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人類的未來究竟該由自然決定,還是由人類自己決定?

人類的未來究竟該由自然決定,還是由人類自己決定?

在第91屆奧斯卡電影獎最佳外語片提名名單上,德國影片《無主之作》是當時我唯一沒有看到的。時間過去了一個多月,我才看到這部長達3個小時的影片。雖然它最終沒有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但卻不影響成為一部意味深長的藝術佳作。

影片講述了一個德國藝術家的成長史。故事開始於1937年的德累斯頓,一個具有國家社會主義信仰的講解員正在為一群觀眾介紹著博物館里的抽象派、荒誕派現代藝術作品,將這些作品貶斥為瘋狂的、神經錯亂的產物。庫爾特和他美麗的姨媽伊麗莎白就是觀眾的一員。伊麗莎白熱愛藝術,喜歡聽到下班的公交車一起鳴響汽笛,帶她進入天國。伊麗莎白也斷定,庫爾特具有藝術的天賦。但是,因為一個用玻璃盤子打破自己頭的瘋狂行為,伊麗莎白被斷定患有精神病,強制送往精神病院,後又被送進毒氣室殺死。

人類的未來究竟該由自然決定,還是由人類自己決定?

長大後的庫爾特進入了德累斯頓藝術學院學習美術,認識了也叫伊麗莎白的女孩,並愛上了她。而伊麗莎白的父親就是當年判定庫爾特姨媽具有不良基因而送她進入毒氣室的德國醫生卡爾。在二戰期間,卡爾被法西斯政府任命為“遺傳健康法庭上的鑒定法官”,在維持德意志民族優良基因的幌子下,結束了很多無辜者的性命。戰後,因為救了蘇聯軍官難產的妻子一命,卡爾逃過了罪責,還被授予“人民功勛醫生”稱號,當上了醫院院長。

庫爾特以優異的成績從德累斯頓藝術學院畢業,馬上找到了工作,但他在東德的大環境下感受不到藝術的自由,於是和伊麗莎白偷偷越境逃到了西德,進入杜塞爾多夫藝術學院繼續學習。在這個以先鋒藝術著稱的大學里,庫爾特從迷茫到頓悟,終於明白,只有走入自己的內心,才能真正實現藝術的自由。

人類的未來究竟該由自然決定,還是由人類自己決定?

看完《無主之作》,顯然有兩個命題引起了我的思考:其一是對藝術本體的思考,我是誰?什麼才是自由的藝術?其二則是對人類未來的思考,我們的未來該由自然決定,還是由人類自己決定?

在杜塞爾多夫藝術學院,習慣於傳統美術的庫爾特開始拙劣地模仿那些別出一格的行為藝術,並沉迷其中,直到他的導師維頓教授點醒了他。戰爭期間,他是德國空軍導航員,但第二次飛行就被擊落了。是那些他本來要轟炸的對象——克裡米亞的韃靼牧民把他從飛機殘骸里救了出來,並用毛氈和油脂把嚴重燒傷的他包裹了起來。毛氈和油脂滲入他的身體,給了他第二次生命。從此以後,他就與這兩樣東西結下不解之緣,成為只用毛氈和油脂創作的先鋒派藝術家。維頓教授告誡庫爾特,要想清楚你是誰,你是什麼,你的創作才有意義。

人類的未來究竟該由自然決定,還是由人類自己決定?

於是,所有關於藝術,關於自己的回憶涌上了心頭,庫爾特畫了記憶中的姨媽和自己,畫了被逮捕的德國軍官,畫了自己的岳父卡爾醫生,又因為光線的奇妙效果,把3張畫疊印在了一起,形成了震撼的效果。接著,他從街頭、報紙找來各種不同的攝影作品,臨摹到畫布上,加上特殊的模糊效果,形成了自己的獨特的藝術風格。

人類的未來究竟該由自然決定,還是由人類自己決定?

在成名之後的畫展上,庫爾特回答記者說,他也不認識這些人,不過是根據普通的照片臨摹罷了。正因為不認識,他才能更好地看到畫面中真正的內容,而“一切真實的,都是美好的”。這正是影片片名《無主之作》的由來——明明是模糊又沒有主題的畫作,卻有著真實的力量;明明畫中的人物是真實存在的,作者卻壓根不認識他們。正如影片最後所說,讓藝術不再是傳記式的記錄,藝術才徹底成為藝術。當作品本身並不包含作者,卻處處可見作者的靈魂時,作者才是真正找到了“我”。在影片的結尾,庫爾特在一片汽車的鳴笛聲中,找到了真正的自我。

人類的未來究竟該由自然決定,還是由人類自己決定?

第二個更有意義的命題是關於生命的延續的。影片中的卡爾醫生是一個值得深思的人物。他是一名婦產科專家。他信奉納粹德國的“純種雅利安人”理論,贊成以絕育或者直接殺害的方式終結所有的“無價值的生命”。所以他對神經質的女孩伊麗莎白果斷地以“剔除不良基因”名義判了死刑。他甚至因為伊麗莎白的輸卵管瘢痕而殘忍地親手終止了親生女兒的妊娠,奪走了她的孩子。

人類的未來究竟該由自然決定,還是由人類自己決定?

是的,人生並不是完美的,這世界上存在著無數疾病,存在著無數對人類有害的基因。那麼,我們是否有權利像卡爾醫生那樣剝奪了他人的生命?以未來的名義人工干預現在的人生,究竟是否符合人道的原則?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我們所生存的地球已經經歷了幾十億年的進化,從細菌到單細胞,從單細胞到複雜生命,從植物到動物到人類。進化的過程就是自然選擇的過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無數疾病和基因欠缺在進化的過程中一點一點消失,今後還會繼續消失,這就是進化論,就是自然發展的規律。而用人工的方式來干預人生、剝奪生命,既違背自然規律,也違反人道原則。納粹法西斯的“人種凈化”理論是荒唐的,反科學的,絕不允許的。利用基因技術對人進行改造,同樣也是荒唐的,反科學的。《無主之作》提示我們,歷史的覆轍不能重蹈。

人類的未來究竟該由自然決定,還是由人類自己決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人類的未來究竟該由自然決定,還是由人類自己決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