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韓國電影《證人》,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

律師題材電影,多少還是會聯想到站在正義面前的《辯護人》,那個鬥士展示了什麼叫做律法人的氣節!而《證人》這部電影或多或少,同樣在正義與利益之間,存在一桿搖擺的天枰。更值得探究,去深層的嚴正拷問,是來自律法人的職業操守與良知的較量……

對男女主角均不陌生,《鐵雨》中的鄭雨盛,《婚紗》里的金香起,韓國確實不缺乏好的演職人員,即便小人物也是帶著魂的。尤其2000年出生的金香起,且不說這部《證人》里飾演“自閉症”表現出色,前些年的《與神同行》系列也是讓人耳目一新,不覺贊嘆的。題外不得不提的還有《熔爐》出道的金賢秀,《道熙啊》的金賽綸……童星長成的她們,依然本著演戲的素養,有著同輩甚至是前輩所沒有的靈性與高超的演技水準。新中老生代,同台飆戲勢均力敵的場面,在捨去其他骯髒的詬病,韓國娛樂圈批量製造的大量影片中,確實可圈可點。

韓國電影《證人》,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

國內拿的出手的演員,數來數去或許全是些老戲骨,新生代大多都是走的偶像套路,能靜下心來把演戲當做職責敬畏著的,鳳毛麟角。這裡不得不吐槽流量明星造就的畸形中國娛樂圈,另外某種程度上,觀眾的取向也決定演職人員的發展。


話偏了,言歸電影。今晚剛好也巧合下簡單瞭解了“社恐”這個名詞,因此多做了些深入“自閉症”的對比。“自閉症”一般是一種先天性發育障礙疾病,自閉症患者是沒有交往的欲望的,不喜歡與人相處,喜歡一個人靜靜帶著。影片中智宥就經常一個人自言自語,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而社交恐懼症不同,“社恐”往往內心還是渴望與人交往的,但是因為內心的自卑,過於在意別人的眼光,躲躲閃閃伴隨著恐懼,讓其望而卻步與陌生人交往。社交恐懼症久了,可能會很習慣於一個人,從而慢慢發展為一種後天的自閉。

“自閉症”與“社恐”的最大區別便是,“自閉症”患者通常無論對陌生人還是親朋好友,均可能出現極端無法控制的暴戾亦或者精神失常。在一定外界的刺激下,作出過激的行為,像影片中智宥看到凶殺案時,強烈的不適使她抓狂,父母也無法安撫住。而“社恐”僅僅為情感的抑制,只是對社會人際交往信心不足,從而害怕走出去,寧願困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安逸。


<我成為不了律師,但我想做證人>

作為整個案件的關鍵核心,智宥這個證人便像一片葉子投入湖海的漩渦中。若是個正常孩子,那麼影片就無需再多波折,偏偏智宥是個自閉症患者,而由此抽絲剝繭的一點點深入。多少讓觀眾對自閉症多了一層更深刻的認識,體味同理心。打小智宥是逃避自己是一個自閉症患者的,她聰明,所以有那麼點點清高。上正常的學校,即便明知會被同學嘲笑,也會表達自我感官認知里的真理——雪做的被子這話是假的,因為蓋雪會是冷的。

害怕狗叫,拒絕陌生的律師靠近,被中介大叔稱作神經病,被助理律師下斷論這樣的人出庭作證,只要讓她說話,這官司就贏定了。諸如此類種種,恐怕只是智宥15年生命里的一角罷了,她本就是在別人的嘲諷與否定中成長起來的。因此渴望證明自己,她想要證明給別人的不是她“媽媽”心裡的多聰明,而是她智宥是一個正常人!這是她希冀在這個社會中渴望得到的認可。

