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除了主角馬進,黃渤還在《一齣好戲》中演了誰|解讀《一齣好戲》

除了主角馬進,黃渤還在《一齣好戲》中演了誰|解讀《一齣好戲》

起初,看到“一齣好戲”這個名字,我與大多數人的想法相同,覺得只是一個單純的討喜、小聰明。看完後,覺得自己錯了,“一齣好戲”才是整個《一齣好戲》中最值得一說的荒誕。

一齣好戲?這出好戲究竟除了電影院的我們,還有誰在看著這出“好戲”,又是誰在電影里導演出了這出好戲?那一隻鏡頭之外冷眼旁觀的蜥蜴又是怎樣的存在?

除了主角馬進,黃渤還在《一齣好戲》中演了誰|解讀《一齣好戲》

如果說,電影里諸多的元素安排是劇本不成熟的巧合,那在馬進和馬小興面臨絕境時,從天而降的那場夢幻一樣的魚雨,就徹底打破了這個想法。所有的東西從那一刻開始變成了處心積慮的安排。整個旅行像是一齣早已經準備好舞臺、劇本、道具、演員的戲劇。預警,“安排”會多次出現在本文。

除了主角馬進,黃渤還在《一齣好戲》中演了誰|解讀《一齣好戲》

那一顆新聞專家預言即將墜落地球的隕石,更像是專門為這出好戲而被某個人專門扔向了大海,專家對於隕石危害的荒誕“誤判”(“可能外國專家說的是正確的”——敷衍,扯淡、荒誕),是劇本荒誕的開始。所謂的“團建”更像是預先準備好的,巨輪巨鯨的出現是第一次轉折,巨鯨像NPC一樣,將眾人的旅行船撞出了大海,將這群演員引向早已經搭好的舞臺,隔絕人間秩序的無人小島。在他們遠離秩序後,重演人類進化史。一次次陷入絕境後,提供強有力的實則荒誕的外掛支持。

除了主角馬進,黃渤還在《一齣好戲》中演了誰|解讀《一齣好戲》

第一次秩序重建,始於擱淺的鴨子號,徹底被安排修壞(小興修壞);兌換那張被安排的彩票(小興買的)心切的馬進,和馬小興撐著簡易木筏,途中發現安排好的北極熊屍體,徹底斷了眾人重返大陸的希望。所有人進入山洞,人類原始文明的發源地,眾演員進入原始社會。多勞多得,少勞少得,尊崇武力至上的原則。小王之所以從小王進化成了王,只是因為他會爬樹、很能打。這樣的能力放在現代秩序成型的人類社會,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大部分都在做苦力勞動。第一次秩序重建,法則簡陋,缺乏文明。並且在角色對話時,對文明與社會發展之間的關係進行了深度展示。教授代表著現代秩序中的文化學者,風骨與填飽肚子,毫不猶豫選擇後者。因為倉廩實才知禮節,衣食足才知榮辱。文明,是建立在物質基礎之上的。經濟的發展,決定了文明的進步。

除了主角馬進,黃渤還在《一齣好戲》中演了誰|解讀《一齣好戲》

除了主角馬進,黃渤還在《一齣好戲》中演了誰|解讀《一齣好戲》

第二次秩序重建,始於早已經安排好的顛覆的廢舊輪船,糧食,水,應有盡有。無人荒島,突然出現一艘破船,要什麼有什麼,除了劇情安排,更像是幕後“導演”,上帝,給這群人提供的第一次外掛支持。這次產生了資本至上社會,出現了貨幣交易規則。經濟,在這群人中產生。同時揭露了資本家的真正面目,利己當先。呼應了電影最開始的時候,馬進的那句“有錢人永遠有錢,窮人永遠沒錢”。錶面看似公平的貨幣交易,實則服務者和制定者之間,毫無公平性可言。錶面兩副牌,實則四副牌。資本家依靠資本,錶面制訂公平的規則,讓服務者為其打工,在背後端著高腳杯享受薅羊毛的快樂。傾覆的巨輪,為後面傾覆的人性做足了準備。

可以說《一齣好戲》整部電影,都在用荒誕去掩飾掩藏背後的血腥與殘酷。在教授提到繁衍時,眾人哈哈大笑,最後以馬進提出愛情需求結束。然而真正到了需求欲望的時候,誰又保證自己不會獸性大發。處於體力弱勢的女性又能做什麼?男性會不會因此再次爆發流血爭鬥?電影雖然荒誕地打了哈哈,真實情況可想而知。引而不發,又飾以荒誕,妙到毫巔。

