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他是全球著名的電影導演、編劇、製片人,曾在上世紀80年代與馬丁·斯科塞斯、喬治·盧卡斯、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合稱好萊塢四大名導;他拍攝的系列電影先後拿下了奧斯卡最佳影片獎、最佳男演員獎、最佳改編劇本獎和最佳導演獎數座小金人;他憑藉一部電影賺得盆滿缽滿,在負債纍纍後,還用同一部電影的續集東山再起;他擁有自己的酒莊,出品的佳釀用來款待親朋好友;他還進軍酒店業,在叢林海島中設計度假村,目的是讓家人在外休閑度假時也能像在家中一樣。他就是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一位懷揣著酒店夢的傳奇電影大亨。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the family coppola

病榻上成長起的《教父》之父

1939年,科波拉出生在一個位於底特律的意大利後裔演藝世家,他的外祖父是意大利著名的作曲家弗朗西斯科·潘尼諾,父親卡邁因·科波拉是底特律交響樂團的長笛手。科波拉和他的妹妹塔莉婭·夏爾(Talia Shire)、女兒索菲亞·科波拉(Sofia Coppola)、侄子傑森·施瓦茨曼(Jason Schwartzman)和尼古拉斯·凱奇(Nicolas Cage)組成了好萊塢響噹噹的科波拉家族。科波拉的中間名福特是為了紀念福特汽車創始人亨利·福特,不僅因為他出生在亨利·福特捐資修建的同名醫院,還因為科波拉的父親與這家汽車製造商有著不解淵源。科波拉的父親除了是一名長笛演奏家,還是一檔名為“福特周日晚間時間(Ford Sunday Evening Hour)” 系列音樂會的編曲人和管弦樂總監,而這檔節目是由福特汽車公司贊助的。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the family coppola

童年的科波拉大部分時間是在病床上度過的,身患小兒麻痹症的他只能在腦海中放飛天馬行空的想象力,盡情地編撰有著各種劇情的木偶劇。1955年,科波拉進入霍夫斯特拉學院,主修戲劇藝術。在大學期間,科波拉被選為學校戲劇團和音樂俱樂部的主席,每周都會為全校師生上演一場新的演出。科波拉還在霍夫斯特拉學院創辦了自己的電影工作室,同時還為校園的文學雜誌編寫了大量稿件。

1969年在執導完電影《雨人》後,科波拉與埃德蒙·諾斯共同創作了《巴頓將軍》,並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科波拉在好萊塢的地位迅速攀升。隨著人氣、口碑雙豐收的經典影片《教父》的上映,科波拉作為電影人的聲譽得到鞏固。1974年,科波拉連續推出《對話》和《教父》續集兩部電影,橫掃電影圈各項大獎,科波拉也成功躋身好萊塢名片大導之列。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the family coppola

人生沉浮,回歸內心渴求

《教父》系列的成功為科波拉帶來了巨大的榮譽和成就,他自己更是滿腔抱負,希望超過好萊塢歷史上那些威名赫赫的電影巨頭。經過數年的準備,1979年,科波拉帶著他的新片《現代啟示錄》再次出征,然而這部耗資3600萬美元的巨片在市場上卻激不起一絲水花,在奧斯卡金像獎上的慘敗對因電影而債臺高築的科波拉而言更是一記重擊。1990年,憑藉《教父3》科波拉重回神壇,但此時的他已經不再是那個一心撲在電影事業上的“瘋子”。沉寂的這些年,科波拉會經常思考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在經歷了事業斷崖式下跌、兒子和父親離世,年過半百的他將重心回歸家庭。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the family coppola

其實早在1975年,科波拉就用《教父》三部曲第一部的收益買下了加州盧瑟福一座名為鸚歌(Inglenook)的葡萄酒莊,並將其更名為尼鮑姆·科波拉酒莊,用做和家人們享受天倫之樂的地方,他會和父親、妻兒們一起赤腳踩葡萄、釀葡萄酒,然後邀請親朋好友們一起舉辦豐收派對。可後來由於忙於事業,很多時候科波拉分身乏術。1995年,科波拉將酒莊所在莊園的所有地塊全部收歸旗下,併在2011年購回了鸚歌這一商標的使用權,還將酒莊名字改回鸚歌。每年葡萄成熟時,科波拉不再穿梭在各大片場之間,而是召集家族裡的成員一起參加酒莊聚會。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the family coppola

除了酒莊,咖啡館和餐廳也是家庭聚會必不可少的地方,也成科波拉“覬覦”的行業。1994年,科波拉在舊金山很多影視公司內開設了咖啡廳,提供自家酒莊的佳釀和“祖籍老家”意大利的菜餚。科波拉還和羅賓·威廉姆斯、羅伯特·德尼羅一起經營著盧比孔餐廳(Rubicon restaurant)。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the family coppola

兒時夢想,打造野奢酒店

童年時被困在床榻上的科波拉,一直很羡慕那些能到森林草坡上打鬧嬉戲的小伙伴,這樣的想法即便在科波拉痊愈後依舊深埋於心。於是,當科波拉從電影世界中抽身而退回歸家庭時,打造一座屬於家人的理想度假酒店成了他新的事業。如今,科波拉共經營著6家度假村酒店,每一家酒店的首位客人一定是科波拉的家人們。科波拉曾說,如果連我自己的家人都不滿意,又怎麼能讓其他客人感覺賓至如歸呢?這6家酒店都繼承了科波拉鬼才式的設計風格,踏入酒店,就仿佛進入科波拉營造的大片之中。

