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歡迎來到馬文鎮》|祛除神性的映射與符號

祛除神性的映射與符號

引子:生而為人,便擁有著作為人的一切正當權利。

《歡迎來到馬文鎮》|祛除神性的映射與符號

《歡迎來到馬文鎮》是由羅伯特·澤米吉斯執導,史蒂夫·卡瑞爾、萊斯利·曼恩主演的劇情片,於2018年12月21日在美國上映。該片改編自紀錄片《馬爾文科》,講述了青年馬克被五名暴徒襲擊,為了走出陰影,他開始在自家的庭院里製作二戰士兵人偶,而且還按照1:6的比例來複制一座比利時小鎮的故事。

《歡迎來到馬文鎮》|祛除神性的映射與符號

《歡迎來到馬文鎮》並不是一部具有典型性的勵志影片,有太多的人抱著觀賞《阿甘正傳》的心情去觀看這部影片,而其中的非典型性勵志橋段,以及優缺分明的人物塑造都造成了受眾的觀影落差,針對於此,需要指出非常重要的一點,阿甘更多的是一種精神上的象徵,但馬文鎮中的馬克,是真實存在的,並且現在正生活在美國的真實人物。把“神性”套用在真實的人身上,並且企圖以此來獲取共鳴,這是神話甚至於童話的情節,而不是電影要的,面對這種題材,導演羅伯特·澤米吉斯的處理是相當巧妙地,他要的不是共情和動容,他想要表現得只是故事,把這個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故事呈現在受眾面前,不需要悲天憫人,不需要憐憫,只需要你去瞭解,去明白,這件事因何發生,又造成了何種影響,只有領略到這點,才能真正理解到《歡迎來到馬文鎮》的魅力所在。

《歡迎來到馬文鎮》|祛除神性的映射與符號

在影片《歡迎來到馬文鎮》中,導演用人物的虛擬化來代指幻想,用虛實結合的方式進行現實和幻想的交織,現實和幻想的差距也體現在其中,這種方式也曾被應用到《阿麗塔:戰鬥天使》中,阿麗塔用那雙不可思議的眼睛隨時隨刻的提醒你,這不是真實,這是虛擬的動畫。現當代電影技術的進步使得導演可以用更加真實的環境來進行代入,但是,在這其中,要時刻著註意人物的處理,幻想中的真實並不是純粹的現實,正是因此,在《阿麗塔:戰鬥天使》中對人物的面部處理是為了突出其中的虛擬成分,同樣的,在《歡迎來到馬文鎮》中,人物中槍後倒地的狀態,也正如塑料兵人一樣,這些細節都被有意的凸顯。另一方面,在《歡迎來到馬文鎮》中,處處存在著對現實和社會的映射,施暴者對男主“死基佬”的蔑視,因為他的癖好而對其施以暴力,以及高跟鞋的暗示,這些映射的存在體現出了一種性別的流動,其本質上是對酷兒群體的關註,在這之後,馬克被女兵營救,影片也由此置入了女性身份,馬文鎮實際上就是由酷兒和女性中的受迫害群體聯合起來建立的一個烏托邦領域,馬文鎮的居民表現出了對現實中存在的迫害和言語的反抗,導演澤米吉斯將政治話語深埋進詼諧刺激的情節之中,於輕鬆或刺激中道出真諦。

《歡迎來到馬文鎮》|祛除神性的映射與符號

當男主行走在模擬的小鎮中時,他可以輕而易舉的與之融為一體,由此可見,馬文鎮是他創造出來的,一個自我保護,可以躲避外來襲擊的世外桃源,也是他將內心深藏的地方,在馬文鎮,危險和襲擊隨時都有可能到來,但是他有勇氣和信心去擊退一切,有趣的是,這正是他在日常生活中稀缺的一種品質,因此可以說,馬文鎮是他的幻想,也是他渴望得到的平靜生活和麵對過往的勇氣。在馬文鎮里出現的女性角色,都是在現實中存在的,守護在他身邊的朋友。施加在這些女性身上的傷害也與現實中的各種暴力元素息息相關,導演在這裡加入了一定的身體元素,控訴了施加在女性身體上的一系列暴力行為,女性對自身的軀體擁有自主權,沒有任何人有權利對其加以傷害。導演將這傷害的來源歸結為對於“異類”的排斥,和一部分男性的惡性心理,這種傷害不斷地發生在現實世界中,從未停止過,就像在影片中的馬文鎮,納粹分子不會真正的消失,他們源源不斷,於死中復生,它們是不會消亡的“暴力”符號,是社會中現實存在的暴力縮影。

《歡迎來到馬文鎮》|祛除神性的映射與符號

《歡迎來到馬文鎮》的勵志情節來源於馬克自我掙扎自我放逐並最終獲得新生的漫長過程,這個過程從始至終都在展現,從針對酷兒群體的仇恨犯罪開始,到他最終理解自我救贖的意義結束,之所以稱之為非典型性,是因為導演並沒有針對於此而設計更多的情節和矛盾,這是一個自然而然地流露和漫長的過程,並沒有刻意的轉變,存在的只是時間的堆積,這也是一些輿論詬病《歡迎來到馬文鎮》的原因之一,清湯寡水,缺少成長事件,但這也是其真實的來源之一,自我救贖的過程只會是漫長的,漫長到太多人窮盡一生都未曾走出陰影,最後孤獨地消逝在暴力帶來的黑暗之中。影片中馬克被襲擊的原因,只是因為他說出了自己的愛好,訴說出了真正的自己。而那些施暴者們卻用暴力去剝奪他作為自己的權利,令他失去了記憶,失去了美好,失去了對生活的希望。導演藉此來表達出一種號召和呼籲:人們可以反對他們,可以不支持他們,但是決不能剝奪她(他)們發聲的權利,如果僅僅為了表達什麼是真正的自我而被迫害,那麼這種仇恨的確無疑於納粹分子,這種迫害違背了人性,甚至動搖了生而為人的根基。在《歡迎來到馬文鎮》中,所有的符號都是有象徵意義的,高跟鞋,納粹符號等,都是一種表意性的外在表現,旨在表達導演的個人見解,也是對迫害酷兒群體行為的一次聲討。

《歡迎來到馬文鎮》|祛除神性的映射與符號

回歸電影本體,《歡迎來到馬文鎮》採用動畫和現實結合的方式來展開敘事,並且時刻緊扣的音樂這一要點,將敘事節奏把控在音樂的節拍之中,這種外在的流動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契合了影片的性別流動元素,但是在人物塑造上的張力也的確略有缺失,忽視成長事件使得人物的塑造顯得過於雞肋,大篇幅的人物性格和癖好的描寫最終止於一個尷尬的終點,導演的最終目的是為了突出人性消解神性,描寫一個不斷掙扎並伴隨著痛苦的過程,這也使得人物性格中的懦落和其他負面要素被過多提及,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受眾的觀感體驗,造成了最終的共情缺失。

《歡迎來到馬文鎮》|祛除神性的映射與符號

識別二維碼,關註我們

一影一話 譜人世虛實

俱是覆舟風雨 書字可抵愁

公眾號團隊:西安建築科技大學戲劇影視學

終南影話 電影小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歡迎來到馬文鎮》|祛除神性的映射與符號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