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電影只是有錢人的游戲?來看看這些大師怎麼說,耐人尋味!

“這種轉動著手輪的機器,會造成我們生活的革命,它直接攻擊傳統的文學。真實的場景、交融的情感,比起我們熟悉的、沉重的、早已枯澀的文學強得多,它更接近人生。”

——列夫.托爾斯泰1910年談電影

電影誕生至今已有逾百年的歷史,早已成為我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娛樂方式。當我們看電影的時候,我們到底在看什麼?

電影只是有錢人的游戲?來看看這些大師怎麼說,耐人尋味!

第70屆奧斯卡最佳影片《泰坦尼克號》

電影是資本的游戲

電影就像做愛。剛開始為愛而做,接下來為做而做,最後為錢而做。 ——莫里哀

電影對我來說是生意,並不是藝術。 ——王晶

電影只是有錢人的游戲?來看看這些大師怎麼說,耐人尋味!

“爛片之王”王晶的這番話,也許會令你嗤之以鼻,但是你不能不佩服他的坦誠——對於很多人來說,電影就是一門生意,是賺錢的工具。這是一個金錢至上的時代,電影對有些人而言是藝術品,但對於電影公司,任何一部電影都是商品,是有錢人用錢來生錢的工具。

2017年10月12日,拍攝過《大象席地而坐》,29歲的青年導演胡波,在北京東五環一幢住宅樓的樓梯間里,用一根繩子告別了這個世界。

據胡波身邊人透露,《大象席地而坐》製作經費大約是70萬,對一部長片來說相當緊張。拍攝過程雖然充滿艱辛,但他在現場充滿了熱情。

電影只是有錢人的游戲?來看看這些大師怎麼說,耐人尋味!

《大象席地而坐》

拍攝完成後,胡波最先交出了一個時長4個小時的粗剪版本,作為監製的王小帥希望他把時長壓縮到2個小時,以適應市場。隨後胡波交出了修改版,但是,僅僅比粗剪版少了10分鐘,王小帥暴跳如雷:“別忘了你花的是老子的錢,你就得按老子說的做。”

2018年2月16日,作為那一屆柏林電影節唯一入圍的中國作品,電影《大象席地而坐》的世界首映在柏林舉行。評委們贊其”細緻入微地刻畫了一個自私自利的社會“,該片也拿下了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

一瞬間,胡波的名字刷爆了朋友圈。無數眼光聚焦在已逝的胡波身上,甚至超過了他的遺作本身。這對之前名不見經傳的胡波來說,也許已經是一種幸運,但是逝者已逝,熱度一過,他仍註定不過是金錢帝國里的一個殉道者。

通產我們會認為,一部電影的好壞是由電影導演決定。但是,就像胡波的故事一樣,請永遠不要忘記一個冷冰冰的事實:誰為一個東西買單,誰就擁有對它最高的權利。

電影只是有錢人的游戲?來看看這些大師怎麼說,耐人尋味!

《金錢世界》

電影從一開始就是一種商業,巨大的利潤讓電影在上世紀20年代就成為美國的支柱產業之一。一部製作宏大的電影耗資數億都很正常,即使是電影學院的學生拍一部短片,平均成本也在兩萬塊以上。

電影是藝術嗎?是。但王晶說的同樣沒錯,電影也是一門生意。

電影是畸變的現實

人們將他們的歷史、信仰、態度、欲望和夢想銘記在他們創造的影像里。 ——羅伯特.休斯

無論一部電影在題材和內容上多麼與現實世界背道而馳、多麼充滿想象力,電影反映的仍然是創作者(不僅指導演,而指參與到電影的每一個人)的內心。而創作者的內心世界,映射的是他們身處的時代。從這一點來說,電影永遠是社會的產物。

電影只是有錢人的游戲?來看看這些大師怎麼說,耐人尋味!

《活著》

有幾個簡單的問題讓你更清楚的認識到這一點:

  1. 誰製作了電影,為什麼要製作?
  2. 誰看到了電影,怎麼看的,為什麼看?
  3. 什麼被看到了,怎麼被看到的,為什麼被看到?

