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綠皮書》:白天不懂夜的黑?

《綠皮書》:白天不懂夜的黑?

電影《綠皮書》拿到91屆奧斯卡最佳男配、最佳影片、最佳原創3個獎項。還獲得金球獎什麼的。

可之前,導演彼得.法拉利低谷徘徊10年,他的《電影43》被評為34屆金酸梅最差導演獎。

慘到不能再慘。

選一個十年不鳴的導演,難道算準他會一鳴驚人。是個謎。

這部豆瓣8.9的電影,並不像典型的喜劇,沒來由地誇張和搞笑。

順著公路馳騁。掠過風光如畫的連綿山林,美國南部種族歧視的一段往事被打開。

咳咳。感冒啦?……是想說怕劇透的請止步。

《綠皮書》:白天不懂夜的黑?

1.

1956年,願意接納黑人表演的,在美國南方城鎮少之又少。

但阿拉巴馬的伯明翰抵不住黑人歌手、爵士鋼琴家納特.金.科爾的炙手可熱,邀請他去市政廳演出。

這是第一個被邀上臺的黑人。

演出開始遭到了攻擊。

一幫人衝上去不許科爾演奏白人音樂,並把他拖下臺暴打。

紐約比南方開化很多。

謝利博士是黑人,每天在卡內基音樂廳演奏鋼琴,已經擁有頂級富豪的生活。

可得知了科爾事件後,他坐立不安。六年了,不平之氣一直在胸中亂竄。

當一件事被揭示,再賦予它內核意義,仿造科幻作家劉慈欣說的,那麼會帶來宗教般的感覺。

這種宗教般的感覺,催生了謝博士無所畏懼的勇氣。

他不能作壁上觀。他要為南方黑人同胞獲得與白人平等的權利地位做點什麼。

他能幹什麼?

他是鋼琴藝術家,做不出暴力相向的事情。

所以,他要去……演出。

1962年,謝博士放棄在紐約多於南方的3倍收入,效仿科爾,南下8周。

唱片公司沒法打消他們的賺錢機器謝博士的突發奇想。

推薦了據說是很會協調關係的白人托尼做司機和保鏢,護衛謝博士瀟灑走一回並順利返回。

托尼是白人,意大利移民,退伍後十幾年不是在清潔公司開垃圾車,就是在夜總會做打手。

在紐約,謝博士和托尼是不可能有交集的,而他們一起上路會怎樣?

想想都知道。

《綠皮書》:白天不懂夜的黑?

2.

一上路,謝博士就對托尼粗俗不堪的舉止諸多意見。

他不斷提醒托尼專心開車。

不要在車內吸煙,不要在車內吃漢堡,不要亂扔東西。

不要去參與混混的街邊賭博。

把便利店門口撿來的石子放回去。

而托尼覺得謝博士像個事逼。到處看他不慣,嘮里嘮叨這不對那不好。

可真到節骨眼上他又束手無策,沒半點行動力。

二人磕磕絆絆,剪不斷理還亂,爭吵不休。

不過,漸漸地,謝博士瞭解到罩在托尼簡單粗暴外表之下的,是一顆善良和負責任的心。

看在錢的份兒上,托尼對謝博士的吹毛求疵不大在意,甚至在車上也逗他吃一塊全家桶雞胸脯。

每周125美元耶。

一大家子等米下鍋的負擔。托尼有心乾好這活兒,不想再和人比拼吃漢堡拿獎金去交水電氣費。

是在漢諾威吧。演出前,托尼看到臺上一架扔滿了紙屑垃圾的雜牌鋼琴。

他提示要按合同換一臺施坦威,對方毫不理睬。托尼一拳就溝通完畢。甲方立即照辦。

在肯塔基,托尼假意摸槍,在群毆中解救了喝醉的謝博士。

謝博士被警察銬在基督教青年協會的水管子上。

托尼掏出夠買兩件高級西裝的鈔票,領出了正受侮辱的謝博士。

托尼深諳底層規則,受人錢財替人消災。

可謝博士不但不感激托尼,還指責他:他們用錯誤方式對待我,你卻用賄賂獎勵他們。

對那幫不准黑人使用室內衛生間的無恥白人,謝博士卻與之寒暄有說有笑。好像要專門表現自己的良好教養。

托尼對此嗤之以鼻,如果不讓我上廁所,我會在演出大廳就地解決。

刁難接踵而至,謝博士除了鬱悶,就是任人擺佈。過後,又指責托尼不該用拳頭和金錢解決問題。

某夜大雨傾盆,托尼開車走錯路,警察罵托尼是半個黑人。

托尼想都沒想,立即砸破了那警察的鼻梁。二人被抓進當地警署。

眼看要錯過伯明翰的演出。謝博士打電話給自己的律師。律師找到美國司法部長博比.肯尼迪,二人才被解禁。

在沒有被啟蒙的地方,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相對而言,拳頭、金錢和權勢好像特別奏效。

這一點,托尼走到哪裡都秒懂。

越是落後的地方,越要因地制宜。啰啰嗦嗦講道理,不如奉行實用主義。

《綠皮書》:白天不懂夜的黑?

