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中國電影百年曆史上的一大奇跡

兩部《許茂和他的女兒們》是根據周克芹的小說改編攝製而成,據說在當時的八十年代,由於導演與原著者之間對劇本有分歧,結果產生了中國百年曆史上的一大奇跡,八一廠與北影廠同時開機製作同一部電影,幾乎是同時上映;八一廠選擇了王馥荔、斯琴高娃、田華主演,而北影廠則選擇了李秀明、張金玲、劉曉慶、楊在葆主演,確實在當時的電影界熱鬧了一番。

北京電影製片廠的版本較為忠實於原著,以四姑娘許秀雲的命運為主線,展示了在特定環境下人們心中的痛苦糾纏和各種複雜的矛盾帶給人的影響。

八一電影製片廠的版本將原著悲劇情節的中心由四姑娘許秀雲移到了許茂身上,對主要人物的個性、心理活動重新進行的加工,強化了影片的思想性和社會性。影片在選景、構圖等方面採用水墨畫的寫意風格,並表現出具有濃郁的四川地域特色。

北影廠《許茂和他的女兒們》 —王炎執導

中國電影百年曆史上的一大奇跡

【劇情介紹】

川西葫蘆壩的許茂老漢一生養了九個女兒。他早年喪妻,一個人拉扯著孩子們長大。十年動亂中,大姑娘由於身為大隊黨支部書記的丈夫金東水被批判鬥爭,含恨離世。溫柔的四姑娘秀雲被造反起家、竊取大隊黨支部副書記職位的鄭百如強行占有,後被迫結婚,不久又遭遺棄。變得沉默寡言的秀雲因拒絕三姑娘秋雲為她說妥的婚事,引起老父與眾姐妹的不滿。他們哪裡知道,秀雲疼愛死去的大姐留下的孩子,無限同情大姐夫金東水的遭遇。1975年,縣裡派工作組進村搞整頓,心懷鬼胎的鄭百如夜闖秀雲小屋,要求復婚,被秀雲趕出。

惱羞成怒的鄭百如大肆散佈流言蜚語,誣衊秀雲與金東水有不正當關係,在葫蘆壩掀起一場風波。鄭百如的惡毒誣陷 、老爹的無情斥責、親姐妹的懷疑怨恨以及金東水的故意疏遠,逼得秀雲投河自盡,幸為工作組長顏少春和金東水所救,他們鼓起了她與邪惡勢力抗爭的勇氣。經過調查研究,工作組停止了鄭百如的工作,恢復了金東水的職務。潑辣而善良的三姑娘理解了秀雲,仗義執言,鼓勵妹妹建立新的家庭。

在顏少春的撮合下,許茂老漢同意了秀雲和東水的婚事。正當葫蘆壩重現生機之際,全國又掀起了“反擊右傾翻案風”的運動,鄭百如之流蠢蠢欲動,工作組被迫撤離。秀雲為顏組長送行,堅定地表示她要同金東水、老爹和姐妹們一起,抗拒任何歪風邪氣,迎接葫蘆壩未來的春天。

【影片製作】

製作:北京電影製片廠 演員表 片名:《許茂和他的女兒們》

影片:類型劇情 國家:中國

對白:普通話 色彩:彩色

膠片長度:10本 年份:1981年

導演:王炎 編劇:王炎

攝影:鄒積勛

剪輯:王陶瑞

原創音樂:向異

美術: 陳一雲、康琳

副導演/助理導演:楊蘭

李秀明 …..許秀雲

李緯 …..許茂

張金玲 …..許秋雲

楊在葆 …..金東水

張連文 …..鄭百如

管宗祥 …..龍慶

盧桂蘭 …..顏少春

劉曉慶 …..許貞

李鳳緒 …..許琴

譚天謙 …..羅祖華

北影廠《許茂和他的女兒們》視頻】

【影片評價】

影片根據周克芹同名小說改編,較為忠實於原著,以四姑娘許秀雲的命運為主線,展示了在特定環境下人們心中的痛苦糾纏和各種複雜的矛盾帶給人的影響。影片有很多日常生活場景,但並沒有膚淺地反映生活,而是努力挖掘其背後的深刻內涵。影片語言簡練,畫面富有表現力,是將小說語言敘述轉化為電影視覺敘述的一次成功突破。

