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寫在《千與千尋》重映之前,美少年琥珀的前世今生

“賣情懷”這個詞,從趙薇拍了《致青春》以來越來越常見。由於這個詞本身含有一定的貶義,但凡牽涉其中的電影就會被批判。就中國影視界最大的IP《西游記》來說,電影有《大話西游3》,動畫有《大聖歸來》,都是毀譽參半。

但是說來也奇怪,去年12月宮崎駿老爺子的《龍貓》時隔三十年又來中國重映,非但沒被人說賣情懷,竟然還斬獲了1.74億的票房,11月引進大陸的柯南第22部劇場版《零的執行人》都沒能打過這隻龍貓,這是為什麼呢?宮崎駿的動畫究竟有什麼魔力,值得大陸人如此寬容?

寫在《千與千尋》重映之前,美少年琥珀的前世今生

《龍貓》與《千與千尋》中國版海報

繼去年《龍貓》重映之後,近日居然又傳來了《千與千尋》即將登陸大陸院線的消息——距2001年《千與千尋》在日本上映已經過去整整18年了啊!隔壁尿褲子的小孩都娶媳婦兒了啊!發行方你們這18年都去乾啥了啊?小學的時候這片子我都看過無數次了啊!出於好奇我還是手賤打開了相關新聞來看,海報上那個身著熟悉綠白條紋上衣的千尋獨自站在高大的湯屋面前,仿佛即將踏上一段奇幻冒險之旅——這鮮艷奇妙的色彩、突然涌入腦海的各種熟悉的劇情,不行!我又想重溫一遍《千與千尋》了!

好吧,宮崎駿爺爺,你贏了。

寫在《千與千尋》重映之前,美少年琥珀的前世今生

《千與千尋》劇照

記得那是上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家裡剛剛裝了電腦,但是無奈住在鄉下,有電腦但是沒有網線,就只能每天打打單機游戲,動畫片都沒得看。有一天,上高中的鄰居哥哥來我家用電腦,順便將U盤裡幾部動畫片給我拷到了電腦里,其中就有一部名叫《千與千尋》。

在看《千與千尋》的時候,相信不少小伙伴都有這樣的疑問:片名為什麼叫“千與千尋”呢?看過電影之後我知道“千”是千尋到了湯屋之後被湯婆婆奪去名字之後的稱呼,但是將兩個同屬於一個人的名字排列在一起是不是有點奇怪?一般不都是兩個不同人的名字才合理嗎?比如《舒克和貝塔》。

這就要談到影片的原名了。《千與千尋》原名為《千與千尋的神隱》。

“神隱”是什麼意思呢?它是一個日語詞彙,意思是人類由於某種原因被神明帶走,因而在人類世界突然消失了。就字面意義來說,我國也有類似的神話傳說,比如“懷舊空吟聞笛賦,到鄉翻似爛柯人”中的“爛柯人”典故,講晉代一名樵夫王質上山打柴,誤入兩名仙人對弈的山洞,看完一盤棋後,回到村裡發現已經過了一百年,手中的斧頭柄都爛掉了。

寫在《千與千尋》重映之前,美少年琥珀的前世今生

“爛柯人”典故的不同版本

但是在我們的語言中並沒有與“神隱”一詞相近的詞語,所以翻譯人員直接省略了這兩個字。“千與千尋”四個字朗朗上口,而且大陸觀眾一眼看上去不明覺厲,就保留下來了。

而“千”與“千尋”雖然是同一個人的名字,但是代表了不同階段的女主角千尋,她從現實世界到異世界,又從異世界成功返回現實世界,這其中經歷了無數的磨難和歷險,她成長為了一個成熟勇敢的孩子。所以“千”代表沒有成長之前的她,“千尋”代表成長後的她。“千與千尋”合起來放在一起,頗有一絲精神分析的成分在,類似的電影名字小林想到了近年的《七月與安生》。

至於臺灣翻譯成《神隱少女》,缺了點宮崎駿的深沉內涵,並且向魔法少女之類的濫大街題材靠攏了。

寫在《千與千尋》重映之前,美少年琥珀的前世今生

《千與千尋》劇照

說完電影名字,我們來談談影片的起源與內涵。

2018年夏天,徐克《狄仁傑之四大天王》上映,片中最後一段劇情里,由於幻術影響,主角團們看到了巨大的身上長滿眼睛的天王,這一極具玄幻色彩的創意來自徐克,天王的概念圖也是他親手畫的。由此我才知道,原來徐克是個被電影耽誤的漫畫家。

