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一身傲骨 滿懷俠氣


一身傲骨 滿懷俠氣

林燕雲(左)《李商隱》演出劇照。 資料圖片

編者按

今年4月底,廣東潮劇院優秀女小生林燕雲憑藉潮劇《李商隱》,成功塑造了一個追求愛情與良知道義,既柔情萬丈又義薄雲天的文人形象,榮獲第29屆中國戲劇梅花獎。這也是我省潮劇演員時隔12年後再度摘梅。廣東潮劇院院長蔡少銘與戲劇評論者李映蓉聯袂撰寫了《李商隱》劇評,對於林燕雲劇中的精彩表現給予了贊賞與分析。

與此同時,黎巴嫩電影導演娜丁·拉巴基新作、講述難民兒童生活的電影《何以為家》,上映以來獲得了豆瓣評分高達8.8分的超高口碑,在今年五一電影檔期票房大戰中脫穎而出。該片曾獲得第71屆戛納電影節評審團獎和2019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本期文藝評論特別刊發了紹興市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嚴國慶的影評,此外還有廣州美術學院美術館常務副館長胡斌關於廣東著名漆畫藝術家蔡克振藝術人生的評論文章,敬請垂註。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潮劇《李商隱》是一齣格調高遠,雋永纏綿的抒情歷史劇,講述了李商隱艱難坎坷、浮生若夢的一生。飾演李商隱的林燕雲生動地刻畫了一個懷詩才、重情誼、秉道義、守節氣的文人志士形象,演出了李商隱的複雜性格,演出了他的百般糾結,演出了他的氣節和風骨。多場重頭戲彰顯出小生燕雲的表演功底和實力。

杏園初遇,俊男美女對詩結緣。“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林燕雲把那個春風得意、追求愛情的翩翩美少年塑造得風流倜儻,玉樹臨風,讓人一見傾心。

“陷文驚魂”一場戲,師兄令狐綯讓李商隱抄寫誣陷王茂元的奏本被拒。商隱少年喪父,生活困頓,是令狐楚將他領進家門,而且陪同兒子令狐綯一起讀書,這是何等的恩情!晚唐時期,朋黨相爭,宦官專權,藩鎮割據,在朋黨的自私利益和正義良知面前,李商隱站在了人性的立場,站在人性善良淳樸的高度。林燕雲把李商隱面臨的驚心動魄的苦痛選擇與掙扎表現得淋漓盡致,緊緊地拽住觀眾的心。

當得知是師兄賄考自己才得以金榜題名的真相,李商隱如五雷轟頂受到強烈震撼。這對於一個才華橫溢、自恃清高的文人來說,是何等慘烈的打擊和羞辱。李商隱悲痛欲絕,陷入了人生最為艱難的選擇與思索。在這個全劇最為重要的核心唱段中,林燕雲把人物內心的悲痛掙扎,以及逐步清醒和毅然決然表現得酣暢淋漓。

歲月蹉跎,命運無常。20年後,兄弟倆在恩師令狐楚墓前相遇。曾經位至相國的令狐綯被髮配邊地,而“一生襟抱未曾開”的李商隱則詩譽滿天下,並且收穫了自己堅守的愛情。伴隨著如泣如訴的主題歌“相見時難別亦難”,兩個老邁的弟兄手握斷袍,相視而別。望著舞臺上老年李商隱巍巍顫顫的佝僂背影,不禁讓人唏噓。

《李商隱》這個戲,是描述一個中國古代知識分子關乎其最為渴望的功名前程,與其本性的善良與正義的痛苦糾結與衝突的掙扎過程,也是一個至情至理的文人面對情深義厚的兄弟情誼與生死不渝愛情,抉擇與對峙的苦難過程。劇情一直在矛盾的情感中推進,林燕雲將自己化身為戲中人,力圖還原李商隱生活的時代,力圖與他感同身受。可以說,林燕雲的唱念扮相氣質活脫脫就是李義山。

潮劇舞臺上,生旦凈醜,小生行當居首。舊時潮劇藝人都是童伶出身,女伶極少,旦角都由男性演員扮演。新中國成立後,女性得到解放,不僅旦角主要改為女性扮演,還涌現出一批頗有成就的女小生,比如陳麗華、陳瑜等等。戲諺曰“小生三分旦”,就是說男演員在這個行當的表演中會帶一點脂粉氣;反過來,由女演員扮小生,則要求氣宇軒昂,由內到外都散髮出陽剛之美。戲里的小生也往往是舞文弄墨的文弱書生,多情善感,由女演員出演,情感細膩,扮相俊美,既柔且剛,另有一種審美的趣味。當下,廣東潮劇院屬下三個演出團都有優秀女小生活躍在舞臺。而作為文武雙全女小生,林燕雲可謂獨樹一幟。

