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文/ VR陀螺 小伙計

一個VR版初代《黑客帝國》的故事

近日,賽博朋克風VR短片《The Great C》宣佈登陸Oculus Go、Samsung Gear VR和Google Daydream。但這其實並非《The Great C》首次進入公眾視野。

在去年第75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中,《The Great C》就被提名了VR競賽單元,併在芝加哥電影節和法國的FEFFS電影節上進行了額外放映。去年年底The Great C在PC VR頭顯上發佈,運用了傳統的影視敘事風格,畫面精美,採用了專業的配音、動作捕捉和經典電影風格的節奏,令人印象深刻。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The Great C》背後的製作團隊是Secret Location工作室。Secret Location成立於2008年,2016年被Entertainment One(eOne,小豬佩奇母公司)收購。Secret Location是世界上第一家贏得VR項目黃金時段艾美獎的公司,推出了《Blaster of the Universe》、《The Great C》、《Transpose》、《Welcome to Wacken》、《Halcyon》等VR作品。此外,該公司還內部開發了Vusr,這是一個基於雲的內容管理系統,可為VR內容的分發提供解決方案。HTC 4月份宣佈升級的Viveport視頻服務,正是由Vusr Publisher提供支持。

本次陀螺君有幸採訪到了《The Great C》的導演Steve Miller,並從選材、視角、敘事、人物建模、觀眾引導等多個方面跟Steve一起進行探討VR影視的挑戰和未來。

作者其人:美國科幻小說之王菲利普·K·迪克

自從去年被提名第75屆威尼斯電影節VR競賽單元以來,《The Great C》不僅引起了VR/AR業內的關註,還在科幻迷中掀起了一陣討論。因為《The Great C》正是改編自著名的美國科幻小說之王菲利普·K·迪克(Philip K. Dick)在1953年出版的同名短篇小說。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菲利普·K·迪克(Philip K. Dick)

菲利普·K·迪克何許人也?菲利普·迪克的小說是賽博朋克類型作品的前身,他幾乎所有的作品都是圍繞著“何為真實”這一思想展開。他預言了基因技術、克隆技術、記憶移植,寫下最具科學性的科幻,以36部長篇、100多部短篇小說,熔科幻、驚險、倫理、言情、恐怖、神秘、心理、懸念、推理於一爐。

迪克一生創作頗豐,多次獲雨果獎提名,且多部作品被改編成影視劇。2017最受關註的科幻電影之一《銀翼殺手2049》是1982年上映的科幻電影《銀翼殺手》的續集,而《銀翼殺手》正是改編自迪克1968年出版的科幻小說《機器人會夢見電子羊嗎?》。此外,迪克擅長把各類角色放進虛構的世界,爾後角色們會從蛛絲馬跡中發現他們每天生活的世界只不過是個假像。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銀翼殺手2049》

而今天陀螺君要講述的這部影片卻更像是原始版的《黑客帝國》。

如何看懂《The Great C》

為什麼說《The Great C》像是原始版的《黑客帝國》呢?

陀螺君帶著好奇的心情觀看了短片。故事主要講述了一個名為“The Great C”的強大人工智能掌握了末日後的世界,並要求每年選出一個年輕人去朝拜和安撫The Great C,但去朝拜的年輕人全都有去無回。年輕的Tim不幸被選中,他無奈之下與未婚妻Clare分離,獨自前往朝拜。在Tim孤寂無助的路途中,Clare來到他身邊,二人隨後決定一起違抗The Great C的命令。但他們的逃跑計劃被The Great C覺察,二人不敵其力量強大的爪牙,Tim被殺死,Clare決心報複The Great C。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怎麼樣,這個故事是不是聽起來很耳熟?

Secret Location耗時一年打造出了《The Great C》,其中有八個月的時間是耗費在主要製作上。在陀螺君看來,《The Great C》是一部從選材、視角、敘事、建模、引導等方面來說都有自己獨到之處的影視作品。

1、主要製作

(1)選材

看完《The Great C》之後,陀螺君腦海中蹦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會選擇這樣一個故事?

