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文 | 縣豪

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豆瓣8.5,央八收視率2.12%,微博話題超20億閱讀,《破冰行動》火了。

這是一部自帶話題的國產劇。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它根據2013年廣東省雷霆掃毒“12.29專項行動”的真實事件改編,其英文劇名《The Thunder》已點明一切。

它的後期剪輯製作時間長達8個月,採用先網後臺的播出方式,並依據播出平臺在商業性、觀賞性、政策性上的不同側重,分別剪出了網播48集、台播43集兩個版本。

這兩個版本的差異,主要體現在前8集。

網播對敘事節奏要求更嚴苛,而台播則更註重政策性導向,比如第二集開場,網播版中,主角李飛直接持槍進入養雞場毒品交易地,並迅速與毒販交火,而台播版中,則是省廳禁毒局副局長李維民主持工作的場景。

除此,吳剛、王勁松、任達華等老戲骨與“鮮肉演員”黃景瑜飆戲;拍攝得到公安部大力支持;這些,也都成為此劇重要看點。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說《破冰行動》是2019迄今最硬核國產劇,絲毫不為過。

那麼,它究竟硬核在哪?

01、硬核原型

劇中的“制毒第一村”塔寨村,原型為廣東汕尾陸豐地區的博社村。

博社村有兩大特點,“規模化、產業化制毒”、“宗族幫派觀念深厚”,這兩大特點彼此影響、互相滲透,而將兩者牢牢維繫在一起的,則是經濟利益。

當年,博社村參與制毒的家庭超過20%,毒品製作中的分工也很明確,比如剪麻黃草、剝康泰克膠囊等機械性手工活由村中的老弱婦孺承擔,甚至小學生,也因為巨大的經濟誘惑,參與進毒品加工中。

博社村的人,基本都姓蔡,村原黨支部書記蔡東家(已於2019年1月17日被執行死刑),即是《破冰行動》中塔寨村老支書林耀東的原型。

博社村的制毒販毒,也基本只讓蔡姓同族參與,由此,便形成以蔡東家為首的宗族制販毒網絡,蔡東家也因此被稱為“冰毒教父”。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劇中的林耀東

今天來看,宗族觀念是一種非常傳統的觀念,拋開其在“血緣”、“集體”等概念上可能存在的積極意義,它有一個不容忽視的隱性負面意義,即對惡性權力的觀照

《破冰行動》中,第一集的“雨夜緝毒”就已經非常明確地呈現了這種觀照——李飛、宋楊等緝毒警員依線報夜闖塔寨村,人贓俱獲抓捕制毒人林勝文,豈料因此驚動全村引來圍堵,此時,支書林耀東僅憑三句簡短而具千鈞之力的臺詞,便生動呈現出自己在塔寨村那不容置喙的絕對權力——

(對李飛)“麻煩您讓他出來,我保證他不跑。”

(對林勝文)“是嗎?”

(對塔寨村村民)“給警察同志讓路。”

這三句話,對象各不相同,卻點到了雨夜緝毒事件的各方重要勢力,從而通過話語構築出一種富有張力的空間,同時四兩撥千斤地消解掉眼前的複雜情勢,而說話者又絲毫不落下風,寥寥幾語便勾勒出制毒第一村的權力結構。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塔寨村緝毒

汕尾相對於廣州、深圳、香港等地,其實是非常落後的,而這種落後,多少與根深蒂固的宗族觀念有所聯繫,無論現實中博社村的祠堂式民居建築,還是劇中塔寨村建築的內部結構,都能令人感受到一種戒備心強烈並等級森嚴的落後氣韻,而當正義進入這樣一種環境,能否在權錢侵蝕中守住初心,就必須打一個問號了。

所以,相比“空降”的李維民,多年在塔寨浸淫卻基本已亮出好人牌的禁毒大隊隊長蔡永強,才會收穫那麼多劇迷好評。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劇中塔寨村的宗族

這樣一個恐怖的“制販毒基地”,終於在2013年12月被廣東警方搗毀。

12月29日凌晨4點,廣東警方出動公安、武警、邊防等3000餘警力,清剿博社村,最終搗毀制毒工場77個,繳獲冰毒2.9噸制毒原料23噸

博社村擁有自己的專業武裝力量,所以將冰毒第一村連根拔起,需要極強的魄力,也會遭遇諸多艱難,如今,魄力與艱難都通過《破冰行動》被藝術化地呈現在觀眾眼前了。

02、硬核劇情

相比台播版,網播版更體現主創急於抓住觀眾的心情。

對於懸疑題材,網絡觀眾經歷過《白夜追凶》、《無證之罪》等國產標桿之作的洗禮,對於敘事節奏,去年熱播的《延禧攻略》又刷新了觀眾對“爽劇”的認知,所以如何將懸疑性與節奏感並置於同一部劇中,成為對《破冰行動》的最重要考驗,第一、二集的表現,或可允為範本。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白夜追凶》第一季結尾意味深長的一幕