韓國電影《證人》,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

所以她出庭作證,以一個平等正常人的身份。可偏偏造化弄人,越努力想要證明的,越容易被別人撕得粉碎。觸痛她內心傷痕的,恰恰是剛剛與她交好的男主,當庭脫口而出的“精神病”,這一刀扎得她窒息。就像當時吃飯時,藍色軟糖是可以信任的,黃色給男主楊順昊的代表距離。而就在這個黃色逐漸變為藍色可信任時,卻發現這是帶著假面偽善的壞人。這份信任,讓本就對陌生人持懷疑的她深深沉入湖底。

韓國電影《證人》,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

然影片總要積極向上的,也更襯托智宥這個女孩的堅強。因此,毫無懸念的她用自己的聰慧征服了在場庭審所有人。影片最後,智宥那句“因為不用再裝正常了”,她在正視自己缺陷的同時,走出了一個新的天地。一直覺得智宥和信惠同學一起上下學,有違“自閉症”患者行徑,或許這裡的“裝”能多少做了交代吧!

言外,在當下大城市生存的人,我們隨時都在匆忙趕往公司的路上,隨時都在加班,隨時都低著頭刷著手機……公交車上唯有報站的聲音,地鐵上鐵軌的嘶鳴。大城市裡如此孤獨,其實你我都像極了自閉症的孩子!


<我是一名律師,我想做一個好人>

男主楊順昊,46歲單身未婚,或許有些揶揄鄭雨盛自己現狀的感覺,耐人尋味。因了父親這個老好人給別人擔保,而導致欠債纍纍的干係,男主多少對“好人”這個字眼是有些不屑的。他曾也是律法界的鬥士,舉著牌子《廢除國家安保法》時的他年輕而富有正義感。但猶如染缸中起起伏伏,對這個律法界、乃至政治的骯髒游戲瞭解透徹。明白“錢”與“權”所主宰驅使的社會運轉,正義這樣掛在嘴邊的口號實在太過於單薄。

韓國電影《證人》,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

韓國電影《證人》,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

他的心性從一開始便是朝著生活中的錢去的。所以他父親才會周而複始的,用女朋友來規勸他,生活的另一部分真諦。即便是同性戀也認了,空守老人缺子女關愛的心情可見一般。影片中有個細節讓人很不是滋味,當男主的父親詢問金秀仁時,提到金秀仁離婚後有個女兒。父親那一句“不如養條狗”,很讓人憤懣不平,韓國重男輕女的現象竟然比咱們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簡直也是讓人不得不吐槽。

韓國電影《證人》,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

當然最終男主是把他喂了狗的良心撿了回來的,當了一回好人,卻擯棄了作為律師的職業操守。這樣做的對錯,估計會是理性與良善之間的較量。這樣的戰爭場面,我沒辦法理順到底幾何對錯,索性略過。


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這是這個影片多次提出的質問……

金萬虎(死者的兒子)與男主楊順昊交談時,間接的暗示人是不可信的,更相信數字,引導男主楊順昊去找到關鍵性的監控證據——死者金恩澤去超市買丁烷瓦斯。而這些其實是個圈套,人可信嗎?金萬虎的假面何其讓人厭惡。

韓國電影《證人》,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

韓國電影《證人》,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

保姆一直唯唯諾諾,裝出一副弱小無助的樣子。待得脫出牢籠,那讓人脊梁骨發涼的訕笑,多麼滲人!人,活在謊言中的軀殼罷了。

韓國電影《證人》,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

媽媽時常對著智宥發怒,卻是愛著她;好友信惠每天對著智宥笑,卻是不喜歡她的。人,是不是很善於偽裝?

韓國電影《證人》,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

我們所置身的城市璀璨,信任危機也是頗讓人覺得可詬病的亂象。這畸形的病態,就像一隻猛獸般正在逐步吞噬人與人之間的社交,讓社恐亦或者自閉更加的趨向一個孤獨的空間。有時候並非自己選擇孤獨,而是環境造就,不得不獨自為舞。

所以請對周邊的陌生人好一點,為他人多添一些陽光,多一個笑臉,你的世界也會更加絢爛……

想說的很多,匆匆了結吧,困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韓國電影《證人》,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信?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