首先,在菲利普·K·迪克所有的小說中,《The Great C》的知名度不如其他幾部高;其次,大批觀眾已經經過了《黑客帝國》、《饑餓游戲》等科幻電影的洗禮,“機器掌握最高權力”和“人類被狩獵”這樣的故事在2018年已經算不上非常新穎,那麼Secret Location選擇《The Great C》作為故事藍本是出於哪些考慮呢?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黑客帝國》

Steve從PKD的故事特點與當下社會的聯繫的角度解答了陀螺君的疑問。雖然在流行文化中,AI掌控一切的故事已經屢見不鮮,但他認為PKD的短篇故事中有獨特的視角。

《The Great C》出版於1953年,那時候電腦還沒有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這個故事可以說是最原始版的《黑客帝國》,或者說PKD在早期技術時代里探索著這樣一種思想。PKD的多部作品都是對最邊緣結果的一種預見。在《The Great C》中,他似乎很熱衷於表現出技術崇拜(這與當今社會的趨勢非常相似)的後果。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在VR中來講述這樣一個故事可能看起來有些反諷,但我們強烈認為VR特有的沉浸感能夠幫助我們把PKD這一滿含勸誡警示意味的故事真正傳達到位。PKD的故事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與當前社會密切相關,這也是為什麼《銀翼殺手2049》和《高堡奇人》這樣的改編作品能大獲成功。PKD在小說中傳達的訊息能夠引起現代觀眾的共鳴,這是為什麼我們想抓住這一時機借助VR的力量來講述這樣一個故事。”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高堡奇人》

陀螺君註意到,除了《The Great C》是改編自知名作家的IP之外,Secret Location另一艾美獎獲獎作品《The Sleepy Hollow:VR Experience》是改編自美國著名作家華盛頓·歐文的經典名著《睡谷的傳說(The Legend of Sleepy Hollow)》,這是否表明Secret Location較青睞根據知名IP來推出作品呢?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The Sleepy Hollow:VR Experience》

Steve認為知名的IP對於像VR這樣的年輕媒體來說具有強大的吸引力,為首次嘗試它的觀眾創造了一個熟悉且平易近人的環境。並且內容製作方也能借助VR這一格式,從頭開始賦予故事新的元素,有了更多創作的空間。

(2)觀眾視角

《The Great C》採用了傳統的影視敘事方式,觀眾可以自由地觀看故事的開展,觀眾無需扮演某個角色或被限制在某個角色的視角里。因此,在整個觀影過程中,陀螺君得以舒適地躺著看劇情的展開。但在某些場景里,觀眾的視角卻顯得有些特別。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The Great C》劇照

在《The Great C》中,陀螺君認為最浪漫的兩個場景,一是在一望無際的湖面上,Tim和Clare在小木舟里依偎著,遠方是一片橙紅的工業建築;二是兩人在廢棄的餐館里一邊聽唱片一邊吃罐頭,享受二人最後的溫馨時刻。但在這兩個場景中,觀眾的視角卻不同於大家在電影院觀影的視角,觀眾的視角會從小船邊的水面上切換到空中,從與餐館中的餐桌平齊(那一刻陀螺君覺得自己在扮演一張桌子)到天花板高度。

Steve也解釋了這些視角轉換的緣由。當設計鏡頭時,他們需要考慮哪一種才是進行交流的最佳敘述方式,所以針對不同的場景中設計了多種不同的視角。因此,在陀螺君剛纔提及的晚餐場景中,觀眾的位置與人物非常接近,目的是為了讓觀眾與角色親密接觸,分享兩位主角彼此的感情最終超過對the Great C的責任感的那一刻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The Great C》劇照

在小船場景中,觀眾的視角由近及遠,是為了試圖平衡主角之間的親密感與他們在the Great C統治下的世界之中的脆弱感,製作團隊用視角的轉換來加強這一對比。高空視角會讓人物看起來很渺小並且暴露在開闊的湖面上,與此同時,遠方壓迫性的塔樓出現在地平線上,而the Great C的爪牙烏鴉正從高處觀察著他們。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The Great C》劇照

同時,Steve也坦言他們也仍然是VR的學習者,依舊在探索哪種技術在VR中有最好的效果。

(2)敘事:互動還是不互動?