該片獲1982年第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女主角獎(李秀明)、最佳攝影獎;獲1982年第5民《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演員獎(李秀明)。北影廠的影片比較忠實於原著,它保持了質朴、真實的現實主義格調,真實深刻的性格刻劃,富有鄉土氣息的場面描繪。

八一廠《許茂和他的女兒們》—李俊執導

中國電影百年曆史上的一大奇跡

【劇情梗概】

川西葫蘆壩的許茂老漢一生養了九個女兒。他早年喪妻,一個人拉扯著孩子們長大。十年動亂中,大姑娘由於身為大隊黨支部書記的丈夫金東水被批判鬥爭,含恨離世。溫柔的四姑娘秀雲被造反起家、竊取大隊黨支部副書記職位的鄭百如強行占有,後被迫結婚,不久又遭遺棄。變得沉默寡言的秀雲因拒絕三姑娘秋雲為她說妥的婚事,引起老父與眾姐妹的不滿。他們哪裡知道,秀雲疼愛死去的大姐留下的孩子,無限同情大姐夫金東水的遭遇。1975年,縣裡派工作組進村搞整頓,心懷鬼胎的鄭百如夜闖秀雲小屋,要求復婚,被秀雲趕出。

惱羞成怒的鄭百如大肆散佈流言蜚語,誣衊秀雲與金東水有不正當關係,在葫蘆壩掀起一場風波。鄭百如的惡毒誣陷 、老爹的無情斥責、親姐妹的懷疑怨恨以及金東水的故意疏遠,逼得秀雲投河自盡,幸為工作組長顏少春和金東水所救,他們鼓起了她與邪惡勢力抗爭的勇氣。

經過調查研究,工作組停止了鄭百如的工作,恢復了金東水的職務。潑辣而善良的三姑娘理解了秀雲,仗義執言,鼓勵妹妹建立新的家庭。在顏少春的撮合下,許茂老漢同意了秀雲和東水的婚事。正當葫蘆壩重現生機之際,全國又掀起了“反擊右傾翻案風”的運動,鄭百如之流蠢蠢欲動,工作組被迫撤離。秀雲為顏組長送行,堅定地表示她要同金東水、老爹和姐妹們一起,抗拒任何歪風邪氣,迎接葫蘆壩未來的春天。

勤勞、善良的農民許茂早年喪妻,一人將九個女兒辛苦拉扯長大,在十年動亂中,遭受了許多災難,使他變得越來越冷漠無情。工作組來到這裡,組長顏少春主動關心幫助許茂老漢,卻被拒絕,使她感受到村裡黨群關係的緊張,決心要努力扭轉這種局面。靠造反起家的大隊副支書鄭百如,敏感地感覺到政治氣候變了,主動到許家道歉並要求和四姑娘復婚。許茂在連雲場遭遇糾紛,受到侮辱,使他回到家中仍坐卧不安,女兒們的不同遭遇和不被理解的指責讓他流下了辛酸的眼淚,並欲上吊自殺。顏少春及時發現救下許茂,推心置腹的對他進行勸導,使他看到了光明。正當一家人高高興興為許茂過生日時,傳來了“反擊右傾翻案風”的消息,許茂一家及群眾,含淚送走了工作組和顏少春。

【影片製作】

製作:中國人民解放軍八一電影製片廠 演員名單片名:《許茂和他的女兒們》

類型:劇情 片長:90 分鐘 首映:1981 國家:中國

語言:漢語普通話 導演:李俊 副導演:韋廉

編劇:周克芹、肖穆 責任編輯:宋國勛、王影

攝影:楊光遠 副攝影:葉乃君 美工:李鍵

作曲:彥克 剪輯:鄒昕 化妝:易明慧、張邦寵

服裝:劉小麗、趙美 道具:張華梓、畢尚源

照明:張振聲 置景:衛轉興 繪景:劉懋、汪長松

煙火:趙家生 指揮:袁方 製片主任:趙凱

演 奏:中國廣播藝術團交響樂團 錄音:甄明哲

協 助:四川內江地區文工團、京劇團、四川部隊

許 茂—-賈 六

三姑娘—-斯琴高娃

四姑娘—-王馥荔

七姑娘—-周 宏

九姑娘—-趙 娜

金東水—-馮恩鶴

顏少春—-田 華

龍 慶—-村 里

羅祖華—-王 輝

吳昌全—-江 城

【八一廠《許茂和他的女兒們》視頻】

電影史上罕見的“撞車公案”

