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明碼標價的戛納紅毯,飄了?

原標題:明碼標價的戛納紅毯,飄了?

今年的戛納電影節,很“熱鬧”。

這個至今已經有 73 年曆史,全球矚目的歐洲電影節,讓“戛納”幾乎成為了紅毯的代名詞,每一年,都有不少知名演員在此留下自己的身影。

但也因為知名度太高,來此組團刷紅毯的奇異人群,也是與日俱增。

從開幕紅毯開始,什麼“金甲大仙”、“中國製造”等等非電影相關人士的奇葩造型,想必大家在微博、朋友圈也鑒賞得不少了。

最新的圖,是這對 “皇帝 CP”……

至於詳細資料,if 姐也不多扒了,套用網友的一句點評就是:“知道他們是誰,就中計了 ”。

熱搜更是把 如何砸錢走上戛納紅毯 講得明明白白。

那位揚言要在 5 月 18 日帶一個 50 人大團到戛納走紅毯的廣州選美賽事負責人,更表示今年已經是他們第三年帶著“夫人、名媛”們去走戛納紅毯。

原本,越來越多國人關註到戛納,是件好事。但不自覺間,也給這個老牌電影節帶來一股浮躁的風氣。

但當你認真瞭解這個電影節,才會發現,浮躁絕對不是它的全貌。

這是位於紅毯一側,早上 7:00 左右的電影宮,

幾個小時後,就會有大批本地及游客觀眾來排隊入場觀影

這裡凝聚著全球電影愛好者的關註,也呈現著成百上千電影人的心血。

從 1946 年,第一屆戛納電影節舉辦以來,這個盛典的初衷從未改變 —— 邀請所有製作電影的國家與地區的參與,鼓勵來自全世界所有電影藝術的合作,促進世界電影的發展。

街頭到處都是電影宣傳的活動和海報,

以及各種機構舉辦的露天影院

這種包容性,也為中國電影在國際上的發展做出過很大貢獻。

1955 年,上海電影製片廠出品的越劇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在第八屆戛納電影節上完成了華語電影的首秀。

1993 年,《霸王別姬》斬獲金棕櫚大獎,更是開啟了全世界對華語電影的關註。

陳凱歌、張藝謀、王家衛、婁燁、賈樟柯……整整兩代能夠代表中國電影的導演,都和戛納有著不解之緣。

戛納紅毯,作為電影節的標誌,也象徵著以同等的尊重,歡迎全世界的電影藝術家和電影新人,向每一種電影和美致敬,無論國籍、種族、性別和膚色。

有一群時尚人,為了這個目標,在戛納紅毯已經奮鬥了 22 年。

這個團隊,來自巴黎歐萊雅品牌。

從 1997 年開始,巴黎歐萊雅就開始了和戛納電影節的深度合作。1998 年,更是成為電影基金會的創辦成員。

鞏俐就說過,自己電影生涯中的很多個第一次都與戛納和巴黎歐萊雅有關。

第一次代表電影出國是因為戛納,第一次見識電影節是戛納,第一次走紅毯還是在戛納,而每一次,她都用口紅簡單勾勒妝容,希望體現出獨特的東方美。

印度國寶級女演員艾西瓦婭·雷也說過,藝術和美是不分國界的,她初次到戛納,參演的《寶萊塢生死戀》獲得了巨大認可,而她用印度風情的淡金色妝容和傳統紗麗禮服,展示了自己國家的美和文化。

艾西瓦婭·雷 2015 年的紅毯紗麗照

在朱麗安·摩爾眼裡,電影和美妝都是一種交流方式,而兩者恰巧都能讓世界更懂她。

“電影是一種視覺媒介,美妝語言有助於故事講述。”

“戛納是一個享受電影的地方,我通過紅毯上的妝容造型來告訴大家我是誰。電影和美妝,讓世界更懂我。”

朱麗安·摩爾 2019 年紅毯照

而伊娃·朗格利亞認為,美麗的妝容不僅為女性提供美好的外在形象,還會賦予女性力量,讓我們更珍視自我價值。美貌和力量,都是女性值得擁有的

伊娃·朗格利亞 2019 年紅毯照

2017 年,第 70 屆戛納電影節,也是巴黎歐萊雅與戛納合作的 20 周年。巴黎歐萊雅還特地向公眾開放了免費露天影院,並邀請了代言品牌的 6 位女演員介紹自己的標誌性電影。

