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很多人看電影,都是從一份名叫“豆瓣Top250”開始。

我亦不例外。

後來有一天,當我在翻閱這份榜單時,發現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很多經典高分電影,都會在一個時間點完成匯合:1994。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1994年,仿佛是一段被天使吻過的時間。

許多電影導演,都在這一年交出了他們最負盛名的作品,而這些影片,至今仍散髮著無與倫比的影響力。

悠悠歲月里的無盡煙塵,難以掩蓋這些電影所散髮出的光華,就像那群戀舊的人們,永遠難以割捨記憶中的感動一般。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25年過去了,這世界仿佛滄桑巨變,又仿佛,絲毫未變。

那些一望無盡的黑暗,仍未完全消逝。

那些身處絕境的人們,依舊渴求希望。

《肖申克救贖》

在你的微信好友列表裡,一定有人用這張海報做頭像: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迎著瓢潑大雨,沐浴自由之光。

海報將一瞬間的感動永久定格,而這場大雨洗刷的,不僅是安迪身上的泥污,更是時代的冤屈和人性的枷鎖。

一座肖申克監獄,喻指著1994年美國的社會現狀,人性貪婪,權欲熏天,法制缺位。

安迪的逃亡,則是對現代性罪惡的對抗,對人性奴役的推翻。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好友瑞德告訴安迪:“希望是沒用的,甚至能讓人發瘋,就像自殺的老布,他就是例子。”

但安迪在後來的信中告訴瑞德:“希望是人最美好的、最善良的品質,只要不放棄,希望就在前面。”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翌年的奧斯卡,《肖申克的救贖》攬獲了7項提名,最終卻顆粒無數,完完全全的“輸”給了競爭對手《阿甘正傳》。

但時間卻在不斷證明著,《肖申克的救贖》中蘊含著那激勵人心的不凡價值。

愈是陷入困境,它給予人們內心的希望,就愈是如金子般珍貴。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肖申克的救贖》排名豆瓣評分第一

《阿甘正傳》

我接著1995年的第67屆的奧斯卡說起。

《阿甘正傳》在那屆頒獎典禮上,狂收13項提名,最終中得6項大獎。

如果說《肖申克的救贖》是對現代悲劇的抵抗,那麼《阿甘正傳》則是墜入夢幻的長詩。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片中阿甘一直努力奔跑的意象,亦是對生活中平凡個體的真實寫照。

人生,不就是一場長跑嗎?

《阿甘正傳》為許多人提供精神力量的來源,就像那句廣為人知的臺詞:

“人生就像一盒各式各樣的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塊將是哪顆。”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影片結束時,小福雷斯·甘如其父親一般,看著同一本故事書,乘坐同一輛校車,遇見同一個女司機。

也許他還會經歷同樣的痛苦與憂愁,體味同樣的歡笑與失去,也許還要跑同樣的路。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風中飄零的那片小小羽毛,就像每個人如浮萍般的命運。

我們不知,下一刻風從何處來,也不知,下一刻我們要何處去。

我們只知道,生命會周而複始的輪迴,就從頭飄到尾那隻羽毛一樣,從始至終不歇的飄蕩……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這個殺手不太冷》

呂克·貝松在《這個殺手不太冷》中,刻意的強調“複雜”的主題。

殺手裡昂,他是複雜的。

告別007式的美式個人英雄主義,生活中的里昂木訥遲鈍,這個殺手不僅不太冷,還透露出些許可愛。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馬蒂爾達,她是複雜的。

出場時,她拿著香煙,臉上帶著傷痕,短靴配以一雙印花絲襪,超越年齡的成熟裝扮,表現出她的叛逆和與眾不同。

反派斯丹,也是複雜的。

他既是毒販,又是警察,他殺人如麻,生性殘暴,卻又是喜歡藝術的偏執狂。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影片的類型,是複雜的。

槍戰、警匪、復仇等類型元素,都被導演用法國人的浪漫情調所包裹。

瑪蒂爾達與里昂的感情,更是複雜的。

他們是相依為命的朋友,是亡命天涯的知己,也是惺惺相惜的戀人。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導演呂克·貝松說:“這是關於兩個小孩的故事,一個女孩和一個男孩,在他們心裡,他們都是12歲,他們都感到失落而他們深愛彼此。”

《低俗小說》

對於初次接觸非線性敘事影片的觀眾來說,在觀看《低俗小說》後,他們內心的感受一定是:“原來電影還可以這樣拍。”

《低俗小說》將情節的碎片進行重組、拼貼,在去中心化的主題構建中,彰顯狂歡化的敘事模式。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讓·鮑德里亞曾經這樣評價後現代主義:“玩弄碎片,這就是後現代。”

毫無疑問,昆汀·塔倫蒂諾就是一位“玩弄碎片”的高手,他在強烈的個人影像風格中,拆解了好萊塢電影批量式、模式化的創作方式。

1994年,《低俗小說》最終獲得第47屆戛納國際電影節金棕櫚大獎。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活著》

同一屆戛納電影節。

張藝謀導演的《活著》,斬獲三獎:評審團大獎、最佳男演員獎、人道精神獎。

很多人都說,《活著》是張藝謀最好的作品。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張藝謀用一位電影導演的悲憫情懷,重新審視中國曆史浪潮中的風雲變幻,而展現在小人物身上的離合悲歡,更是時代的無聲訴說。

