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音樂家》的“一日絕唱”,應該嗎?

《音樂家》的“一日絕唱”,應該嗎?

從首日排片不足2%,到次日0.4%,當下在北京大部分影院里已經找不到《音樂家》的蹤影。

但相比市場對其“主旋律影片”的誤解,這部影片自身的遭遇其實只是當前這類影片集體現狀的一個縮影。

文/觀滄海

2%,0.4%。

“排片率位列第一的是好萊塢電影,國產商業大片排第二,文藝片排第三,排第四的是驚悚片,然後才是我們,這些被認定的主旋律電影”。

不久之前,電影《音樂家》的出品人沈健說。

今年4月,《音樂家》作為開幕影片拉開了第九屆北京國際電影節的序幕。但到了正式上映階段,首映當天卻只有不到2%的排片,在一眾新片中位列倒數。

不僅遠低於同日上映的《一條狗的使命2》,甚至還不如已經上映將近一個月的《復聯4》。而像《何以為家》和《海蒂和爺爺》這樣的非商業大片,在排片上也要高於《音樂家》。

到了次日,《音樂家》排片占比更是迅速下跌到0.4%。據購票平臺顯示,北京除了個別影城在次日還有1-3場排片之外,在其他大部分影院里已經找不到《音樂家》的蹤影。

從首日排片不足2%,到次日的0.4%,是什麼給了《音樂家》“致命一擊”?

1

陷入市場固有認知死循環,

“主旋律”難以打破排片堅冰?

用過去的目光看待現在的電影,是當下很多觀眾的慣性使然。

當大多數人對《音樂家》的認知停留在過去所謂的主旋律電影上時,那麼無論對錯,這就是市場對《音樂家》的定位。

因此,在關於排片問題上,其實影院也從某種程度上表達出了觀眾的認知。因為市場對主旋律電影的固有認知來自於觀眾層面,而從觀眾到影院其實是一個互相關聯的認知整體。

假如觀眾沒有將其視為一部主旋律電影,那麼對《音樂家》而言,可能會有熱度,也會有機會獲得一個好的上座率,影院方也會加大排片。

影院對一部影片的判斷來自於觀眾層面,而《音樂家》前期排片低,正是影院認為在觀眾的慣性選擇中,並不會去主動關註,或者說難以關註主旋律影片。

《音樂家》的“一日絕唱”,應該嗎?

一旦觀眾認定這是一部所謂的主旋律電影,影院也會這樣來定位影片,排片率低也就成為了必然結果。而在客觀現實面前,原本觀眾對這類影片所持有的抵觸態度就難以扭轉,影院不排片,就更加無法改變觀眾的固有認知。

而這,就是當下主旋律影片所陷入的認知死循環。

近年來,《紅海行動》《湄公河行動》《戰狼2》等新型主旋律商業片,在市場層面取得了空前成功,一定程度上使觀眾對主旋律電影有所改觀,或者說其實是對強類型商業包裝的主旋律影片有了新的認識。

但事實上,高票房的主旋律電影個案,並不能說明傳統的主旋律電影已經成功實現了轉型。主旋律電影面臨的生存困境仍然不容樂觀,像那些主旋律劇情片、傳記片等側重文戲的影片,在觀眾當中仍然還停留在過去的固有印象中,遠未打破市場堅冰。

而對於《音樂家》而言,這正是最“難受”的一點。

《音樂家》的“一日絕唱”,應該嗎?

影片本身雖然是一部講述民族英雄的影片,但它其實是一個劇情、人物傳記的片子,講述冼星海不為人知的流亡生涯的故事,並不是觀眾心目中那種固有認知的所謂的“主旋律影片”。

但顯而易見的是,《音樂家》也並不能否認自己是一個有民族主義情懷的電影,是一部愛國電影。而當下,因為這頂“主旋律”帽子,《音樂家》也就陷入了惡性循環的怪圈。

據悉,《音樂家》前期在做北京影院經理觀影場次的時候,很多院線經理、影院經理在看完影片後,他們也會感動、流淚,也會覺得片子其實是擁有情感溫度的。

但同時,他們也會說,“即使我被感動了,沒有用,我還是沒有辦法排。”而這其實就是當前的市場環境,影院經理被這部影片感動,但不代表觀眾會在第一分鐘就有興趣來看這部片子。沒有觀眾來看,影院自然就不敢排片。

2

口碑出圈受挫,

市場需求與題材吸引力有限?

近年一些爆款主旋律影片,單純從影片質量來看,其實並不能說毫無瑕疵,而之所以成為爆款,雖然有來自內容層面的原因,但並不能說完全就是憑藉內容出圈。

《流浪地球》相比好萊塢近年的科幻電影,差距擺在那裡,誰都無法否認。但為什麼是《流浪地球》?

