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一直以來,“變態連環殺手”題材的電影,都是不少人情有獨鐘的類型。

當中既有像“漢尼拔”系列(《少年漢尼拔》、《紅龍》、《沉默的羔羊》、《漢尼拔》)、《電鋸驚魂》系列、美劇《漢尼拔》和《心靈獵人》這樣融合哲學、心理學、犯罪學、高智商等元素的作品。

也有相對簡單粗暴,純粹娛樂性,以刺激的血暴作為噱頭的如《德州電鋸殺人狂》、《月光光心慌慌》、《驚聲尖叫》、《人皮客棧》、《隔山有眼》等系列電影。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紅龍》劇照

但這些電影中的變態殺手,其實並不是完全的虛構,而是在現實中都有對應的“連環殺手”原型。

比如《沉默的羔羊》中的漢尼拔和“水牛比爾”,就都或多或少參考了70年代最臭名昭著的“變態連環殺人犯”泰德·邦迪(Ted Bundy)。而電影改編的原著小說,故事靈感就是來源於華盛頓大學刑事學專家凱珀爾在泰德·邦迪幫助下,調查綠河連環殺手的真實經歷。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沉默的羔羊》劇照

最近,熱衷於改編真實事件,製作過高分紀錄片《製造殺人犯》的Netflix,就一連推出了兩部關於泰德·邦迪的作品。

一部是4集紀錄片《與殺手對話:泰德·邦迪錄像帶》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與殺手對話:泰德·邦迪錄像帶》海報

一部是電影《極端邪惡》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極端邪惡》海報

而這兩部作品推出的時間也非常微妙,正好是泰德·邦迪行刑30周年的日子,他本人已於1989年1月24日上午7點16分,在電椅上被執行死刑。

在敘事的視角和側重點上,這兩部作品也是完全不同的方向。

紀錄片是以Ted在獄中受訪的錄音帶作為賣點,輔以原始影像資料和周邊信息的補充,來介紹他本人以及他所犯下的數十宗謀殺案。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而電影,則是以Ted的女友Liz Koepfler的視角展開,聚焦其犯罪史和受審的過程,以及Liz長時間深陷對枕邊人是殺人犯事實的猜疑和陰影中。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原名西奧多·羅伯特·考維爾(Theodore Robert Cowell)的泰德·邦迪,1946年11月24日出生於一個單親家庭,少年時期雖內向、不合群,但學習一直不錯,進入華盛頓大學就讀心理學,參加了許多關於體育和政治的社團活動,之後離開西雅圖,來到猶他大學就讀法律系。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泰德·邦迪

而在這個時間節點,剛剛在西雅圖消停的數起年輕女性失蹤案,又蔓延到猶他州接連地發生。

但礙於當時的偵查和通訊條件,各州之間對案件信息也缺乏共享,一開始警方都沒把這些案件聯繫到一起,調查也一直毫無進展。

直到一個僥幸從Ted手中逃脫免遭毒手的女孩Carroll的報案,警方纔有了破案所需的線索和目擊證人,但Carroll的逃脫也激怒了Ted,犯案未果的他,當天內又殺害了另外兩個女孩。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僥幸逃脫的女孩Carroll

在大眾審美和朋友眼中,Ted帥氣的外表、充滿魅力和風度翩翩的氣質,一點也不會讓人把他和殺人犯聯想到一起。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甚至在庭審過程中,他給自己打造了一個有著英俊臉龐、迷人笑容、充滿魅力的個人形象,擁有了一大批女粉絲,他的自戀型、表演型人格也在這期間表露無遺。

有了外貌作為掩飾,Ted在犯案上也很有規律,開著一輛甲殼蟲轎車隨機物色對象,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換到一個新環境作案,加上他曾經參與過政府競選工作以及在負責針對女性犯罪的預防犯罪委員會任職過,非常清楚這些相關機構在調查此類案件中的不足和漏洞,使得他作案變得無往不利。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從1973到1978年間橫跨多州,被他殺害的年輕女性(最小12歲),在他承認下的官方數字是36位(真實的數字或許只有他自己知道),這些女性無一例外都遭受到強姦、性虐、姦屍、分屍等極端殘暴的對待,甚至在兩次越獄期間,也沒有停止犯案。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如果不是因為女朋友Liz把他的名字舉報給了警方,以當時的偵查條件,警方或許都不會註意到他,把他列入嫌疑名單中,更不要談被抓住和判刑了。

