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編劇程然盛贊《紅花綠葉》

《紅花綠葉》:一部攢勁的電影

程然

編劇程然盛贊《紅花綠葉》

我今天來也是特別感慨,因為等於是兩位導演我都合作過,胡維捷是我師兄,1993年我上文學系的時候胡維捷已經畢業了,當時他在《東方時空》,我們最早合作的是田惠平的“孤獨症兒童”,那個新聞是我們一起策劃做的。時隔這麼多年他認出我,我特別的感慨。苗苗導演是我們的大學姐,她剛纔說她有十多年沒有拍電影的歷程當中,拍過電視電影,有我參與的一個項目,是青藝的電視電影,劇本已經寫出來了,找我來改,找苗苗導演來拍。所以我們兩個人有一個因緣,我們當時一起去了八寶山的打工子弟小學,那邊這樣的學校很多,我們去看了很多孩子,當時導演就跟我說了她幾個想法,其中有一個印象特別深的,就是苗苗導演當時說這個劇本,我還記得名字叫《這裡也有國旗升起》,是一個挺主旋律的,寫的是邊緣化的這些孩子們,導演當時說你看現在的劇本沒有質感,其實我聽到她提質感的時候,我覺得我不是太能捕捉到什麼樣的臺詞是有質感的,什麼樣的人物設計是有質感的。所以這個其實是給我當時的寫作提了一個特別大的問號。

編劇程然盛贊《紅花綠葉》

我們也在看別人的片子,世界電影史上那麼多優秀的影片,有很多片子擊中了我們。但是真正到你創作的時候,這還是兩碼事。所以我看到今天這個片子的時候,突然有了1993年剛入學的時候看到的《雜嘴子》同樣的一種感受,就是這種質感。就像馬戎戎剛纔說的不多一分,不少一分,這樣的人就該這樣說話。我當時一看古柏出來,因為他是素人,所以他的表演勢必有著本身人物需要的緊張、羞澀、自閉,本身他的表演就帶了這樣一些東西。其次,當他的內心獨白起來的時候,我本來很擔心有獨白旁白的手段在電影當中表現的,因為我覺得如果用不好的話很容易成為我們看以前的片子,雖然也很好,但是因為時代翻篇了,電影形式在日新月異的變化,如果獨白沒有用好的話很容易成為一個多餘的東西。但是古柏的獨白一起來的時候就抓住了我,我覺得這裡面可能會有兩點,一點是文學小說提供的一種扎實的文字基礎。第二個是我覺得導演對人心的把握,因為剛纔程青松也介紹了導演的一些歷程。所有的這些歷程就好像我們說化繭成蝶,春蠶吐絲,把那些痛苦的渣子過濾掉,把裡面最精華的部分分享給大家。這裡面就是要那些給勁的話,也叫攢勁的話。我當時一聽,古柏一開頭就說了一句話,他說媽媽他們告訴我別想太多,人如果想得少就能活下去。這句話已經擊中我了,因為這樣的自問自答,古柏是這個故事的絕對一號,他的自怨自艾,我們在看古柏的內心世界,實際上是打開了他的日記。所以剛剛好我就覺得他現在表演的分寸和他的敏感度,和這樣的一種走內的自問自答的旁白結合得非常好,這種結合度讓我忘掉了獨白有可能出現的累贅,這是在形式感上。因為太多古老的電影都用了獨白,我們都認為這是陳舊的形式。當你的形式跟你的表演、跟你要表達的內心的衝擊力是完全貼合的時候,它就是有用的,它就是有效的,放在任何時代都是不過時,是恰如其分的,所以這是我第一個感受。

第二,剛纔聽了好多老師的討論。其中有一點我一直在思考,因為阿美也來了,我也想說無論是《地久天長》還是今天的《紅花綠葉》,它們有它們的共同點。共同點就是似乎我們大家都在說它在平靜講故事,沒有什麼太多的波瀾和戲劇性。但是我不這樣認為,我覺得可能我們大家對戲劇性的理解和概括是有一定偏差的,恰恰我來看這部電影我一點都不覺得它平淡、不覺得它平靜。很多時候我內心掀起了狂瀾,而不是波瀾,因為我無法記住那麼多的臺詞,這部片子如果記錄它走內的臺詞的話需要至少看五遍,而不是今天僅僅一遍。有一些臺詞我也做了記錄,包括殘缺的麻雀,這些話特別好。

