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作者:張曉雨。

黎巴嫩電影《何以為家》上映很長時間了,筆者可以擠出時間去看,只是擔心自己的心臟受不了這部眼淚收割機的威力。但看完之後,我感覺卻是極度窒息。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經常聽說:“媽在,家就在”,“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

然而,《何以為家》里十一歲的新娘,十二歲的罪犯,他們的父母都在,可是天大地大,他們無以為家!

電影開頭出字幕時,一個長鏡頭從大片灰暗的房頂上慢慢掠過。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讓筆者想起另外一個國家—菲律賓。

兩年前去那裡,給我印象最深的也是沿著海岸線搭起的鐵皮屋頂。遠遠望去和在鏡頭裡,五彩屋頂呈現出一種彩虹般的美景效果。

但當你靠近它走進去你會發現,裡面沒有乾凈的飲用水,沒有照明電,冷時透骨寒,熱時蒸籠一般,那裡是一片不適合人居的暫時的避難之所。

而光鮮的旅游者住當地最好的酒店,看最自然的風光美景,在街道和很多房前屋後看到最多的是一個大孩子同時照顧著幾個更小的孩子,雖然他們臉上笑容燦爛如花,而從他們的衣服和腳上的鞋子可以看出他們的糟糕境遇,在那兒度假的日子里,我總是有一種無法釋放的沉重感。

《何以為家》里贊恩是一個不知道自己幾歲的男孩兒,說他十二歲也是進入少年監獄以後通過醫學推斷而得的,若問他生日是哪天就更是無從知曉了。

他是孤兒嗎?

不,他不是孤兒,恰恰相反,他父母雙全。

終於他的父母出現了,但不是給適學的贊恩開家長會,他們被傳訊到庭的原因是:

贊恩將他們告上了法庭。

案由是因為父母生下了他。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聽起來這是一個沒良心的熊孩子的鬧劇,但是當知道真相以後你一定會認為贊恩是對的。

贊恩是一個心思沉重的小孩兒,他雖然弱不禁風,但他總是憂心忡忡,臉上幾乎沒有笑容。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生活在溫飽難以保障的最低水平線之下,作為家裡最大的孩子,贊恩沒有任何選擇,只能幫助父母挑起養家的重擔,他羡慕坐校車上學的別人家的孩子,而他只能拖兄帶妹地在街上討生活嘗盡冷眼。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贊恩擔心來了月經的大妹妹會被父母賣掉

(他的預感是對的)

他擔心母親繼續沒有任何節制的產子

(他的擔心也是對的)

他擔心自己沒有身份未來何以安身

(他是黑戶,沒有任何身份)

他擔心弟弟妹妹重覆自己的命運,他操著父母都沒操到的心。

他為家邊上的雜貨店送貨,他和弟弟妹妹一起到街邊賣新榨的水果汁,他們不停地兜售能夠換錢的東西,他拖著煤氣罐的瘦弱身影讓髒亂的街道更加骯髒醜陋。

電影中有好多次鏡頭對準酣睡在沙發上的爸爸,桌上還有沒喝完的烈酒,媽媽艷俗的外表下一臉木然,下手打孩子倒是亳不手軟,一簾之隔在孩子們旁邊過性愛生活的夫妻,橫七豎八睡成一片的孩子。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這對夫妻沒有任何屬於自己的反思,真不知道這對夫妻小時候是不是也如此頹廢無腦,在菲律賓時看到最多的街景也是在太陽下懶懶地曬太陽的青壯年男人,而日常忙碌的是婦女和小孩兒。

贊恩擔心托他照顧的一歲多的約納斯被人抱走,他沒有離棄這個萍水相逢的小孩兒,只因為他不想成為那些他深惡痛絕的大人們。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雖然最後他將約納斯拱手賣給黑幫組織,那也是為了約納斯能在一個好人家裡平安長大(雖然他也懷疑這個願望無法實現)。雖然他也走了父母的老路,但是要求一個十二歲的孩子擔負起撫養約納斯的責任顯然是要求過高。

黑戶問題導致她的妹妹在緊急情況下無法在醫院獲得救助而死亡。對於一個到處充斥黑幫、人口買賣猖獗,這無疑是國家和政府的失職,而不能歸咎給十二歲的小孩的道德品行上。

“家”絕對不僅指的是一處安全的居所,它需要責任與愛的構建。現在三千六百行,行行幾乎都要求從業資格,可唯獨關乎人類和家庭未來的為人父母不需要明確的限定條件,完全出於本能和個人願望想生就生,這是超級荒謬的。

生孩子是致富手段嗎?