八一、北影兩家製片廠同時同題拍攝《許茂和他的女兒們》,是新中國成立後電影界一樁罕見的“撞車公案”。

官司打到文化部電影局

1979年,當過民辦教師、生產隊長的四川作家周克芹發表了長篇小說《許茂和他的女兒們》。小說描寫四川偏僻山村葫蘆壩農民許茂一家在“文革”中的命運遭遇,故事感人,在社會上引起極大反響。

1980年9月,八一電影製片廠編輯室的王影嚮導演李俊建議,將《許茂和他的女兒們》搬上銀幕。李俊一口氣把小說讀完,產生了極大的創作衝動。八一廠很快把小說作者周克芹從四川請來創作電影文學劇本。 此時,北影片廠廠長汪洋也瞄上了這部小說。汪洋找到導演王炎。正忙於劇本創作的王炎,態度起初有些消極,但看過小說後立即被打動了。他決定接下並親自操刀寫電影劇本。

兩個電影廠“撞車”了。因為有小說作者周克芹參與改編劇本,八一廠決定討個公道。北影也不示弱,聲明電影劇本已經編好,豈能輕言放棄。兩家製片廠互不相讓,官司打到文化部。年電影局召集兩家電影廠舉行拍片協調會,會上火藥味十足,雙方爭得耳紅面赤,最終不歡而散。不久,兩廠先後在四川開機。

八一超級組合PK北影著名“三花”

李俊和王炎都是第三代著名導演,藝術功力深厚,前者拍攝過《回民支隊》《農奴》《閃閃的紅星》《歸心似箭》;後者則有《南征北戰》《戰火中的青春》《獨立大隊》《從奴隸到將軍》。李俊當時59歲,王炎58歲。

電影改編於同一部小說,導演分鏡頭劇本卻截然相反。北影版《許茂和他的女兒們》基本保留原小說的風貌,以四姑娘秀雲為中心,按照人物性格發展的邏輯為線索。八一版《許茂和他的女兒們》則以許茂為中心,增強了歷史厚重感,把故事講得有頭有尾。

在演員陣容上,八一廠四姑娘由王馥荔出演,她剛剛演完《天雲山傳奇》,人氣正旺。此外,還有田華及斯琴高娃等實力派演員擔綱。 北影演員隊伍也毫不遜色,上世紀80年代“北影三花”全部上陣。四姑娘秀雲由名氣極大的李秀明飾演;風火潑辣的三姑娘由主演過《大河奔流》《從奴隸到將軍》等影片的張金玲擔綱;七姑娘則由劉曉慶出演,當年正是她大紅大紫的時候。北影除了打出“三花”牌外,其他演員人選也是費盡心思。 1981年春,兩個劇組都開赴四川外景地,八一廠在內江扎寨,北影在簡陽拍攝,兩地相隔不遠,但彼此互不來往。

化解20多年前的“恩怨”

北影的《許茂》先上映,占了先機。不久,八一廠的《許茂》也在全國上映。當時,西安有家電影院還特意同時放映兩部影片,引得觀眾莫大好奇。 1982年,兩部《許茂和他的女兒們》都參加了第二屆中國電影金雞獎的評比。最終,北影的李秀明獲得最佳女演員獎、鄒積勛獲得最佳攝影獎,八一廠的甄明哲僅獲得最佳錄音獎提名。似乎北影版大獲全勝。有記者採訪李俊導演時問他有何感想,李俊說:“把一切留給時間吧,時間和觀眾是最好的試金石。《農奴》就是開始被忽視了,後來又被專家發現了新的價值。” 1984年4月,第8屆香港國際電影節開幕。由邵逸夫、許鞍華擔任顧問的評選委員會把八一廠的《許茂和他的女兒們》遴選進電影節。電影節評委對影片給予了較高評價。

