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第五季《極限挑戰》開播了。

和隔壁的《奔跑吧》一樣,這次的雞條開播前最具討論度的話題,也是成員大換血。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第一期首發陣容,黃磊、羅志祥、張藝興、王迅依然在列,又添了迪麗熱巴、岳雲鵬和雷佳音。

少了黃渤,少了孫紅雷。

孫紅雷是拍戲去了。那麼問題來了——

黃渤去哪兒了?

一個多月以後,答案終於公佈。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忘不了餐廳

這檔綜藝開播時無聲無息,足足五天后,豆瓣才出分。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9.3,國產綜藝少有這麼高分。

兩集下來,分數居然不跌反漲,如今已經9.5了。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它憑什麼逆流而上?

又憑什麼留住了黃渤?

點開一集,你就知道了。

這家餐廳,人員眾多,觀眾認識的卻沒幾個。咖位最大的黃渤,雖然職位是店長,但論鏡頭,只能算是配角。

日常工作主要分為三步:

逗老人開心。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替老人解難。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肯定老人的工作成果。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其他時間,就是默默關註老人的一舉一動。

他對自己的工作定位也十分明晰。

“我們的主角是這五位老人。

我們主要做的工作就是在旁邊默默地觀察,及時給予他們幫助。”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作為主角的五位老人是誰?

李君滬譚少珠胡公英孫麗君李東橋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他們從1500多位老人中被挑選出來,代表一個龐大又沉默的群體——認知障礙患者

換一個說法或許你會更能理解,「阿爾茨海默症」,更通俗一點叫,老年痴獃。

節目里,他們看上去與健康人無異,甚至比實際年齡更顯年輕。

愛吃紅燒肉。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愛穿花裙子。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愛笑,愛跳,愛勞動。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比年輕人都更熱愛生活。

剛碰上面,就熱絡地開始聊天,手牽手步入餐廳,看見黃渤,能高興得蹦起來。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各自都給自己取了外號,方便記住。

老敏,珠珠阿姨,蒲公英,大橋叔叔,公主姐姐。

可不讓叫爺爺奶奶,叫老了。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還隨口給店里其他人也取了外號:“逗包”黃渤“元寶”張元坤“水晶娃娃”宋祖兒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既有孩子的童心,又透著長輩們熱情的親切勁兒。

一聽黃渤說要排練,老敏立馬就起身,自告奮勇爭當第一。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但真乾起活來,就錯誤百出。

先是進門沒給客人倒水。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後是坐下了忘給客人菜單。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本店特色菜品一個都說不上來。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最關鍵的是,最後還忘了結賬

黃渤再三暗示,還是笑呵呵地將客人送出了門。

直到店內其他人提醒,才趕緊跑出去大喊:“還沒有付款!”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這種小迷糊,還能算是尚在適應期,沒熟悉業務。

開業後的種種,才真實讓人領會到阿爾茨海默症的威力。

他們會經常頭腦一片空白,怎麼也想不起自己要說的話,要做的事。

明明知道自己遺忘了什麼,但就是想不起來。

連伴隨自己多年的病癥,話到嘴邊,都怎麼也說不出名稱。

“我們患有那個……叫……

叫什麼來著?”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或者是,用心記住的菜品,仔細寫下的菜單,依然會莫名其妙出現錯誤

等到別人提醒了,還是不敢相信,這怎麼會是自己犯下的低級過失。

“這是點過的菜嗎?他怎麼給端上去了?”

“我怎麼把06寫成09了呢?我不明白怎麼回事。”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最嚴重的,是昨天還與小姑娘相處甚歡,一起跳舞。

臨走時說好了下次還要來找她玩,她還要教小姑娘跳大秧歌。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第二天,小姑娘如約來了,老人卻早已忘記昨天的一切,沒有留下絲毫印記。

只能茫然又歉疚地看著來人,尷尬地扯動嘴角,說不出話。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甚至,等到第三條,節目組採訪她時,她連小女孩前一天來看她都不記得了。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忘卻是件很可怕的事。

因為它無孔不入,又猝不及防。

所以他們喊著口號:“忘不忘,我說了算”。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這間忘不了餐廳,不是忘不了,而是不想忘。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沒用的老人

對於患病,病人自身其實是最清楚的。

因為清楚,所以恐慌。

阿爾茨海默症的癥狀,除了健忘、失憶,還有情緒反覆、性情大變,病發時,患者會做出一些自己也難以理解的行為。

這意味著,得了這種病以後,他們的人生不可控了。

無法決定自己是喜是悲,無法確定明天還會記得誰。

就像《都挺好》里的蘇大強,作天作地,胡鬧到身邊人都難以忍受,兒子直呼:“爸!你太狂野了!”