VR以其特有的沉浸性和互動性而出名,如之前陀螺君曾介紹過的韓國導演蔡洙應的VR互動短片《Buddy》,就是一個充滿與觀眾互動的觀影過程。但《The Great C》中卻完全沒有與觀眾的互動,那麼這樣是否會降低觀眾在VR中的沉浸感呢?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對此,Steve給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認為省略直接的互動能更讓專註於向觀眾傳達PKD作品中直白而強烈的信息。他還分享了團隊在製作過程中的一些想法。Secret Location團隊曾考慮過在影片中設置游戲、互動或敘述。在製作前,也探索了許多不同的互動模式和技巧,從自行選擇探險風格體驗到允許玩家對the Great C提問等等不一而足。但團隊最後決定還是尊重觀眾的觀影意願,不願意為此強迫觀眾進行選擇或互動。

鑒於PKD作品已經有了豐富的電影改編史,所以Secret Location傾向於探索在VR中能夠把影視體驗做到什麼樣的程度,並希望以《The Great C》作為一塊墊腳石推動VR的敘事語言不斷向前。

(3)人物建模效果差?非也

有許多觀眾在看完《The Great C》後反映人物建模不夠精細,但陀螺君在觀看影片後卻有了一個不同的想法,對影片中人物的外形特點有一種獨特的熟悉感。影片中的人物形象第一眼看起來的確有些粗糙,靈動感和細膩感完全比不上很多3D動畫里的人物建模,但陀螺君認為這與《僵屍新娘》這一類定格動畫里的人物造型非常相似!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The Great C》劇照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僵屍新娘》

帶著這一猜測,陀螺君試著向Steve求證並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毫無疑問,我們的確是受到了定格動畫的啟發,如萊卡工作室等製作的定格動畫作品。《The Great C》以類比的方式對比展現高科技的社會與較為淳樸原始的人性,我希望在場景上的美學能反映出這一點。我們想讓人物角色和村莊看上去比較簡單,呈現出手工製作的感覺,以此來對比高度工業化的賽博朋克反烏托邦社會。

(4)如何引導觀眾

VR電影有互動和無互動兩種,有互動的電影屬於主動把控故事節奏,一步一步帶著觀眾往前走,但無互動的電影卻給了觀眾無上的自由。同時,不同於傳統影院里只有一塊大銀幕掛在觀眾面前,初次嘗試VR電影、感到十分新奇的觀眾可能會很好奇地去看看身後、頭頂、腳下,此時觀眾的註意力不再完全集中在情節本身。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觀眾對於影片內容的理解和感知相比於傳統觀影方式是否有所下降呢?觀眾會不會只記住了新穎的觀影方式,卻忽視了影片本身的內涵和所要傳達的思想呢?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The Great C》劇照

對此,Steve說道:“我們採取了一些措施來引導觀眾的註意力。我們採用電影的光影技術來強調環境中的重要區域,用相機運動來吸引觀眾看向關鍵的動作。由於觀眾大部分時間處於坐著觀影的狀態,所以我們努力讓這些措施與重要的故事節點保持一致,讓它們就在觀眾面前自動發生。”

Steve談到這一影片製作的目標就是把電影中的節奏和場景畫面與VR這一充滿沉浸感的世界結合起來。藝術團隊花了很多心思打造了美輪美奐、細節豐富的場景,告知觀眾故事發生的環境。Steve表示他們依舊希望故事本身能成為這一VR電影的支柱。

“觀眾期待很重要,他們只需要觀看一個自動展開的故事,不需要他們努力去尋找。我們肯定是沒辦法阻止觀眾四處查看細節的,希望這能夠鼓勵二次觀看吧。”

2、反饋及反思評價

陀螺君從Steve處瞭解到《The Great C》的總體反饋非常積極,在Steam、Oculus和Viveport商店中收穫了約90%的好評。同時,很多觀眾也給出了一些技術方面的建設性反饋,如世界的縮放和剪輯等。Steve本次對於本次的電影嘗試還是給出了積極評價,認為在VR這樣的新平臺上冒點風險、嘗試新事物能夠敦促團隊不斷進步,同時推動VR影視行業向前發展。

最後,《The Great C》是Secret Location在2018年推出的作品,距今已經過去半年時間。Steve透露Secret Location在2019年有很多計劃,其中一個就是將《The Great C》向更大的VR觀眾群開放。

“我認為VR電影製作有很大的潛力。重要的是現在VR周圍的一切環境仍處於早期階段。如果你回溯一下傳統電影的百年曆史,很容易看到VR目前處在哪一個位置上,以及未來將往何處發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獲艾美獎、被eOne收購,《The Great C》導演談VR影視製作技巧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