下次在看電影的時候,不妨時刻把這三個問題代入其中,你會發現很多電影作為電影以外的內容,說不定你會有更深的體會。

電影是技術的產物

每一架攝影機、每一個電影企業、每一個明星或導演都可以追溯至愛迪生稱為電影視鏡的小黑匣子發展起來的某種聯繫……這是電影史中絕對的事實。 ——《一百萬零一夜》

這是1926年最早的電影學著作《一百萬零一夜》中的觀點,放在今天來看,未免過於偏激且過度神話了托馬斯.愛迪生,原因有二:

  1. 愛迪生是偉大的發明家和商人,但事實上他對電影一點興趣都沒有,無論是作為發明,還是作為商業,因為他不看好電影的利益空間。
  2. 電影放映機是由2個年輕人阿馬特和詹金斯發明的,但是由於他倆籍籍無名、推廣無門,無奈下才去說服愛迪生製作並銷售電影機器,前提就是:發明和設計的名義歸到愛迪生。
電影只是有錢人的游戲?來看看這些大師怎麼說,耐人尋味!

話雖如此,《一百萬零一夜》的這句話仍然闡明瞭一個事實:沒有技術的進步,就沒有電影的誕生。

純粹的藝術家大多對工業社會有著天然的抗拒心理,電影更是如此,每一次技術革新都會使原來的藝術表現形式發生劇變。連偉大的喜劇演員查理.卓別林對有聲電影都發出過這樣的批判:“對白片?我最討厭對白片,它會毀壞世界上最古老的啞劇藝術,它消除了無聲片的全部美感。”卓別林頑固的抵制電影中出現對話,直到1941年的《大獨裁者》,他仍然不讓夏爾洛說話。

電影只是有錢人的游戲?來看看這些大師怎麼說,耐人尋味!

《大獨裁者》

然而事實是,今天我們在電影院再也看不到默片,再也看不到黑白片了。就像電影《與狼共舞》中固執的走向滅亡的印第安人一樣,到了工業時代,誰不擁抱科技,誰就會被淘汰。

儘管如此,無論舞臺劇、歌劇,還是默片、黑白片,每個時代的消亡,都會有一群頑強的老藝術家、一群偏執的殉葬者堅守著這些藝術形式。電影是技術的產物沒錯,但誰又能說這些固守傳統的老藝術家,不夠偉大、不令人敬佩呢?

電影只是有錢人的游戲?來看看這些大師怎麼說,耐人尋味!

《與狼共舞》

電影是藝術

讓一個人置身於變幻無窮的環境中,讓他與數不盡或遠或近的人物錯身而過,讓他與整個世界發生關係:這就是電影的意義。 ——安德烈·塔可夫斯基

電影只是有錢人的游戲?來看看這些大師怎麼說,耐人尋味!

《燦爛人生》 豆瓣9.4 片長6小時6分鐘

電影是商品、是現實、是技術,但無論如何,電影最重要的形態永遠是藝術。把這一段放在最後,是希望熱愛電影的人心懷信心。雖然是雞湯,還是要引用這句《熔爐》的臺詞:

我們努力奮鬥,不是為了改變世界,而是為了不讓世界改變我們。

電影只是有錢人的游戲?來看看這些大師怎麼說,耐人尋味!

《熔爐》

電影,說千道萬,仍然是在講故事。電影是夢的產物,沒有故事,技術再發達、特效再精彩,也只是空洞、獃板的軀殼。電影是講故事的集大成者,它是將視覺投射在立體空間的畫作、是用動作表現的舞蹈、是不需要舞臺的戲劇、是節奏和時間的音樂、是光與影的文學。

電影只是有錢人的游戲?來看看這些大師怎麼說,耐人尋味!

《鋼琴家》

故事不能當飯吃,故事不能當覺睡,但故事就不是人類的必需品了嗎?不是的。自人類有了思想,故事就一直是人類的剛需。它不僅僅是一種娛樂和消遣,它令我們學會思考、教會我們去愛、教會我們做夢、鼓勵我們走出冒險的第一步、令我們找到真實的自己。

這個世界需要故事,而電影作為講故事方式的一種,比戲劇更真實,比文學更生動,比詩歌更感人。

所以,這個世界需要電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電影只是有錢人的游戲?來看看這些大師怎麼說,耐人尋味!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