看來,八一、北影的《許茂》各有千秋。至於那次的金雞獎評比,從現在的角度看,北影版的《許茂》比較討巧。他們註重幾位女兒性格命運的刻畫,勝在李秀明、劉曉慶這些風華正茂的女明星上。而八一版則把更多的筆墨投入到許茂老漢身上,這可能是它不怎麼討觀眾喜歡的一個原因。

2005年春天,中央電視臺電影頻道製作了一期特別節目,邀請兩個劇組的主創人員相會熒屏,在感動與懷舊的氛圍下,這樁20多年前的公案終於化解。(《檔案春秋》2007年第5期)

電影《許茂和他的女兒們》拍攝“撞車”記

口述:李俊 整理:崔斌箴

導語:實際上,北影並沒有停止拍攝。不久,北影先下手了,他們在四川已經開機。我覺得這是一場挑戰,

電影局的話也不聽。

在我導演的所有影片中,我最煩心的是《許茂和他的女兒們》。這部電影改編於四川作家周克芹的同名長篇小說。小說描寫的是四川偏僻山村葫蘆壩農民許茂一家的“文革”命運遭遇,故事感人,在社會上引起極大反響。1980年9月,八一廠編輯室的王影發現了這個小說,就鼓動我拍攝。後來,小說作者也同意我們拍攝。

我看後,覺得這個本子不錯,有了極大創作衝動,決心接拍。廠領導也高度重視影片的拍攝工作,還專門把周克芹從四川請來,與蕭穆一同創作電影文學劇本。正在我們全力籌拍的時候,有消息傳來,北影也在準備拍攝《許茂和他的女兒們》,導演是王炎。同名影片,改編於同一部小說,八一廠和北影“撞車”了。

八一廠決定討個公道,多次向文化部電影局彙報,請求他們出面調解。年底,文化部副部長司徒慧敏召集兩家電影廠,召開拍片協調會。八一廠廠長陳播和北影廠廠長汪洋都到會,我和王炎導演也出席會議。雙方說明瞭情況,各自強調自己的拍攝理由。最後,司徒慧敏扔下一句話:“還是八一廠拍攝,北影不要拍攝了。”北影也在會上表態:“好吧,我們不拍攝了,你們拍吧。”

實際上,北影並沒有停止拍攝。不久,北影先下手了,他們在四川已經開機。我覺得這是一場挑戰,電影局的話也不聽。我非常惱火,找到廠領導說:“北影不講信用,我不拍攝了,讓他們去拍吧!”廠領導勸說:“我們的劇本是由原小說作者周克芹改編的,為什麼不拍。你不拍攝了,倒顯得咱們理虧了。”後來,電影局對此事不聞不問,實際上是默認了北影的作法。

我只好重新改劇本,把劇本中心放到許茂身上。實際上,就是北影不拍攝,我作為導演也會對劇本有所改編的。原來以四姑娘為中心太薄弱,而且反映的東西無法包容巨大的時代背景。因為四姑娘只是一個階段性的人物,沒有歷史跨度感。以許茂為中心則能表現出歷史的跨度和對比,因為許茂在文革前是“愛社如家”的,他還是勞動模範,家庭也是模範家庭,但是“文革”中一切都變了。許茂冷漠了,家不是家了。同時,許茂也是家庭的中心。所以,我認為以許茂為中心就能充分表現出“文革”對農村的衝擊來,塑造許茂也就有意義了。

