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今年唯一一部入圍的華語影片,它到底有多好

作為本屆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唯一一部入圍的華語影片《南方車站的聚會》理所應當的成為了中國電影人和影迷關註的焦點。

今年唯一一部入圍的華語影片,它到底有多好

戛納官方將其放在第一個周末的黃金時間進行首映,也體現了對這部影片的重視。

而在首映當場,昆汀·塔倫蒂諾的意外現身,也給這部影片無形中鍍了一層金。

首映過後,以昆汀為首的盧米埃爾大廳觀眾集體起立向主創鼓掌致意,這雖然是國際電影節世界首映的禮節性儀式,但也某種層面上反映出了影片的質量。

今年唯一一部入圍的華語影片,它到底有多好

但同時也有不同的反面聲音傳出,讓影片的口碑在第一場放映完畢就呈現出兩極分化的態勢,在中文社交媒體上,更是為了一部影片的優劣與否吵得不可開交。

所以《南方車站的聚會》到底成色如何?還真不是一兩句話就能解釋的清。

《南方車站的聚會》將故事背景設定在武漢,在這個被稱為“四大火爐”之一的城市,胡歌飾演的盜車賊周澤農在與對手團夥的火拼中意外槍殺了一名警察,警察為周澤農開出了懸賞30萬元的價碼。

今年唯一一部入圍的華語影片,它到底有多好

淪為逃犯的周澤農在武漢的“法外之地”野鵝湖逃亡,卻在過程中意外遇見了一名素不相識的陪泳女劉愛愛(桂綸鎂飾),一段亡命中的情愫也就開始滋生…

今年唯一一部入圍的華語影片,它到底有多好

和金熊獎獲獎作品《白日焰火》相比,《南方車站》中,刁亦男再次背對觀眾向前走了一大步。

影片的敘事性被大量的留白和表現主義空鏡頭沖淡,人物的背景設定描寫也幾乎隱去,埋在了隻言片語的對白信息中。

這無疑是一次大膽的嘗試,在我看來,國內市場的票房主力軍,是否能夠接受這種敘事節奏和密度,實在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今年唯一一部入圍的華語影片,它到底有多好

但從影片的整體性來看,這樣的敘事節奏無疑是合情合理的。

刁亦男在新聞發佈會上說自己想要營造一個“異托邦”,通過城中村、酒館、灰色交易的場所,去營造一種神秘的、不安的、恐懼的環境。

這樣的氛圍塑造,一定程度上的去生活化是必須的。所以我們看到,《南方車站》中的對白節奏是無比緩慢的,大部分群眾演員也是如同傀儡一般毫無生活氣息,這一切和我們生活經驗不相符的呈現,都幫助了這個“異托邦”的呈現。

這樣的感覺無法不讓人想起丹麥導演尼古拉斯·溫丁·雷弗恩的電影,而巧合的是,刁亦男也多次提到自己對於《亡命駕駛》的熱愛。

今年唯一一部入圍的華語影片,它到底有多好

《亡命駕駛》海報

在《亡命駕駛》中的洛杉磯和我們平時所瞭解到的洛杉磯截然不同,它更像一個佈景,一切的存在都是為了烘托主角的人物塑造和導演對於影片的整體風格把控。

刁亦男無疑沒少從這個丹麥“瘋子”身上偷師,包括霓虹燈管的運用,都能瞥見一些《霓虹惡魔》的影子。

今年唯一一部入圍的華語影片,它到底有多好

《霓虹惡魔》劇照

當然還有主角周澤農,胡歌的這次出演,說實話留給他的表演空間並不多,周澤農大部分都是沉默寡言的、眼神中也是一種一種苦大仇深的落寞,像極了《亡命駕駛》以及《唯神能恕》中的瑞安·高斯林

今年唯一一部入圍的華語影片,它到底有多好

瑞安·高斯林

從故事上來看,《南方車站》帶有明顯的黑色電影風格:故事設定於底層、永遠潮濕以及陰暗的環境、善惡劃分不明確的道德觀、被過去羈絆且對未來沒有安全感的主角。

這些黑色電影應有的元素在《南方車站的聚會》中一個不落的寫進了劇本中。

而在視覺表現形式上,《南方車站》也對黑色電影進行了延續。

今年唯一一部入圍的華語影片,它到底有多好

熟悉黑色電影的觀眾都知道,黑色電影的視覺呈現繼承了以弗里茲朗為代表的一眾德國表現主義大師的衣缽,包括低光比的打光,和對影子的反覆應用。

《南方車站》中的角色經常隱藏在影子中,暗藏在虛影里,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場戲,便是周澤農試圖逃離追捕時向畫外的遠處跑去,但鏡頭並沒有跟隨他移動,而是將焦點依舊放在了起點時的一面牆上,我們就看見胡歌的腳步聲越來越快,而他的影子卻在原地變得越來越大。

這便是整部《南方車站》視覺風格的一個濃縮,包括我們現在能夠得見的劇照之中,無不運用了高飽和度的霓虹燈光,來向新黑色電影的代表人物雷弗恩致敬。

今年唯一一部入圍的華語影片,它到底有多好

這也與傳統黑色電影的低光比形成了鮮明反差,經過《夜車》和《白日焰火》兩部作品的探索,刁亦男也在這種“新黑色電影”的路上找尋到了自己的出口,潮濕又骯髒的筒樓巷道,無止境的追逐,就像是《第三人》中的下水道追逐,在新世紀重現光彩。

以上所講述的一切,都是在華語電影中非常難以得見的,刁亦男顯然不是那些無聊導演中的一員,幾場極為血腥且充滿惡趣味的戲和一場雖不露點但在電影領域幾乎很少這樣表現的情欲戲,讓在場的昆汀也在觀影過程中數次發出大笑,對於擁有“怪雞”品味的昆汀來說,這樣的真實反映或許是比起立鼓掌更高的褒獎。

今年唯一一部入圍的華語影片,它到底有多好

刁亦男的這種獨特的作者風格,對於逐漸同質化的華語電影來講,是非常珍貴的存在。

不過,雖然黑色電影類型經典作品無數,但平庸者依舊數不勝數,過於符號化是很多的平庸黑色電影容易犯下的毛病,在刁亦男的作品中,這種符號化也非常遺憾的沒有避免。

除此之外,對於視聽語言的過度雕琢,和敘事能力的薄弱,也讓桂綸鎂飾演的劉愛愛和胡歌所飾演的周澤農之間的關係缺乏足夠的建立,像是漂浮在空氣中的兩個人,自說自話的若即若離。

今年唯一一部入圍的華語影片,它到底有多好

也就是這樣,刁亦男在《南方車站》中並沒有給演員太多的表演空間,他的演員更像是在電影中的道具,即便有單手纏繃帶這樣的靈動時刻,但說周澤農這個角色有足夠的血肉或足夠豐富,也真是有點牽強。

《南方車站》當然不是一部完美的作品,但它也絕對不像一些評論所講一無是處,這樣的作者性在華語電影中越來越難以得見,未來上映,依然值得每一位熱愛電影的觀眾的一張電影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今年唯一一部入圍的華語影片,它到底有多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