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萬瑪才旦導演,王家衛監製的新片,是我這幾年看過最好的西藏文藝片

萬瑪才旦導演,王家衛監製的新片,是我這幾年看過最好的西藏文藝片

五月檔,一部不刻意製造話題營銷熱度、不用流量小生來討好觀眾、探討的話題還很形而上的電影,成為商業片大流中的一股清流,受到各界大V、演員、觀眾的一致好評。藝術家、作家陳丹青贊道:

導演非常地會寫對話,每一句都有一點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

它就是由萬瑪才旦導演、由王家衛監製的電影《撞死了一隻羊》。

萬瑪才旦導演,王家衛監製的新片,是我這幾年看過最好的西藏文藝片

《撞死了一隻羊》劇照

這部電影曾獲第75屆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單元最佳劇本獎,成為2018年唯一在三大電影節獲官方獎項的華語電影;在2018年的金馬影展上,它分別獲得最佳導演和最佳改編劇本兩項大獎提名。

相信影迷們一定不會對萬瑪才旦感到陌生,他是第一位走向世界的藏族導演,也是堅持漢、藏雙語寫作的藏族作家。他曾獲第1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評委會大獎;第17屆華語傳媒大獎最佳導演獎.

2015年,他自編自導的電影《塔洛》,獲得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這是關於一個民族的傳承如何在變化的世界中調整,和當下怎麼相處的故事。北京電影學院的蘇牧教授曾說:“如果賈樟柯電影的意義是讓我們第一次在銀幕上看到了中國。那麼萬瑪才旦導演電影的意義是讓我們第一次在銀幕上看到了西藏。”

萬瑪才旦導演,王家衛監製的新片,是我這幾年看過最好的西藏文藝片

萬瑪才旦

比起之前的作品,《撞死了一隻羊》的劇本是萬瑪才旦的一次大膽的嘗試。它由兩部小說有機糅合而成,其中一部是萬瑪才旦自己的短篇小說《撞死了一隻羊》,另一部則是著名藏族作家次仁羅布的短篇小說《殺手》。

在《撞死了一隻羊》的電影中,導演萬瑪才旦讓兩部小說的主人公——《撞死了一隻羊》中的貨車司機和《殺手》中的殺手相遇,併在影片中賦予了他們相同的名字:金巴,這個名字在藏語中含有“施捨”之意,是活佛取的名字。整部電影圍繞兩位小說主人公的命運相遇展開,從文學到電影的改編,不僅是文字到影像的媒介變化,更是兩個故事在另一個時空的相遇。

萬瑪才旦導演,王家衛監製的新片,是我這幾年看過最好的西藏文藝片

《撞死了一隻羊》劇照

時長僅86分鐘的影片,劇情玄妙又魔幻:貨車司機金巴在荒無人跡的可可西里高原公路上撞死了一隻羊,為了救贖自己的罪孽,他帶著這隻羊去寺廟請求僧人為它超度並天葬;而殺手金巴卻是為了找尋多年前殺死自己父親的仇人而踏上這條路。兩個人被一種神秘的命運聯繫在一起。

萬瑪才旦導演,王家衛監製的新片,是我這幾年看過最好的西藏文藝片

劇中司機金巴與殺手金巴

司機金巴相信輪迴,執意用傳統的宗教儀式完成對撞死的羊的贖罪;而殺手金巴,他原本信仰“有仇必報,有仇不報就是一種恥辱。”

但他們也有些相似之處,在4:3的畫幅下,兩個金巴各露半邊臉;在茶館和雜貨鋪兩人坐的位置相同,就連在窗外看到的風景也一樣。在這些高度重合的影像中,兩個金巴通過回憶交替的人生,游走在現實和夢境之間。