此劇開篇,即借“李飛緝拿林勝文”一事,在邏輯自洽的基礎上,快速牽出堪稱星羅棋佈的人物關係——

塔寨村權力架構下與經濟利益驅使中的林氏宗族一派、東山市、廣東省刑偵隊、緝毒隊、公安廳等警界各級高層、香港商人趙嘉良為首的毒品買賣勢力、李飛、宋楊等基層緝毒警、陳珂、陳岩等被卷入緝毒事件的平民等。

可以看出,編劇並不打算藏掖任何關鍵人物,正如觀眾形容,“這是一場大型狼人殺”,編劇一開始,便將所有人物組局到這場狼人殺中。

上至市長、廳長,下至販毒集團嘍啰,接下來,便是“閉眼”、“睜眼”、“驗人”、“投票”等一系列迷霧重重的狼人殺過程,誰是好人,誰是壞人,誰站在黑白之間的灰色地帶,觀眾都可以依據劇情推演、浮上明面的人物關係,甚至人物動作語言細節,進行自己的推論,從而享受推理樂趣。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劇中的趙嘉良及其屬下

身為主角,李飛自然是關鍵人物,但他在《破冰行動》中的人設更形同拋磚引玉。

他根正苗紅、正義凜然,卻又衝動魯莽、感情用事,是國產刑偵劇中極為典型的青年警察形象。

這種形象如同這一類型劇的“定海神針”,使這類劇保持一種積極、年輕、健康、正能量底色,但這類劇的角色魅力,往往並非這根“定海神針”,而是它周圍涌盪不息的翻覆海水——那些圍繞李飛這一人物產生權謀鬥爭、精神掙扎的其他人物

如李維民、趙嘉良、林耀東、蔡永強等。

這些人物,才是《破冰行動》中真正具有戲劇魅力的角色。

此劇在前兩集即通過李飛對林勝文的審訊,拋出一個令人吃驚、而且必貫穿全劇的主要懸念——

塔寨村在警界擁有一把(或多把)“保護傘”,“保護傘”的月收入高達300萬人民幣。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保護傘”是誰?

圍繞這一核心懸念,警匪之間、警界內部,都呈現出極為動人的戲劇張力,而相比李飛、宋楊、蔡軍等基層警員製造出的錶面衝突,高層權力者一旦博弈,呈現給觀眾的,便是閱歷豐富、以輕擊重的深層暗涌之力,這種力量往往通過微表情、無起伏對話等綿密的過招方式得以被展現。

一個典型的例子,便是被觀眾追捧為“語言藝術大師”的禁毒大隊長蔡永強

先看蔡永強的經典“小動作”——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劇中的蔡永強

李飛雖在養雞場被槍擊,但因被人構陷,所以被拷回醫院,刑偵隊接上級命令,提審李飛。

蔡永強陪刑偵隊長進入病房,李飛不在,蔡永強屬下欲提供線索,此時,蔡永強對屬下做了一個“手掌下壓”的動作;

離開病房時,蔡永強在衛生間門前止步,意味深長望了一眼被掀開一方的天花板——

這“一壓一望”,精準表明瞭他在禁毒隊、刑偵隊、李飛這“三角關係”中的老練立場,而這種立場,則折射出他在整個警界生物鏈中步步為營沉默堅守心中信念的清醒姿態。

他深知“拔出蘿蔔帶出泥”的道理,李飛等人只看到塔寨村這朵“惡之花”,蔡永強看到的,是培育毒花的土壤,即當地根深蒂固的宗族觀念。

再看蔡永強與李維民的對話——

①李維民:你為什麼要向李飛交待,林勝文涉毒的事情不要跟隊里所有的人講。

蔡永強:我不記得我說過這句話。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②李維民:請你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塔寨,林耀東,有問題嗎?

蔡永強:我是警察,我講證據。有證據他就有問題,沒有證據他就沒有問題。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這是典型的高手過招。

《破冰行動》中,無論身份還是手腕,李維民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他的提問思路清晰、主題集中、火力充足。

而蔡永強與其對陣,絲毫不輸,他的回答,既不正面也不反面,而且自始至終保有警察的基本職業道德,同時在不確定李維民立場的情況下,天衣無縫地隱藏了自己的立場。

在日本已經通過《震度0》等作品淋漓盡致展現警界高層博弈的戲劇魅力之後,如今,中國終於也有這樣一部《破冰行動》,敢於將目光刺入警界生態的縫隙之中。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03、硬核演技

《破冰行動》中,演員演技整體處於中上水準(除了陳珂飾演者過於撞臉陳喬恩,讓人老想翻演員表求證),其表演模式,可用“老戲骨帶鮮肉硬漢飆戲”來形容,其中最令人贊賞的,自然莫過於吳剛老師對李維民的演繹。