1981年春天,我們的劇組在四川內江開機。北影也在簡陽拍攝,兩地相隔不遠,但是彼此也沒有來往。有一次,兩個劇組的工作人員在四川機場巧遇,大家在候機大廳里遠遠地對望著,卻互不打招呼。我覺得不必那樣,關鍵是拍好影片。在一次招待會上,我和王炎導演見面了。我笑著對他說:“讓他們鬧去吧,他們鬧他們的,咱們拍咱們的。”王炎會意地點點頭:“對,咱們各拍各的。”劇組當時還出了一期黑板報,他們讓我寫一句話鼓動一下,我就寫了一首打油詩:“《許茂》兩家拍,根本不應該。事情已如此,花靠眾人栽。爭雄在影壇,思勝更思難。耕耘無收穫,何懼人笑談。”

當時兩個片子拍攝的時候,各種媒體炒作的很厲害,說八一廠的陣容是王馥荔、田華、斯琴高娃什麼的啦,又是北影的陣容是“北影三花”(李秀明、張金玲、劉曉慶)什麼的啦。記得有個《文彙報》的記者來四川採訪,他說:“北影他們保密,不公開劇本。”但是採訪我的時候,我把劇本和分鏡頭劇本都讓他看。他吃驚地說:“你不怕失密啊?”我說:“這沒有什麼秘密可言,影片就是拍給觀眾看的,無需遮遮掩掩。”

我對我的電影有信心,因為我的劇本完全不同於北影的劇本;其次是相信我們的演員,扮演許茂的賈六演戲非常生活化,地道自然,他走在四川大街上,別人看不出他是演員。演四姑娘的王馥荔很儘力,在拍攝現場,還讓狗咬了一口。田華也很有信心,她演的工作組長顏少春很到位。

後來,兩部《許茂》都在全國上映。當時,西安有家電影院還特意把兩家影片同時放映。兩部影片也都參加了1982年第二屆中國電影金雞獎的評比。最後,北影的李秀明獲得最佳女演員獎、鄒積勛獲得最佳攝影獎,八一廠的甄明哲獲得最佳錄音獎提名。似乎北影版大獲全勝,為此有記者採訪我,讓我談談感想。我對此沒有做過多評價,我對獲不獲獎看的並不是太重,得了獎,我高興,得不到,我也不把它放在心上。當時,我只是說:“把一切留給時間吧。”

到了1984年,第8屆香港國際電影節把八一廠的《許茂和他的女兒們》遴選進電影節。當年大陸入選電影節的影片只有四部,另外三部是王啟民、孫羽的《人到中年》、吳天明的《沒有航標的河流》和謝晉的《秋瑾》。這四部電影與俄羅斯導演安德烈·塔爾科夫斯基的《鄉愁》、法國導演布列遜的《錢》、日本導演深作欣二的《蒲田進行曲》等影片一起在國際電影節上進行了展影。當時,電影節評委對《許茂》給予了一個較為客觀的評價:“本片除了情節和人物較完整之外,攝製方法亦相當認真,所有內景戲都是現場收音,那已是現代中國電影少有的了。”

長篇小說《許茂和他的女兒們》

《許茂和他的女兒們》, 周克芹著,百花文藝出版社。第一屆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許茂和他的女兒們》以1979年冬天四川一個偏僻農村的社會生活為背景,通過老農許茂和他的女兒們的生活故事,真實地揭露了“文革”給農業生產帶來的災難性破壞和在農民精神上造成的嚴重創傷,深刻地反映了70年代風雲變幻的社會面貌,並預示了結束動亂之後必將出現的光明、美好的前景。

【創作背景】

1978年以前,中國作家受制於歷史傳統和現實環境,小說創作和觀念的發展變化同樣不能離開這一傳統和現實。大概從1978年代開始,小說開始顯示出一體化時代不盡相同的追求和風貌。 作為一種想象和虛構的文體形式,逐漸脫離了單純的政治目標和強調的教化功能。對人的內心痛苦、情感要求、思想矛盾等與人性相關的問題,開始在小說中得以反映和表現。