萬瑪才旦導演,王家衛監製的新片,是我這幾年看過最好的西藏文藝片

劇中司機金巴與殺手金巴

而讓兩個金巴得以重疊的內核,或者說兩者能神奇的相遇的內核,卻驚人的相似——執念。

即使從錶面上看,他們判若兩人,一個外表粗獷,一個柔弱;一個充滿慈悲,一個被仇恨左右。即使現實中放棄了復仇和殺人,但“金巴”們也會以在夢中殺人的方式實現放下和解脫,到最後,誰殺了人,殺沒殺人,以何種形式殺人,似乎都不再重要。

這部片子宛如一則古老而精悍的寓言,講述著在根深蒂固的執念牽引下尋求解脫的故事。而輪迴、施捨、救贖都成了尋求解救之道的嘗試。

萬瑪才旦導演,王家衛監製的新片,是我這幾年看過最好的西藏文藝片

《撞死了一隻羊》劇照

這種執念,可以是信仰澆灌而成,也可能是無意識的指引,甚至是生活習慣使然。在萬瑪才旦的作品里,“信仰”並不是高高在上的,也不是裹著心靈雞湯的外衣供大眾消費的。而是內化於他作品里每一個人物個體的一種具體可感的氣質。

萬瑪才旦導演,王家衛監製的新片,是我這幾年看過最好的西藏文藝片

《撞死了一隻羊》劇照

如果你去看《撞死了一隻羊》原著,你會發現,這種氣質甚至帶著某種獻祭色彩。雖然小說里的那個卡車司機,自始至終連名字都沒有。我們只知道他被一個有狐臭的老主顧用“多加五百”的誘惑驅使去送貨;曾有一個女兒,和自己英俊的小徒弟跑了;還有一個從未露面的叫做卓瑪的相好。

但是他撞死了一隻羊之後的種種行為和心理活動卻讓人深受觸動:“我”把撞死的羊放在了卡車后座上。“我又看見照片上的上師在盯著我。他的目光嚴肅,讓我有點心虛”。“我”在僧人超度完死羊後,本來只需要給僧人100塊就可以了,“我”卻堅持要按照活羊的價格500塊酬謝……

萬瑪才旦小說集《烏金的牙齒》即將由中信出版集團出版,收錄了包括電影同名小說《撞死了一隻羊》在內的十三篇作品。

在日常即魔幻的藏地之上,穿行著色彩斑瀾的各種人物,有嗜酒如命的酒鬼,恭敬虔誠的喇嘛,還有諱莫如深的屠夫與上師,執著於尋找自我身份的牧羊少年,站著瞌睡的少女……他們雖然身份各異,境遇不同,卻都和卡車司機一樣,有著某種執拗,他們在執拗中生出孤獨,在欲望里產生失落。無論是在傳統與現代的邊界搖擺,還是在真實與夢境中尋覓,萬瑪才旦總能用他獨特的筆調,使他的人物故事在平常中幻化出奇異的光彩。

萬瑪才旦導演,王家衛監製的新片,是我這幾年看過最好的西藏文藝片

《烏金的牙齒》宣傳海報

該小說集以書中第一篇小說《烏金的牙齒》命名。在這個故事中,活佛烏金二十歲就去世了。他雖然曾經是“我”的小學同學,但我卻不能說像說普通人那樣說他“死了”,而必須說“圓寂”了。烏金“圓寂”之後,村裡流傳著烏金在世時的各種殊勝奇異的事情,並決定為他建造一座裝著烏金的牙齒的佛塔。結果,大家居然搜集到了五十八顆烏金的牙齒,比普通人的牙齒多了近三十顆……

如果你喜歡喜歡萬瑪才旦的電影,喜歡他筆下魔幻又真實的藏地日常,不妨進入他小說的世界,看他筆下的藏族人如何生活、執拗地生活。

萬瑪才旦導演,王家衛監製的新片,是我這幾年看過最好的西藏文藝片

萬瑪才旦 著

中信出版·大方 2019.0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萬瑪才旦導演,王家衛監製的新片,是我這幾年看過最好的西藏文藝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