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主旋律“破冰”

原標題:主旋律“破冰”

作者 | Amy Wang

“知道你的領導一個月掙多少錢嗎?”“300萬。”——毒販林勝文面對緝毒警李飛審問時候囂張地說。

“有時候穩定是壓倒一切的”——緝毒隊長蔡永強在面對省緝毒局副局長李維民問話時意味深長的回答 。

“中國製造,就是品質的保證”——最大毒品走私頭目劉正宇這樣對他的法國“客戶”描述中國冰毒。

這些硬核臺詞,全部來自於剛剛在愛奇藝和央視上線的《破冰行動》。毫不掩飾警察與毒販勾結的事實細節,揭示當前公務員基層幹部隱性“辦事宗旨”,毒販調侃“中國製造”等等,這種大膽的細節還有很多,貫穿全劇。連網友都在彈幕和社交平臺表示“內容過於真實”。話題#破冰行動真敢拍#登頂抖音熱搜第一位。

“敢拍”尚不能解釋為什麼這個劇能火。真實案件改編、美劇節奏、實景實拍、演員演技等每一個因素都至關重要,各環節配合,讓這部公安部主牽的項目,成為豆瓣8.5分的流量劇。

但不可否認,這是一部徹頭徹尾的主旋律電視劇。主旋律到什麼程度?在上線前期,除了少量關於流量明星黃景瑜的討論,幾乎沒有其他任何話題。這也是造成上線前後巨大戲劇結果的主要原因。

之前談到主旋律電視劇,基本上都要跟央視8套划上等號,次之是其他省級衛視。極有意思的是,《破冰行動》網絡早於央視更新,併在其黃金檔播出。

“主旋律流量劇”,越真實越困難

經過近幾十年的主旋律電視劇教育,中國觀眾天然將它與互聯網豎起了屏障。主要是長期以來,主旋律背後,多是政治說教和愛國愛黨宣傳片。沒有經歷戰爭、飢貧的80、90甚至00後,難以對“大多數”主旋律影視產生共情。

《破冰行動》並不是首次互聯網嘗試做的主旋律,卻因今時今日的大環境、創作語境和商業火爆,成為主旋律影視題材的現象級標誌。這不僅僅關乎互聯網的話語權,還關乎創作解放,以及上級指導部門審核意識的進步。

上一部引起熱議的主旋律影視劇還是《人民的名義》,聚焦反腐。政府官員之間、官員與商人之間、部門與部門之間的勾心鬥角,刻畫的相當逼真。一個處級幹部貪污幾個億,滿屋子都是百元大鈔的場景依然歷歷在目。在這些畫面之外,也有非常大膽的臺詞,句句揭示官場潛規則,如“公檢法是一家,幹部輪流轉”。

這兩部大火的主旋律劇有個共性:根據真實案件改編。其中駭人聽聞的禁毒案和貪腐案都有其原型人物。但對於影視改編來說,越是真實事件就越難改。在《破冰行動》的看片會上,編劇陳育新直言:“越真實越困難。其實《破冰行動》這個原型案件雷霆掃毒‘12.29專項行動’,是大家都知道的大新聞。怎麼把這麼複雜的人物關係說清楚,不脫離真實背景,又要把虛構的部分有機磨合在一起,這是最困難的事。”

陳育新不僅是《破冰行動》的編劇,還是《湄公河大案》的編劇,這是電影《湄公河行動》真實事件的電視劇版。《湄公河大案》里能找到破冰行動的影子,那就是貫穿情節的緊張和真實。

主旋律與審核部門的議價

反觀主旋律影視歷史,今天能有多驚喜,昨天就有多曲折。相當長一段時間內,軍旅、抗戰、先進人物故事、重要歷史事件等占據主旋律影視劇市場的主要位置。隨著互聯網普及和思想開放,主旋律影視越來越走起了商業路數。近年來涌現出很多高流量、高收入的主旋律電視劇和電影。