秘密花園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Jardin Escondido

位於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最具活力的巴勒莫社區里,有一棟擁有三層樓高立體花園和太陽能恆溫游泳池的別墅——秘密花園。據別墅的工作人員介紹,科波拉在阿根廷採風時曾在此停留,園中四溢的花香,搭配阿根廷醇厚甘甜的美酒,讓科波拉文思泉涌、靈感爆發。於是,科波拉買下了這座房子,並將其裝飾成了理想中的花園模樣。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Jardin Escondido

別墅的外牆被漆成了鮮艷的紅色,蒼翠的綠植看似占據了大部分的公共空間,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別墅總是顯得生機盎然。別墅附近就是首都繁華的時尚街區,琳琅滿目的餐廳、酒吧、精品店在街頭一字排開。可當你一踏進秘密花園,仿佛瞬間按下了休止符,一切喧囂吵鬧都被隔離在了這紅牆綠林之外。

瑪格麗塔宮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Palazzo Margherita

瑪格麗塔宮是瑪格麗塔家族於1892年在意大利伯納爾達建造的一座宮殿,而伯納爾達小鎮是科波拉祖父的出生地。2004年,科波拉買下了這座宮殿,把它改造成一家豪華的精品酒店,希望通過酒店向世人介紹這個尚未被髮現的迷人小鎮。科波拉想讓這座宮殿成為孩子們願意一遍又一遍參觀玩耍的地方,於是邀請了全家人為設計獻計獻策。正因為如此,瑪格麗塔宮的設計和裝飾溫馨典雅,手繪的壁畫天花板和淡色的瓷磚地板都給人如在家中的舒適感。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Palazzo Margherita

宮殿里的花園設計出自科波拉之手,綠色似乎是科波拉最鐘愛的顏色,園中濃得都要流淌出來的綠意,搭配星星點點的各色小花,儼然一座童話故事里的夢幻花園。科波拉家族會時不時到瑪格麗塔宮的花園裡舉辦家族聚會,親朋好友間舉杯推盞,享受美好的親情時刻。

布蘭卡內奧酒店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Blancaneaux Lodge

布蘭卡內奧酒店被很多人稱為“隱藏在雨林中的仙境”,這座“躲”在伯利茲一片430多平方公里鬆林里的建築,此前一直是科波拉家族的私人度假村。酒店坐落在森林里一條蜿蜒曲折的溪流岸邊,四周環繞著青翠的松樹、橡樹、棕櫚和微微泛著黃褐色的灌木。茂密的叢林、陡峭的峽谷、壯觀的瀑布、湍急的河流是這座擁有20個房間的酒店最大的亮點,也是科波拉童年時腦海中肆意放飛的夢想。

海龜酒店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Turtle Inn

2001年,科波拉買下了伯利茲海邊一片集合了雨林、沙灘和大海的世外桃源,為那些希望逃離城市喧囂紛擾的人打造了一個田園詩般的港灣。原始風格的茅草小屋裡,當地工匠手工製作的各種裝飾和傢具,流淌出濃厚的熱帶風情。坐在酒店木質的餐廳里往外望去,未被破壞的純白沙灘融入清澈透明的加勒比海海水中,濕潤溫和的海風拂面而來,似乎能吹散所有的煩惱。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Turtle Inn

酒店附近有幾個寧靜的小漁村,淳樸的當地人會售賣一些有著異域特色和瑪雅文化的手工藝品。酒店倚靠的雨林深處有著絕美的景色,熱情的當地嚮導會帶著你穿過茂密的叢林,走過倒影著山色林野的瀉湖,站在縱橫交錯的河流沿岸仰望壯觀的瑪雅山脈。

珊瑚灣度假酒店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Coral Caye

想象一下,在一個四周環海的珊瑚礁小島上,每天清晨,叫醒你的不再是聲嘶力竭的鬧鐘,而是悠悠的鳥鳴和海浪拍打岸邊的聲音,暖暖的太陽從木質的捲簾窗戶鑽進屋子,曬在原木色的傢具和陳設上,一切安靜得如同一幅油畫。這樣的體驗,你能在伯利茲的珊瑚灣度假酒店里感受一番。木頭搭建的屋子和島上的環境融在一起,木質的桌椅、床架,藤條編織的沙發,每一個物件都讓你回歸最淳樸的大自然。島上還有一片野生的紅樹林,各種各樣的貝類吸引了有著繽紛色彩的海鳥到此覓食。酒店給人一種魯濱遜漂流記式的感覺,遠離嘈雜,只靜靜地聽海風吟誦。

拉蘭查酒店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La Lancha

坐落在危地馬拉佩滕伊察湖岸的拉蘭查酒店,是一家僅有10個房間的精品酒店。鬱郁蔥蔥的熱帶雨林和附近蒂卡爾瑪雅遺址的雙重加持,讓拉蘭查酒店把古老的瑪雅文明演繹出了唯美而浪漫的版本。房間內的裝飾品都是科波拉及其家族成員們親自挑選的,木質的傢具、麻紡的織物、精美的雕刻品,甚至是餐具托盤,都出自科波拉的親自審核。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圖源:La Lancha

酒店有一座伸進湖裡的涼亭,厚厚的茅草由四根柱子支起,兩張木質的躺椅面朝著寬闊平靜的湖面。傍晚時分,斜陽散在一池如鏡湖水上,微風吹過,攪碎了滿池碎金。一圈圈漣漪盪到岸邊,周圍的山林綠樹在湖中的倒影也隨之婆娑起舞。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請猛戳右邊二維碼

公眾號ID

globaltravelerclub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他執導的“教父”不怒自威,他設計的酒店林深堂暖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