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從奧斯卡片《羅馬》看吳秀波的倒掉

從奧斯卡片《羅馬》看吳秀波的倒掉

《羅馬》連獲今屆奧斯卡獎三項最佳,刷新墨西哥電影在奧斯卡獎上的紀錄。

影片鏡頭緩慢到你要懷疑這是一部紀錄片。

一開始幾乎是定格在地板上,慢慢才有水沖溢過來,慢慢才出現一個女孩,哦,她是在做家務,正在沖刷地板。旁白是我聽不懂的語言(可能是西班牙語),起初,我在猜測這女孩的身份,是這個家裡的小女孩嗎?

後來就知道只是一個女佣。

這種緩慢的鏡頭,讓人感覺拍攝者沉浸到一種情緒中去了,久久地,才醒悟過來,我是在拍攝一部電影啊,他才不大情願地把鏡頭搖到下一幕去。

不錯,這正是本片導演關於自己的一部回憶史,反映的是一個墨西哥的中產家庭,在他腦海中,每一個鏡頭都珍貴,都不肯匆匆一瞥就過場,連他家的女佣也是值得深深眷念的。

而這部影片的拍攝者也是導演本人,因為他的拍攝師聽不懂西班牙語(墨西哥官方語言),導演怕這名拍攝師錯失一些什麼細節,於是親自操刀。

從頭到尾影片中那個旁白的聲音,我懷疑是影片開始的那個女佣,她在講述這個家庭的一切。而且聲音平淡幾無生氣,似乎是一個飲盡苦難的人,已經磨掉一切激情的人在講述一個好像跟自己無關的事。當然,情到最深處,往往也是這麼的不動聲色,那麼的剋制。

一次,家中的小男孩在假扮死亡的游戲,對這名女佣(小可)說:我不能說話,因為我已經死了。

小男孩靜靜地躺在天台的水池蓋板頂,小可繞過水池,也躺下去,閉上眼,舒服著喃喃說道:“這種死的感覺多好啊。”

從奧斯卡片《羅馬》看吳秀波的倒掉

是啊,小可離開了家鄉,她也不能回去家鄉,她只能在異鄉呼吸著他鄉與故鄉有一些熟悉的味道,臉上才難得地露出陶醉的笑容。

從奧斯卡片《羅馬》看吳秀波的倒掉

女佣小可的活著是艱辛的。

但是也仍然有一樣艱辛的人。

那是他的戀人。

從奧斯卡片《羅馬》看吳秀波的倒掉

一次偶然,小可和戀人去開房了,戀人赤裸身體,手持木棍,在操練著武術。他說他必須保持這樣的身材和訓練,因為是武術給了他生命,給他以意義。他一開始只是一個卑微的下人,生活難繼,直到遇上武術,大概是武術讓他可以成為一名打手吧。他還說了一句致命的話,“就像遇上你,打亮了我。”

他的敘述里,還有小可自己的苦況,讓人深深感覺,活著太難了,不敢想象這樣的人還可以養育自己的孩子。要知道,在雇主家裡,小可都在擔心主人是不是在監視她們浪費用電呢。

可是,男友最後那句能讓小可打開身體的話, 讓小可懷孕了。

男友得知這一事實後,消失了。

小可還是找到了他,男友否認孩子是他的,警告不要再糾纏他。從此這個男人也從小可的腦海中划去。

從奧斯卡片《羅馬》看吳秀波的倒掉

我們不知道小可心裡是否有恨,或者有,但或者生活的艱辛已讓這個恨顯得太微不足道了。

影片中,小可或許可說是抱著寬容的心對待男友的背叛的,也或者說她麻木了吧,太苦難的話,多插一刀你不會覺得更痛。

這種無意的寬容——之所以說無意,如果擺在現在,因為大家都有武器,就是一場狗血,比如大名鼎鼎的吳秀波大戰陳昱霖——可能在事實上拯救了自己。

1971年左右,在墨西哥是一個動蕩的時代。影片一開始在家庭飯桌上就用小孩的口似乎輕描淡寫地講了他的親眼所見:一個小孩因為向武裝人員扔汽球,便激怒了對方,於是被爆頭。

後來,小可在雇主奶奶的陪同下準備去購買嬰兒床時,又遇到了武裝衝突,有人逃進這家嬰兒用品店來,引來了追殺的團夥,當場槍殺了好幾個人。這持槍中就有一個是小可的那位男友,這時他用槍指著小可了,可以設想,他只要手指一扳,小可連同肚里的孩子就嗚呼哀哉了。且即使槍殺了她,這個男人也不會受到處罰,因為這是非常時期,誰又知道誰殺了誰呢。但他還是垂下槍去,扭頭走了。

我覺得這是小可的寬容,她的不糾纏救了自己。如果按網上男女朋友互撕,要置對方於死地的劇情,這麼便利的時機,恐怕不會錯過。

不能說影片中的女人們天生可欺,生來要去寬容別人。當女主人索菲婭也遭受丈夫的背叛後,抱著小可說:“我們女人都是孤獨的,無論別人怎麼看。”但有什麼辦法呢?事實來了,我總得繼續生活,甚至還要活得更美,這才是一個人生動的表現,糾纏過去,是在繼續浪費自己。

