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Angelababy上位真相?娛樂圈潛規則,它可真敢說

原標題:Angelababy上位真相?娛樂圈潛規則,它可真敢說

前段時間,《跑男》回歸。

多年前的王牌綜藝已然失去新鮮感,沒有多少吸引力。

卻有一位成員,不管表現怎樣,都能以清奇的角度吸引大家的眼球——

???

眼睛有什麼好上熱搜的?

前方高能預警——

“Angelababy到底有沒有整容”,一直名列娛樂圈十大未解之謎的榜首。

到底整沒整,咱們不知道,咱也不敢問。

演技倒是可以打包票,肯定是原裝的。

這位姐姐,十年如一日,始終堅守瞪眼噘嘴背數字三連,可以說是永葆初心的代言人本人了。

臉,對女演員上位到底有多重要?

將Angelababy的資源,和隨便一位演技優秀但長相普通的女演員作對比,答案顯而易見。

在這個圈子裡,如果說演技的高下,代表“0”的數目,臉,就是“0”前面的那個“1”。

沒有“1”,“0”什麼都不是。

這個道理,大家心知肚明,向來不忍說破。

除了愛說大實話搞事情的日本人——

《深紅累之淵》

漫改電影,作為日本中二精神的代表,總能用一些神奇的設定,表達出普通故事無法闡明的洞見。

雙女主——

這站位,這親密勁兒,深夜版《七月與安生》

不是。

能讓兩個女人親密接觸的,除了友情愛情,還可以是欲望仇恨

尼采那句話怎麼說的來著,與惡龍纏鬥過久,自身亦成為惡龍。

這部片,就是一個纏繞著欲望與惡,一句半句說不清楚的故事。

女主一,淵累

傳奇女演員淵透世的女兒,從小走進劇場,在頂級表演的熏陶下耳濡目染,具有成為偉大演員的一切內在品質。

偏偏,天生長相不佳也就算了。

小學時的一次意外,直接給了她一道貫穿臉頰的可怕刀疤。

一個毀了容的女孩,別說當演員了,就連普通人的生活都很難維持。

在學校里飽受欺凌,就連親人都沒給她好臉色。

母親去世後,連一個關心愛護她的人都沒了。

自卑吞噬著淵累的心。在這個世界里,她多餘、醜陋、仿佛一袋沒有人愛的垃圾。

越是嘗盡世態炎涼,淵累就越敏感,越掙扎。

換句話說,苦難進一步磨煉了了她成為演員的天賦。

不瘋魔不成活,偉大演員程蝶衣的那句話,放在她身上,完全可以成立。

可是,毀容的臉,斷絕了她成為演員的一切可能性。

醜女,不配擁有演員夢。

女主二,丹澤妮娜

既幸運又不幸——

她是盛世美顏的天選之子,娛樂圈的經紀合約來得不費吹灰之力。

諷刺的是,從小占盡美貌的便宜,她活得囂張跋扈,轟轟烈烈,優秀演員該有的敏感、共情力、表現力……

該有的,她全都沒有。

上了舞臺,就是中國觀眾無比熟悉的瞪眼噘嘴背臺詞三連,沒有靈魂,毫無天賦可言。

就像是,上天給了她一張游樂園的入場券,然後告訴她,所有正式項目都對她關閉。

自負美貌的她,輸得很不甘心。

兩個被命運開了玩笑的的人,本是兩條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線。

接下來,進入漫改日影特有的魔法道具環節——

一支能換臉的口紅,將兩個女孩的命運聯繫到了一起。

口紅,是淵累的母親淵透世,在生前交給女兒的寶物。

塗上口紅,和另一個女人接吻,就可以換臉。

接一次吻,換一次臉,效力12小時,過時自動複原。

口紅的秘密,除了所有者淵累,淵透世生前的經紀人,同時也是丹澤妮娜的經紀人羽生田也知曉。

在淵透世的紀念會上,見到被親人嫌棄的淵累後,羽生田決定,利用淵累的口紅,複製女演員淵透世的傳奇

又能將紅顏的女兒從自卑的深淵里拯救出來,又能拯救手下女演員毫無感情的塑料演技,怎麼算都是一筆非常划得來的買賣。

在羽生田的安排下,淵累和丹澤妮娜開始了同居生活。

換上丹澤妮娜美女臉的淵累不負眾望,一舉拿下眼光超毒辣導演烏合新作《海鷗》的女一號。

從此,每天早上9點親親換臉,淵累出發參加舞臺劇排練,丹澤妮娜頂著毀容臉當米蟲的日子,成了日常。

後面的劇情就很好猜了。

對於演藝圈來說,是無上寶貴的入場券。

但進場之後,靈魂才是真正能夠征服觀眾的利器。

從前的淵累,從來沒有過展現靈魂的機會。

她自卑入骨,自覺完全多餘,全世界沒有她的容身之處,從未體會過被接受、被愛的滋味。

當她換上丹澤妮娜的臉,一切都不一樣了。

她馬上發現了,她屬於劇場,劇場更屬於她。

有著敏銳藝術觸覺的導演,仿佛能夠一眼看到她的靈魂。

她的存在本身,得到了世界的承認和回音。

《海鷗》排練期間,暗戀烏合導演的丹澤妮娜,曾經試圖自己參加排練。

結果,臺詞沒說上兩句,就被導演狠狠責罵。

“像個外行。”