3.

從紐約出發,到匹茲堡,到漢諾威,到錫達拉皮茲,到肯塔基,再到羅利。

越往南,種族歧視無一不體現在細碎的事情上,攪得謝博士好傷心。

謝博士3歲跟母親學琴,走遍佛羅里達教區。天分被人發掘,資助他去深造。

謝博士成了列寧格勒音樂學院第一個黑人學生。他在那裡學習了勃拉姆斯、貝多芬、肖邦和李斯特。

除了皮膚黑,謝博士內瓤全被改造成細膩敏感養尊處優不諳世事,並有些矯揉造作的上層精英作派。

骨子裡,他早已和黑人沒有半毛錢關係。

也因此,謝博士對不公禮遇和刁難,極度不適。

歡迎晚宴沒有瞭解他的飲食習慣,把他當一般黑人看,特意為他上了家庭炸雞。

他謝絕參與巷口博彩,他的同胞不吝狠狠挖苦,來一盤會臟了你管家的西裝?

在南方,他就是一個老黑。

什麼鋼琴家藝術家,人家不懂,也沒人買賬。地位還不如他的司機托尼。

他不能和白人一起就餐,不能住同一間旅店,不能用同一個衛生間。

看見梅肯櫥窗里陳列的西裝,謝博士覺得不錯,店主卻拒絕黑人試穿。

謝博士遠遠看著被曬得焦頭爛額的黑奴在田裡鋤地。黑奴們也拄著鋤頭與他對視。奇怪這哥們不是司機,而那個白人是?

謝博士早已脫胎換骨,屬於另一個階層,他轉身拉開車門絕塵而去。

但內心對黑人被侮辱、被歧視、被欺壓,又無處說理的境遇感同身受。

他來時是有心理準備的,但還是備受煎熬,鬱悶苦惱。

紐約白人雖然還殘留歧視思想。包括托尼,他就把黑人喝過水的杯子扔進了垃圾桶。

但比南方進步多了,白人已經接納與黑人平起平坐的事實。只要發工資,白人為黑人老闆打工也很普遍。

出發前,唱片公司交給托尼一本綠皮書指南。

提醒已經被北方文明滋養出自尊的黑人兄弟重返故鄉時,不要忘了遵守老規矩。

書里詳細標註了黑人只能進的餐廳和旅店。在那些日落鎮,晚上8點後不能外出,否則會被抓捕。

就像偏遠地區的鄉規民俗,不可輕易違反,否則會被浸豬籠,後果不堪設想云云。

1935年5月,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借道彞區,司令員劉伯承身披察爾瓦,和彞族沽雞首領小葉丹歃血而盟,拱手結為兄弟。

之後,部隊穿過彞區歷時3天,毫髮無傷。之前,從沒人敢踏入彞區半步,進去就是有去無回。

這即是入鄉隨俗,在什麼山頭唱什麼歌。端著架子無疑就是找不自在作死。

《綠皮書》:白天不懂夜的黑?

4.

謝博士的不適,是想太多。

終於有一天,他酒後拋棄謙謙君子模樣,給托尼吐苦水。

南方黑人同胞並不接受我。我也沒法融入他們。

看我彈琴,白人覺得他們高雅。當我走下舞臺,又變回老黑。完全感受不到尊重。

想得太多就是沒事找事。

有人欣賞鋼琴演奏,禮尚往來就好,未必需要依照別人的看法而活。

到南方轉轉,未必需要去烈日下墾荒,扒在地上玩紙牌,以示自己有同胞感情。

可謝博士鑽牛角尖,認為自己不上不下,不著四六,很是鬧心。

這就是富裕後,自然而然就想要的東西:尊嚴。

以為我富了,誰都應該接納我,尊敬我。

其實不然。

林肯1862年簽發《解放黑奴宣言》,到1962年,整整100年了。

但南方白人對黑人的歧視仍然無處不在。誰會輕易把優越等級自動出讓?

謝博士無論怎樣有錢,但還是個黑人。所以,在這裡同樣得不到尊重。

如果是托尼,從來沒有得到過,就沒什麼感覺。得到了又被剝奪,才會痛苦萬分。

寄希望一次表演能改變什麼,結果把自己搞得狼狽不堪,差不多整散了架。甚至性取向也被當成把柄逮住。

這一點,托尼門兒清暗黑。告訴謝博士,你這事被泄露出去,還怎麼演出。

謝博士更感覺受了傷害,惱羞成怒:這隻是一次意外,希望你沒有賄賂他們。

托尼不悅:我沒別的選擇。雇我就是保證你順理演出,至於採取什麼方式,你不用操心。

其實,謝博士早已察覺自己的不成熟和天真,自己那套說理在南方行不通。

就是賭氣而已:不需要你為我的職業生涯擔心。你是為你自己。怕耽誤演出拿不到報酬。

固然是,又有什麼可指責的呢?