我覺得它的戲劇性非常強,因為導演在她的幾乎所有的影片里都有一個趣味,她都讓我們看到生活中的趣味,而且看到色彩完全不同的人物設置。雖然可能有些人物因為是素人演的,就不是每個人都到位,但他的人物設置在。比如說我覺得大夫爸爸就有游離的時候,有時候說臺詞眼神在左右移動,沒有專註於角色。但是他的臺詞設置是給力的,只是完成度不太好。大夫爸爸這樣代表一個村落裡面的權威,我覺得他有點狡猾、有點姦詐、有點欺負人,他代表的是一種所謂的先進生產力,他第一個出去移民。包括媒婆,這種特別活絡的人物,他們身上都有趣味在,可以看到跟我們的主人公完全不同的氣質呈現。有一些段落能看到妙趣橫生。當時看《雜嘴子》的時候有同樣的觀影感受,我當時看的時候特別的驚訝,這樣的小孩說著方言,其次他是一個少年,9歲的男孩子,他特別的討厭,他嘴欠,所以西北人叫雜嘴子,他說的話讓所有人都特別討厭他。但是他又特別的可憐,有時候你又覺得他特別讓人心疼,當他被群體孤立的時候。我在這之前沒有看到過這樣的角色,因為我覺得沒有人很好的抓住他的特色呈現出來。其實我們生活中都有這樣的人,或者我們的成長歷程都有過類似的時刻,可能我們也曾經被別人嫌惡過。但是這個感覺,這個分寸如何能夠在你的創作當中,不僅把它寫出來,把它拍出來,然後其他人還能演出來。我覺得這個就特別不容易。

編劇程然盛贊《紅花綠葉》

所以實際上我看到了這種群像的設計,這種設計裡面其實這個趣味是此起彼伏的。我也有韓老師剛纔說的愉悅感,我覺得看著特別的過癮。因為很多電影雖然大喊大叫,聲嘶力竭,讓人非要看到我是多麼的痛苦,我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幸的一個。魯迅先生寫過一段話,說“樓下的一個男人病得要死,那間隔壁的一家唱著留聲機,對面是弄孩子。樓上有兩人狂笑;還有打牌聲。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著她死去的母親。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我只覺得他們吵鬧。”所以說人怎樣真正喚起大家的共鳴,其實這個是在於你對每一個人物的設置。其次我覺得這裡面有好多戲,特別值得分析。包括有一場戲在菜地里,他們全家都在,基本上人人都不同,他們是在吵群架,每個人都跟另一個人的觀點不同。第三個人又跟前兩個人的觀點不同,每個人自說自話,但是他們都是有條不紊的,覺得每個人說得都對。其實生活就是這樣的,提煉了我們混亂不堪的生活,又表達了每個人的立場。這場戲其實不容易。

當我們看到這些戲的時候你就會覺得這才是我要看的電影,這是攢勁的電影。它有勁、有東西。同樣一場戲只是完成一個任務,就沒有任何意思了。所以我覺得其實很多戲劇性是這裡面來的。

第三,我們一直說電影是省略的藝術,要求一個具有自己明確風格的電影導演去面面俱到,去把生活的方方面面或者說各種風格都有所呈現,那是不現實的。我覺得這個片子之所以我們覺得它比較純凈的原因是它純粹,他是做了選擇和加減法的,跟我的風格有關的選進來做足了,跟我這個風格沒關的,我雖然涉及到了但是我不做過多的停留。所以同樣我們看到為什麼沒有楊老師說的沒有老少邊窮的景觀化,我特別認同,我們其實看到了寧夏的當下,我們從美術、攝影、人物的衣著,他們的表演和對話,已經看到了,那就夠了。因為這些所有的東西都是為了服務於要表現的這個人,古柏內心的苦悶,可能他的苦悶沒有解決,他也許不是一個勇敢的人。也許他就不是一個勇敢的人,其實生活中有三分之二的人都選擇了不抗爭,我覺得就是這樣的人,他立住了,他不用擔負任何的其他任務,他就是他。而且他的內心展現出複雜性就夠了,我覺得一點問題都沒有。

我向兩位導演致敬,因為你們堅持這麼多年,對我也是一個鼓舞。其實我覺得很多時候可能我們都會有動搖的時候,但是因為我們都對電影非常非常的愛,生活中雖然有很多五味雜陳的東西,但把這個東西經過提煉提純表達出來了,可以自救也可以救人,就功德無量了。

編劇程然盛贊《紅花綠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編劇程然盛贊《紅花綠葉》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