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羅馬》:她並非是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忠誠僕人

《羅馬》導演阿方索·卡隆(Alfonso Cuarón)曾在採訪中坦言:“不想拍一部用來懷舊的電影,我想拍的出現在我所理解的那段過去,個人的傷痕是如何與社會的傷痕交錯連接起來的”。

看《羅馬》,是一次獨特的觀影體驗。當海浪聲在我耳邊呼嘯,電影的故事情節,我的成長記憶,一下子仿佛在光速倒放。離開影院時,又好像什麼都忘了,眼前只有一層層朝自己洶涌而來的白浪。

《羅馬》:她並非是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忠誠僕人

對於過往傷痛的深刻記憶,導演作為追溯者,他的目的也許並不是去批判和追問,而是尋找記憶中的客觀事實和邏輯聯繫,因為記憶深處的感知某種程度上是我們前進的動力和道路選擇的根源。

正如詹明信(Fred Jameson)所說,作為真實的歷史,是無法直接描繪的,只能將它當作難以明確表述的背景,藉由描繪各種具體事件來留下它的印跡。

《羅馬》:她並非是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忠誠僕人

在中國第六代導演中,通過作品,對於個體命運緣由的追問比較典型的是王小帥導演。從《青紅》到《我11》,再到《闖入者》,都在講述和追問“三線建設”對一群人命運改變的故事。

王小帥的人生經歷,從上海到貴陽,從貴陽到武漢,從北京到福建,他的整個成長是被大時代裹挾著走的,直到他意識到某種信任無望時,才做出了真正改變自己命運的決定,放棄一切回北京。

《羅馬》中柯里奧其實也經歷個體生命覺醒的過程,只不過導演沒有直白的表達,一切都是隱晦的,難以言說的。

有影評說:“柯里奧從這個被寵壞了的中上階層家庭獲得了終極的大愛,她幾乎被他們接納為家庭的一員,但結果只是讓她在身體和情感上都被他們進一步剝削利用。”

《羅馬》:她並非是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忠誠僕人

導演借用柯里奧與這個家庭的“和諧”展現的是階級差異,但這種“情感控制論”其實還有著更加廣泛的意義。

這個意義通常表現在家庭的內部關係之中,夫妻之間,父母與子女之間,而尤為明顯的是父母與子女的關係。

我們現在能夠越來越清醒的意識到並且開始反抗一種說法——父母永遠掛在嘴邊的“我是為你好”,此種說法較為普遍的表現就是對子女工作和生活方式的干預上,這是一種情感控制。為什麼我們越來越多的提出這種反抗,換一種說法,就是對“原聲家庭的控訴”,這是因為我們自身也有了一種覺醒,作為個體自由的覺醒。

《羅馬》:她並非是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忠誠僕人

被那場生死邊緣的徘徊刺激後柯里奧說出了積壓心中已久的情緒——我本不想要她的。相比於新生命到來的欣喜,我想她同時擔心的還有自己處境的失衡,當抱著已經沒有呼吸的女兒時,她的傷心也確因母愛的無能為力。

《羅馬》:她並非是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忠誠僕人

當初站在新生兒病房外,柯里奧的內心是矛盾的,她的處境和階級地位決定了這種矛盾的必然;當她抱著女兒的時候我想她也依然是矛盾的,畢竟這個孩子來自另一個懦弱且不愛她的男人,換言之,她矛盾和痛苦部分來自於自我生命的不純粹。我當然不懷疑母愛,也相信母愛足以包容一切,但是這樣的矛盾畢竟是真實存在的,那是人性。

《羅馬》:她並非是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忠誠僕人

當她和雇主一家在郊外游玩,她說這裡很像她的家鄉,很美好,可是導演給了一個大全景的人物背影,此刻柯里奧心頭的烏雲還未散去,凝聚在這團烏雲中的有失去孩子的痛也有自己生命不純粹的惆悵,直到經歷了那次生死之後,她才真正得到了某種解脫,這種解脫是源於她不再糾結於自身的這種矛盾,旅行回來,她對女伴展現出這段時間以來從未有過的輕鬆:我有很多事要和你說,畫面之下仿佛有種個人主義精神的暗流在涌動。

《羅馬》:她並非是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忠誠僕人

一個人的生命是否有詩意與身份無關,與階級無關,對“人”的任何附加條件在“個體詩意生存”只能遁形,這種詩意有著超越任何物理性時空的優越性,對每一個生命而言都是平等的,顯然,她的女雇主沒有,她的不負責任的男友也沒有,她獨具這份超越階層的心理優越感,因此她的內心是平衡的、穩定的,於是影片的人群中唯獨她可以單腳獨立,這種相同的隱喻也同樣存在於她在廚房、卧室和客廳花園平靜走動的畫面,事實上,平行移動的還有攝影機。

《羅馬》:她並非是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忠誠僕人

她的平衡感還來自於她把工作和自我分得很清楚,工作只是生存,這並不影響到她的個人尊嚴,她不需要靠這份工作去成就她的個人價值,也因為是工作,她同樣擁有著擺脫這種身份的自由。

特別是影片中有一個畫面,在海邊旅館,女雇主告訴孩子們真相後,他們坐在花園中,另一邊是熱鬧的派對,畫面中的站位很有意思,柯里奧是獨立在這一家人之外的,我看到有影評說“她並非是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忠誠僕人”,我覺得很對。

在海邊救回險些被海浪捲走的小孩當然是出於一種本能,是源於愛,與職責無涉,她有一種作為人的自覺,這種自覺讓她的“階級意識覺醒”成為了一種可能。

《羅馬》:她並非是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忠誠僕人

導演對女性的關懷是具有革命性意義的,他安排了一個巧合,柯里奧正是在費爾明拿著槍出現的驚嚇下而流產的,雖然錶面是導演對兒時的追憶,但卻有著非常先鋒的表達,任何生命都值得尊重,任何生命都有追求自我人生完整性的權利。

如果一個生命的完整性要靠另一個生命來成全,那麼這個原始命題就不成立,就像一個女人有權力決定自己是否要小孩,與長輩無涉,然而現在有一種很古老而普遍的現象,就是他們認為沒有後代延續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羅馬》:她並非是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忠誠僕人

圖片來源於網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羅馬》:她並非是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忠誠僕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