他們的情緒是反常的,失控的,難以理解的。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到了最後,病情漸重的蘇大強,在大年夜逃離女兒家,獨自回到了過去的老家,用一生的積蓄,給記憶中的明玉買了她想要的習題冊。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他活在了錯誤的時空里,與現實世界脫了軌。

節目里,公主姐姐就直觀展現了這種狀況。

店長評選了優秀員工,得主是熱心幫助大家的小敏爺爺。

辛苦教導顧客跳了一天秧歌舞的公主姐姐不高興了。

“明明最賣力的是我,怎麼是他評優了呢?”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她很委屈。

第二天還在因為這件小事一直鬱郁寡歡,甚至忍不住哭了起來。

直到店員宋祖兒發現,再三勸慰,才好不容易破涕為笑。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像個小孩。

等到她理智回籠了,又開始因為自己的任性而愧疚起來。

“就是那個時間,我也不知道咋回事。

過後想想,不應該的。”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其實她也不想“玻璃心”,是病情讓她變得陌生。

病魔仿佛潛藏的殺手,悄無聲息地將你“奪舍”,打亂你正常的工作生活,還毀掉你所有的人際交往。

誰能不怕?

因為患病,他們不得不離開堅守一生的工作崗位,賦閑在家,還時不時地作天作地,成了別人眼中“沒用的老人”。

誰能甘心?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我們年輕人總是標榜自己尋求進步,渴求認同,老年人也是同樣。

所以,他們卯足了勁,想證明自己是有用的。

練字、彈琴、畫畫、教書……

花費比年輕人更多的努力,去鞏固以往的興趣,學習新的技能。

他們急需重新建立一個有參與社會的身份,給予他們活著的成就感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這是藥物之外,另一種層面的自我治愈。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被消失”的病患

中國有5000萬不同程度的認知障礙患者。

這意味著,每10個老人中,就有一個有認知障礙。

中國有多少老人?

這個龐大的群體,我們關註過多少?

上一個引發廣泛討論的相關角色,是蘇大強。

再上一個,好像就已經是那個公益廣告里,偷偷把餃子藏進口袋,想帶回家給兒子吃的老父親。

而那已經是2013年的事了。

太少了。

和患病人數相比,這樣的討論度,實在微不足道。

前陣子,有位硬核奶奶,也掀起過一波熱度。

她被關在了家裡,出不了門,就鋌而走險從15層的家裡窗戶爬出樓外,沿著外壁的空調外機,徒手攀越了五層樓!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這也是阿爾茨海默症的患者之一。

我們常言總把這種病癥當成,“老糊塗了”。

卻很少有人真正去探究和關懷,糊塗了的老人是怎麼了?他們需要的是什麼?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往往是在一次次的爭吵與出走里,家人被消磨了耐心,老人被偷走了記憶,病情在忽視中日益加重。

這檔綜藝提出了另一種解決辦法:

讓老人回歸社會,參與社交,在勞動中提升大腦活躍度。

越是這樣,越能從病魔手中搶時間,把記憶留的久一點,再久一點。

“你越是在家獃著,越是傷心。”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我們要鼓勵老人,正視疾病,對抗疾病,走出陰影,擁抱新的生活。

相信總有一天,阿爾茨海默症不會再是困擾萬千家庭的難題。

在那之前,儘量多陪他們一點,多跟他們留下美好的記憶,就是最好的幫助。

畢竟,他們最不想忘記的,就是家人。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作者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作者

“在看”,給老人多一點愛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離開極限挑戰,黃渤做對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