出道頭幾年,林燕雲給觀眾的印象更擅長武戲,而她也正是憑藉幾個鮮明的武生形象嶄露頭角。畢業演出《岳雲出征》,她把一個英姿勃發、武功超群的少年郎演繹得活靈活現。因為這一角色,林燕雲幸運地加入到了潮劇的代表性院團廣東潮劇院,在更大的平臺上揮灑才情。而讓她收穫藝術人生第一塊金牌的,也是娃娃武生角色。在《乾元山》中她扮演的小哪吒,銀槍上下翻飛,乾坤圈閃轉騰挪瀟灑自如,靠著千錘百煉的硬功夫,一個富有正義感的少年英雄形象征服了評委和觀眾,林燕雲獲得廣東省第三屆戲劇演藝大賽最高獎。

一個優秀的演員不能囿於過往,必須不斷創新,嘗試塑造不同風格藝術形象。在隨後舉行的第四屆廣東省戲劇演藝大賽,林燕雲的參賽劇目選定為《沈園絕唱》,她演陸游。從武生到文小生,從以武戲動作見長到以文戲情感動人,林燕雲用心去詮釋一代詩人的氣質、修養、情感和學識,成功塑造了一個豪放激越的詩人陸游,憑此角色再次問鼎。

不少人認為這是林燕雲的華麗轉型,其實不然。早在汕頭文化藝術學校讀書期間,林燕雲在《梅亭雪》《掃窗會》《蘆林會》幾個經典摺子戲中,已經打下了文戲的良好基礎。只不過“岳雲”的一鳴驚人,“哪吒”的深入人心,讓戲迷給燕雲貼上了“武生”的標簽。直到《沈園絕唱》中那個陸游的出現,以文行的柔美註入武行的豪氣,林燕雲把陸游對沈園的情感和跟唐婉的感情糾葛演繹得千迴百轉。千古絕唱釵頭鳳,悲音長留沈園情。林燕雲扮演的詩人陸游給觀眾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

林燕雲不僅擅演武戲,演文戲同樣游刃有餘。她的舞臺形象,“文生”溫厚典雅、瀟灑飄逸,“武生”驍勇剛健、氣宇軒昂。《下金山》的許仙,《占花魁》的秦鐘,《大難陳三》的陳三……她用一個個風格各異的角色,一次次超越自我,給觀眾驚喜。

此次“申梅”競演,林燕雲扮演的李商隱,被認為和《沈園絕唱》的陸游有某些相似之處,都是偉大詩人,都有人生頗多挫折。然而靜心細品,兩者還是有大差別的。《沈園絕唱》只是短短不到20分鐘的摺子戲,表現的也僅是詩人人生中的片斷,而《李商隱》是演全劇,從第一場出台的春風得意,與才女王雲雁一見鐘情互許終身;到和師兄令狐綯政見相左,兄弟二人割袍斷義;到20年後在恩師令狐楚墓前相遇,整個戲很有層次感,每一場都有不斷推高的劇情和矛盾。林燕雲的表演流暢自然,動作乾脆乾凈,和十幾年前的陸游相比,李商隱身上多了一些更加沉穩的東西。當年,年輕的林燕雲從哪吒一下跳到陸游,跨度不可謂不大,今天看來,陸游的表演比如動作的連續和優美還有許多可以提升的空間。而經過這麼多年的歷練,林燕雲的表演更臻成熟,情感表達更加自然流暢,觀眾看起來更加舒服。

潮劇唱腔的高亢激昂,正好契合塑造李商隱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他對愛情的堅守,他的正義和良知,他的跌宕起伏的人生。林燕雲塑造的李商隱,坦坦蕩盪,一身傲骨,滿懷俠氣。她唱腔溫婉,人物情緒的激烈起伏與劇情進展渾然天成,每一個台步和動作、身段的調度都極其乾凈。音樂情緒和劇本進度對她的表演也有相當大的幫助,這些都能夠帶動演員的發揮。戲好演,演員才能出彩。

梅花香自苦寒來,每一個成功的戲曲演員都是如此。林燕雲在吃透消化潮劇的劇種特色並融入表演的同時,她並未滿足,而是虛心向其他劇種學習。比如,京劇老師鄭福基給她打下了扎實的武生基礎,她在昆曲名家岳美緹的精心指導下,表演上融入昆劇純正、細膩的特點。這些養分對她的表演都有潛移默化的影響。正是得益於她在舞臺上的無數次磨煉,對人生的體味和領悟,加上歲月的沉澱和洗禮,才讓我們看到了一個與眾不同的潮劇女小生林燕雲。

●蔡少銘 李映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一身傲骨 滿懷俠氣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