無論在電影還是紀錄片中,都用了不少篇幅在庭審的過程上,我們也見證了Ted聰明反被聰明誤的作死過程。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對於自己犯下的案件,Ted一直都拒絕用認罪來換取免除死刑的條件,始終相信自己最後能逃脫製裁。

作為法學生的他,也對整個審訊過程缺乏理性的判斷,高估了自己的辯護能力,每當他的辯護團隊為他爭取到一點有利的形勢,他總能很快用自己的表現揮霍掉,甚至還在庭審過程中“炒掉”辯護律師。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謝耳朵”飾檢察官

過分的樂觀和自信,也使得他在判處罪名成立和死刑的裁決出爐時,震驚之餘,還變得氣急敗壞,完全失態。

就像電影中法官在裁決後說的,“因你所犯罪行、手段之殘忍,表現極其惡劣、極端邪惡、卑鄙下流,對人性體現了極端的冷漠,因此你將被判電流處死”,電影也提取了其中的原話“Extremely Wicked Shockingly Evil and Vile”作為片名,意思就是“極端的邪惡,駭人的惡毒和極度的惡劣”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另外,法官還表示自己對他並沒有惡意,覺得像他這樣聰明的人,本可以成為一名好律師,也很歡迎他來到我的法庭工作,可惜卻選擇走了彎路。

電影中,出演Ted和Liz的,分別是顏值同樣爆表的扎克·埃夫隆莉莉·柯林斯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以青春、喜劇、愛情等類型影片為人所熟知的他們,相對以往,這次貢獻的表演同樣有著不小的突破,或許可以成為他們生涯轉型的起點。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莉莉·柯林斯的神顏

尤其是扎克·埃夫隆,基本是被欽點來飾演Ted Bundy的。

早在幾年前,包括粉絲和為Ted辯護過的律師,都覺得他們在長相上非常相似。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扎克·埃夫隆 & 泰德·邦迪

《極端邪惡》和《與殺手對話:泰德·邦迪錄像帶》的導演都是喬·伯靈格。

電影的劇本其實是他在準備紀錄片時才拿到的,選擇用比較溫和、不追求血腥暴力為噱頭的角度呈現的想法固然好,但執行得卻比較一般,劇情碎片化,觀感如紀錄片,在看完紀錄片後,更加印證了這種感覺,基本上就是換個視角+提煉的方式,有偷懶之嫌。

在成片質量上,這兩部作品其實都不算出色,但如果你對Ted Bundy這樣一個美國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連環殺手感興趣,那把這兩部作品搭配著看,給到你的信息量還是很足的。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對於Ted的作案動機,我們也只是從他在記者的引導下,用第三人稱的方式說出得知,“每次犯案後總會陷入某種欲求不滿的狀態,感覺下一次可能會更滿足”,意思就是永遠會有下一次,用現在流行的話講,就是“一直犯案一直爽,一直犯案一直不滿足”

Ted Bundy也讓人聯想到《製造殺人犯》里的Steven Avery,不帶歧視的說,後者從長相上,比前者更符合大眾對一個會犯罪的人相貌的想象。

但事實上,在兩季紀錄片播出後,我相信,目前更多人都會傾向於第2次入獄的Steven是無罪的。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Steven Avery

又或者此前18年的冤獄,真的把他給“改造”了,如果是這樣,那這部紀錄片的片名就能延伸出兩層含義了。

至於在現實中,我們可不要做一個輕易就被外表給迷惑的人,那樣吃虧的總會是自己。

– END –

作者:小輝叔影社(Hui-Movi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漢尼拔等恐怖“連環殺手”原型,Netflix兩部新片帶你認識他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