李維民是一個複雜而神秘的人物。

他一方面始終保持身為人民“公僕”(劇中李維民面對林耀東,如此形容自己)的剛正不阿形象,註意,這種形象對於觀眾而言並非錶面假象,而是從其人物品質中自然滲透而出,同時,他又與香港毒商趙嘉良保持一種令人看不透的“親密關係”。

他對“養子”李飛的態度與情感也十分曖昧:一面信任其為人,一面又對他抱持謹慎的疑慮。

編劇神奇地塑造出了這樣一個“兩面都很堅定卻最終顯得搖擺”之人,吳剛老師要怎麼演?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劇中的李維民

上細節。

魔鬼級細節

一個例子——

趙嘉良與毒販約在茶樓交易,李維民不僅在茶樓附近布控,更在警局控制大廳為領導現場演示抓捕行動,雖然最終“一個好的劇本演砸了”,但在放趙嘉良離開後,鏡頭推近到李維民的眼部,此時,我們看見眼鏡後面的眼袋極有層次地抖動了幾下。

鏡頭特寫,證明這並非一個偶然的捕捉,而是吳剛老師基於人物理解的有意表演,“眼袋抖動”的含義何在?

得配合之前李維民在“放還是不放趙嘉良”的心理掙扎來看,“抖動”是“掙扎直至做出決定”之後的情緒餘韻,它映射出李維民與趙嘉良之間的複雜關係。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吳剛老師依靠眼袋抖動詮釋李維民的細微情緒

我們在《琅琊榜》中看過王凱用“衣服的袖擺”演戲,在《地久天長》中看過詠梅用完全靜止的背影演戲,這些都還利用了相對較大的“道具”,而用眼袋演戲,恐怕已經是一個十分幽微而精確的境界了。

再看李維民躺在中山市公安局副局長趙學超辦公室沙發這場戲——

穿著李飛用第一份工資給自己買的流行外套,雜誌搭在臉上,佯睡。

趙學超輕手輕腳進來,李維民聽見,雜誌也不揭開,閉目交代工作(準備連夜訊問李飛),趙學超出去後,電話響,雜誌掉地上,也不撿,接的是廣東省公安廳廳長王志雄電話,說要去北京彙報工作,李維民一個激靈騰起,其後趙學超再進來,李維民剛要出門,又激動地退回,問:“(我這身行頭)亂嗎?”

——這一睡一說一起一退,就把整個警界的權力架構以及李維民在這架構中的位置給演活了。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前幾天,有人置疑《權力的游戲》中瑟曦飾演者琳娜·海蒂最終季只是喝喝紅酒,每集便領約百萬美元片酬,很快有人反駁,“人家用一杯紅酒喝出了一個王朝的更迭”,如此,似乎也可以說,吳剛老師用一張沙發便演出了一種富有層次的權力結構

當然,主演黃景瑜的演技也可圈可點。

尤其是宋楊死的那場戲,黃景瑜繼蘇青在《延禧攻略》中的“拔絲爾晴”之後,再度將“拔絲派表演”呈現於觀眾眼前。

他匍在宋楊身上悲痛到涕泗橫流,令人無法不聯想到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所謂“演員的體驗藝術”:通過有意識的心理技術達到天性的下意識的創作。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黃景瑜的體驗派表演

對於觀眾而言,簡單講,就是很好地營造了一種代入感。

04、硬核鯨魚

“鯨魚”是粉絲對黃景瑜的昵稱,行文至此,不妨也簡單說一說黃景瑜這位演員。

黃景瑜在中國的鮮肉演員中十分獨特,為什麼?

因為他在戲路選擇上非常清醒

大家都知道,黃景瑜因為一部腐劇而火,但他似乎從未流連於曾經的那把火,亦不陷足往昔輝煌,從而很快依據自身形象找到了一條有力、明確、符合中國主流影視審美的戲路,這條戲路基本只有兩條分支,其一,霸道總裁,其二,鮮肉硬漢。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他在2018網劇《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和2019賀歲片《飛馳人生》中的角色形象,本質上屬於同一類,即霸總。

而他在2018賀歲片《紅海行動》和如今這部《破冰行動》中的角色,本質則屬於另一類,硬漢。

這可以被理解為戲路窄,但它決不是對目前黃景瑜演員之路能做出的核心判斷,核心判斷一定是他在有意識地為自己打造一種最合適的戲類,並依此不斷提升自己在中國演藝圈的辨識度

辨識度對於一名演員的重要,不言而喻。

最後回到劇本身。

《破冰行動》並非沒有缺點,可以感受到,它或許也難逃大多數國產劇“前期快、後期放緩”的節奏問題,而且可能會逐漸將劇的主基調從懸疑轉向價值宣講,但無論如何,還是希望這種具有現實力度的好劇和好演員黃景瑜一樣,未來可期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 End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破冰行動》全員飆演技,他憑一個魔鬼細節排到第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