主要原因在於,近兩年中國電影市場對國產硬科幻電影已經到了熱切期盼的階段,《流浪地球》在自身內容製作層面硬傷有限的情況下,很自然就能獲得大部分觀眾來自心理上的包容性。

而一旦一部影片恰好能夠滿足當下觀眾心理和市場需求,那麼受眾對這部影片的判斷標準無形之中會相對降低,而不是抬高評判門檻。最終成為票房爆款,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音樂家》的“一日絕唱”,應該嗎?

而對《音樂家》這類傳記劇情向的愛國影片而言,其本身內容與當下市場需求其實存在一定的盲區。

不能說這類影片不存在市場需求,但只能說在當下以年輕群體為主導的觀影人群中,這類影片所產生的市場吸引力和能夠滿足的市場需求,都並不強烈。

對於當前年輕觀影人群而言,他們對冼星海的認知更多來自於中學時期的教科書,而像這樣的英雄人物,本身與觀眾之間是存在天然距離的。當下的電影市場,需要“英雄”,這也是超英電影為何能夠頻頻橫掃中國電影市場的潛在原因。

誠然,我們也需要在銀幕上看到屬於自己的英雄人物,但觀眾以往看到的更多的是《焦裕祿》,是《鐵人》,這就形成了認知固化。並非這類影片質量不佳,主旋律作品中也不乏內容佳作。

《音樂家》的“一日絕唱”,應該嗎?

但在過去某些人物刻板、內容空洞的說教式主旋律影片的影響下,即使現在出現了真情實感塑造英雄人物故事的影片,觀眾也會先入為主將其套入到“刻板”印象中。

因此,在當前電影市場形勢下,這類影片無論是從市場吸引力還是觀眾心理層面上,都無法在最大程度上滿足市場剛需。而這,其實是非強類型包裝的主旋律影片,以及刻畫英雄的傳記類愛國影片所要集體面臨的問題

目前,《音樂家》在豆瓣僅有633人對該片打出評分,截止發稿前該片豆瓣評分6.5。因此,加上排片不利這一因素,《音樂家》目前也難以憑藉口碑出圈。

3

緊扣的“主旋律”帽子之下,

難以找到宣發點撬動熱度?

“風在吼,馬在叫,黃河在咆哮,黃河在咆哮,河西山岡萬丈高,河東河北高粱熟了……”被譽為“中華民族的史詩”的《黃河大合唱》,今年正值延安首演80周年。

因此,《音樂家》這部影片本身其實帶有特殊意義。但從宣發角度而言,最重要的是找到影片自身與受眾相連接的共鳴點與共通點。

例如《戰狼2》,其與市場受眾相連接的共鳴點是民族主義、愛國主義與好萊塢式的個人英雄主義動作片;《流浪地球》則被觀眾視為“中國硬科幻里程碑”;《湄公河行動》《紅海行動》則是迎合了當前電影市場對大場面、大動作強類型電影的受眾剛需。

《音樂家》的“一日絕唱”,應該嗎?

而對《音樂家》而言,如何通過宣發來打出觀眾與影片的共鳴感,對影片熱度而言顯然至關重要。但目前來看,單是如何能夠扭轉觀眾對主旋律影片的固有印象,就已經是一個無法越過的溝壑。

能夠通過宣傳的方式,來扭轉觀眾對這類影片的固有認知是,其實是最好的。但現在《音樂家》其實沒有太大的關註點和熱度,也並沒有太好的宣發點來切入,而宣傳也就只能陷入事倍功半的局面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如果影院能夠先把排片排出來,先確保有一部分人能夠看到這部影片,後續如果能夠通過口碑傳播,其實也可以去改變觀眾的認知。

但在當下,《音樂家》面臨的問題是既沒有能夠撬動市場的宣發點,也沒有排片,兩條路都行不通,反而一直陷在惡性循環里,最終這類影片似乎也只能在這種惡性循環里快速死亡。

《音樂家》的“一日絕唱”,應該嗎?

因此,在排片不利口碑難以打破圈層,且受眾固有認知難以扭轉的局面下,被扣上“傳統主旋律電影”帽子的《音樂家》,難以找到一個“點”來帶動受眾關註和傳播熱度,來粘合或者說補齊排片、口碑以及觀眾認知層面出現的裂縫。

但拋開《音樂家》本身,當前國產主旋律電影,或者說被市場定義為主旋律的影片,除了幾部票房爆款之外,從整體市場表現熱度上來看,大部分都缺乏與受眾之間的深層次情感共鳴聯結。

但其實這才是主旋律影片能夠在熱度和口碑方面出圈的關鍵要素,但觀眾及市場對主旋律影片的既有印象不扭轉,那麼一切與“主旋律”相關聯的影片都會陷入到死循環的泥潭之中。

而要想從根本上扭轉這一現狀,並非一家片方、一部影片就能改變,而在沒有大量主旋律影片通過內容和口碑徹底扭轉觀眾固有認知的前提下,這類影片都將遭遇與《音樂家》相同的問題。

現在來看,這個循環怪圈的死結,只能通過片方與觀眾做出雙向改變,才能夠緩緩解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音樂家》的“一日絕唱”,應該嗎?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