對於鼓勵生育的國家生孩子是一種福利,但是對於疲於奔命生存於貧困線下或是顛沛流離的難民來講,多生孩子卻是大人和孩子的枷鎖和罪與罰。

贊恩小小年紀,身上卻有一種歷經滄桑的疲憊,一種摸爬滾打混社會的老練,眼神里有一種絕望中僅存的微茫希望的光。他在怨恨之餘卻從未放棄改變自己以及弟妹命運的努力。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他將親生父母告上法庭,目的就是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同時也是為了給所有父母一個有力的警示。

有潛力成為負責任的父母的人們不願意多生或者乾脆不生,而沒有意識到責任的人們卻在不停地生。

為什麼越生越窮,越窮越生呢?

任何一種社會現象都不是憑空出現的,人類在自我生產和繁衍中正在踏上一條可悲的道路嗎?

如果說貧窮是原罪,那麼教育絕對也難逃干係。

當贊恩聽到母親說“上帝關上一扇門就,會打開一扇窗“是指死了一個女兒,自己肚里又懷了一個的時候,贊恩憤怒地罵道:“畜生”。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這是一個極其刺耳的咒罵,然而,我心裡卻也是如此暗罵,甚至還想重覆三次。

做父母麻木無恥至此也算人間奇葩了。也正是為了阻止母親沒完沒了地往這個世界上生孩子,贊恩才毅然決然地將父母告上法庭的。而且他開始從少年監獄打電話給電視直播節目也是為了讓所有父母看到,這尤其令人贊賞。

贊恩沒有接受過任何教育,他父母那個糟糕的樣子也沒有給他什麼好的啟蒙,為什麼贊恩有著這樣的自覺?

為什麼只有極少數的人有著珍貴的覺醒意識?

筆者仿佛能看到他對於生命那種敬畏的火苗,這是多麼珍貴的火苗,當贊恩獨自照顧小約納斯走投無路的時候,他也有樣學樣照著父母的身教“制毒”,但不同的是他大聲呵斥小約納斯不得靠近,這是多麼大的不同……

當有人問贊恩家裡有幾個孩子時,他的回答是“可多了”,仿佛他已經數不過來了。

這個世界上誰是最無辜的人?那麼答案一定是孩子。當我們忙著養生和長壽的時候,還有那麼一個極為弱勢無助的群體,還在苦苦地爭取能夠撐起一個家使他們健康地長大。

一朝辭此地,四海遂為家。人的一生就是在家和遠方之間遊蕩。

贊恩的飾演者就是一名背井離鄉的小難民,電影中的故事大部分是他的親身經歷。現在他已經和家人一起落戶安定了下來,他也開始了求學生活。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導演娜丁·拉巴基與主演贊恩·阿爾·拉菲亞

祝願他未來歲月順利安好,不成為他所憎惡的人,而是做一個幸福的好人。

而那些沒有被這部電影改變命運的小孩子們,他們將以何為家?

那些不斷被創造的新生命該如何保護?那些不合格的父母應該被如何處置?政府和國家又如何安之若素?

不可否認,生育權是基本的人權之一。全球二百多個國家,各有各的國情,有的國家鼓勵多生,有的國家人口爆炸,但是任何一個國家想要的都是優秀的人口,而不是陰暗角落“奴隸”的多多益善。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生人”是一個嚴肅的命題,“人生”也從來不容易。有的女人不遺餘力地呼籲男女平權,卻又用生育孩子來換取自己的生存和潑天富貴,難道這不是最大的諷刺?

最不屑於“不生孩子,女人的人生就不完整”這樣的論調,這個觀點的邏輯是從女人的個體角度出發,而不是基於現實和對另一個生命負責的角度。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帶新生命來這個世界是女人的天性和特權,不帶新生命到這個世界上受苦卻是女人的慈悲,帶人來這個世界並且盡心儘力愛她,才算是一個大寫的“人”(包括男人)。

男人管好下半身,女人管好自己的肚子,不隨意地創造一個新生命是合格父母的起碼自覺。理性地生,盡責地養,有計劃地生兒育女本身就是文明和智慧的行為。任何錯誤的惡性循環都應該被理性扼制。

不期待做父母的都能給兒女創造一個富可敵國的家,但願你能無愧於無辜的娃。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他將父母告上法庭,阻止母親繼續生孩子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