早在1997年,徐克曾監製過一部動畫片《小倩》——沒錯,就是《倩女幽魂》里的小倩。而宮崎駿與徐克早年相識,於是借鑒了《小倩》里的諸多創意,最明顯的當屬寧採臣無意間闖入鬼界、小倩的姥姥和湯婆婆的形象類似、以及輪迴列車與水上列車類似的幾個細節了。

寫在《千與千尋》重映之前,美少年琥珀的前世今生

《小倩》中的姥姥和《千與千尋》中的湯婆婆對比

想要深入瞭解一部電影的內涵,那麼就必須結合影片誕生之時的社會環境來看了。《千與千尋》誕生之初,日本剛剛經歷了泡沫經濟,所以這部影片才在日本一直高居票房冠軍的位置,原因是它不僅是給孩子看的電影,更是戳中了無數成年人的內心。

影片一開始,千尋一家人搬家到鄉下去,當時的日本人一看就知道,這是當時典型的由於經濟原因不得不放棄城市生活的一戶人家;千尋一家人在樹林里發現一棟爛尾樓,千尋爸爸說這是房地產擴張的半成品;穿越那棟建築之後,千尋父母開始吃老闆不在的攤位上的食物,象徵了當時日本社會上大面積的信貸擴張……

寫在《千與千尋》重映之前,美少年琥珀的前世今生

千尋爸爸吃的這是啥?看上去好好吃的樣子

當然,這些暗合社會環境的涵義對於大陸觀眾來說基本無感,我們更加關註的是影片中千尋的奇妙冒險經歷,和其他奇奇怪怪的配角們。至於小林我,小時候看《千與千尋》也是第一次接觸這種具有人文關懷意義的動畫電影,一時間根本不明白它的豐富內涵,甚至把它當做瑪麗蘇偶像劇來看。

假如《千與千尋》是瑪麗蘇偶像劇的話,白龍肯定就是男主角了。當時很奇怪白龍的身份,既然他曾經救過千尋,那麼他是人類嗎?

其實,白龍並不是人類。他是人類世界名為“琥珀川”的一條河的守護神:賑早見琥珀主。這一點小林是完全沒想到,話說河神不都是奇形怪狀的老頭子嗎?我們大陸觀眾哪裡見過這樣的美少年做河神的啊?

寫在《千與千尋》重映之前,美少年琥珀的前世今生

《千與千尋》劇照

這就又要提到日本人跟我們的不同的信仰和觀念了。日本人認為,在他們的國度有著八百萬神明,數量等級什麼的先不提,關鍵是他們認為生活中隨處都有神,而且大多數神都有著美好漂亮的近似人類的外形,或者說,“神樣”——神明本就是人類死後形成的。具體的理念可以參見《野良神》《地獄少女》等動畫。

既然不論戰神、死神都可以是漂亮的少年少女,那麼區區一個河神怎麼就不能是個美少年了呢?

寫在《千與千尋》重映之前,美少年琥珀的前世今生

《野良神》夜鬥與《地獄少女》閻魔愛

話說回來,琥珀川這條河由於人類長久以來的祈願產生了河神琥珀主,琥珀主的真身是一條白龍,它常年在清澈的河流中遊蕩,如同衛士一般守護著一方水土的安寧,這才有了千尋小時候意外墜河,被白龍救起的事情。

後來,戰後的日本經濟飛速發展,房地產快速擴張,琥珀川被填平,原來的河床建起了高樓大廈。守護神琥珀無處可去,最終被湯婆婆收編進了湯屋團隊,幫助湯婆婆做了無數斂財的壞事,琥珀內心深處知道這是不對的,但是他無法逃離湯婆婆的控制,直到千尋意外闖進了這個奇幻的異世界。

寫在《千與千尋》重映之前,美少年琥珀的前世今生

《千與千尋》劇照

如果說琥珀是被觀眾喜歡的男一號“小白”,那麼無臉男就是男二號“小黑”了,別說,同樣是男性角色,他們兩個在形象顏色上倒是形成了鮮明反差。

如果說湯婆婆控制的整個湯屋是等級森嚴、唯利是圖的現實社會的縮影,那麼無臉男就是游離於社會邊緣的透明人一般的存在。湯婆婆他們根本都沒有註意到過無臉男的存在。

但是無臉男不是完全隔離於這個世界之外的,他總是站在湯屋外是橋上,說明他是對燈火通明的湯屋十分嚮往的,但是他不知道要如何融入那個活色生香的世界——真的是非常像一些社會邊緣人了。

無意間闖入這個世界的千尋吸引了無臉男,他本能地想去接近她,於是壯起膽子進入了湯屋,在吃掉一隻青蛙之後學會了說話,也領悟了這個世界的規則,那就是用錢買來尊重、買來不寂寞。但是很遺憾 ,這是錯誤的,他並不能從這些虛假的交易中獲得充實。

