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何以為家》:這是一部所有中國父母都應該去看的影片

《何以為家》作為一部文藝片,在《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這樣的超級大片的狂轟濫炸之下,仍然能夠在電影市場上占據一席之地,除了影片本身質量過硬外,影片所帶來的社會議題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何以為家》:這是一部所有中國父母都應該去看的影片

這部讓每一位觀眾都感到無比揪心的作品向每一對父母提出瞭如下兩個尖銳的問題:

生兒育女的基本條件是什麼?

我們應該怎樣為人父母?

有人說,生育權是基本的人權之一。但是,過度的非理性的生育卻帶來了“人權的災難”,當今全球的極度貧困人口中,很大一部分是“高貴的”生育權被“濫用”所帶來的。中國作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在不久的將來被我們的鄰國超越,原因就在於當我國在控制人口增長的同時,這個鄰國卻無限地“生生生”!

生育權是基本的人權,好比自由是基本的普世價值。從人類社會的契約來看,沒有絕對的自由,生育權也應該有其“邊界”。自由的“邊界”可以通過法律來劃定,生育權的“邊界”雖然也有通過法律來劃定的案例,但這種做法有一定的風險,而且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難以推行——上文提及的那個“生生生”的鄰國,也曾有政黨提出生育限制政策,但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卻讓其無法真正推行。

由於歷史傳統和宗教信仰的影響,對於某些民族來說,“生生生”甚至可以成為女人存在的唯一價值。你可以說這是對女性權利的冒犯,但反過來說,他們也可以“理直氣壯”地認為所謂的“女性權利”是對他們民族的極大冒犯。

對於《何以為家》中的贊恩的父母來說,以上關於生育權的討論對他們來說是完全無效的。至少,在被兒子告上法庭之前,他們是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的,他們毫無節制毫無理性地“生生生”,幾乎是出於本能。他們可能從來沒有想過,作為現代社會的人類,本能之外,還有(經濟)能力、責任等社會屬性。他們像動物那樣“生生生”,卻讓他們的孩子過得連動物都不如,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禽獸不如”。

更可怕的是,“禽獸不如”的他們,從來沒有意識到他們是如此的“禽獸不如”,甚至被兒子告上法庭後,他們還是那樣的麻木不仁、自以為是。

《何以為家》:這是一部所有中國父母都應該去看的影片

在法庭上,贊恩的父親說:

“我也是這樣出生,這樣長大的,我有什麼錯?”

而贊恩的母親說:

“我這一生都是奴隸,你憑什麼批評我?”

是的,贊恩的父母一生都是“奴隸”。但斯巴達克斯的故事、美國廢奴的故事都告訴我們,奴隸也應該有“自我修養”,這樣他們才能擺脫奴隸的命運。贊恩的父母甘為“奴隸”,可是,我們已經生活在二十一世紀,他們是活在遠古的奴隸制時代,還是十九世紀?

他們生而為“奴隸”,是他們的悲劇,而他們瘋狂地製造更多的“奴隸”,以現代社會的普世價值來看,他們是反人類反社會的——他們是“有罪的”。

如果說贊恩也是“奴隸”,那麼,他已經是一個覺醒了的“奴隸”,是一個有了“自我修養”的“奴隸”。他絕不會像他的父母那樣,繼續製造“奴隸”。從他對妹妹薩哈的“愛”和他對約納斯先生的照顧來看,他已經擺脫了“奴隸”的身份,成長為一個人了。

“制毒”是贊恩的父母的謀生手段之一,他們“制毒”的時候,從不顧忌“小奴隸們”的存在,他們甚至讓懵懂世事的孩子幫他們“制毒”。所謂“虎毒不食子”,他們卻讓孩子們從小埋下“毒根”,真可謂最毒“父母心”了。贊恩獨自照顧約納斯先生走投無路之時,他也“制毒”,但小小年紀的他,竟然懂得讓約納斯先生“閃開”,真是讓人心疼得淚目。

越窮越生,越生越窮,這惡性循環十二歲的孩子懂,而億萬處在貧困線之下的成年人卻不懂。不僅在黎巴嫩,不僅在難民群體中,這幾乎是全球性的問題,中上階層生育意願低,因為他們知道責任兩個字的重量,而底層拼命生,因為很多時候他們根本不知道何為責任。影片中贊恩的父母固然可憐,但並不值得同情,他們的可恨之處遠甚於其可憐之狀。

《何以為家》去年五月在戛納電影節獲得評審團獎後,成了國際影壇炙手可熱的影片,在許多國家和地區都上映了,也引發了廣泛的討論。但可以想象得到,絕大部分像贊恩父母那樣的父母大概是不會去觀看這樣一部影片——生活在“地獄”的人們也許並不需要通過銀幕去瞭解“地獄”,正如他們在現實中缺乏自我認知與自我審視。

我相信,觀看了這部影片的觀眾,大多是努力成為負責任的父母或者準備成為負責的父母的人們。而觀看了影片之後,他們可能在對待“生兒育女”這件事情上,變得更加審慎,他們的生育意願甚至可能降低。

世界就是這麼荒謬,有“潛力”成為負責任的父母的人們不願意多生或者不願意生,而沒有意識到“責任”的人們卻在“生生生”。在這樣的生育格局之下,世界的顏色和權力結構也將發生巨變,人類身上也可能發生“劣幣驅逐良幣”的可怕現象,而人類文明或許會倒退到中世紀甚至更為黑暗的時代。

贊恩本人與影片中的角色同名,而且,他也是一名小難民,他在影片中的令人驚艷的“演技”其實是本色演出。贊恩因為出演了這部影片而改變了他和他的家庭的命運(在聯合國的幫助下,贊恩和家人共同移居挪威,從此遠離了“奴隸的人生”),但絕大多數的難民可沒有他們那麼幸運。任何的人道主義援助都是有選擇性,所謂“普渡眾生”只是一句理想化的漂亮口號。

生而為人,我們確實天生擁有生育權,但如何理智地負責任地去行使我們的生育權,是每一對父母都應該考慮的問題。我希望每一對中國父母都能夠去看這部《何以為家》,不是去看贊恩“賣慘”(他不“賣”,他是真“慘”),而是去給自己一個“警示”——如果沒有信心沒有能力給孩子一個“家”,不如,別讓他來到這個世界上……

其實,我可能想得太多了,作為一個父親,我大概只能努力獨善其身。

《何以為家》由黎巴嫩女導演娜丁·拉巴基導演。在《何以為家》之前,娜丁·拉巴基自導自演了《焦糖》(2007)、《吾等何處去》(2011)等在國際影壇上有一定影響的作品。《何以為家》和娜丁·拉巴基之前的作品不同,它的主要演員大部分是非職業演員,而且所演的角色與其自身身份有較大的相似性。對於娜丁·拉巴基來說,《何以為家》是她創作生涯的一次“朴素轉身”。

《何以為家》:這是一部所有中國父母都應該去看的影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何以為家》:這是一部所有中國父母都應該去看的影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