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電影《小字輩》|40年前的上海,平凡人物的頌歌

最近寫了很多農村題材的影片,有朋友留言希望我說說一些講述城市生活的電影,他推薦了《小字輩》、《瞧這一家子》和《赤橙黃綠青藍紫》。的確,對於從小就生活在城市裡的朋友們,看這類影片是會感到親切得多。

這裡要說的便是1979年電影《小字輩》,之所以選擇這部電影是因為它不僅僅是有郭振清、葉琳琅、崔超明這些老一輩熟悉的面孔,亦有遲志強、王偉平這些年輕人熟悉的明星。

先從電影的創作環境說起。

第一次創新浪潮

1979年~1980年新時期中國電影的第一次創新浪潮

而1979年的文化部優秀故事片獎獲獎的故事片多達22部,這些故事片呈現題材多樣化、藝術風格創新化的特點。長春電影製片廠攝製的這部《小字輩》便在其中,從電影取材、影片風格上看,《小字輩》接近《瞧這一家子》(陳佩斯主演)、《他倆和她倆》這類生活化題材的喜劇風格影片(或者說是輕喜劇)。

電影《小字輩》|40年前的上海,平凡人物的頌歌

而新時期反映生活的影片中,有一類是反映農村生活新面貌、新時期農村婚戀等情感生活話題的電影,諸如上海電影製片廠的《喜盈門》、《咱們的牛百歲》等。另一類則是城市現代化生活的寫照,例如董克娜導演的《金鹿》則是講述廣州的一家糖果店員工的故事

上海因為在近現代的地位,以及坐擁當時中國最重要的上影廠,自然成了城市題材最熱門的取景地

不僅上影廠攝製了很多風靡全國反映新時期生活的城市題材影片像《快樂的單身漢》、《大橋下麵》,北影廠、長影廠也經常“南下”上海取景,例如楊在葆主演的那部有名的《血,總是熱的》

上海的都市題材輕喜劇電影也幾乎成了當時全國觀眾都十分喜愛的一種“類型”。

而《小字輩》呈現的則是由長影廠王家乙、羅泰導演的鏡頭下40年前的上海。電影中角色的熱情工作、豐富的文娛生活則成了那個時代的上海勞動者生活的寫照。

電影中多次出險“老虎口”、貴州路也另老上海們倍感親切

電影《小字輩》|40年前的上海,平凡人物的頌歌

電影以導演的仰視鏡頭環視上海的高樓大廈開始。

平凡人物的頌歌

電影同很多同類題材一樣,它講述的是一群人物的故事,他們多半是性格各異、各有閃光點的,但通常在群像中,仍有一個或一組是重點,這也體現導演敘事的主次分明

而這部電影主要的人物還是遲志強飾演的售票員和王偉平飾演的食品店工作者小葛。

戲中戲的諷刺效果

電影先是在對比中刻畫了兩位售票員工作態度的差異。

電影《小字輩》|40年前的上海,平凡人物的頌歌

男售票員遲志強工作態度頗為消極,他語音含糊、四站一起報、總是一副睡不醒的樣子,還口無遮攔對乘客出言不遜調侃乘客長得胖動作慢,還強行狡辯是“為四化搶時間”。他自嘲是“文化差”只能當“受氣員”

電影《小字輩》|40年前的上海,平凡人物的頌歌

女售票員則永遠是面帶微笑,她下班後自己記錄《乘客心理學》、立志做個好後勤,總能從怪人怪事中看到對方的閃光點,發掘出乘客身上樂觀投入的美好品質。

而電影不光是通過誤會的設置製造喜劇效果,在語言包袱上下的功夫更多。例如在女售票員面對母親逼問下,她直接用“人品:全上海第一,身高兩米五,體重九十五公斤”來幽默地化解自己的尷尬。

電影《小字輩》|40年前的上海,平凡人物的頌歌

而電影很大的亮點還是在於巧用“戲中戲”達到諷刺效果

在兒童話劇排練的《人民的好售票員》一劇中,編導們本想通過營造一副售票員與司機悉心配合的畫面來展現一幅美好的城市交通圖景。

卻不料小男孩把遲志強的工作態度全盤學去,他臨時改戲,一口氣報了四個站、向其他人潑水並模仿持遲志強的口吻“是紅燈嘛,有什麼辦法!”而被潑水的小男孩則忍不住了,話劇亂成了一團。

電影《小字輩》|40年前的上海,平凡人物的頌歌

底下的觀眾爆笑:“這算是什麼戲啊?”、“滑稽戲唄!”

經歷過這一次的巧妙排演,男售票員似乎是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平凡勞動者的責任

電影《小字輩》|40年前的上海,平凡人物的頌歌

電影通過以小葛(王偉平飾)為代表的基層勞動者的責任感與擔當感來感召人們的勞動熱情。他們職業普通甚至備受歧視,卻迎難而上、剋服重重困難去貢獻出自己的力量

電影《小字輩》|40年前的上海,平凡人物的頌歌

王偉平的小葛文質彬彬、酷愛看書、卻是個”烤燒餅的“,頗受歧視。但他絲毫不覺卑微,總是希望自己能為四化出一份力。

所以電影里他自製了擴音器給了售票員,也試圖通過改良紅綠燈來改善交通

在這一條線內,導演的喜劇效果主要是通過製造誤會

電影《小字輩》|40年前的上海,平凡人物的頌歌

例如,崔超明飾演的是一副海派範兒經常攜帶外文資料的科研所職員,他因為翻牆幫助小葛被鄰居認為是別有所圖。

女售票員的母親誤以為小葛是女兒男朋友卻最終卻弄假成真。而女售票員的母親對他職位(“賣燒餅的”)的頗有微詞則更準確地反映了當時社會上普遍存在的偏見與歧視。父母們希望自己的女婿是個“有文化、肯上進、跟得上四個現代化的年輕人”卻始終難以明白任何崗位的人都是可以為社會貢獻出自己的微薄之力。而這其中因為分工不同,每個人的工作會有差異

電影《小字輩》|40年前的上海,平凡人物的頌歌

而電影正是通過最普通平凡的勞動者的精神面貌的刻畫來歌頌了每一位不甘平凡、積極向上的勞動者

勞動收穫美好生活

電影《小字輩》|40年前的上海,平凡人物的頌歌

電影的結尾,每一個平凡的勞動者都獲得了自己的幸福,他們收穫了遲來的愛情、收穫了他人的尊重、收穫了通過勞動創造價值貢獻社會後那種發自內心的愉悅

電影《小字輩》|40年前的上海,平凡人物的頌歌

而關於主角愛情上的刻畫,本片則走得是精簡之路,因為兩位男主角遲志強、王偉平的角色對待愛情則顯得“粗線條”,最終都是“傻小子誤打誤撞收穫愛情”的常規路線。

電影《小字輩》|40年前的上海,平凡人物的頌歌

而導演也不忘給了配角一個特寫,我想這也是當時所倡導的,過於計較個人得失而懶於付出努力的人內心一定是苦惱的。而只有不甘平庸、積極努力地獻出自己的力量,才能得到社會對自己的認可,得到最充實的快樂

© 本文版權歸 宿夜花 所有,任何形式轉載請聯繫作者。

下方附上遲志強主演的電影《彩橋》及更多經典電影圖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電影《小字輩》|40年前的上海,平凡人物的頌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