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宋康昊新片入圍戛納,奉俊昊狂贊他:阿爾·帕西諾和另兩人混合體

原標題:宋康昊新片入圍戛納,奉俊昊狂贊他:阿爾·帕西諾和另兩人混合體

頭號電影院懂小姐(topcinema原創,嚴禁轉載)

不管紅毯上有多少蹭毯的人,戛納電影節正式拉開帷幕後,這個電影的節日始終是屬於電影和電影人的。

(開幕片《喪屍未逝》主創走紅毯)

在這次入圍本屆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亞洲代表中,除了中國導演刁亦男執導的《南方車站的聚會》,還有一位戛納的老面孔——韓國導演奉俊昊,這已經是他第六次來戛納,這次他帶著與宋康昊第四次合作的電影《寄生蟲》而來。

今年50歲的奉俊昊,導演成名作是至今評分高高在上的《殺人回憶》,這部2003年上映的影片取材於韓國真實的連環殺人案,宋康昊作為男主角之一,也留下了讓人難忘的表演。

(當年在《殺人回憶》片場的奉俊昊)

近年來,奉俊昊涉足了不少國際化大製作,這部在戛納首映的《寄生蟲》,是他近10年來首部純韓語電影。

雖然名字叫《寄生蟲》,但電影非恐怖片也非科幻片,而是以一個特殊家庭為故事中心的劇情片,講述了發生在身份地位懸殊的兩個家庭身上的故事:

一家四口全是無業游民的爸爸(宋康昊 飾)成天游手好閑,一家人摺紙盒掙點錢,後來,寄托了家人生計希望的大兒子(崔宇植 飾)偽造學歷前往有錢人IT公司老總樸社長(李善均 飾)家應聘課外教師,還推薦自己的妹妹去做美術老師,隨之發生了一連串的意外事件,甚至血濺餐桌。

(宋康昊)

(李善均,之前出演《走到盡頭》口碑不錯)

從已經公佈的國際版海報中可以看出對兩種階層強烈反差的表達,穿鞋的,赤腳的

看上去,電影是想通過兩個階層的碰撞,探討到底誰才是社會寄生蟲的問題。這部電影因為奉俊昊和宋康昊的再次合作,被寄予厚望,而電影涉及深刻的韓國社會階層問題,被許多人認為是預定了2019年的韓國年度電影。

之前《復聯4》的導演羅素兄弟曾經給影迷寫信求不要劇透,這次,導演奉俊昊也寫了一封信,求戛納電影節觀眾,特別是影評人們看完電影不要劇透。據悉,是因為片中有反轉情節。

近日,導演奉俊昊接受外媒採訪,稱“導演的工作就是反映他或她所處的時代”,談及和宋康昊的第四次合作(之前三次是:《殺人回憶》《漢江怪物》《雪國列車》),稱對方是一位偉大的演員。

在談到《寄生蟲》這部電影時,奉俊昊說,這是關於兩個家庭的故事,每個家庭有四個成員,一個家庭富裕,另外一個家庭貧窮。

他認為,“階級之間的這種衝突,或者稱之為富人和窮人的兩極分化,是一個世界範圍的問題,也是在韓國正在發生的事情。這部電影涉及這個收入不平等的問題,但它也是一部犯罪驚悚片和一部黑色喜劇。”

在談到電影的男主角之一宋康昊時,奉俊昊贊不絕口,他用“大人物”來做比喻,稱宋康昊是一位偉大的演員。

“在我寫一個電影場景時想到他,我可以用更大膽和獨特的方式來寫,因為他具有一種令人驚嘆的表演能力,具有說服力並且能連通觀眾。他讓我有信心用更奇怪或更驚人的方式說出我想表達的內容,因為我知道他會給予電影更多的信心。”

奉俊昊用了一個更具象的方式來稱贊宋康昊在他心中的地位,他提到了三位非常優秀的西方演員,用來形容宋康昊的好——“宋康昊,就像阿爾·帕西諾(《教父》《聞香識女人》),傑昆·菲尼克斯(戛納影帝,DC電影《小丑》)和邁克爾·珊農(《大西洋帝國》《夜行動物》《水形物語》)的混合體。”

阿爾·帕西諾在銀幕上的深沉

傑昆·菲尼克斯在銀幕上的狂放

邁克爾·珊農在銀幕上的狡黠

對於為何要在製作了國際化大片《雪國列車》和《玉子》之後,又要以成本較小的《寄生蟲》重返韓語電影,奉俊昊提到了一個與其他亞洲電影人不同的問題:厭倦了英語電影。

他提到,通常外國導演去好萊塢,會遇到作為外國導演在好萊塢話語權的問題,但他沒有,他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電影,但實在厭倦了英語電影,所以想要回歸韓國電影,擁有更多拍片上的自由。

(《雪國列車》劇照)

作為戛納電影節的老面孔,奉俊昊在這裡經歷了風光,也經歷了爭議,甚至是噓聲。

2017年的戛納電影節,因為《玉子》的出片方是流媒體Netflix公司,而非傳統的電影公司,因此在當時引發了爭議,並且遭到部分傳統電影院拒映。

但奉俊昊至今仍不介意,“我知道這些衝突正在發生,無論是在電影院放映還是在線播放。但我認為我們應該學會共存。這就是我的意願。我當然歡迎有機會與Netflix,亞馬遜,Apple或傳統工作室合作,只要我獲得創作自由。”

噓聲則是來自《玉子》2017年在戛納遭遇的嚴重放映事故,當時戛納盧米埃影廳在放映主競賽單元影片、韓國導演奉俊昊的《玉子》,但由於設備調試原因,畫面上半部分接近四分之一的畫面被切掉,只顯示不完整的畫面。隨後,現場引發噓聲,而影片也被緊急停止放映。

當然,也是有美好回憶的。

比如,奉俊昊在2011年碰到了英國女演員蒂爾達·斯文頓(《奇異博士》《復聯4》里的古一法師)。在共進晚餐之後,他們發現是彼此的粉絲,“她喜歡《漢江怪物》,我很喜歡她的很多電影。於是,我們最終合作了《雪國列車》。”

有意思的是,這次他們又在戛納相逢,蒂爾達出演了賈木許執導的《喪屍未逝》,這是戛納的開幕片,她已經亮相了紅毯。

再次衝擊戛納,導演奉俊昊加主演宋康昊的這部《寄生蟲》,有多大勝算?

要知道,儘管電影製作業已經很成熟,但直到現在,還沒有韓國電影贏得過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和美國奧斯卡小金人。

對此,曾經在柏林電影節,聖丹斯電影節和戛納電影節擔任評委的奉俊昊稱,他發現評選的過程非常複雜且難以預測,“你必須非常幸運”。所以,他認為,韓國電影拿金棕櫚和奧斯卡只是時間問題,而他和宋康昊都是學院的成員(可以參與投票),也參與了這個過程,“但這個過程有點……含糊不清。”

他舉了個例子:“電影懸疑大師”希區柯克,也從未贏得過奧斯卡最佳導演獎。

第一時間推薦解讀好電影、好劇、好演員,人生就像一場電影,歡迎點擊關註“頭號電影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宋康昊新片入圍戛納,奉俊昊狂贊他:阿爾·帕西諾和另兩人混合體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