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只會幹行活!一些電影發行團隊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掉隊了

作者 / 呂世明

“現在國內的發行團隊自己並沒有意識到,其實有很多已經落伍掉隊了!”一位專註於批片採購的公司管理層,和拍sir這樣透露。

5月整體的市場局面並不樂觀,2019開年之後,內地電影市場進入到略為艱難的困境,大家也都在思考究竟是哪方面出現了問題。

票價的上漲和電影質量的下滑是被提及最多的。不過票價浮動和影片整體水準有限在中國不是一天兩天了,這些並不是目前我們所遭遇到最大的問題。

只會幹行活!一些電影發行團隊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掉隊了

既然大家都承認當前是所謂的市場經濟,那麼作為產業化的電影,他的每個環節都應該遵循市場的基本原則,有問題產生自然要在行業的執行力方面去找原因,畢竟還是有影片能夠實現突破,這說明觀眾本身沒有完全拋棄電影。

“同樣和類似的影片,經過不同發行團隊的操盤,往往會有不同的結果,甚至是天壤之別。”

其實在每一個爆款影片的背後,除了影片本身的質量之外,他的發行矩陣的實際輔助是相當重要的。甚至可以說,當下大部分影片未能達到預期,在很多時候是發行環節可以有更好的提升。

出現問題,導致昏招並不可怕,一些發行團隊是到了轉化思維方式,用新的概念去應對市場的變化了。

只會幹行活!一些電影發行團隊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掉隊了

只會幹行活!一些電影發行團隊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掉隊了

“是部片子就路演和點映?”

一些發行公司遇中小成本影片就乾行活

“別提了,現在什麼片子都點映、都路演,也不去看自己的片子是否合適。”

這可能是目前拍sir所瞭解到的區域發行所反映很集中的問題,也是目前一些發行動作中很容易出現的敗筆和昏招,點映和路演曾經助力很多影片創造了奇跡,但目前已經不能完全適應當下的市場要求了。

在相當長的時間內,路演是會拉進觀眾、明星和影片的距離,這也是電影市場在最初階段敞開心扉,迎接影迷的主要渠道和方式,同時也要承擔相當大的一部分費用和投入。

起初明星很喜歡參與路演,片方和宣發方也都著重把宣傳路演作為一項附加條件寫到合同之中去,這也成為了一項不成文的硬性規定,似乎把明星邀約過來,就指望著其未來可以參與到影片的路演工作。

但在兩三年前,一二線明星對路演的熱情已經開始逐步萎縮,即便逐步開始將路演的重心像三四線下沉,對明星的吸引力也不足,大部分一二線明星還是有點不屑下到三四線做路演。

從主觀能動性來看,明星自己心知肚明路演的實際效果未必會作用到電影上,更多時候是在面對各地媒體雷同和相似的問題,路途奔波勞累,極難用較好狀態來做路演,而且觀眾目前接觸明星的渠道和方式也比之前便利,如果影片本身沒有較強吸引力,路演的實際效果極難達成。

只會幹行活!一些電影發行團隊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掉隊了

“部分片方迷信路演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但更可怕的是,現在更依賴點映,而且都要把點映安排的周末或者黃金時間,但實際上,大部分點映還不是片方自己買票來撐場面。”

和迷信路演一樣,點映似乎成為了很多影片的救命稻草,以至於目前每個周末都會有次周的新片進行點映,不僅如此,點映的場次也會在單一區域內多達七八場起。

不過大部分影片本身的物料、宣傳片和相應的新媒體矩陣還沒有到位,除了極少一部分嘗鮮的觀眾,大部分觀眾對於越來越多提前點映的影片也持有保留態度,畢竟大家去看口碑已經發酵的影片是更穩妥。

只會幹行活!一些電影發行團隊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掉隊了

砸錢排片、死盯開分、宴請陋習……

自己埋下苦果自己吞

“其實春節檔影城“索賄”的根源和導火索還不是一些發行方自己種下的,平日上片就只能用‘費用’和‘好處’來爭取排片,時不時還下來做一些無謂的宴請,都什麼年代了,還拿我們父輩跑銷售的套路用吃喝來拉攏關係。”

只會幹行活!一些電影發行團隊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掉隊了

在票補涌入之後,原來投入到影城噴繪的費用逐步挪移到影城直接的票務上,這在最初是具備直接的效果,畢竟噴繪的錢砸進去可不如票房還有分成可以見到,同時因為觀眾在影城駐留的時間逐步縮短,影城的直接陣列效果在變弱。

