉,卻遭到爸爸的責罵。

李玩都十多歲了,奶奶和爸爸還不知道她不喝牛奶。

爸爸和繼母不幫助李玩找愛因斯坦,繼母找了新狗來敷衍李玩,爸爸還強迫她承認新狗就是愛因斯坦,還對她拳打腳踢。

是繼母買來了新狗,也是繼母叫爸爸把新狗賣了。在她眼中,狗就是畜生,甚至連畜生都不如,可以買來哄孩子,利用完了就可以扔了。

爸爸承諾帶李玩去看展覽卻沒有兌現、不顧李玩的反對把新狗送去流浪狗收容所……他做了這些絲毫不感到愧疚,反而把錯誤全部歸結給李玩。

爸爸一會兒說“你還小,長大了就懂了”,一會兒又說“你長大了,該懂事了”,反正在爸爸眼裡,李玩永遠都是錯的,和年齡無關。

他還會先打你一頓,事後再跟你道歉,讓你誤以為他對你很好。用這種“打一巴掌再給一顆糖”的方法,企圖讓你忘了他曾經傷害過你。

你以為他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但事實上你從一開始就不應該受到傷害。

《狗十三》:狗永遠是狗,人有的時候卻不是人。

狗十三

反觀弟弟,玩椅子摔倒了,父母只是哄他,卻不告訴他要註意安全、不要玩危險的東西。他這次玩椅子,下次就可能玩晾衣桿,再下次就可能玩刀子,因為他覺得永遠有父母在背後庇護他。

弟弟用晾衣桿打父母、打奶奶、打狗,父母卻不批評他。

弟弟挑釁新狗,導致新狗狂吠不止,爸爸卻去打新狗。

我們可以想象,這次弟弟敢打家人和狗,以後就敢打外人,長大了就敢打妻子兒女,因為沒人告訴他這是不對的。

換言之,李玩永遠是錯的,弟弟永遠是對的。

爸爸之所以這麼強勢,可能是因為他像弟弟一樣,從小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永遠覺得自己是對的。

《狗十三》:狗永遠是狗,人有的時候卻不是人。

狗十三

我們也可以猜測,繼母之所以毫無人性,就是因為她也有李玩那樣的童年,她也曾受到過傷害。

因為人們總是受到打擊,就會變得妥協;人們總是受到溺愛,就會變得放任。健康的人不會折磨他人,但是那些曾受折磨的人往往會轉而成為折磨他人者。

全家人對弟弟太寬容,他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長大後很有可能成為爸爸那樣的人,絕不允許別人反對自己,將他爸爸、爺爺重男輕女、男尊女卑的思想遺傳下去;

而全家人對李玩太苛刻,李玩從小充滿仇恨、戾氣、負能量,長大後很有可能成為繼母那樣的人。

但如果女性自己都不關愛女性,誰還會關愛女性?

這是個惡性循環,是個走不出去的怪圈。

打破重男輕女的怪圈有兩種手段,第一種手段:男性尊重女性。

但我國很多地方,仍然存在女性地位低下的情況,我們如果拍一部《神奇女俠》《極寒之城》那樣的電影,就成了意淫。

導演只有告訴億萬百姓,還有無數中國女性受到傷害,才能喚醒人們尊重女性的意識。

人們需要知道女性受到歧視、受到不平等待遇的情況,知道部分地區男尊女卑的現象,才會有更多的人會去關愛女性、呵護女性。

比如《嘉年華》《盲山》,以及這部《狗十三》。

打破重男輕女的怪圈的第二種手段:女性自我意識覺醒。

然而,在這樣一個男權、父權社會,女性想要自我意識覺醒太難了,比如《狗十三》中李玩被壓迫到了不得不妥協的地步。

《狗十三》:狗永遠是狗,人有的時候卻不是人。

狗十三

說到這裡,《狗十三》就不僅僅是關乎女性了,還上升到了人性的層面。

李玩為了一條狗搞得全家不得安寧,為了看展覽破壞了爸爸的飯局,儘管給人的感覺是太不懂事了,情商太低,但這個時候至少她還有自我意識。

後面她變得“成熟”了,變得“懂事”了,當她在飯局上為了不讓爸爸難堪,忍痛吃狗肉的時候;當她為了不讓愛因斯坦跟她受苦,忍痛離開的時候,我還是想念當年不成熟、不懂事的她,還是希望她能做回自己。

因為,這時她已經準備好向這個社會妥協了。

你可以說李玩太矯情,說她面對的不過是生活的正常壓力,但你真的希望她去圓滑處世,去吃不想吃的狗肉,去離開她不想離開的愛因斯坦嗎?

李玩問同學hypocritical(虛偽)怎麼讀,誠實的小孩會說“不會”,如果換做虛偽的大人,說不定不會讀也要硬著頭皮讀出來了。

我們就像李玩,從小孩成長為大人,由直率變得圓滑,開始避免自己與眾不同,避免自己成為“異類”。

《狗十三》:狗永遠是狗,人有的時候卻不是人。

狗十三

我們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失去了個性,扔掉了脾氣,忘記了初心,還美其名曰“這就是成長”。

為了所謂的提高情商,我們被迫“學會”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取而代之的是做違心的事,說違心的話,再也無法遵循自己的內心。

在家裡,明明討厭親戚問工資、情感、生活,我們還要違心地說:謝謝叔叔阿姨關心。

在外面,明明覺得閨蜜基友是個傻子,明明不贊成Ta的觀點,卻還要違心地說:我很喜歡和你一起玩。

在飯桌,明明覺得領導什麼都不懂,卻還要對Ta敬酒,違心地說:領導的意見我真是受益匪淺。

我們害怕對方覺得自己情商低,害怕丟工作,害怕被罵,我們隱藏了真實想法,還安慰自己“這不是明哲保身,這是為人處世”。

我們學會了所謂的為人處世,忘記了反對,忘記了反抗,忘記了說“不”。

學生不再反對老師,員工不再反對老闆,下屬不再反對領導,軍人不再反對將軍……沒有誰規定我們要這麼做,但這早已成為經驗和常識,早已深入骨髓和血液。如果你不這麼做,就會被認為是幼稚、不成熟、不懂事、情商低。

也許圓滑和妥協是必然的趨勢,但圓滑和妥協何嘗不是意味著墮落和虛偽?就像人人都說皇帝的新衣好看,只有孩子敢遵循內心說出實話。

也許我們不願意妥協,但生活會逼迫我們妥協。

也許叢林法則、適者生存是真理,但這樣的真理太殘酷了,也太讓人心痛了,讓人忍不住對這個操蛋的世界破口大罵一聲:狗B!

《狗十三》:狗永遠是狗,人有的時候卻不是人。

狗十三

更可怕的是,這是沒有終點的,這樣的問題還將伴隨我們一生。

就像李玩說的:這樣的事,以後還多著呢。

我想起了《大象席地而坐》的導演胡波,他不願意妥協,於是選擇了自縊。

這個世界,我們要麼妥協,要麼死亡。

《狗十三》中,蝙蝠敢在教室里亂飛,結果是被老師打死;狗敢對弟弟狂吠,結果是被打斷一條腿。

爸爸妥協了,李玩妥協了,只有狗不會妥協,只有狗敢反抗、敢絕食。

你嘲笑它不懂保命,它嘲笑你連反抗都不敢。

為了生存,我們選擇了妥協、遷就、退讓、虛偽。

為了生存,我們活得還不如一條狗。

狗永遠是狗,人有的時候卻不是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狗十三》:狗永遠是狗,人有的時候卻不是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