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黑客帝國》的背後:20年了,它憑什麼還是經典

1999年3月31日,科幻電影《黑客帝國》第一部在北美上映。《黑客帝國》系列共有3部真人電影,9部動畫短片。它們共同描述了一個人類文明與機器人文明共存的黑暗世界在互聯網飛速發展的年代。《黑客帝國》超前地表達出人類與互聯網之間的虛實關係,影片包裹著商業大作的外殼憑藉天馬行空的想象力,,世界一流的動作指導和代表當時工業特效最高水準的“子彈時間”隨即引發全球轟動。

《黑客帝國》的背後:20年了,它憑什麼還是經典

▲《黑客帝國》劇照

最初的創作過程

1992年,劇本《肉食動物》出現在勞倫斯·馬蒂斯的郵箱里。馬蒂斯剛剛放棄了前途光明的法律職業,創辦了一家名叫“混沌之環”的公司,想簽幾個大作家。

《肉食動物》是個恐怖故事,背景設定在一家施捨處里,富人的身體被用來做成湯粥,喂養窮人。作者正是沃卓斯基兄弟。在以後的日子里,很多崇拜者都在他們的姓氏後直接加“s”,叫他們“Wachowskis”。

當時沃卓斯基兄弟已經合作了多年。他們在童年時就一起創作廣播劇,畫漫畫書,玩花樣繁多的角色扮演游戲。他們生活在芝加哥南部的一個中產階級社區,母親是護士,父親是商人。父母鼓勵他們瞭解藝術,特別是電影。沃卓斯基兄弟喜歡20世紀50年代的經典電影,如《日落大道》《火車怪客》,也會看60年代和70年代的驚悚片,以及1982年裡程碑式的《銀翼殺手》。

沃卓斯基兄弟找到馬蒂斯時,正趕上電影創意的大爆炸時代。好多編劇搖身一變,成了炙手可熱的好萊塢巨星。1990年,喬·伊斯特哈斯的《本能》賣了300萬美元;同年,《致命武器》的創作者沙恩·布萊克把《終極尖兵》的劇本賣了200萬美元。

馬蒂斯看完《肉食動物》後不久,就簽了沃卓斯基兄弟。

20世紀90年代早期的大部分時間里,沃卓斯基兄弟為《黑客帝國》準備了好幾個筆記本,沒事就塗塗抹抹。最終,他們決心把多年的概念和規劃放在電影劇本里。

居本中這名黑客,實際是個外表平平無奇的上班族,叫尼奧。忽然,他遇到了墨菲斯,一個神秘的聖人,向他揭示了人類生活在邪惡的計算機模擬矩陣之中的真相。尼奧吞下了紅色藥丸,選擇與計算機矩陣搏鬥,並逐漸獲取了新的力量,揭開了自己“救世主”的本來身份。

最經典鏡頭:子彈時間

1997年秋天,《黑客帝國》的團隊在一個大倉庫里,度過了難忘的幾個月。主要是電影演員,他們在武術指導袁和平的監督下,開始了日常訓練課程。袁和平是香港電影界的傳奇人物,人稱“袁八爺”。他早年習武,也做過武術替身。李小龍死後,功夫片急需接班人,袁和平和成龍聯手,一部《蛇形刁手》,一部《醉拳》,風靡全港,走向世界。自然,沃卓斯基兄弟是他的狂熱粉絲。

《黑客帝國》還為電影技術史留下了一個偉大的關鍵詞:子彈時間。

尼奧在一座摩天大樓的屋頂受到攻擊,特工瓊斯在近距離內向他射出了子彈。不過,尼奧已經熟悉矩陣里的規則,他開始學會操縱規則。1998年8月,拍攝劇本里這樣寫道:瓊斯的槍響了,我們進入子彈時間背後的流動空間。尼奧在子彈之間高僕低就,空氣像憤怒的蒼蠅一樣嘶嘶作響。尼奧不可思議地後仰,一隻手放在地上。

這個描述很簡短,而且令人費解。很長一段時間里,沒人知道這一段該怎麼拍。

“子彈時間”比電影出現得還早。埃德沃德·邁布里奇使用放在賽道上的照相機,給奔馳的馬拍照。每個相機都由一根橫過賽道的繩子控制,當馬跑過的時候,快門被觸發。本來這個主意是想解決一場大爭論:奔跑中動物的四條腿是否同時離地。邁布里奇把這些照片放在一個於光源前旋轉的玻璃盤上,合成了一套原始動畫——很可能給了愛迪生髮明電影的靈感。

吳宇森的慢鏡頭效果也是大名鼎鼎,比如他的電影《英雄本色》和《辣手神探》。這也影響了沃卓斯基兄弟,因為他們也是吳宇森的粉絲。

不過,子彈時間還是由沃卓斯基兄弟發揚光大。它的特點是在時間上極端變化,比如觀眾甚至可以看到子彈飛過頭頂;在空間上也極端變化,滿鏡頭的同時,觀眾的視角也圍繞場景旋轉。只有虛擬的攝影機,在計算機生成的環境里,才可以拍攝出子彈時間的效果。

在悉尼的一家全綠色場地里,里維斯吊著威亞,放在一個由120台攝像機組成的半圓里。威亞將里維斯向後拉,使他後仰接近90度,靜止的攝像機在他周圍此起彼伏地飛速亮起快門。所有的元素,都與數字插入的背景、空中的無數虛擬子彈,進行最後合成。

《黑客帝國》的拍攝花了兩年時間,花費了75萬美元的數字成本,但它很快就被證明是值得的。有一次,當崔尼提跳起,子彈時間開始,然後慢鏡頭結束。她踢倒一名警察的鏡頭播放後,製片人喬爾·西爾弗起身大喊:“就是這樣!這就是每個人都會站起來尖叫的地方!”

最終,Manex團隊為《黑客帝國》創作了超過400個數字鏡頭。

一舉成名的《黑客帝國》

1999年3月31日,《黑客帝國》上映。前5天的時間里,影片就賺了3700萬美元的票房,並開啟了互聯網時代經久不衰的討論:有些人覺得,這是一部令人眼花繚亂的動作電影,里維斯穿著酷炫的黑色大衣,穿過天空向觀眾飛來;有些人則發現“黑客帝國”是一個警世恆言。

《黑客帝國》促使觀眾進入了自己的“子彈時間”:慢下來,觀察周圍的世界。是誰控制了我的生活?我的快樂是否是程序輸入所導致的快樂?這種存在主義的思考在90年代早期也存在,但是經過技術飛速發展的10年,這個想法變得更加深入人心。

當沃卓斯基兄弟開始寫劇本時,主流互聯網還是調製解調器時代,等到電影上映,美國超過1/4的家庭都已經加入了寬帶互聯網。電影《羅拉快跑》的導演湯姆·提克威說,《黑客帝國》比它的時代提前了10年。他把這部電影視為真正理解“網絡世界是我們的第二故鄉”的指南。

(來源|《看世界》《環球時報》)

走過萬水千山

我依然眷念您

歡迎訂閱2019年《讀者報》

郵發代號:61—98

訂閱方式

1. 拔打11185或到當地郵政所訂閱

2. 關註“讀者報官方微信”,進入微店下單訂報

3.淘寶店鋪:https://shop269196912.taobao.com

4.《讀者報》微店地址:https://weidian.com/?userid=357720529&wfr=wx_profile_wxh5&share_relation=fe55d9279dc1de63_791158084_2

5.《看熊貓》雜誌微店地址: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224414654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黑客帝國》的背後:20年了,它憑什麼還是經典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