“小雞長大了就變成了鵝,鵝長大了就變成了羊,羊長大了就變成了牛,牛長大了就是共產主義了。”

活著,簡簡單單兩個字,包含著無窮深意。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飲食男女》

“飲食”,指的是文化和性,而“男女”則是眾生你我。

“飲食男女”指的就是在充斥著欲望的大眾文化背景下,人們普遍的生活狀態。

作為一名吃貨,我最喜歡的李安電影,就是這部《飲食男女》。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一個家庭的聚合離散,在一次次家宴中悄然生變,朱家成員的結構變化,其實更是整個臺灣社會結構的變遷。

老朱說:人心粗了,吃的再精也沒什麼意思。

從傳統到現代,從堅守到融合,在時代前進的浪潮之中,李安敏銳的捕捉到了現代中國人的每一根脆弱神經,並用一個家庭的聚散變遷完成細緻描摹。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陽光燦爛的日子》

在中國電影圈流傳著這麼一句話:那些牛X的導演,往往都是出道即巔峰。

《陽光燦爛的日子》,改編自王朔的小說《動物凶猛》,也是薑文的電影處女作。

後來我細想想,為什麼那個年代能拍出那麼多牛B 的作品?

答案似乎只能是,時代。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80年代前的中國,發生了太多故事,等這群人晃過神來,滿腦子裡想的,還是那些“忘不掉的事兒”。

反思情結。

便成了那一代人搞文學、電影創作中,永遠難以規避的主題。

《陽光燦爛的日子》中,馬小軍的個人青春史,其實就是那一代中國男性成長的青春演繹。

影片充滿了反叛和幻滅的氣息,而這,也正是那一代人青春記憶的真實刻畫。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重慶森林》

「我開始懷疑,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東西是不會過期的。」

王家衛善於用鏡頭捕捉後現代語境下的香港,並以此反映香港人的生存狀態,《重慶森林》便是他的代表作。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越孤獨的人,越容易看懂王家衛。

哪裡的人最孤獨?

都市叢林中,困在黑夜裡的那種人最孤獨。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1994年,還誕生了許許多多的經典電影,如王家衛的《東邪西毒》,同樣是在這一年上映。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迪士尼的經典動畫長片《獅子王》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紅》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布拉德·皮特主演的壯闊西部史詩《燃情歲月》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蒂姆·伯頓和約翰尼·德普聯手奉獻的經典《艾德·伍德》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陣容顏值開掛的《夜訪吸血鬼》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金·凱瑞的奇幻喜劇《變相怪傑》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這一年,周星馳的無釐頭巔峰之作《大話西游》拍攝完成。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這一年,陳凱歌的《霸王別姬》在美國公映收穫票房522萬美元,創造了中國內地文藝片的票房紀錄。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這一年,周潤發的《賭神2》奪得香港票房冠軍,成龍的《醉拳2》名列第二。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除了電影,幫我們雕刻記憶的,還有音樂。

1994年春天,魔岩唱片同時推出了三張專輯:竇唯的《黑夢》、何勇的《垃圾場》和張楚的《孤獨的人是可恥的》。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魔岩三傑

1994年4月4日,美國搖滾樂隊涅槃(NIRVANA)的主唱科特·柯本自殺身亡,年僅27歲,而樂隊也因此解散。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這一年,崔健發行專輯《紅旗下的蛋》;鄭鈞發表專輯《赤裸裸》。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1994年,王菲連發4張專輯。

《我願意》、《執迷不悔》、《夢中人》、《天空》、《棋子》、《矜持》等金曲,均於此誕生。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這一年,校園民謠開始出現。

隨著《同桌的你》的傳唱,高曉松和老狼開始為人們所熟知。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1994年普利策新聞特寫攝影獎,頒給了凱文·卡特的《饑餓的蘇丹》。

一個蘇丹女童,即將餓斃跪倒在地,而禿鷲正在女孩後方不遠處,虎視眈眈,等候獵食女孩。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饑餓的蘇丹》這張照片在《紐約時報》發表後激起強烈反響。

一方面引起了國際輿論對蘇丹饑荒和蘇丹內亂的關註,另一方面,不少人譴責卡特殘忍,沒有放下相機去救小女孩。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凱文·卡特

就在獲得普利策獎2個月後,凱文·卡特在汽車中自殺。

人們在他的座位上找到一張紙條:“真的,真的對不起大家,生活的痛苦遠遠超過了歡樂的程度。”

就這樣,25年過去了。

這個世界的科技日新月異,但“文明的戰爭”依然持續。

陪伴每個人堅持走下去的,或許那些影片中的一句臺詞,一個鏡頭,又或是一首歌,一句歌詞。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那裡有夢想與希望的孕育,也有後現代的解構與狂歡。

那裡有承托希冀的理想萌芽,也有關於生命的終極解答。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很多年後。

人們再也找不到一個極具代表性的年份,可以同時定格那麼多精彩的故事。

他叫1994,既夢幻,又厚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1994,一個無與倫比的年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