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去年有一部狗血言情片,入圍了戛納主競賽單元。

併在展映時,獲得了觀眾長達十分鐘的鼓掌。

而今年,又毫無懸念地榮登日本最權威的電影榜單,《電影旬報》年度十佳

跟《小偷家族》同列。

這就是魚叔等了一年的——

《夜以繼日》

Asako I & II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這是一部評論嚴重兩極化的爭議電影。

一邊被吹,一邊被噴。

評論區里不是五星,就是一星。

五星,全是長篇大論。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一星,則是問號臉。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最終豆瓣評分 7.4,還可以。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網友給它最多的標簽是,狗血言情片

那演員的顏值,自然不低。

男主角的扮演者,是近年來風頭正勁的東出昌大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女主角的扮演者則是一枚新人,唐田英里佳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要說導演濱口龍介的選人眼光,確實獨到。

唐田英里佳長相清純,身材纖細,小胳膊小腿兒的,看起來文藝安靜。

然而這樣的形象放在女主朝子身上,就十分邪性了。

朝子是個性格難以捉摸,一切僅憑直覺的女生。

她在畫展上遇到了男主鳥居麥,就目光鎖定,一路尾隨。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走到路口,炮聲乍響,兩人都嚇了一跳。

爆裂的聲響,鞭炮的火花,空氣中瀰漫的炮煙,兩人卻靜止了,電光火石之間,四目相對。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麥走了過去,吻在了一起。

從看見彼此到確認關係,總共花了 37 秒

沒有比這更迅速篤定地一見鐘情了。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兩人即刻陷入熱戀,隨時隨地接吻的那種

哪怕騎車兜風出了意外,前一秒還沉浸在車禍遭受的擦傷中,後一秒便躺在大馬路上旁若無人地接吻。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朝子的閨蜜曾警告她,不要和麥談戀愛,他會令你受傷。

果不其然,兩人熱戀不久,麥就毫無徵兆地消失了。

受此打擊,朝子離開大阪,隻身來到東京,與所有老朋友斷了聯繫,開始新的生活。

沒想到,重新遇見了麥。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只是眼前的麥,和之前大不相同了。

原來的一頭亂髮,被打理地整整齊齊;原來的背心T恤和人字拖,換成了西裝和皮鞋;就連臉上的表情也從之前的混不吝,變成了謙謙有禮。

完全像換了一個人

事實上,確實不是同一個人。

這個男人叫亮平,和麥毫不相干,只是長得一模一樣而已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第一次見面,亮平就被朝子身上飄忽不定的神秘感,深深吸引。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找到合適的機會,就迅速表白了。

朝子面對錶白,從頭到尾都保持沉默,只是用目光牢牢鎖住,然後就吻了上去。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一眨眼,兩人在一起五年了。

他們每天一起吃早餐,看電視,各自的事業也都有了進步,生活過得十分平順。

亮平是把朝子捧在手心對待的。

連朝子的朋友都能感覺到,「亮平註視朝子的神情,讓我都超級心動」。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就在亮平求婚之際,朝子坦白,自己曾喜歡過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而亮平並不驚訝,還脫口而出了麥的名字。

原來,現在的麥已經成了明星,深受女粉絲的喜愛,之前就有人對亮平說過,他們長得非常像。

也是因此,他才明白最初與朝子相識的時候,朝子總像是認錯人了似的。

他非但沒有介懷,還溫柔地表示,「我因為長得像他而有機會和你在一起,覺得很幸運」。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亮平付出的真心,並非有去無回。

朝子對這段感情也是認真的,她向閨蜜說過,「我對亮平的喜歡,與麥無關」。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亮平因為工作由東京調到了大阪,朝子便義無反顧地跟了過去。

兩個人站在新房子里,朝子特別篤定,「我喜歡這裡,而且以後肯定會越來越喜歡這裡」。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可朝子還是過於自信了。

現世安好,那是因為麥還沒出現

有天門一打開,麥一襲白衣站在了門口,輕鬆地喊著朝子的名字,仿佛這些年從未消失過一樣。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朝子慌了陣腳,馬上門窗緊鎖。

而門外的麥仍在招魂似的不斷地喊著,「朝子,我來接你啦,跟我走吧」。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原以為這次躲開了,麥就不會出現了。

誰知,就在和亮平在餐廳吃飯的時候,麥慢悠悠地飄了過來,就像從天而降的幽靈一樣,坐上他們的餐桌。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第一句話就是,「朝子你果然在等我」,然後氣定神閑地說了句,「咱們走吧」,便把手伸到了朝子面前。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每次麥一齣現,朝子就「中邪」似的。

儘管她之前那麼肯定地說過無數次自己喜歡的是亮平,可麥對她的神秘吸引力仍是無法抗拒的,就像拴在她脖子上的鐵鏈。

這次也不例外,朝子毅然決然牽起了麥的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餐廳,身後只留下了亮平震驚悲痛的表情。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為她築巢的人付出的心血與年華,比不上苦等不來的人的一句話。

影片中一模一樣像是彼此分身的兩個人,明明是麥與亮平

可魚叔發現,英文片名《Asako I & II》,反而說是有兩個朝子

仔細想來,面對不羈的浪子和踏實的男人,朝子分裂出了兩個自我。

一面無私的奉獻,一面自私的索取。

像是吸鐵石的兩面。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愛情的本質,就是吸引

追求與付出換不來愛情,只有吸引力這種玄而又玄的東西,才是愛情的致命因素。

這就是為什麼整部影片中,朝子一見到麥就立即「中邪」,變得獃滯木訥,常用陰沉詭異的目光凝視一切。

就像被奉為「戀愛聖經」的《戀愛的犀牛》中有句臺詞,「我眼睛裡帶著愛情就像腦門上印著奴隸的印跡」。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在一場如潮水般涌來的愛情面前,她是最先被淹沒的房子,說好了一切都是往事,早就不值一提,可是辛辛苦苦築起的銅牆鐵壁直到那個人出現,馬上就變得脆弱到不堪一擊。

本來我還是我,可你一齣現,我就把自己都忘了,變成了任你支配的一個人。

難怪有人說,「這部電影對愛情進行瞭如手術刀一般的精準剖析」。

似乎所有意難平的愛情故事,都擺脫不了這個貪吃蛇一般的循環,你狂熱且遍體鱗傷地愛著一個人,又有另一個奮不顧身的人,被受了情傷的你所傷。

這世上痴男怨女的傷心往事,大抵相同,無非就是那幾種模板環環相扣無限循環。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這就是人性的詭秘之處。

欲望、理智、衝動、責任,所有複雜的東西交纏在一起,才有了這麼多無法解開又不可避免的難題,譬如愛情。

而電影的存在,讓我們終於有機會在飄蕩與沉浮中與之對視

也許正確答案永遠不會出現,可幸好有這樣的電影,給我們一次次探討的機會。

畢竟,對於無解的問題,探討本身也許就是答案。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把狗血言情拍到年度十佳,這一年沒白等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