但不是每個主旋律項目通關都那麼好運。《人民的名義》出品公司是最高人民檢察院影視中心,《戰狼2》《湄公河行動》《紅海行動》等有軍方特批,《破冰行動》背後是公安部全程介入。這些題材的審查通關,有著各個指導部門之間的傳播“競賽”,競賽帶來了正向作用,即創作的自由度和審查意識的跨時代進步。

很多人認為《戰狼2》《紅海行動》《破冰行動》之所以能成為全民爆款,是因為有關部門在內容審核上的“特批”,但很少有人去細想,這類影視劇能夠通過審核的前提是——整個故事和精彩程度經得起特批。

簡而言之,這不是特權,而是高質量主旋律內容的議價。

還記得坊間傳言關於審核條目的恐慌,其中影視作品中不允許有吸煙鏡頭,不允許黑化警察和軍人形象等非常細節的條款,一度讓很多想要進軍該類型題材的公司望而卻步。但這些傳言規定,以上大片全都“違反”了。

這就是議價和博弈的力量。

議價的誕生是從電影的私有化取代公有化開始的。這裡不得不提八一製片廠。他的興盛到衰落,足以看到時代變遷,帶給主旋律影視內容以及內容方和審核部門關係的巨變。

1951年,新中國成立不久,抗美援朝就開始了。經中央人民政府文教委員會批准,總政召開會議,成立了軍事教育電影製片廠籌備委員會。1951年8月1日,經過三個多月時間的籌備,就在北京廣安門外六里橋路北,蓮花池以西的三百畝高梁地上,為製片廠的第一座建築物破土奠基。這就是八一製片廠誕生的歷史背景。

經過一年基建和人員培訓,1952年8月1日,經總政治部批准,八一廠正式建廠。當時的廠名是解放軍電影製片廠,1956年又經總政治部批准,改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八一電影製片廠。

建廠初期,各項條件都不成熟,食堂的一半改建成錄音棚,小會議室是樣片放映間,宿舍樓上的一半是剪接車間。員工還需要一邊製片,一邊援助抗美援朝。說是用生命打下根基,一點也不誇張。

1958年開始,科教片成為了主要生產任務,這一策略再之後的17年都未曾改變。這些片子片頭便大大的印上“教學片”三個大字。代表作有《永不消逝的電波》《萬水乾山》《林海雪原》《哥倆好》《農奴》《地雷戰》、《地道戰》《苦菜花》《狼牙山五壯士》等一大批軍旅題材影片,放映時場場萬人空巷。

而很快,思想解放運動風起雲涌,七八十年代成為第三代導演“謝晉”們的天下。諸如《小花》《黃土地》《高山下的花環》等優秀影片橫空出世,打破了八一廠一統天下的格局。

這時候主旋律已經開始有商業化苗頭了,八一廠迅速調整了方向,推出《大決戰》《大轉折》《大進軍》等戰爭大片,填補了當時中國戰爭大片的空白,也使八一廠重歸軍旅題材電影龍頭地位。

90年代後期和21世紀,票房成為電影的關鍵。加上好萊塢大片和港片的席卷,八一廠代表的主旋律國有片場開始進入不可逆的衰落。以2009年為屆,建國60周年獻禮片《建國大業》由博納和中影主導主控,在當時啟用了172名明星零片酬出演,震驚一時。主旋律電影為了商業票房和宣傳效果,大量使用“流量明星”。

《建國大業》作為一部電影,呈現效果好壞先不予置評,但是當時主旋律對流量和票房作出的巨大“妥協”。還有一點就是,以博納為代表的民營電影公司開始大手筆觸及主旋律市場。

這種當局的“妥協”,在今天來看,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包括後面華誼的《一九四二》《芳華》等能有商業上的成功也與之密切相關。而《戰狼2》《湄公河行動》《紅海行動》之所以能取得幾十億票房,除了以上原因,還要感謝好萊塢主旋律和香港警匪片20年的觀眾教育。

