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撫慰一戰後無數的亡靈

李宗盛在《給自己的歌》中曾經唱到“愛意在夜裡翻牆,是空空蕩盪,卻嗡嗡作響,誰在你心裡放冷槍”,在這裡,愛意比作冷槍,生動形象,而在一戰時,真的會有人背後放冷槍,他出現在法國電影《天上再見》中。

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撫慰一戰後無數的亡靈

我願意將其歸為懸疑科幻類影片,整部電影都是由奇思妙想構成,而不可忽視的卻是根植於那片土地過於真實的情感。一戰中,法國在西線牽扯了德國大半兵力,據統計,法國陣亡人數為112萬人,可以說一戰的勝利與英勇的法國人民視死如歸的精神不可分割的。

“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搞垮德國人”是他們真實的心理映照,可是人的本性是自私而貪婪的。面對硝煙瀰漫、橫屍遍野的戰場,每位戰士的心理都將經受最嚴苛的考驗,《天上再見》沒有展現英雄衝鋒陷陣的一面,反而截取了人性的陰暗一面進行展示,士兵們有時候不僅僅會被敵人的炮火所傷,還會有來自後方領導逼迫的冷槍。

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撫慰一戰後無數的亡靈

最為可悲的是事情發生在1918年11月9日,僅僅離一戰停戰之日11月11日相隔兩天,愛德華算是最後一批因戰爭“犧牲”的英雄,影片處處存在諸如此類悲傷而浪漫的氛圍,藉此映襯出“反戰”的主題。

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撫慰一戰後無數的亡靈

三位主角各具特點,反映出一戰後戰士們不同的處境與心態的變化。愛德華熱愛繪畫,如果沒有參加一戰,他會成為法國上流社會屈指可數的藝術家,家境優渥的愛德華用游戲人生的心態看待戰爭,在戰場仍然用畫作來排憂遣鬱,戰場成為了他藝術思想升華之地,相比於其他戰士喝酒、打牌、虛度人生,愛德華有理想有才華,可是面對戰爭,所有人都是血肉之軀,一顆炸彈足以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愛德華被炸的面目全非,而戰友艾伯特則連原有的會計工作都無法獲得,只能靠四處打零工勉強度日,戰爭除了讓法國損失過半青年才俊,並沒有很好地安置那些無法謀生的英雄。戰後康覆成為他們急需解決的重要課題。對於愛德華來說,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摺磨顯而易見。艾伯特甚至只能靠搶奪其他殘疾戰士的嗎啡幫他減輕疼痛。當時,法國有一位著名的“整形醫生”安娜,從小學習雕塑和藝術,在一戰後幫助很多面部傷殘的士兵製作面具,而毀容者並不在少數,他們首先需要剋服身邊人鄙夷的目光,那代表了他們的尊嚴,其次才能重建內心的平衡,不幸的是,愛德華沒有遇到安娜,而幸運的是他自己就是一位傑出的藝術家,所以我們有幸看到了各種美麗的面具。

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撫慰一戰後無數的亡靈

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撫慰一戰後無數的亡靈

真正讓愛德華走出陰影的卻是一位送報小女孩波琳,她不僅直視愛德華的“醜陋”,甚至用手輕觸,在波琳眼中,愛德華有著美麗的心靈,而影片的奇幻色彩在於波琳能夠聽懂愛德華的軟語,可以當成他們心靈互通,波琳充當了愛德華面向世界的一面窗口,也是他能夠重新迎接世界最重要的力量。

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撫慰一戰後無數的亡靈

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撫慰一戰後無數的亡靈

而另一方面,在背後放冷槍的軍官亨利反而娶到愛德華的姐姐瑪德琳,一躍成為法國權貴的象徵,可“骯髒的心靈很難改變”,亨利將戰場上死亡的戰士陵墓張冠李戴,發起了戰爭財,善惡相報的理論在影片中得到最直接的展現,看似風光的亨利想用行賄的方式擺脫訴訟,甚至用老丈人的關係化險為夷。然而“福兮禍所依”,影片可愛的一點是讓亨利“一失足成千古恨”,用他當初對待艾伯特的方式終結了他的一生,讓觀者感慨命運之輪迴!

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撫慰一戰後無數的亡靈

親情是影片最感人的一環,愛德華與父親馬賽爾始終有隔閡,父親的表達方式內斂含蓄,他可以因忘記兒子的忌日而痛哭流涕,可以詳細詢問艾伯特兒子的事跡,甚至當他在畫中發現兒子特有的笑面人後,對兒子親口說出“我很想告訴他,他有權利去成為他所想成為的那個人,他很有藝術天賦,最重要的是,他是我的兒子,我為他感到驕傲”。

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撫慰一戰後無數的亡靈

愛德華不敢回家就是怕面對父親的苛責,他的任性、自卑都在得到父親認可後釋懷了。戰後心理重建的過程就是不斷得到別人認可、自我肯定的過程,在父親眼中,兒子的形象絲毫不會因外表而有任何損害,這就是父愛,或者說人間大愛。

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撫慰一戰後無數的亡靈

艾伯特代表了百萬部隊中最普通的一員,他膽小怯懦,不敢從事任何有違倫常的事情,可是面對生活工作的不順心,他勇敢地站在了愛德華一邊,他想給與瑪琳娜善意的提醒,卻仍然心有所慮,可是最後他還是實現了蛻變,正如那句話說的“忍無可忍則無需再忍”,艾伯特站在了真理的一邊,即使要面對絞刑的風險。

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撫慰一戰後無數的亡靈

《天上再見》沒有採用的好萊塢式套路,所有的登場人物都具有多面性,生性善良的姐姐瑪德琳也非完人,她明知亨利花心不可靠,還是選擇借他的種完成自己的心愿。父親明知亨利狠毒,為了懲罰欺騙他的人,仍選擇了利益交換,而他不知道的是他想殺的正是自己的兒子。

死亡並不代表了遺忘,電影很好地打碎了原作中的平衡結構,將各個段落打亂剪輯而成,從艾伯特開始被審問到最終依然面臨刑罰構成了一個閉環,所有的情節離奇而又真實,導演兼主演阿爾貝·杜邦泰爾將故事一氣呵成,用人物的命運走向推動情節發展,屬於近幾年裡少有的非類型化“反戰”影片。

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撫慰一戰後無數的亡靈

愛德華藍色鳥形面具美輪美奐,笑面人的面具很容易讓人聯想到《V字仇殺隊》,其中對於反烏托邦情緒的渲染也有幾分相似。浪漫的法國人拍出這樣一部《天上再見》,後面似乎少了兩個字:英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一雙會說話的眼睛,撫慰一戰後無數的亡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