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那些無聲世界里的沮喪,如何被電影治愈

那些無聲世界里的沮喪,如何被電影治愈

短短20分鐘里,關於一位聾童的故事娓娓道來——4歲的Libby是天生的聾童,來自英國郊外一個中產家庭,父母及兄弟姊妹都是健聽人士,父母並不懂得如何照顧Libby,只能讓她活在一個安靜的世界里。隨著Libby漸漸成長,從未與人溝通過的她展現出情緒及行為上的問題,她與父母及外界更加漸行漸遠。直到社工Joanne的出現,Libby才開始學習手語並學會與人溝通,她亦因此有所轉變……

這部獲去年第90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真人短片的《沉默的孩子》,日前在上海國際聾人電影節影展季上放映。第二屆上海國際聾人電影節影展季日前在上海文廟明倫堂舉辦首發儀式,除了現場放映《沉默的孩子》,鄭小三自編自導自演的《單身情歌》手語MV也引發了許多聽障人士的情感共鳴。

那些無聲世界里的沮喪,如何被電影治愈

上海國際聾人電影節從無到有,從英國到中國,填補了我國聾啞人文化的空白。2020年9月,第二屆上海國際聾人電影節即將再度起航。上海國際聾人電影節與上海文廟中外文化交流中心攜手打造上海國際聾人電影影展季,就是為了讓世人瞭解聾人的世界、進入聾人的世界。上海國際聾人電影節以電影載體,把聽障人所表演的文化藝術記錄下來,並傳播到世界各地,其他國家的聽障人通過這樣形式更好瞭解中國的文化元素。

那些無聲世界里的沮喪,如何被電影治愈

《沉默的孩子》劇照

手語是全世界聽障人的共同語言,沒有國界之分、沒有語種之分、沒有種族之分,在全球範圍內聽障人就是一個大家庭。正如影片《沉默的孩子》里莉比的媽媽一意孤行要讓有聽力障礙的莉比去上普通學校,但小女孩更希望學會手語和外界交流。

短片的最後,銀幕上滾動的一組數據觸目驚心:超過78%的聽障兒童在普通學校讀書,卻沒有得到專業的支持。他們被迫在一個註定贏不了的跑道上,與他人競爭,反覆體會失敗的味道。影片製作人希望通過電影讓人們正視包括聾啞人在內的殘疾人士,各種細節中,體現出了手語作為感情載體的功能,是聽障人士彼此交流的一把鑰匙。

這些電影里的無聲世界,打動你了嗎

那些無聲世界里的沮喪,如何被電影治愈

《熔爐》(韓國)

電影根據真實事件改編,2011年在韓國上映後取得成功的同時,也給韓國社會帶來了深遠影響。電影取材於發生在光州一所聾啞學校的真實事件,來自首爾的美術老師去聾啞學校應聘教師職位,逐漸感覺到學校籠罩著壓抑的氣氛,他發現老師們毒打聽障學生,以校長為首的教職工竟然性侵聽障學生,這一真相令他十分震驚,於是聯合幼真將學校老師和校長告上了法庭。後警方成立專責小組,重新調查案件,涉案的63歲教職員金先生曾在2006年二審中被判緩刑獲釋,但於2012年被改判入獄12年。

那些無聲世界里的沮喪,如何被電影治愈

《無聲的舞者》(法國)

一位又聾又啞、只能用手語和外界溝通的女生,喜歡用舞蹈表達自己內心的感覺,她最大的夢想就是要成為百老匯頂尖舞者。影片描述她如何去完成夢想,發掘人生方向,同時也告訴青少年如何面對問題,充滿勵志精神。該片監製呂克·貝松相信肢体語言更能感動觀眾,因此他一直構想拍一部講舞者故事的電影。

作者:許暘

編輯:許暘

責任編輯:王磊

*文匯獨家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那些無聲世界里的沮喪,如何被電影治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