【作家介紹】

周克芹,農民作家,1937年生,四川省簡陽人。1953年考入成都農業技術學校,1958年畢業於成都農業技術學校。畢業後,回鄉務農,先後當過農民、民校教師、生產隊長、大隊會計、農業技術員、公社和區幹部。曾任四川省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第四屆理事。1959年開始文學創作。由於他長期生活在農村,熟悉農村生活,他的作品大都是反映農村生活的題材,1960年開始發表作品。1963年發表第一篇短篇小說《井臺上》之後,1973年以來陸續發表了《早行人》等20餘篇作品。1978年出版短篇小說集《石家兄妹》、《徐茂和他的女兒們》,1980年5月百花文藝出版社出版。標志著作家創作道路上新的高度和新的起點,獲第一屆“茅盾文學獎”。短篇小說《勿忘草》、《山月不知心裡事》連續獲1980、1982年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後陸續發表《邱家橋首戶》、《晚霞》、《果園的主人》、《上行車、下行車》、《秋之惑》等頗有影響的中短篇小說。他的作品還有中短篇小說集《二丫和落魄秀才》,短篇小說集《石家兄妹》,短篇小說《勿忘草》、《山月不知心裡事》、《桔香,桔香》和《晚》等等。其中《勿忘草》和《山月不知心裡事》分 別獲1980年和1981年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1979年調四川省文聯任專職作家。歷任全國政協委員,四川省作協黨組副書記、常務副主席,《現代作家》主編等。1990年因病逝世。

周克芹善於描寫蜀中農村的生活和人物,小說中個性鮮明的藝術形象和深沉委婉的情韻,不僅蘊蓄著作者對“農業問題”、“農民問題”的理性思考,也標志著他的藝術追求。

【小說賞析】

許茂是作品中刻畫得最有深度的人物形象。在農業合作化時期,擔任作業組長的許茂,全身心地投入集體的農副業生產,是一位深受人們敬重的“愛社如家”的積極分子。他居住的那座寬敞、明亮的三合頭草房大院,就是合作化以後他辛勤勞動的結晶。之後隨著左傾思潮的泛濫和“文革”的一場動亂,農民利益受到嚴重的侵害,許茂的靈魂開始變異,性格也變得自私、冷酷、無情無義。他情願讓自己寬敞的三合頭草房空著,也不肯接納遭災的大女兒一家;在連雲場趕集時,他趁窮苦女人為孩子治病之危,竟壓價倒賣菜油。一個從農業合作化時期順暢生活過來的農民,性格竟然發生如此劇變!作者解剖許茂老漢,更是在解剖歷史。在“文革”後期,當許茂從工作組的整頓中看到了葫蘆壩的希望,他那被扭曲的性格又開始朝著正常的方向轉變,煥發了生活的熱情。小說讓許茂思想性格的變化歷程烙上鮮明的時代印記,包孕著農村生活曲折變化的豐富內容。

四姑娘許秀雲,是許茂眾多女兒中受苦最深、感情負荷最重,也是作者傾註了全部熱情刻意描寫的一個人物。她勤勞、善良、賢淑,性格蘊藉,對愛情和幸福充滿執著的追求。雖然在少女時就受到鄭百如的姦污,被迫成婚後又受到他百般折磨直至遺棄,但這些都沒能泯滅她對生活的希望。面對鄭百如潑來的污水和不被人理解(包括自己的父親和姐妹)的現實,她始終未放棄一個普通農家婦女所能採取的抗爭行動。她拒絕再嫁到外地,在連雲場,她落落大方地跟金東水一家人走在眾目睽睽的街上,在夜間細雨中,她奔走於鄉親們中間,揭發鄭百如的罪行。許秀雲的悲苦命運和不屈抗爭的精神,以及她在逆境中對未來幸福的執著追求,不僅體現了作者對生活的深刻理解,而且反映出迷霧將要消散,光明日漸顯現的時代進程。

除許茂老漢和四姑娘許秀雲外,小說對三姑娘的潑辣、七姑娘的庸俗、九姑娘的純真,都寫得頗有個性與特色。

小說採用“家庭紀事”的結構方式,以一個家庭的矛盾糾葛和人物性格的變化來反映整個社會的動蕩和時代的足跡,達到了以小見大的藝術效果。對蜀中一帶自然風物的描寫,又使作品染上濃郁的地方色彩,並蘊含著象徵的意味。抒情議論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但過多的議論又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小說含蓄、蘊藉之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中國電影百年曆史上的一大奇跡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