流量主旋律學習好萊塢和港片

早就在學,但一直沒學到精髓。早期速成班,在特效和場面上浪費了大量時間和金錢。

《破冰行動》編劇陳育新在看片會上還透露了一個細節:“我從來不看國產電視劇,只看美劇,《破冰行動》的節奏上是往美劇去看,做最大的努力。”

而香港導演林超賢因為《湄公河行動》成功成為焦點後,說到:“我用我拍攝警匪片的經驗,把真實案件和商業電影結合起來創作。”而對於影片的定位,林超賢認為,“這首先是一部警匪片,但這也是我拍攝的動作戲最多的一部電影,所以也可以說是一部動作片。”

有趣的是,從成長軌跡上來看,陳育新和林超賢的軌跡完全相反,卻殊途同歸。電視導演編劇陳育新在國產主旋律電視劇上耕耘幾十年;林超賢則師從陳嘉上和徐克這些商業類型片導演。林超賢在讓其名聲大燥的《證人》之前,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早期與陳嘉上合作的《野獸刑警》,該片講述一個飛虎隊督查被下放到紅番區帶領一批問題警員和黑社會頭目做鬥爭的故事,彙集了黃秋生、張耀揚、王敏德、周海媚、譚耀文等香港本土實力派,影片以絕望的基調描述黑白一家,警匪難分的故事。

真正使得香港警匪片有顯著好萊塢商業印象的香港導演有兩人,一是李仁港,二是林超賢。李仁港在2005年有一部電影叫《猛龍》,因其較為成熟的商業運作模式和呈現的類大片效果,使得喜歡這部電影的粉絲組成了“猛龍幫”來和其他的反對派觀眾對戰,他們認為《猛龍》是一部足以承接好萊塢的商業巨制,這也是香港電影史上比較現象級的一個粉絲動作。

很明顯,港片的商業啟蒙老師是好萊塢。美國也做流量主旋律片,建立在工業化基礎上的主旋律。例如電影史上經典的《拯救大兵瑞恩》《辛德勒名單》《勇敢的心》《珍珠港》《愛國者日》等,甚至講述平凡人美國夢的《阿甘正傳》。這樣的片單不勝枚舉,對於真善美、愛國和忠誠的人物形象塑造,至今名垂影史。

而“美劇模式”字眼真正使用到內地電視劇市場,是近兩年才開始的事。電影《戰狼2》《紅海行動》《流浪地球》等大片無一不是遵循好萊塢的敘事風格和節奏定製,《白夜追凶》《無證之罪》等警匪罪案網劇也無一不受美劇影響。

關於“人”的進步

這是我們認為主旋律最最最核心的一點。

《破冰行動》裡面的男主角李飛,作為一個嫉惡如仇的年輕緝毒警,並不很討觀眾喜歡。在業務能力和好人卡之外,衝動、短視、對人不友善、對養父和直接領導不尊重等。但裡面他接受心理醫生治療的一段非常有意思,心理醫生提到“原生家庭”問題,認為他嬰兒時期便失去父母,從小在自卑中長大,好不容易有了一個交心的朋友,卻被毒販殺害,短時間他找不到寄托感情的對象,便將報仇和查明真相作為主要任務。

他用小我的方式解決問題,卻看不到養父李維民的長線佈局。“原生家庭”和“心理醫生”橋段正是對好萊塢內核的學習成果,這是一種將角色當做“人”的巨大進步。

童年時期的李飛

捨棄高大全英雄人物的塑造換來的是觀眾真實代入感。到目前,李飛在觀眾心中的人物形象除了正義的緝毒警察外,還有深陷原生家庭悲劇的小孩、不成熟的職場新兵。而觀眾代入時經常為他的選擇擔憂。總而言之,他是一個英雄,也是一個正義的普通人,他會做傻逼的決定。