但這部分費用(暨投入影城的搶票款)分散到一二線之後,所能起到的實際效果越來越小,畢竟內地影城已經突破萬家,一部影片投入搶排片的費用就算到百萬,最終也就三萬張票。

下放到各個區域之後,在單一城市可能也就幾百張,目前大部分二線城市影城都在四五十家以上,對於一些區域發行而言,往往要面臨極難的選擇,看起來是拉近關係、增加排片的機會,但往往會形成區域發行和更多影城的隔閡與矛盾。

除了砸錢購買場次這種野蠻的方式之外,發行在很多時候對於票務平臺的開分顯得過於在意,有甚者利用觀影團和其他多個渠道來刷分和保分,這其實和砸錢買場次同樣是笨拙和無效的。

畢竟目前口碑的擴散速度極快,觀眾可能會被開分所迷惑,但最終影響路人的口碑還是影片後期的口口相傳和其他社交媒體的擴散,維護平臺開分的費用對於大部分片方而言,也成為了一種莫名的負擔,甚至會成為某些人握在手中的把柄而受制於人。

“平日里看片會可能沒什麼人,但如果有片方宴請,往往會使得影城經理礙於面子而來看片,但實際上除了一些有明星親自下來的路演宴請,大部分影片即便有宴請,也未必會對影片有所幫助,影城經理要麼是有排片執導限制,要麼是片子實在讓大家很為難。”

在中國文化的範疇中,吃喝宴請是永遠都繞不過的話題,甚至我們每一部電影裡面都會去涉及到吃飯的鏡頭和情節。宴請吃喝也是長久以來中國銷售員打開缺口的主要途徑。

早期影片數量有限的事情,一手拎茅臺一手拎拷貝的發行模式或許是有效的,但目前還想用陳舊的吃喝模式來討好影城和其他媒體,作用其實已經是微乎其微了,畢竟影城經理的排片權限越來越低,自己能夠自由掌握的也就不足5%。

只會幹行活!一些電影發行團隊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掉隊了

最終來看,我們目前大部分以傳統方式砸到電影發行上面的資金,效果越來越低,看起來是必須花費的費用,反而在某些時候促使市場的畸形增長,這也是使得在重點檔期期間,影城會坐地起價來要挾發行方投入資金爭取排片。

只會幹行活!一些電影發行團隊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掉隊了

新時代發行趨勢:

輕裝上陣,內容、破圈、執行力並重

“說到底,最終區域發行拼的就是執行力,當然影片的內容同樣很重要,在競爭環境日臻激烈的現在,最終天平的砝碼會傾向於更靠譜的發行和更真誠的交流。”

只會幹行活!一些電影發行團隊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掉隊了

一位區域發行和拍sir交流時,感慨的表示,基層發行已經有六七年的歷史,大家越來越會發現,最終影城會把信任票投給值得信賴的人和片方,而不是一味只想金錢所靠攏。

畢竟無論是早期第三方的低價票和重金砸排片,這些所引發的“惡果”已經讓影城越來越有所忌憚,完全把命運交給其他人是很危險的舉動。

以往我們對於區域發行工作要求是很單一的,甚至有點獃板,更多使用了傳統企業的績效的考核模式來做一刀切,即便是區域性色彩非常強的影片,各個地區要求的標準也是一樣的。

想在發行層面對影片有更大的幫助,為發行人員解開枷鎖很重要,特別是很多長期從業的發行人員,不會去懷疑他們的實際執行能力,畢竟不同區域大家所要面對的情況是不同的,想讓一部影片在全國獲得統一的排片這本身是違背市場規律的。

這也就需要中高層和區域發行之間,要有更多的細緻溝通,針對不同影片去制定不同區域的發行模式,雖然這可能會加大中高層的工作難度,但遠比一刀切,所有區域人員亂碰釘子要強。

除了制定不同區域的不同發行和考核方式之外,要認清內容和發行更有效的結合才是更重要的,如果去傳遞影片有效的信息到逐級層面遠比花錢砸排片更為主要,同時,突破影片本身的限制,激發潛在觀眾,從觀眾、影城的反饋中撲捉到有效的信息點,是未來區域發行工作中特別要留意的方面。

畢竟電影是屬於情緒化的衝動消費,他的首批觀眾具有極強的剛需,這部分觀眾被引導和被驅散的費用很固定,但他們所能影響到觀眾群體是不確定和更為寬泛的。

其實發行工作在最近幾年一直都被第三方和平臺壓制,但在今年影城開始逐步有意思要擺脫低票價和平臺方的限制,這對於發行方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畢竟電影市場是不能完全依賴數據來說話,所有無效和不靠譜的發行動作其實都是因為大家太過依賴數據。

因此,想在發行層面對影片有更多的輔助作用,最應該突破的便是對數據的依賴,和對評分、排片和口碑妄想,最終還是需要把影片通過發行傳遞到適應的群體和觀眾,這才能收穫到有效的口碑和突出的票房收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只會幹行活!一些電影發行團隊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掉隊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