無臉男最想得到的,是千尋的理解和陪伴,於是他同千尋一起踏上了列車,最終於錢婆婆那裡找到了一個合適的位置,得以不再寂寞地生存下去。

寫在《千與千尋》重映之前,美少年琥珀的前世今生

吃蛋糕的無臉男

這種完全脫離現實世界,又充滿了不言而喻的故事情節,簡單但是十分有力量,單單就無臉男這一個角色,便足以讓觀眾為之感動,為之思考。

2016年《大魚海棠》上映的時候,漫迷們都覺得影片中很多細節都和《千與千尋》很像,尤其是靈婆和鼠婆的設定,同湯婆婆與錢婆婆簡直如出一轍。

俗話說的好啊,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大魚海棠》中靈婆和鼠婆的內涵我們暫且不談,來仔細推敲一下湯婆婆和錢婆婆。

與靈婆鼠婆不同,《千與千尋》中的湯婆婆與錢婆婆的形象完全一樣,可以說,湯婆婆和錢婆婆就是同一個人,湯婆婆是湯屋的管理者,是唯利是圖的商人;錢婆婆是獨自居住在鄉村田野的老婦人,看似落後又孤獨,但是田園牧歌的生活美好且富有,這個富有指的不是金錢,而是精神上的富有。

(突然聯想到楊丞琳《海派甜心》里說富二代男主的一句話:“你窮的只剩下錢了。”)

那麼,既然兩個婆婆生活方式完全不同,又為什麼要設定成一模一樣的人物形象呢?我想,這正是宮崎駿的高明之處,因為湯婆婆和錢婆婆並不是真正的人物,她們其實是一種精神、一種理念的具象化。聯繫到宮崎駿想要傳達的環保的觀念,湯婆婆和錢婆婆指的是人類唯利是圖與精神富足的兩種生活方式,這兩種思維並不全然對立,甚至可以相互轉化。

寫在《千與千尋》重映之前,美少年琥珀的前世今生

湯婆婆和錢婆婆

影片最後,千尋歷經了許多磨難,從一個懦弱無知的小女孩成長為了一個機智勇敢的小少女,不僅與男主琥珀完成了相互救贖的使命,還成功救出了變成豬的爸爸媽媽,拋開影片的各種暗喻,就最錶面的故事來說,也是相當感人了。

離開這個奇幻的異世界之前,琥珀送千尋到河流邊上,對她說,記住,徹底離開這裡之前,千萬不能回頭看。千尋在獨自來到父母身邊之後,迫於對琥珀的留戀,以及對那段奇妙冒險經歷的回味,依依不捨地想要回頭去看,但是她忍住了,直到走過那條長長的黑暗的隧道之後才長久地回過頭去審視之前發生的一切。

寫在《千與千尋》重映之前,美少年琥珀的前世今生

《千與千尋》劇照

這個設定像極了希腊神話中奧菲斯去冥界救妻子的故事。冥王對奧菲斯說,帶妻子離開冥界之前,不能回頭看,否則前功盡棄。但是奧菲斯一路上沒有看見身後妻子美麗的面容,在即將離開冥界最後一段路上,忍不住回頭看了她,於是妻子重新墜入冥界,奧菲斯前功盡棄。

這其實是冥王利用人心的弱點給奧菲斯設下的陷阱,同樣的,千尋不可以回頭看,也是湯婆婆設下的陷阱,或者說,千尋自己心中的弱點,一旦她戀戀不捨地回頭看了,便再也無法重返人間。

寫在《千與千尋》重映之前,美少年琥珀的前世今生

《千與千尋》劇照

這個情節的隱喻其實在生活中隨處可見,本來是宮崎駿在藉以警醒社會,之前導致泡沫經濟的那段歷史是一段岔路,是錯誤的,不可過度沉湎於過去。但“向前走,莫回頭”的道理也適用於我們每個人的生活,如無疾而終的戀情,親朋好友的去世,或者是往日我們取得的成就,美好的一切,可以在徹底抽身之後適當審視,但不可過度沉湎,因為我們必須向前走。

小時候總是天真地想,為什麼琥珀已經想起了自己的名字,但是沒有和千尋一起離開呢?現在才明白,琥珀不是人類,他們之間的感情不是愛情,他們相互出現在彼此的生命中,或許僅僅只為了影片中的兩次救贖。電影開場千尋手中寫著“他日再相逢”的卡片,或許就是對琥珀與千尋這段奇妙緣分的最好註解了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寫在《千與千尋》重映之前,美少年琥珀的前世今生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