其實近幾年,主旋律網劇也有很多,最典型的當屬《餘罪》。它首次將一個有性格缺陷的卧底警察搬上銀屏,點燃關於這個話題探討的火苗。雖然後來《餘罪》慘遭下架,但種子被埋下,即在主旋律中去塑造平民英雄是一個很容易取悅年輕觀眾的做法。

軍旅題材也不乏流量劇,不乏在“人”身上有著卓越刻畫的作品,如盛極一時的《士兵突擊》。豆瓣有一條置頂很高的評論:這部劇之所以成為軍旅劇的經典,在於它寫的都是普通人的生活和情感。

這樣的平民英雄是流量與正統價值觀之間的橋梁。

“人”的進步還在於承認敵人也是人,不是蠢豬。這一點,《紅海行動》做的比《戰狼2》要好很多很多,《戰狼2》是舊英雄主義時代的巔峰之作,但它是階段性的歷史收割,標誌一種舊創作思路的壯烈結束。而《紅海行動》是主旋律在人物塑造上的新進步,它引領著主旋律故事和人物塑造方式的新未來。在《紅海行動》中反派的作戰技能是不輸正派的,其中一個反派年輕狙擊手的刻畫非常深入人心,雙方對決頗有《兵臨城下》中亦是生死敵人,亦是知音對手的惺惺相惜。

這一點上,《破冰行動》能看出突破,但做的還不夠好,部分情節設置對正方還是太過友好。

關於“人”的探討,其實不局限於主旋律,這是所有中國影視劇都很難做好的一點,只是主旋律會面臨更大阻力,也能產出事半功倍的效果。這個話題一旦發散起來,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主旋律、流量和商業

矛盾嗎?不矛盾。

主旋律的目的就是盡可能大的傳播社會主流價值觀,播撒統治階級目的,讓社會大眾在一致的價值觀下生產和生活。

你看,其實流量是主旋律最本質的追求。有流量自然有商業價值。很長一段時間內,指導部門陷在一種向上彙報的思維,所以“又紅又專”的作品充斥銀屏,這是給上級領導看的,並不是給普羅大眾的。而電影、電視劇在任何國家、任何政治背景,都難逃宣傳工具的使命。

主旋律的商業化是一個市場化的結果,雖然自上而下稍顯緩慢。而要實現這個目標,還是需要依靠民營影視公司和互聯網。

早年看《地道戰》眼含熱淚、奔走呼告的觀眾和今天看《戰狼2》燃起激烈愛國熱情的觀眾,在本質上是一樣的,即——在當前政治和思想開放程度上的合理情感激發。

但越往後越發現,歷史變得遙遠,大眾變得越來越實用主義,文化代溝越來越深,主旋律取悅年輕人變得越來越難。這不是中國影視市場獨有的挑戰,全世界都是這樣。

年輕觀眾審美進步遠快於創作意識和權利階層認知的更新。

對於指導部門來說,他們也需要時間成長,這個成長越快,市場的試錯成本就越低,反之就會越高。目前,不管是電影還是電視劇,都能斷斷續續產出口碑和流量雙收的主旋律作品,但離規模化還相差甚遠。這說明市場還需要再開放,核心的東西還需要再大眾,主旋律審核還需要再大膽。而另一方面,還沒有規模化之前也顯示了巨大的商業機會。

這個商業機會不是僅僅指今年建國70周年的關鍵節點,而是長期的,像好萊塢那樣的,主旋律成為商業大片絕對重頭。商業化成功的主旋律作品比比皆是,就不重覆列舉了,接下來主旋律的破冰重在商業主旋律的規模化產出和題材的外拓。

2019年是特殊的一年,各種重大國家級慶祝節點,需要大量的主旋律劇、影、綜;但也是破局的一年,因為未來中國影視市場必須回歸地面,讓主旋律從戰爭、軍事、重大事件拓展到現實生活的方方面面。

畢竟,鄧小平說過,“一切宣揚真善美的都是主旋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主旋律“破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2019 電影愛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