托尼跟了一路,對謝博士和實際脫節,不知好歹感到無力。

他實話實說。

你對你的黑人同胞一點也不瞭解。他們吃什麼,怎麼講話,如何生活。你知道嗎?

但我瞭解。因為我住街邊,每天要忙著把食物放在家人餐桌上。我的生活比黑人還要黑人。

謝博士不跟托尼爭,他就是為消除種族歧視,拯救同胞才南下的。

可他終於發現,原來自己都沒把自己打理清楚,還想拯救別人,甚至還需要托尼的保護。

真是可笑。

謝博士早已脫離了生存問題,進入有尊嚴的層次。托尼需要養家糊口,蹲在解決生存問題的層次。

尊嚴是謝博士的大事,不惜少掙錢也要南下聲援科爾,屬於精神追求。托尼南下是開車掙錢,屬於物質追求,尊嚴排在其次。

謝博士來到南方,掉到如同托尼的層次。

又聯想到在紐約一些錶面被尊重,實際還是不尊重的細碎事情。

呵呵,以他的善感多愁,就心事浩茫連廣宇,自己折磨自己了。

《綠皮書》:白天不懂夜的黑?

5.

“尊嚴”屬於文明進步、社會進步的範疇。

文明進步需要社會達到一定的富足程度,需要經濟發展打基礎,做支撐。

種族歧視,以及等級歧視由來已久,是客觀存在,不是一天兩天幾次表演就能消除的。

不放棄消除種族歧視的目標,併在此過程中,逐一解決出現的問題很重要。

換句話說,當向著目標前進的時候,障礙會一個個出現。這是社會、環境條件還沒有達到那個層次的必然現象。

所以,消除障礙也是達到目標要做的事情。

托尼選擇“障礙”能夠接受的方式,避其鋒芒,繞道而行。是有點猥瑣,但有效率。

作為謝博士,面對就是了,不消過於敏感。

過於敏感會把個人情緒和目標任務攪在一起。

所謂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天干餓不死手藝人。這次的任務就是演出,演完走人即是。

可謝博士被南方黑人的處境刺激到了,開始很懵,後來白左。硬扛。

他小宇宙爆發,要挑戰陳規陋習。

斯文人牛起來,也是很嚇人的,百煉鋼化繞指柔。

在伯明翰。他不同意像凱爾特人籃球俱樂部的那幫男孩,躲躲藏藏地用餐。

要麼在飯店和白人一塊吃,要麼取消表演。管它有沒有400多個破落貴族對高雅三重奏翹首以待。

他堅決不用飯店外廁所,也不接受托尼在路邊釋放的建議。就要在兩場演出的間隙回旅店解決。

讓那些酸腐土豪劣紳多等等。讓他們知道都生而為人,黑人也是有尊嚴的。

他就是要獲得尊重,堅持用上等人的文明習慣行走南方。

他對托尼說:拳頭沒法讓你獲勝。只有尊嚴。尊嚴才能讓你最終獲勝。

托尼對謝博士的話是半信半疑的,但突然覺得碰得滿頭包的謝博士很有勇氣。

對種族歧視的思想行為你不碰我不碰,就是姑息養姦,或該叫助紂為虐。

謝博士喋喋不休地講道理,就是一種不退讓不妥協。

即使他也動用權勢,走司法部長的後門,他也沒有退讓。

那是清醒的動用權勢,是不得已的動用權勢。

謝博士並沒有因為動用了權勢,就認為動用權勢不垃圾。

謝博士的不退讓不妥協,體現了一種消除種族歧視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的不懈努力。

托尼對謝博士刮目相看,心生敬佩。

其實,謝博士也是跟托尼學的:對魔鬼無需講理。

看明白事實,整理好自己的思想,就會丟掉幻想,放下情緒,該幹嘛幹嘛。

《綠皮書》:白天不懂夜的黑?

6.

旅程讓謝博士和托尼接近了現實世界。重新認識了自己,瞭解了彼此。

謝博士向托尼學會了你不仁我不義。托尼向謝博士學會了給妻子寫信。

友誼也順便發生,他們維持了一生。

是的。

《綠皮書》的靈感源自一段真人真事。

《綠皮書》:白天不懂夜的黑?

End

圖片來自百度,謝謝原作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綠皮書》:白天不懂夜的黑?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