就像簡方達所說的,“電影是一種幻想,美妝是構成這種幻想的一個主要因素。

在這裡,美妝和華服都是電影的一部分,而紅毯,更是為了致敬在電影藝術上做出了卓著貢獻的創造者,人們穿戴整齊,用熱烈的掌聲迎接和歡送每一場電影。

if 姐這次參加的戛納電影節開幕典禮就是如此。

開幕影片《喪屍未逝》的導演賈木許,帶領全體主創人員登上紅毯,一直到他們入場落座,場內響起了長達幾分鐘的掌聲。

也許,每年都會有人來此地“蹭熱點” ,或者別有目的,但依然有很多很多人,對藝術與美心存敬畏,並一直在默默付出。

在歐萊雅,if 姐看到負責明星和媒體接待的中國小姐姐,凌晨兩三點還在對行程,確認採訪和接車、飛機等各種信息。

負責紅毯行程的法國小姐姐,每天一大早就出現在大堂,深夜十二點還在那裡,不斷和同事們溝通和安排進度。

比起抓人眼球的“妖魔鬼怪”,還是這些勤懇扎實工作的人,讓 if 姐更覺得值得關註。

而巴黎歐萊雅的沉穩和“長情”,也並不限於和戛納電影節的合作,她家的代言人,經常一簽就是十幾年。

在這個快速消費流量的年代,也是很神奇了。

比如鞏皇,從 1997 年成為歐萊雅的代言人,合作一直持續至今。

1999 年,鞏俐出席戛納電影節

於鞏俐而言,歐萊雅早已超越了品牌的關係,變成了老友。

她說過:“巴黎歐萊雅對我而言,早已超越了一個商業品牌,她是我的老朋友。巴黎歐萊雅對於藝術、美、慈善的推崇與大眾化,讓每個人值得擁有的信念,讓我無比感動。二十多年,我們都是長情的。

除了鞏俐之外,吳彥祖也稱得上是巴黎歐萊雅的老友。這一次 if 姐和吳彥祖聊天時,他還特意提到自己的外婆、媽媽都會用歐萊雅的產品,每天看到瓶子擺在外婆的床邊,從小就知道歐萊雅品牌。

2006 年,歐萊雅男士進入中國,開啟了和吳彥祖的合作。

2009 年,品牌正式啟用吳彥祖作為代言人。當時吳代言的歐萊雅男士勁能醒膚露,不僅拿下了歐萊雅男士產品年度銷售額第一,還一躍成為了品牌歷史上最經典的產品。

今年 1 月 21 日,歐萊雅男士還在上海舉辦了活動,慶祝和吳彥祖共度的十年。

能夠維持這麼長時間的合作,歸根結底,還是因為這些演員們和巴黎歐萊雅精神內核的高度契合。

比如鞏俐。

採訪時,鞏俐談到自己在選擇紅毯著裝時的理念,if 姐很喜歡。

她說,她選擇禮服從來都不會太誇張,因為戛納紅毯不是走秀,不是表達個人和服裝的地方,在這裡需要傳遞的是對戛納電影節的尊重,對電影事業的尊重,所以,盛裝也要註意得體。

確實,回顧鞏俐的紅毯照,基本都是簡單的純色係為主,大氣,但並不奇裝異服、喧賓奪主。

在妝容方面她也有自己的堅持:

很多人都建議我換個唇膏,但是我覺得如果畫大紅嘴的話就不是我自己了,雖然感謝大家的建議,但是還是會堅持自己的決定。

除此以外,鞏俐還跟 if 姐聊到了“教育”問題。在她看來,從小的教育很重要,她還現場喊話中國父母不要對孩子嬌生慣養,否則會害了她。

鞏俐會這樣說的原因也很簡單,她從小算是被“放養”長大的,父母從小教育她要獨立,自己想要的東西自己去闖。

鞏俐還跟姐分享了她獨自到北京考試的小故事。

那時候,鞏俐要到北京考戲劇學院。這麼漂亮個大閨女,連火車票都沒有,家裡人就直接放她出去,先上火車再補票,一路站著就去北京去參加考試了。

比起現在全家出動式的陪考,鞏俐可以說很“慘”了。

就像她曾經在訪談節目里說過的那樣:

我不覺得一個女孩子有了美貌之後就可以擁有一切,這個是很幼稚的想法,你自己沒有一份自己的工作或自己的一個能力的話,我覺得這個人會枯萎。

再看看現在的鞏俐,已經 53 歲了,但整個人依舊神采奕奕。

這次來戛納,不僅開幕紅毯備受關註,自身也是帶著作品《蘭心大劇院》來的,和以往不一樣的,此次還有老公伴在身邊。

最關鍵的是,兩個加起來 124 歲的人,看起來既精神又養眼,簡直就是防腐劑 CP 啊~

除此之外,鞏俐還認為“愛與美好”對女性來說是非常重要且值得追求的。她表示:如果你是一個善良、有愛心的人,你散髮出來的能量在你身邊的人都能感受到。

這或許就是傳說中的“相由心生吧”~

並且,在 if 姐詢問她如果“你值得擁有”後面一定要加一個填空的話,她的回答是:“所有美好”。

PS.想看鞏俐更多採訪內容的寶寶們,請👇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