馬進提出的愛情,整部電影的愛情,為後面的人性覺醒與反轉提供了依據,也為知曉真相卻欺騙姍姍的陷入內心焦灼與矛盾的馬進和一心真愛告白的姍姍那場戲的戲劇張力做足了鋪墊。並且,在結尾,愛情作為“一齣好戲”中上帝對於馬進的回報,馬進的夢得到了延續。決定相愛的,除了物質,更重要的是兩顆真心,Good Ending。

接下來。第三次秩序重建,不可或缺的插曲,被安排的解救了馬進馬小興兩人的魚雨。以及野蠻與文明之間爭鬥的爆發。即便沒有馬進的挑撥離間,資源短缺與分配不公,最終發展下去就是爭鬥。五千年曆史上的老祖宗,李世民也好,乾隆也好,告訴我們,減少這種野蠻與文明戰爭,分兩種情況,武力懸殊過大或者打一次架,太浪費錢,就定期納貢、安撫為上。武力懸殊不大,揮師討伐,御駕親征。電影中“文明社會”,除了無限膨脹,坐靠資源,高傲與自大之外,絲毫沒有採用老祖宗的辦法。給了馬進可乘之機,開始第三次秩序重建。

除了主角馬進,黃渤還在《一齣好戲》中演了誰|解讀《一齣好戲》

第三次秩序重建,科技產生,手機屏幕被再次點亮,手機中親人的影像變成了眾人感情的寄托。馬進與會發電的馬小興變成了神一般的存在,就像最初的人類第一次吃到被雷電擊熟的生肉,而對火產生的神性崇拜,像普羅米修斯第一次偷偷把火種帶向人間一般,給絕望的眾人帶來了希望。最後為了點燃放油的輪船,主角幾人相互傳遞火把時,導演徹底將這一隱喻具象化,雖然荒誕般的扔進了水裡,最後還是因為“電”,點燃了無人島上的求生之火,解救了眾人。

第三次秩序重建的崩塌,始於夢的毀滅,馬進、馬小興、小王因為好奇,發現了被安排好,定期會出現在島後的煙花船,發現文明世界原來並沒有毀滅,可以回家了,看到了獲救的希望。同時統治者馬進、馬小興也看到了荒島世界的虛無。離開了這裡,自己什麼都不是。並開始了兩人之間人性的角逐。為了讓夢繼續延續下去,神一般存在的會發電的馬小興,利用張總親情的軟肋,在一本舊書上,進行了荒誕的契約交易。馬進則因為愛情與沒有徹底泯滅的人性,選擇了告知眾人。顛覆的輪船反轉的鏡頭病服一樣的的水手服,以及真瘋的眾人和被瘋的小王與馬進,之間產生了超強的戲劇張力。

第三次秩序重建,錶面上領導者是馬進,實則是會發電的外掛一般存在的馬小興。最前面,提到了被安排修壞的鴨子號(小興修壞)。以及,綿羊性格黑化和結尾突然毫無緣由失憶的馬小興,好像鬼上身一般,失去了被上身時的記憶。黑化,好像變成了一種為劇情導向而服務的工具,考驗馬進人性的監考官。並且電影對於小興黑化的鋪墊,同樣離不開荒誕,經常被三叔打,是通過馬進講笑話的形式說出來。《一齣好戲》中所有的人物,行事動機,都以自己先前在鴨子號中的劇本設定本性為基礎。資本家老闆不管在哪都是老闆,牆頭草投機分子到哪都是投機分子。強烈反差的黑化,再加上末尾毫無緣由的失憶。更讓人堅定,小興的黑化,是荒誕的。是具有強烈劇情導向作用的。

除了主角馬進,黃渤還在《一齣好戲》中演了誰|解讀《一齣好戲》

除了主角馬進,黃渤還在《一齣好戲》中演了誰|解讀《一齣好戲》

那麼,馬小興究竟是怎樣一個存在?NPC?劇情的主導者,還是劇情主導者上帝所操控的傀儡?

其實電影、文學作品中不乏一些創作者與作品融合的例子。《致命魔術》後最偉大的魔術師,是導演諾蘭自己。《百年孤獨》中馬爾克斯就是那個知曉所有人命運的吉卜賽老頭子梅爾加德斯。黃渤,就是一齣好戲中的上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除了主角馬進,黃渤還在《一齣好戲》中演了誰|解讀《一齣好戲》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