從奧斯卡片《羅馬》看吳秀波的倒掉

如果註定要跟過去說拜拜,就要溫柔地互相道別。

影片中當女主人索菲婭在飯桌上對孩子們宣佈你們的爸爸將不會再回來這個家時,孩子們已經啜泣不已,如果當中夫妻間還要發生許多撕扯,孩子們的傷害不是更大嗎?女主人索菲婭或許也不想衝著孩子發火,但當她得知小孩在偷聽她的情感危機時,也一發不可收拾了,痛斥了孩子但又接著道歉。人心裡有那麼一片溫暖也有那麼一片脆弱,當脆弱一被觸碰時,或許人設就崩潰了。

所以女主人便有意安排了一次和孩子們外出度假,好了那個丈夫回家去搬走那些認為是屬於他的東西,當孩子們回來時,發覺書架沒了,有些不習慣,但又發覺房間更寬闊了,他們立馬又有了新的安排……

其實,跟我們吵架的人,就是那麼不堪的人嗎?如果是,那麼,他也會認為我們不堪呀。放對方一條生路,功德無量。

前面我們說過了,如果女佣小可不放過那個男友,可能某個時候就被槍崩了。陳昱霖不放過吳秀波,反過來吳秀波也沒放過陳昱霖,所以兩個各有各的“好”下場。

男女交往之後因種種原因分開,索要一定的賠償,無可厚非——但許多很珍惜的人拒絕這麼做——但真的要弄到對方家破人亡,狗急了肯定跳牆。

有的人會說那麼就便宜了那個偽君子麽?

按照《君主論》一書,天下的人都是偽君子,只是偽的成分多少的問題。有些人被欺壓一分就露出壞人的真面目,有些人欺壓他六分,才露出壞人的底色。但是你為什麼一定要迫得他露出偽君子的本色呢?你知道欺負他六分是個極限,那麼欺負他五分就是了,大家都相安無事,你還賺到甜頭。

吳秀波之所以露出獠牙,大概就是他原可以被欺負七分的,你欺負到八分了。

而且壞人也可被教化的,《射雕英雄傳》里,黃蓉和郭靖剛剛相遇的時候,黃蓉知道江湖險惡,所以坑蒙拐騙。但黃蓉發現郭靖的行為有點傻,居然是個好人。於是黃蓉理性地選擇了對郭靖做好人。結果就成了兩個好人快樂地生活在一起。

我們現在回頭想想,黃蓉到底是裝好人,還是她本來就是個好人呢?按我說,黃蓉的這個好人形象是被郭靖馴養出來的,你總是把一個人當好人,他也知道你一直把他當好人,他為了維護他在你心目中的好人形象,他也會一直把好人做下去。但是如果你總是懷疑他的動機,動不動責問你的男朋友沒有百分百的愛你,他就真的會被你馴養成真的不那麼愛你了。

歐洲許多國家的國旗都是三色的:法國(藍、白、紅)、德國( 黑、紅、金)、俄羅斯( 白、藍、紅)……你說這是偶然的嗎?

就像一個人一樣,每時每刻都是不一樣的,它是本我、自我、超我三個成分在不斷地混合而成的結果,有時天使,有時魔鬼……

我有一個問題,如果一個人的目的就是建造一座摩天大廈,建成後讓人們都住進去,然後引爆它,它把這些計劃都寫成了他的日記。當大家都搬進去住的時候,當他想引爆炸彈時突然猝死。如果大家都沒有找到他的日記,你說會有人贊揚他幫杜甫實現了安得廣廈千萬間的夢想嗎?

如果有,那麼哪怕我明知對方只是假裝對我好,但是我有辦法讓他一直假裝著對我好,我為什麼要迫得他扯下偽裝呢?

從奧斯卡片《羅馬》看吳秀波的倒掉

《羅馬》到了最後,女佣小可對女主人索菲婭說:“我不想生下她。”

那是指她生下了那個已胎死的女孩,但是既然發生了的事情,它總會有一個結果,不管喜與悲,它都會到來。儘管小可不想生下小孩,但還是生下來了,儘管生下來的是死的,她本該如釋重負,她卻一直悶悶不樂了。也或許小可真實的心思還是希望女嬰活下來的,所以,最後,她近乎抱著獻身的精神在大海的翻滾里去尋找主人家的兩個小孩,並救下他們,他們也算是小可的孩子了吧。

從奧斯卡片《羅馬》看吳秀波的倒掉

這兩個小孩中可能就有一個是影片的導演,在影片中我們總能看到小孩親昵地依偎著小可的鏡頭,儘管小可的臉色總是木然的,但小孩卻是安然的,這大概就是影片的鏡頭總是那麼貪婪地記錄了每一幀畫面的原因吧,最後影片就定格在那一個有電視天線的天臺上,生活有艱辛,也有一家子能溢出來的溫馨……

從奧斯卡片《羅馬》看吳秀波的倒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從奧斯卡片《羅馬》看吳秀波的倒掉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