她備受打擊,後知後覺:

臉是劇場的入場券,靈魂才是舞臺的通行證。

慢慢地,丹澤妮娜和淵累都意識到,命運饋贈的禮物,和一開始標記的價格完全不同。

一開始,占盡優勢的是丹澤妮娜。

在經紀人的哄騙下,丹澤妮娜將淵累當成怪物,當做能幫助自己成名的工具和奴隸,才答應了換臉的交易。

淵累一無所有,毫無討價還價的餘地,所做的一切苦工,都頂著“丹澤妮娜”的名字和臉,最後當然也會被”丹澤妮娜“收入囊中。

淵累能接受這樣的不平等條約,只是因為,這是她無望生活里的最後一根稻草。

沒有人想清這樣一個問題——

“丹澤妮娜”究竟是誰?

是提供了臉的丹澤妮娜?

還是提供了靈魂的淵累?

用文字梳理,答案顯而易見的。

但糾結在自卑、嫉妒、欲望、愛而不得的感情中的戲中人,醒悟得遲鈍又狼狽。

丹澤妮娜的所想沒有錯,淵累的確是一個怪物

不是因為醜陋,而是因為,淵累的母親淵透世,本就是一個為了實現演員夢不擇手段的魔鬼

淵累臉上的刀疤,也來得也一點都不無辜。

在此之前,口紅犧牲者已經眾多。

丹澤妮娜與淵累簽約,以為占盡便宜,其實是引狼入室。

淵累呢?

口紅的力量,臉上刀疤的來歷,是她黑暗內心最深處的秘密。

她本已決定和母親劃清界限,不再步母親的後塵。

但是,變成丹澤妮娜後的她,人生第一次得到了承認,得到愛情,得到了鮮花和贊美。

淵累存在於世的價值,第一次被看見。

嘗過鮮血味道的野獸,再也無法剋制自己的欲望。

反轉來得猝不及防。

丹澤妮娜,得了一種會陷入毫無預兆的睡眠的病。

就在兩人爭奪《海鷗》導演的愛情時,丹澤妮娜病發,昏睡了整整五個月。

將近半年的時間內,淵累無微不至地照料病床上的丹澤妮娜。

與此同時,奪走了丹澤妮娜本有的一切。

——一切,包括親情。

醒來後的丹澤妮娜,面對和淵累母女相稱的母親,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人生第一次,她開始懷疑自己存在的價值。

一無所有者掠奪了命運寵兒的一切,曾經的天之驕子被貶入地獄。

高傲與自卑,希望和絕望,光明和黑暗,兩人的靈魂,開始互換……

“一旦接受了這個設定”,細思極恐。

這,就是漫改日影的魅力。

《深紅累之淵》,糅合了三個充滿想象空間的經典故事。

12小時的定時換臉口紅,對應著《灰姑娘》中仙女教母12點後失效的魔法。

沉睡的丹澤妮娜,對應著沉睡前後生活天翻地覆的《睡美人》

片尾最高潮的戲,甚至直接交給了王爾德的劇本《莎樂美》

希律王的公主莎樂美,愛上了聖人約翰,約翰卻連正眼看她都不願意。

為了得到約翰,莎樂美為覬覦自己的養父,同時也是自己的殺父仇人,獻上七重紗舞。

舞畢,希律王答應實現莎樂美的一個願望。

莎樂美要求得到約翰的頭顱,並與死去的頭顱親吻。

她最後被判處死刑。

“毀了你也要得到你,就算毀了自己也在所不惜”。

這個由《聖經》典故改編而來的舞臺劇,一直因為這份純粹而熱烈的死亡之愛,被傳頌至今。

《深紅累之淵》整個故事,其實也就是一個現代娛樂圈版本的《莎樂美》。

莎樂美對約翰,正如淵累對舞臺。

誇了這麼多,說點不行的。

兩位女主演,不太行。

不是演得不好——

換臉前後,相當於一人分飾兩角。

不管是95年的土屋太鳳,還是97年的芳根京子,兩位對於“靈魂”的把握,都沒有讓條姐失望。

只看肢体語言,就能知道“皮囊”底下的靈魂,屬於誰。

飾演淵累的芳根京子,還憑藉這部電影奪得了今年日本電影學院獎的最佳新人獎

問題在於——

兩位都,太!美!了!吧!

臉上貼個刀疤就敢裝醜女,哪裡來的說服力!!

我等顏狗只會被召喚出保護欲好嗎!

來,體會一下漫畫原作里的淵累——

(高能預警)

話說回來。

換個角度想想……

這可不就是,呼應了整部電影,甚至整個娛樂圈的黑色笑話。

就連毀容醜女,都要讓美少女來扮演呢。

“臉有多重要?”

呵呵,答案還需要說出口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Angelababy上位真相?娛樂圈潛規則,它可真敢說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